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張本與伊藤 沒有牌的日乒憑啥說奧運能奪冠?
2019年06月28日14:02

張本智和
張本智和

  6月16日,在距離東京奧運會乒乓球項目開戰還有整整405天的日子裡,許昕創造了國乒的歷史,成為了繼張禹珍之後,乒壇第二位在單站國際乒聯職業巡迴賽上包攬三冠王的選手。這恐怕結結實實打了總是叫囂要在本土奪金的東道主的臉。其實,拋開國乒是否能包攬五金不談,而今,在距離2020奧運會乒乓球項目開賽還剩不到400天的時候,日乒又究竟憑啥那麼有信心,接二連三地誓言要在本土奪金呢?

  日本乒乓球“重新崛起”帶來信心

  作為上世紀5、60年代曾雄霸乒壇一時的強國,日本乒乓球在過去這40多年的時間里,始終徘徊在“低穀”之中。當然,這個“低穀”來自於兩方面:一來是國乒這麼多年來的長盛不衰;二來,是日乒確實發展得不夠順利。

  從成績上來看,曾在20年內拿下44個世乒賽冠軍的日本隊,在1979年之後經曆了長達38年的“世乒賽冠軍荒”;而從1988年乒乓球被引入奧運會開始,他們還從未奪得過冠軍。而從人才培養上看,儘管日本乒協從未停止過發掘和培養,但其間卻鮮有出色人物產生,尤其是與同時期的中國、瑞典甚至南韓、德國相比,都相差甚遠。他們甚至曾經引入了很多在國乒已經成名的選手來參賽,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總與他們所期望的有所差距。

東京奧運會很難複製里約奧運會奪得銀牌的日本男乒陣容
東京奧運會很難複製里約奧運會奪得銀牌的日本男乒陣容

  為了重塑昔日輝煌,日本開始效仿國乒的“舉國體製”培養戰略。在此期間,他們也確實培養出了本土的一些優秀選手,比如水穀隼、丹羽孝希和吉村真晴,這三位參加了里約奧運會的選手,當然也包括已經退役的“國乒團寵”福原愛。

  這些計劃確實起到了明顯的效果,至少從倫敦奧運會開始,日乒已經拿到了奧運獎牌——由福原愛、平野早矢香和石川佳純組成的日本隊,在準決賽中擊敗了曾在2010年世乒賽上戰勝國乒奪得女團冠軍的新加坡隊,闖進決賽。比賽中,福原愛和石川佳純分別戰勝了2年前她們的奪冠功臣馮天薇和王越古,這讓日乒精神為之一振。雖然最終決賽0-3負於國乒獲得銀牌,但那也是日乒歷史上的首枚奧運獎牌,它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舉國體製”的優才培養計劃的成功。

  而在獲得2020年奧運會舉辦權後,日本乒協更是推出了有些“殘忍”的“斷代工程”。所謂“斷代工程”,就是以犧牲一代(甚至可能是兩代)日本球員為代價,著力培養東京奧運會適齡的、更年輕的球員——比如平野美宇、伊藤美誠和張本智和。最近兩年,這三位00後小將頻頻爆出擊敗國乒主力、甚至是連勝國乒主力奪冠的新聞,這些都讓日乒希望在東京奧運會戰勝國乒奪金的信心爆棚。

  客觀條件“助力”日乒東京奧運征途

  除自身發展外,東道主的主場之利以及國際乒聯的“外部支持”都有利於日乒征戰東京奧運會。

  主場的場地環境和球迷氛圍自然不是任何地方都能比擬的。而國際乒聯頻繁修改規則,更改球和拍的標準,在一定程度上都讓日乒比其它協會“先行一步”。東京奧運會增加的混雙項目增加了可爭奪的金牌數量,而限製參賽人數,也提升了比賽結果的偶然性。

  此外,國際乒聯還在輿論上更多地關注著日乒的動態。英文官網的新聞中,除了報導經常奪冠的國乒之外,對於日乒的各種新聞報導也非常多,並且文字之間有相當多的傾向性。

  雖然這些並不能直接幫助日乒收穫金牌,但畢竟創造了有利的外部環境,進一步向國乒施加壓力。

  奧運奪金非易事 外因皆是虛妄

  然而,奧運金牌是那麼說得就得的麼?

