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博物院展明末清初書法“群像”,看王鐸八大等的氣格俊邁
2019年06月29日18:34

原標題:南京博物院展明末清初書法“群像”,看王鐸八大等的氣格俊邁

明末清初的書壇依然是晚明書風的延續。無論是以王鐸、錢謙益、吳偉業等為代表的“降臣書家”,還是以傅山、擔當、陳洪綬、查士標、龔賢、朱耷等的“遺民書家”。明代“大寫意”與“小寫意”書風的兩條脈絡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繼承和延續。

澎湃新聞獲悉,“氣格俊邁——明末清初書法作品展”今天在南京博物院開幕。作為“晚明書法展”的姊妹展,南京博物院以明萬曆三十年(1602)、清康熙四十年(1701)為前後界線,從所藏古代書法作品中遴選出明末清初數十件精品,包括明末“三株樹”之一的王鐸、“朱衣道人”傅山、吳偉業、査士標、四僧中的八大山人等人的書法真跡,展示了明末清初書法藝術的發展狀況、重要成就和多元並存的書壇生態。

王鐸 《臨閣帖》 綾本 草書 1631年

晚明時期,程朱理學逐漸衰微並異化,陸王心學繼續發展,禪宗思想盛行。從哲學到文學藝術,都表現出了一股空前強烈的個性解放思潮,出現了一大批重個性、重創新、重主體情感抒發的書法藝術家,以徐渭、董其昌等人最具代表性。除此而外,當時書壇尚有與董氏並稱“晚明四家”的邢侗、米萬鍾和張瑞圖,雲間書家莫是龍、陳繼儒,篆隸書家宋玨,明末“三株樹”——黃道周、王鐸和倪元璐,以及“朱衣道人”——傅山等人,共同鑄就了浪漫多元的晚明及明末書風。

陳洪綬 《五言絕句》 行草
八大山人《禹王碑文訂正》

甲申之變後,王鐸、傅山等人以不同身份進入清朝,繼續在文化領域發揮著重要作用。在入清後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書壇依然是晚明書風的延續。從政治態度上看,王鐸、錢謙益、吳偉業、周亮工、戴明說、法若真等人可謂“降臣書家”,傅山、擔當、陳洪綬、歸莊、查士標、龔賢、宋曹、朱耷等人則可謂“遺民書家”。從書法風格上看,明代書風的兩條脈絡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了繼承和延續,大致形成了以王鐸、傅山、宋曹為代表的“大寫意”書風和以擔當、查士標、沈荃為代表的“小寫意”書風。

程正揆《書馬戴》 行書

王鐸(1592-1652),字覺斯,一字覺之,號嵩樵,別署鬆樵等,河南孟津人。王鐸行書取法廣博,初學《聖教序》,兼學時人,一生臨帖不輟,在“二王”之外,受米芾影響尤大,其行草被視為書法中的“大寫意”,狂草得益於《淳化閣帖》,筆力剛健,以圓轉貫氣,以折鋒增勢,撼人心魄。

王鐸 《五言律詩》 行書 1640年

米芾為王鐸最為崇拜者。從展覽中王鐸的《五言律詩》軸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米芾的影子。不論是用筆還是結體,都與米芾書法十分相似,但不同的是,王鐸在將小字展大書寫的過程中加入了更多的頓挫和方折以增加力感。其用筆精微,結體、章法、墨法變化多端而有層次,克服了小字展大後“不耐看”的難題,將明代以來長卷大軸的書法形式發揮到了極致,為明代書法的形式美注入了新內容。

