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被拘留者撞死在派出所 警方應拿證據證清白
2019年06月29日13:13

  原標題:被拘留者撞死在派出所,警方應拿出過硬證據自證清白

  來源:上遊新聞

  6月28日,一張照片在社交媒體上廣泛傳播——滿面愁容的年輕媽媽脖間掛牌子,七八歲兒子抱著父親遺像,站在街頭討公道。

  事情大概經過是:死者張關利2019年5月30日因討要工錢,被內蒙古五原縣西環派出所拘留,當日在派出所內死亡。6月28日五原警方發佈通報稱,張關利系自己頭撞牆重傷而死。

  未犯重罪的大活人,被拘進派出所死於非命,死者親屬有一萬個理由提出質疑。他們稱,警方提供的現場視頻顯示,張關利第一次撞牆後,現場警察沒有勸阻、施救,反而用言語刺激,致使其再次撞牆身死。

死者妻子上街討說法。
死者妻子上街討說法。

  從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張關利親屬質疑警方執法存在失當,並非沒有理由。在這個“有圖有真相”的時代,人們更願意相信“自己看到的”。

  未犯重罪的張關利為何突萌死意,以撞牆自戕?要知道,他有嬌妻幼子,大概率父母健在,究竟是什麼刺激了他,讓他如此絕決赴死?在派出所這個特殊場所,這個最最關鍵的問題,自然應由警方來回應,警方也必須回應。

  一句簡單的“自己用頭撞牆重傷而死”的說法,對於一條鮮活生命而來,明顯避重就輕,敷衍了事。連公眾這一關都沒法應付過去,更何況痛失頂樑柱的死者家人!

  6月28日五原縣警方人士曾對媒體稱,張關利是醉酒後到工地鬧事,被傳喚回派出所問詢中,“因醉酒失控,在辦案場所自己用頭撞牆撞門,造成死亡。”

  根據《治安管理處罰法》,醉酒者違反治安管理應當處罰。醉酒者在醉酒狀態中,如對本人有危險或對他人或者公共安全有威脅,應當對其採取保護性措施約束至酒醒。

  按照以上法規,對於醉酒者,不管是自傷,還是傷別人,警方都有義務“採取保護性措施”,約束至酒醒。那麼問題來了——張關利撞牆過程中,警方是否依法依規,對其“採取保護性措施”?如果採取了,理當拿出證據說話?如果沒有,有關人員就涉及違紀違法。

  死者家屬還稱,事發後有關部門給張關利做了屍檢。不過屍檢快一個月了,家屬還沒有拿到屍檢報告。這也給公眾留下了想像空間,不得不讓人懷疑:難道警方是想掩蓋什麼?

  歸根到底,死者家屬所以怨憤不平,與警方通報不及時不透明有關。死者是否系醉酒鬧事?被拘後為何撞牆?警方有無採取保護性措施?是否真如家屬所說,有人用言語刺激死者,放任甚至故意誘使其作出自殘行為?這一切,警方除了正面回應,還要拿出有說服力的證據,回應社會關切。

  一條人命在派出所終結,相關紀檢監查部門自然應及時介入,排除干擾,依法調查,努力還原真相。如有警員瀆職犯罪,必須堅決查處,以還死者公道,捍衛司法尊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