  奧運會之所以在很多(不是全部)體育項目上享有最高級別的地位,那是因為首先就是“物以稀為貴”。四年一屆,對於很多項目的運動員來說,這幾乎都是一個高峰期的時間,基本上一屆拿不到,下一屆很可能就退役了,連參加的機會都沒有了。

  再者,奧運會的參賽選手,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脫穎而出,困難也比平時要高。

  另外,奧運會的氛圍也更容易給運動員造成壓力,導致其發揮不出平時的實力——著名的“克拉克現象”就是這麼回事。

  這當然是拋開所謂“主場效應”而言的,但乒乓球這個項目不像打分項目那麼容易作假,而且太過明顯的幫助,就算國際乒聯默許,國際奧委會恐怕也不會完全坐視不理。“黑哨”畢竟也是醜聞,不能因為這樣影響了整個運動的發展。

  所以,客觀條件都是虛妄,主觀實力才是奧運奪冠的基礎。

  日乒自身實力並非無人能及

  至於說到主觀實力,日乒其實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強。一者,他們在征戰國際乒聯職業巡迴賽中所使用的“人海戰術”和大量參賽的手段在奧運會上都無法實現。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參賽人數及成績對比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參賽人數及成績對比

  如上圖所示,在2018賽季的巡迴賽上,除匈牙利公開賽外,在11站比賽比賽中,日乒站均參賽人數達到了15人(男單14.66人;女單15.45人),而能夠晉級8強的則只有站均不到3人(男單1.55人;女單2.55人),進4強的站均也就算有1人(男單0.73人;女單1.09人),比例之懸殊,可見,其所為強者,也不過就是那區區幾人而已。

  另外,除伊藤美誠和張本智和曾在瑞典公開賽和日本公開賽有過兩次連勝國乒主力奪冠的情況外,其他人的冠軍幾乎都不是在跟國乒主力選手的對抗中所得。而且就算是張本的那個冠軍,也有一定的客觀原因——周雨本身發揮不穩定、馬龍連續作戰、而張繼科則是久疏戰陣。

  而在從2017到2019年至今,國乒在重大國際大賽的團體賽中,無一失手,日本男團則有2次輸給南韓——2017年亞錦賽無緣決賽,而2018年世乒賽更是無緣4強,兩次輸波的人分別是鬆平健太、丹羽孝希、吉村真晴和張本智和、鬆平健太、水穀隼。而在單項比賽中,國乒也只有2017年亞錦賽女單、2017年世乒賽混雙、2017年男乒世界盃沒有奪冠而已,剩下包括世青賽、亞運會和青奧會在內,國乒全部包攬冠軍,而日乒則不但很多項目沒有進入決賽,更是有很多人都不是在跟國乒直接對抗中輸掉的。

  這些都說明,日乒的實力並非強大到沒有敵手。要想奧運奪金,他們甚至在除國乒之外,還有很多的坎兒需要跨過去。

  奧運規則製約 日乒混雙金牌難如願

  除本身實力之外,東京奧運會的規則在製約了國乒的同時,也在製約著他們自己。

  東京奧運會,一個協會只能派男女各3人參加團體賽,只能是其中各2人報單打,同時新增設的混雙也只能是從這6人中選出1對參加。這條規則,看似製約了國乒的“集團優勢”,但它又何嚐不是對日乒的一種製約呢?

  根據目前日乒協所公佈的東京奧運會代表選拔標準,在2020年1月國際乒聯最新世界排名里,日本隊內男女單打前兩名將獲得奧運會單打資格,團體第三人則會根據本身的單打成績及與世界排名前二選手的雙打搭配情況,由強化本部推薦。這看起來很有道理的規則,實際上卻是大有問題。

日乒現男單世界排名前十位
日乒現男單世界排名前十位
日乒現女單世界排名前十位
日乒現女單世界排名前十位

  首先,在距離2020年1月只剩半年的現在,日乒男單世界排名前十位的分別是:張本智和、丹羽孝希、水穀隼、大島祐哉、上田仁、森園政崇、吉村真晴、鬆平健太、吉村和弘和及川瑞基。而女單前十則分別是:石川佳純、伊藤美誠、平野美宇、芝田沙季、佐藤瞳、加藤美優、橋本帆乃香、安藤美奈美、早田希娜以及長崎美柚。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日本男單現世界排名前十選手的成績情況。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日本男單現世界排名前十選手的成績情況。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日本女單現世界排名前十選手的成績情況。
2018賽季巡迴賽及主要賽事,日本女單現世界排名前十選手的成績情況。

