“史上最熱5年”:解鎖京城最全避暑方式
2019年07月01日20:07

原標題:“史上最熱5年”:解鎖京城最全避暑方式

  “今天好熱啊!”近幾年一到夏天,這句話彷彿成了一句口頭禪。

  世界氣象組織6月28日發表聲明稱,2015年至2019年,很有可能成為地球上“自有記錄以來最熱的5年”。

  新京報記者們也記錄下這五年來,市民在街頭巷尾的各種避暑方式。

冷飲

  △ 2015年7月13日,大柵欄,高溫下的遊客。當天北京達到40攝氏度。攝影 /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 2017年7月16日,頤和園,遊客在陰涼的長廊里吃冰棍解暑。攝影 / 新京報記者浦峰

戲水

  △ 2015年7月13日,市民在水上遊樂園戲水,為了遮陽,他們撐傘戴帽。攝影 / 新京報記者王嘉寧

  △ 2015年7月12日,三里屯,一個小女孩趴在噴泉里,享受清涼。攝影 / 新京報記者薛珺

乘涼

  △ 2017年8月10日,龍潭湖公園,一名女士頭枕遮陽傘,在公園長椅上睡著了。攝影 / 新京報記者王子誠

吹空調

  △ 2017年7月20日,在奧林匹克公園安檢口,一名工作人員貼著空調的出風口降溫。攝影 / 朱駿

穿著清涼

  △ 2017年6月15日,三里屯,一名穿著清涼的女士走向陰涼地。 攝影 / 新京報記者王子誠

  看了這麼多,話說老北京,

  都有哪些避暑方式呢?

  本期,編輯整理了曾刊發在《新京報》中的關於老北京避暑方式的報導,展示給各位。不知,這裡面的畫面,包含了多少人美好的回憶。

有風習習——扇子

  “扇子有風,拿在手中,有人來借,等到立冬”——這是老北京城里在民間流傳的一首民謠。扇子,老北京使用最普及的避暑工具,在沒有空調電扇的年代有節奏地緩緩搖過。

  △ 2010年6月22日,武勝路上,一位市民腰別羽扇在街頭遛彎兒。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2010年7月4日,一人手拿蒲扇靠在石階上。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2011年6月22日,鼓樓,車伕拿著鵝毛扇在黃包車里午休。 攝影 / 新京報記者浦峰

  △ 2015年7月13日,天安門廣場,遊客拿著扇子在烈日下遊玩。攝影 / 新京報記者浦峰

盛夏飲食——既解渴又帶涼

  清代起北京的暑天就盛行“冰食”,指的就是當時以冰塊和深井作為冷卻手段的清涼食品。西瓜有清涼解暑的作用,冰鎮過的西瓜更是北京消暑的重要果品。

  如果伏天炎熱,食慾不振,則有扒糕、涼粉、杏仁豆腐等涼食,以及綠豆粥、荷葉粥侍候著。除了冷食,北京人還講究個伏天熱補,只有吃些熱性的肉食,才能以充沛的體能輕鬆“戰苦夏”。

  △ 2010年7月6日,龐各莊,瓜農在地頭和馬路間擺起瓜攤,等候路過的人們來買。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過水涼麵。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老北京酸奶。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雙棒兒與汽水。雙棒兒也被稱為“鴛鴦冰棍”,戀愛中的人經常分著吃。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水果鉋冰。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涼皮涼麵。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懷舊口味的老冰棍。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盛夏涼棚與四合院

  “天棚魚缸石榴樹,先生肥狗胖丫頭”,在描述老北京四合院景觀的這句老話中,天棚佔據首位,也展現了當時北京一些富足人家的生活圖景。

  天棚其實只是四合院的一個避暑設施。每到夏天,烈日炎炎,有錢人家就會請棚鋪在四合院中搭一個天棚,來遮陽取陰,乘涼避暑。棚中放些桌椅,或讀書下棋,或飲茶聊天,好不愜意。