王鐸 《臨二王帖》 扇頁 草書 1643年

另外,王鐸取得如此大的書法成就與其勤奮刻苦是分不開的。他視“一日臨帖,一日應請索”為必尊之古。臨古帖也是其應酬的主要手段。他取法廣博,除了臨摹“二王”、米芾等古代名家法帖之外,他還取法少數時人和名不見經傳的古人以為補充,這一點很特別。《淳化閣帖》是其主要臨摹對象,但王鐸有自己的臨摹和取捨習慣。對於應酬之作,王鐸堅決規避喪、亂、哀、禍、病、痛、死等一類不祥含義之字眼,有時還根據需要“拚臨”多帖,但其高超技法和統一能力又讓人看不出絲毫破綻,儼然是一幅全新的作品。如展覽中王鐸的一張扇頁作品,便是王鐸在臨寫過程中當機取捨的結果,節臨王羲之《敬豫》《適太常》《月末》《吾唯》,王獻之《玄度來何》諸帖而成,墨色豐富,層次分明。

傅山《書杜甫詩》 行書

與明代徐渭、王鐸等大草稍相接近傅山的狂草重真性情,強調氣勢;在大氣磅礴上又比徐、王二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傅山不僅是個創作家,而且是個理論家,他的出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在理論上,他提出“四寧四毋”,即“寧拙毋巧,寧醜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真率毋安排”,可謂掃蕩元明書法的偏狹精巧趣味而走向廣博的境界。《自作詩》又被稱作《右軍大醉詩》,正是傅山草書的代表之作,中鋒和側鋒交替使用,俯仰和正側率性而出,結體寬博而大氣,書家通過大筆濃墨、縱橫牽繞讓書作的氣勢一貫而下,自右到左,似有橫掃千軍之勢。

傅山《右軍大醉詩》 草書

在遺民書畫家裡,新安畫派査士標與清初“四僧”之一的八大山人的書法也是不容忽視的。

查士標《湖上酬友詩》 草書

查士標(1615-1698),字二瞻,號梅壑,安徽休寧人。原為明諸生,入清後不仕,以布衣終身。他的書法深受董其昌影響,雖然後來他曾有意識地向上追溯至宋人米芾,欲從古人那汲取養分以尋求突破,但終究未能如願。他是董其昌書風在清初的主要繼承者和傳播者。此作以圓筆為主,雖然書寫的是大字,但卻如小字般精微,用筆內擫,中宮緊縮,無論是其用筆、結字還是章法,都與董其昌書法神似。作品所書的《湖上酬友詩》很可能是查士標的自作詩,作於某年除夕前一日,又正好為立春日。詩歌描繪了一幅湖光山色,抒發了作者徘徊於山水之間的悠閑之情和朋友相見的歡快之情。

朱耷《書歐陽修》 行草 1705年

朱耷《書歐陽修》 局部

而朱耷早年對楷、行、隸、篆各種書體均有涉獵,於歐陽詢、黃庭堅和董其昌身上所得良多。六十歲後,其書風大變,變得更加凝練、自由,又略帶黃庭堅痕跡,各種形式的書法作品也大量增加。到七十歲左右,其書風基本成熟,主要特點是:使用禿毫,用筆裹鋒,圓轉流暢,不故作提按頓挫和遲澀扭轉,線條質樸、自然;結體上,千方百計地利用漢字的造型特徵,對字形加以誇張的變形處理,原則是打破平正,外緊內鬆,又於不平衡中求平衡。

吳偉業 《嘉湖訪同年霍魯齋觀察四首》之三 行書

南京博物院表示,此次展覽所謂“明末清初”,從曆史時限上說,與“晚明”有一定的重合,是“晚明”的延續。具體而言,“晚明”書家指生活於明晚期,逝世於崇禎末年,大致以萬曆元年(1573)和崇禎末年(1644)為前、後界線。而“明末清初”書家生活創作的時間比之稍晚,他們生活於明萬曆後期至清代初期,大致以明萬曆三十年(1602)、清康熙四十年(1701)為前、後界線。明末清初書法是晚明書風的延續和發展,其中多有名家精品,大可一觀。

宋曹《節臨張芝》 草書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時期的很多文學家、政治家及一些軍事家,雖非純正的書家,但也明顯地受到這股個性解放思潮的影響,所作書法個性豪放,也多為高堂大軸,反映了明末清初書法之時代風貌。

(本文圖文由南京博物院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