  按照他們目前的表現以及積分差距,男單前三顯然就是張本智和、丹羽孝希和水穀隼,而張本智和幾乎已經鐵定會出現在前二之內;女單亦然,甚至前二幾乎可以確定就是石川佳純和伊藤美誠。

  那麼,新增設的混雙項目派誰出戰,就成了大問題。本來,東道主積極推動增設這塊金牌,是希望能趁著世乒賽奪冠的氣勢在主場揚威。然而,事實卻有些事與願違。

現世界排名日乒前二的混雙組合恐怕都將無緣東京奧運會
現世界排名日乒前二的混雙組合恐怕都將無緣東京奧運會

  首先,為日本隊世乒賽奪冠立下汗馬功勞的組合——石川佳純/吉村真晴極有可能無緣東京奧運,原因自然是吉村真晴的單打表現實在太差。所以儘管他們倆目前仍高居混雙世界第三,但正如吉村自己在今年世乒賽獲得亞軍後所說,爭取參加東京奧運會才是他目前要努力的。不過,或許里約奧運的經曆以及2017年日本公開賽搭檔丹羽孝希獲得亞軍,能為他加一些分。

  那麼,伊藤美誠/森園政崇呢?這對組合目前混雙現世界排名第8,是日乒的二號混雙組合。他們曾獲得過2017年亞錦賽亞軍、2018年中國公開賽亞軍以及2019年卡塔爾公開賽亞軍。此外,去年,森園政崇曾和張本智和搭檔,打進過德國公開賽4強。這些也都可以成為森園政崇出戰的參考。

2018-19賽季目前為止,巡迴賽混雙冠亞軍榜,日乒至今無冠。
2018-19賽季目前為止,巡迴賽混雙冠亞軍榜,日乒至今無冠。

  不過,無論是石川佳純/吉村真晴,還是伊藤美誠/森園政崇,自從混雙入奧後,他們都還沒有拿到過冠軍!是的,事實上,自去年巡迴賽增加混雙項目以來,迄今為止的10站分站賽及1站總決賽中,日乒還從未獲得過一個冠軍,這2對也總共只獲得了22個冠亞軍中的3個亞軍而已。

  最強的尚且如此,那麼新組合就更是亂七八糟。張本智和從2017年9月至今,已經更換了4位混雙搭檔,最好成績也只是亞軍;丹羽孝希/伊藤美誠本賽季配對參加了中國公開賽和日本公開賽,結果2次都輸給了中國台北組合林昀儒/鄭怡靜。

  目前日乒男女單的前十中,上賽季,參加過混雙的選手是張本智和、森園政崇、吉村真晴,以及石川佳純、伊藤美誠和平野美宇;本賽季,則是張本智和、丹羽孝希、森園政崇、吉村真晴,以及石川佳純、伊藤美誠和早田希娜。

  從嚐試配對的情況來看,日乒協或許還是希望能在單打最強的幾個人中,配出最佳的混雙組合,而不是嚐試已有的最強組合。但就目前情況來看,試配效果並不理想,因此,這枚為了奪冠而增加的金牌,或許只能拱手讓與他人。

  國際乒聯指張本智和為日乒男團出難題

  同樣的選擇困難亦影響到團體賽。還看世界排名,男隊方面,張本智和幾乎肯定可以入選東京奧運會團體及單打項目。那麼,第二個單打名額,目前看,應該是在丹羽孝希和水穀隼之間產生,6月份的積分,他們兩人只相差105分,未來6個月鹿死誰手尚未可知。那麼,這第三人選,顯然也成了大問題。

國際乒聯撰文指出張本智和或為日乒造成了選擇困境
國際乒聯撰文指出張本智和或為日乒造成了選擇困境

  事實上,6月5日,國際乒聯就在《日本雙打之困 兩名左撇仔能使一切正常嗎?》一文中指出:“在主場作戰時,日本隊將會想要獲得與里約奧運會男團相匹配的成績,當時他們最終拿到了亞軍。然而,隨著過去4年中出現的張本智和,這是否會帶來團隊選擇的問題呢?”