  △ 2009年10月16日,小區內居民搭起了涼棚,下面擺上桌椅,空閑時來這裏喝水聊天,沿襲了老胡同里的生活氣氛。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2008年8月,大金絲胡同的小院里,各種植物形成的天然涼棚。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藏冰禦夏——窖藏的舊京特權

  在民國以前,采冰儲冰是皇室貴族特權,只有皇室可以建造冰窖,這些冰窖就是官辦冰窖,簡稱官窖,它們多是磚石建造的內部為拱形的地下冰窖,又可分為直接為皇宮服務的禦用冰窖和為王府官衙服務的吏用冰窖兩種。

  據《大清會典》記載,當時北京城內共有十八座官窖,分列紫禁城內、德勝門外、景山西門、正陽門外四處。民辦冰窖的出現則是在民國時期,它們幾乎都是挖掘的土炕,置冰後以土掩埋。

  截至2010年7月,北京的冰窖只殘存三處:故宮內冰窖數目不詳,雪池胡同內兩座,恭儉胡同內一座,皆為官窖,民辦冰窖則早已無跡可尋。

  △ 雪池冰窖窖口(圖片拍攝於2010年)。

  △ 恭儉冰窖內間擺著一張由兩塊長木板(據說是以前運冰的跳板)拚成的桌子(圖片拍攝於2010年)。

共浴荷花清涼

  從遼代在白蓮潭(今北海)首築瑤嶼行宮,到金代在蓮花池畔修建中都城,元代以什刹海水係為中心建設大都城,再沒有哪一種花木像荷花那樣與北京的建都史如此密切相關,因此荷花也被稱為北京城的發祥之花。

  此後,在曆代朝廷的大力提倡下,荷花更廣泛地栽植於北海、圓明園、頤和園等皇家園林之中,清代以後,什刹海則成為京城百姓夏日賞荷最主要的去處。

  △ 2010年7月2日,北海公園的荷花。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爸!”小妞子也想起話來:“他們都上北海吧?看荷花喲,吃冰激淩喲,坐小船喲……爸帶妞妞去吧?”——這是一個“天氣依然很熱”的北平夏日,《四世同堂》里的瑞宣聽著女兒的央求,心裡一定還記著北海荷花的好,那是在日本人進來以前,總會有一群群“像春花一般驕傲與俊美的青年學生,從清華園,從出產蓮花白酒的海甸,從東南西北城,到北海去划船”。

  後來,日本人降下了“膏藥旗”,“北海公園的白塔,依舊傲然屹立。海子裡的紅荷花,白荷花,也照常吐放清香”……

  △ 2010年6月30日,北海公園,搖櫓船在荷花蕩里穿梭。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西洋水法

  人工噴泉本是西洋園林建築中的景觀。最初傳入中國的名字就叫“水法”,既取用機械引水以成戲法之意。圓明園為最早和最集中的仿造之處。其後,水法進入私家園林,規模有大有小,但同樣注重設計感並與園林整體協調。

  時下,城市噴泉成為人們消暑度夏的方式一種。

  △ 2010年6月,大水法遺址,近處的圓台就是當年皇上看水法的地方。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2008年4月,恭王府的噴泉。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丸散膏丹已是解暑舊聞

  解放前的北平,流傳過“暑熱天,您別慌,快買暑藥長春堂……”的順口溜,直至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盛夏時節,長春堂的避瘟散、鶴年堂的避瘟湯與同仁堂的藿香正氣水等都是解暑良品。

  △ 2010年7月8日,同仁堂藥店的員工正在為顧客稱烏梅。入夏以後,北京普通人家裡一般會做烏梅飲、荷葉水、五豆湯等降暑。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 2010年7月8日,市民在北京中醫院內免費領取降暑藥飲。攝影 / 新京報記者尹亞飛

  各位小夥伴,

  你們怎麼打算度過今年的三伏天呢?

  文字綜合於新京報網 圖片來源 新京報攝影部

  編輯 李凱祥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