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口豬肉檢出新型瘦肉精 "進口的"等於"好的"?
2019年06月30日21:00

  原標題:漂洋過海的“不合格”豬肉

  來源:東方網·縱相新聞

  撰稿 | 記者 陳思眾

  6月,一批豬肉產品從加拿大魁北克出發,一路漂洋過海,卻在中國南京海關被攔截下來。南京海關稱,在這批豬肉中檢出萊克多巴胺殘留。

2018年11月13日,上海,第22屆上海國際食品飲料展,進口加拿大牛肉。來源:第一財經日報-東方IC
2018年11月13日,上海,第22屆上海國際食品飲料展,進口加拿大牛肉。來源:第一財經日報-東方IC

  萊克多巴胺(Ractopamine),是繼鹽酸克倫特羅之後的第二代“瘦肉精”。

  對此,中國駐加拿大使館在6月26日給出回應:調查發現,該批豬肉的官方獸醫衛生證書系偽造,並牽扯出共188份偽造證書。這已經是第三家被中國拒之門外的加拿大豬肉生產商。

  而這場進口豬肉風波的背後,不得不從瘦肉精開始談起。

  新型瘦肉精——萊克多巴胺

  在2009年前後的中國,使人們聞之色變的“瘦肉精”通常是指鹽酸克倫特羅。

  當他們以成倍的治療劑量用於家畜飼養時,可以顯著促進動物體內的蛋白質沉積和脂肪分解,從而提高瘦肉率。但食用含有“瘦肉精”的肉會使人產生噁心、頭暈、四肢無力、手顫等中毒現象。

2011年3月17日,杭州,超市冷櫃中銷售的生鮮豬肉。
2011年3月17日,杭州,超市冷櫃中銷售的生鮮豬肉。

  當年2月初,廣州曾有70名市民因食用含瘦肉精的豬肉中毒入院,主要原因是部分批發商偽造假檢疫證,以及企業存在漏檢的現象。其後,有關部門對此加強了監管。

  但2009年之後,一種叫做“萊克多巴胺”的新型“瘦肉精”已經悄然風靡於中國養殖業。和鹽酸克倫特羅一樣,這種人工合成的β激動劑曾作為藥物被使用。

  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2016年發佈的解析,萊克多巴胺在臨床上主要用於治療支氣管哮喘、充血性心力衰竭症和肌肉萎縮症。

  實際上,早在1999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就已經允許萊克多巴胺的獸藥用途。獸藥公司禮來動保全球(Elanco Animal Health)的研發團隊看到了它成為克倫特羅替代品的可能。

  禮來在12000頭豬身上做了實驗,發現鹽酸萊克多巴胺能夠將豬身上每7磅脂肪轉化為11磅瘦肉。一種叫做“培林(Paylean)”的飼料添加劑由此誕生了。

禮來動保全球生產的“培林”瘦肉精
禮來動保全球生產的“培林”瘦肉精

  和克倫特羅不同,“培林”的毒性確實遠低於具有相同功能的其他添加物。然而,過量攝入萊克多巴胺,人體仍然會出現不同程度的中毒反應,嚴重者可引發高血壓、心臟病,甚至死亡。

  同時,毒性低也代表難檢測。因此,對食品安全剛剛開始重視的幾年,使用“瘦肉精”的現象仍然屢禁不絕。

2011年6月7日,上海,食品衛生檢查豬肉生產線。圖源:上海青年報-東方IC
2011年6月7日,上海,食品衛生檢查豬肉生產線。圖源:上海青年報-東方IC

  對此,農業農村部今年發佈了2019年屠宰環節“瘦肉精”監督檢測和和風險監測方案,要求每省至少要監測8家屠宰場,快速檢測產品中的克倫特羅、萊克多巴胺和沙丁胺醇等3種“瘦肉精”類物質。

  上海肉類協會秘書長徐勇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介紹,目前中國對於“瘦肉精”的管控十分嚴格,上海本地的豬肉可以達到99.9%的抽檢合格率。

  而進口方面,隨著活體動物及其產品進口來源的增加,中國已經加大對肉類產品藥物殘留的監督和抽查。徐勇說,與協會合作的貿易商甚至偶爾會向她“抱怨”豬肉進關的審核時間太長。

  “進口的”等於“好的”?

  儘管萊克多巴胺在中國是不容爭辯的違規品,但實際上,包括加拿大在內的其他24個國家和地區,比如美國、日本、墨西哥等,都允許將其作為瘦肉精用於養殖業,提高動物的蛋白含量和瘦肉率。

圖源:紐約時報
圖源:紐約時報

  美國此前一直是中國進口豬肉的最大貨源國,也與全面禁止瘦肉精的歐盟國家和俄羅斯有肉類貿易往來。

  因而美國當地的主要肉類公司——比如泰森食品公司(Tyson Foods)和史密斯菲德食品公司(Smithfield Foods)——都堅稱自己在對外出口時使用不含瘦肉精的豬肉。

  但據彭博社幾年前的報導,在美國本土,市面上80%的生豬均攝入過萊克多巴胺的飼料添加劑。也就是說,想吃到不含瘦肉精的豬肉,最安全的方法是自己找個值得信賴的農場主,從他那裡買肉吃。