  文章解釋道:“在里約,日本隊的成員是水穀隼、丹羽孝希和吉村真晴。選擇很簡單,水穀隼和丹羽孝希一樣都是左撇仔,兩人都可以在雙打中與右撇子吉村真晴搭檔。一直是丹羽孝希和當時的一哥水穀隼打單打,丹羽搭檔吉村打雙打。如今,在東京,雙打將是團體賽中的第一場比賽,而張本智和是日本一哥。從成績來看,可能出現的是水穀隼和丹羽孝希與張本智和組隊參賽。但問題是:張本智和是右手,一左一右被認為是最好的組合;他是否會在雙打中與水穀隼或丹羽孝希搭檔,而因此只打一場單打呢?”

  顯然,這正是問題的關鍵。事實上,在最近兩個賽季中,張本智和還從未在巡迴賽以及團體世界盃等賽事上,與這兩人搭檔過雙打。而丹羽孝希/水穀隼組“左左配”出戰香港公開賽,也是止步資格賽,效果並不理想。

2017-18賽季巡迴賽男雙冠亞軍榜
2017-18賽季巡迴賽男雙冠亞軍榜
日乒頭號男雙組合肯定無緣東京奧運會了
日乒頭號男雙組合肯定無緣東京奧運會了

  本來,從成績和世界排名來看,日乒的最強男雙組合應該是森園政崇/大島祐哉。他們此前拿到了2016年巡迴賽2冠、總決賽亞軍,2017年巡迴賽2冠、總決賽冠軍、世乒賽亞軍,2018年巡迴賽1冠3亞。不過,今年到目前為止,他們只合作參加過卡塔爾公開賽和世乒賽,分別止步8強和32強。但即便如此,他們仍然是現世界排名第三的組合,也是日本唯一一對現世界排名在前十之內的男雙組合。

  然而,與吉村真晴一樣,他們的單打成績都相當之差,因此這對組合將註定無緣東京奧運會。可以說,森園政崇、大島祐哉和吉村真晴,這三個日乒中最擅長雙打的男選手,在東京奧運會上最多隻可能出現1人,甚至1個都沒有。而與張本最穩定的男雙搭檔木造勇人根本沒可能參加東京奧運會。

  從技術的角度,鄧亞萍曾在點評中說,因為張本智和“正手不夠好”,所以打雙打“很難跑位”。這也意味著,指望他在雙打中做主導基本無望。這樣,如果沒有其它的解決辦法,那麼日乒男團雙打的頭炮,恐怕就很難打響了。

  女團第三人是弱點 平野美宇未必能戰奧運

  女隊在這方面稍好一些,不過,這個第三人選也同樣難產。石川佳純與伊藤美誠不但在單打排名上高居日本前二,而且在各項賽事的總體表現上也高過其他人。因此,單打幾乎就是她們倆了。而在去年的保加利亞公開賽上,她們二人還搭檔拿了女雙冠軍,所以,在團體中,她們倆出戰雙打也是可行的。

  只是,如果她們倆搭檔雙打了,那這第三人就要承擔兩場單打任務。所以,其單打實力必然要很強才行。目前看,平野美宇排名是日本第三,各項賽事成績也比其他人要好一些,但其面對國乒的連敗紀錄,恐怕也是日本乒協不願意看到的;再加上她與張本智和搭檔混雙效果不佳的情況,平野戰東京的機會將減少很多。

2017-18賽季巡迴賽女雙冠亞軍榜
2017-18賽季巡迴賽女雙冠亞軍榜
日本三隊女雙組合最多能有一對出現在東京奧運賽場,但很可能是三對全部都出現不了。
日本三隊女雙組合最多能有一對出現在東京奧運賽場,但很可能是三對全部都出現不了。

  其實,如果只從雙打角度考慮,早田希娜倒是個不錯的人選。畢竟,目前她和伊藤美誠還高居現女雙世界排名第一,而且拿到過2017年巡迴賽2冠1亞、總決賽亞軍,2018年巡迴賽3冠、總決賽冠軍。不過,今年她們同樣也只是合作參加了卡塔爾公開賽和世乒賽,分別拿到了4強和亞軍的成績。另外,在8天前結束的日本公開賽上,早田希娜搭檔張本智和拿到了混雙亞軍,並在比賽中戰勝了國乒組合樊振東/丁寧,這應該會為她加分不少。

