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納森·艾維是時候離開蘋果了
2019年06月30日02:58

  原標題:喬納森·艾維是時候離開蘋果了

  來源:航通社

  摘要: 艾維在喬布斯之前和之後的不同遭遇,本身已經說明了:設計只是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

文 | 航通社,作者 | 書航
文 | 航通社,作者 | 書航

  喬納森·艾維離職的消息使蘋果的股價下跌1%,資本市場至少厭惡這一消息帶來的不確定性。

  如果更進一步猜想,華爾街恐怕已經在這麼多年來,將艾維與蘋果的創新潛能畫上等號,甚至認為他就是確保喬布斯“遺誌”準確傳達的那個人。

  不斷縮小的舞台

  向來自詡消息靈通的投行人士本可不必如此狼狽——如果有哪個粗心的媒體,能提前曝光一下蛛絲馬跡的話。然而很遺憾,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家媒體提前“搶跑”。艾維只是跟《金融時報》談了個話,而這則報導與蘋果的官方新聞稿同步發出。

  在後喬布斯時代,蘋果對消息保密的工作,做的似乎沒有以前那麼完美,有一些新品會在發佈會開始之前,就曝光出幾乎全部的參數和外觀。然而艾維離職的消息依然成功做到了秘而不宣,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艾維本人維持的媒體關係似乎相當“友好”。

  艾維一度把心思都花在 Apple Park 的建造上,園區落成之後才回去“禦駕親征”。在此期間,蘋果用兩個分別負責工業設計和人機交互設計的主管維持設計團隊的管理。

  重要的是,人機交互設計的主管直接向庫克彙報;而艾維仍堅持在介紹新品工業設計的視頻短片中站台,介紹產品的設計思想,哪怕在新 Mac Pro 的這段短片中他連臉都沒露,只出了聲音。

  這也是人們將艾維在蘋果期間的貢獻更多定位於工業設計,同時因為近期 iPhone 的凸起攝像頭、傳說中的“浴霸”造型和蜂窩煤狀的 Mac Pro 而對他失望的原因。

  但很顯然這不能說明太多問題。就算艾維有一些工業設計上的想法,恐怕也不能完全的施展,給他的舞台也變得日益逼仄。

  人們最直觀的感受是,蘋果的產品線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沒有再做出能支撐蘋果安然度過下一個十年的開創性品類;Apple Watch 本來被寄予如此厚望,卻表現平平。這就讓蘋果不得不選擇轉舵到培育軟件和內容生態上。

  旗艦產品 iPhone 和 iPad 唯一能做的就是改成純·全面屏,這是一個所有人都已經預計到,而且蘋果還不一定領先的趨勢。中端台式機 iMac 這麼多年都還是弧形 + 邊緣能切菜的一體機,筆記本 MacBook 的設計也基本定型,因為在塑料和金屬之外,似乎找不到第三種定義下一世代設計風格的材料了(難道用竹子?)。

  簡單的說,這兩年蘋果做出來的東西,單說外觀,除了在長度、顏色和售價上有變化之外,其他方面的確沒什麼好說的。

  不止於硬件的貢獻和質疑

  簡單說艾維就負責工業設計,忽視了他去做 Apple Park 之前一段同時負責軟硬件設計的時光——大約在 2012 年。當時,前任軟件設計主管 Scott Forstall 拒絕為初版蘋果地圖非常難用道歉和負責,庫克替換了他。

  艾維至少主導了 iOS 7 和 OS X Yosemite 開啟的所謂“扁平化”工作,隨著那段時間 Apple Watch 的誕生,還設計了專門的新字體:非襯線字體“舊金山”(San Francisco)、亞洲字體“蘋方”以及重新啟用 Susan Kare 在 1980 年代為蘋果設計的襯線字體“紐約”(New York)。

  喬布斯去世後不久,舊版 Mac OS X 的系統字體是 Lucida Grande,包裝盒與官網宣傳文案的字體是 Myriad Pro,而 iOS 以至 Yosemite 時期的界面字體是 Helvetica。

  進入 2010 年代之後,大企業視覺識別系統(VI)的一致性和跨平台可用性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就連微軟都修改了沿用 30 年的字體 Logo,設計出四色方塊商標以適應移動傳播。

  對蘋果而言,San Francisco 一統天下解決了蘋果不同產品使用的字體風格不統一的痼疾,不負蘋果以“設計感”取勝的對外印象。

  即便如此,蘋果也由於長期的曆史積累,至今仍存在不同地方設計風格不統一的問題。例如,在最新測試版 macOS Catalina 中,窗口樣式出現了幾種外觀同時並存的局面,甚至有些還繼承自 2011 年的 OS X Lion。

  人們經常以外觀風格的不統一來嘲笑微軟的 Windows 10,但是這是任何一個有年頭的操作系統都繞不過去的問題。蘋果經常被粉絲誇讚為在界面設計的細節上優於對手,那麼這樣的問題就更加刺眼。如果今後的系統繼續小修小補,部分追求完美的用戶也會逐步降低忍耐度。

  平心而論,這不能說是艾維的錯——他近期在細節上的掌控力的確沒原本那麼強。但這背後反應出的問題可能更嚴重。

  此時此刻,蘋果還在內容領域不斷開疆拓土,新聞、影視、遊戲等都需要做內容平台的界面設計和翻新。每一次在產品總體理念上發生巨大變革之後,設計也得跟著這個指揮棒一起改,也會減少設計者的成就感。

  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 Apple Store 的設計工作上,艾維 2015 年領導了一波對 Apple Store 的翻新設計工作,他是依據當時蘋果零售部門主管阿倫茨的概念來操刀的。這樣的設計,目前可以從蘋果新開或翻新過的幾家店,比如北京的新東安店和朝陽大悅城店感受到。

  不過,阿倫茨在任期間對蘋果產品向“奢侈品”靠攏的定價和 Apple Store 改為銷售導向的戰略都不太得人心,她最終於今年 2 月離職。隨著軟件和內容服務銷售即將引入,Apple Store 的店面設計恐怕還要再調整,也讓艾維的心血變得暗淡無光。

  結論

  人類難免對曾經做出優異作品,現在卻陷入平庸守成的人有過度的苛責。在高速增長的蜜月期過後,什麼大大小小的問題,都會自然浮現出來。這樣,艾維繼續呆在蘋果也就越來越不是一個好選擇了。

  艾維開設一個獨立事務所,為人們提供了更多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他們可以將設計能力輸出到建築、服裝等領域,比如讓今後蘋果演講者穿的衣服沒必要再找三宅一生定做。

  對於艾維離職之後蘋果的創新走向,恐怕不必擔心。就像喬布斯去世之前為蘋果留下了未來幾年發展的“錦囊”一樣,艾維也當然可以為蘋果未來 4~5 年的產品打好設計上的提前量,而他新的事務所也已經確定了會繼續滿足蘋果的需要。

  歸根結底,蘋果的未來還是要看以庫克為核心的管理層怎麼掌舵;畢竟艾維在喬布斯之前和之後的不同遭遇,本身已經說明了設計只是錦上添花,而不能雪中送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