  一直到2015年,美國聯邦農業部才要求供應商在包裝上標明“本產品是/否含萊克多巴胺”的字樣。

要求標註“不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產品
要求標註“不含萊克多巴胺”的豬肉產品

  細究其原因,竟也要追溯到對中國的出口市場。

  2014年連續幾個月,美國的不同批次豬肉加工品被檢出萊克多巴胺。10月,惠東縣一批凍豬前手和廣州市一批凍豬前腳分別被檢出瘦肉精;11月,中國檢出434次批次不合格進口食品,其中,17批次是被檢出“瘦肉精”的美國進口豬肉。

  隨後,中國宣佈禁止從部分美國肉類加工廠和冷庫進口豬肉。

  這對美國市場產生的衝擊不小,僅2014年,美國輸華的豬肉就比前一年少了1/5,這還是在中國對豬肉需求量增長的情況下。

  此外,由於中國人偏愛消費的豬耳朵、豬大腸等部位在美國屬於不太被接受的“副產品”,“瘦肉精”對美國進一步開拓豬肉出口市場有著不小的阻滯。

  為了重新奪回中國市場份額,美國才開始考慮使用萊克多巴胺的種種後果。

  “瘦死的豬肉市場比雞大”

  去年8月,瀋陽市五五社區發現國內首例非洲豬瘟疫情。

  由於豬瘟的潛伏期較短,且豬往往在發熱後第七天變死亡,傳播速度極快。至今,全國已有27個省市感染非洲豬瘟。

2018年8月,浙江金華金東區畜牧獸醫局工作人員全面消毒。圖源:東方ic
2018年8月,浙江金華金東區畜牧獸醫局工作人員全面消毒。圖源:東方ic

  2019年1月,受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國內仔豬價格到達穀底。

  農業農村部豬肉全產業鏈監測預警首席分析師朱增勇在他的論文《非洲豬瘟下的中國豬肉市場展望》中提到,當仔豬價格下降到穀底時,說明整個產業的生豬產能下降比較大,後期生豬供給不足。

  “去年的非洲豬瘟對我們整個亞洲(豬肉)行業打擊比較大,儘管豬瘟不是人畜共害病,但老百姓還是會有一個牴觸心理。”徐勇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介紹道。

  她表示,受到豬瘟衝擊最大的是養殖業。“有些我們的散養戶都不敢養豬了,因為他們不能保證在養豬的三個月期間,(豬)不感染(非洲豬瘟)。”

  瘦死的豬肉市場比雞大。除宗教原因外,世界人民對於豬肉偏愛有加。據Statista網站獲取的數據,2018年,全球範圍內的豬肉消耗量達到1.1億餘噸。

圖源:東方ic
圖源:東方ic

  中國人民對豬的情感更是有目共睹,豬文化從商周時期一直延續至今,已有8000年曆史。豬頭、豬腦、豬身、豬尾巴……只有外國人民想不到,沒有中國人民吃不到。

  於是,中國更多地開始對外尋求進口豬肉。

魁北克一農場內。圖源:AFP
魁北克一農場內。圖源:AFP

  這改變了加拿大的豬肉供貨方式,它將自己農場生產的豬肉賣到市場龐大的中國,而自己本國的豬肉需求則通過從美國進口彌合。較去年,加拿大從美國進口的豬肉增加了41%。

  加拿大政府數據顯示,今年3月,這個最近崛起的豬肉出口國輸華豬肉33000多噸,而在去年同期,這個數字只有不到2萬噸。

  與美國比鄰的墨西哥明顯感受到了出口市場的風向發生了轉變。

  “美國的豬肉更多流向了加拿大,而非墨西哥,”南美一個雞肉供應商在蒙特利爾銀行舉辦的一場活動上說,“因為加拿大代替了墨西哥向中國輸出豬肉的地位。”

2018年11月,第22屆上海國際食品飲料展上的進口加拿大豬肉 圖源:第一財經日報-東方IC
2018年11月,第22屆上海國際食品飲料展上的進口加拿大豬肉 圖源:第一財經日報-東方IC

  因此,被攔下的這批不合格豬肉,和後續而來的一系列禁令,對加拿大來說,是不小的衝擊。

  中國海關總署針對此事件發佈了2019年第1號進出口食品安全風險預警表,其中就提到,海關將加大對加拿大輸華豬肉萊克多巴胺的抽檢力度。

  不過,儘管同為“瘦肉精”合法的出口國,加拿大的遭遇和當年的美國並不一樣。

  加拿大豬肉委員會政府及企業事務負責人蓋里·斯托迪表示,很少會有豬肉散養戶選擇使用“瘦肉精”,大部分人在7、8年前就停止使用這類飼料添加物。

  此外,政府還特別增設了“萊克多巴胺零添加豬肉證書”,食品檢察署以此為據,檢驗檢疫出口豬肉。

  事發至今,加拿大方一直在極盡所能,試圖證明出問題的豬肉並非一定來自涉事企業Frigo Royal。加拿大豬肉委員會政府及企業事務負責人蓋里·斯托迪表示,含“瘦肉精”的產品和那188份偽造證書並不一定來自本國。

  “這個行業里,沒有人想要波及市場準入和銷售量。”斯托迪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