  當然,選她的話,單打又成了問題。上賽季巡迴賽,10站比賽,她的最好成績是16強,而今年的4站最好成績只是32強,還有2次止步資格賽。選她的話,那單打幾乎無疑是去送分的。

  所以,女團的第三人選同樣牽連甚廣。但總的來說,無論怎麼選,她都會是團隊中單打最弱的那一個。如果不出戰雙打,她肯定就是出戰團體賽第二場的那個,再怎麼也不能讓剛打完第一場雙打的選手再接著打吧?這樣一來,即便贏了雙打,第二場恐怕也會被追平,等於雙打好不好也不重要了。

  單打成績不穩定 小將心理是大關

  不管怎麼說,單打都還是日乒目前最強的一環,這一點從世界排名和幾項大賽的成績就能看出。不過,事實上,這最強的一環也並非是上了保險的。

2017-18賽季巡迴賽男女單打冠亞軍榜
2017-18賽季巡迴賽男女單打冠亞軍榜

  的確,從2016年賽季開始,巡迴賽的冠軍榜上,幾乎就呈現出了中日對抗的局面。這種情況,在2018賽季尤為明顯。但在看個人成績時就會發現,其實同一個人的狀態和發揮並不穩定。

  在2018賽季巡迴賽中,與許昕8站比賽2冠3亞和樊振東5站3冠1亞的成績比起來,張本智和的10站比賽,成績就顯得大起大落了,在奪冠前後那2站,他都是止步第二輪,還有2次一輪遊。同樣,伊藤美誠11站比賽也是高低起伏很明顯。

  另外,張本智和在上賽季巡迴賽中,接連輸給卡爾德拉諾、菲魯斯、弗雷塔斯和杜達,在亞洲盃上負於丁祥恩,團體世乒賽負於鄭榮植,青奧會混團比賽中單打輸給莫雷加德,男乒世界盃又敗給法烏;本賽季,卡塔爾公開賽負法爾克,世乒賽負安宰賢。也就是說,就算不遇到國乒選手,他也未必就能走到最後。同樣的,伊藤美誠也曾負於香港的杜凱琹和中國台北一姐鄭怡靜,這兩位顯然都會是奧運會上所在隊伍的主力,再遇到,她也未必就不會輸。

  再者,從他們多次賽前豪言奪冠到最終灰溜溜出局可以看出,這2個尚不滿20歲的孩子在心理上還不夠成熟、穩定,面對奧運會主場既是動力、也是壓力的氛圍,小將們未必扛得住。至少從去年青奧會、今年世錦賽、剛剛結束的香港和日本兩站公開賽證明,張本智和和伊藤美誠並不是那麼頂得住壓力,也不是那麼有把握贏國乒、甚至是奪冠。

  除他們之外,石川佳純、丹羽孝希和水穀隼,對國乒選手的勝率都不高,而且同樣也會輸一些莫名其妙的球。本賽季,他們也都輸給過外協會的選手,而且還都沒有進過決賽。以這種狀態和發揮去打奧運會,想拿奧運冠軍難度相當大。

  就連持續關注日乒動態的國際乒聯官網也撰文寫道:“回顧一年前,張本智和和伊藤美誠以驚人的方式贏得2018年日本公開賽冠軍;人們真正感到日本對即將到來的2020東京奧運會金牌的渴望得到了很大提升。然而,一年過去了,在劄幌,這是一次巨大的挫折。看來,與中國隊的差距仍有待彌補,沒有太多時間了——要退回到日本隊的計劃上去了。”

  總結

  綜上所述,選拔規則限製日乒東京奧運陣容。世乒賽混雙冠軍組合、最強男女雙組合恐都無法征戰奧運,即便出戰也無法保證奪金;新搭檔目前尚不堪大用,張本能否頂替4年前那個擅長雙打的吉村真晴在團隊中的位置還很難說;張本、伊藤單打成績雖然出色但並不穩定。外協會對混雙金牌同樣虎視眈眈,至少中國台北、香港和南韓的幾對組合,目前都表現出了不俗的實力,還有幾對是老搭檔。主場氛圍既是動力,也是壓力,並不一定就會帶給日乒很好的心理狀態。因此,不論國乒成績如何,但日乒很可能在395天后開幕的東京奧運會上再遭打臉。(寒楓輕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