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求生的億陽集團:百億債務壓頂 ,或與上市公司切割
2019年06月28日08:22

原標題:重整求生的億陽集團:百億債務壓頂 ,或與上市公司切割

破產重整還在進展中,有員工稱,公司正常經營;旗下上市公司億陽信通成利益各方關注焦點。

核心提示:

1.億陽集團破產重整還在進展中。

2.消息人士提供的資料顯示,截至5月31日,億陽集團申報經核實的債權約為185億(本息)元。

3.億陽集團債務纏身,而上市公司億陽信通資產相對優良且債務相對獨立,是利益各方關注的焦點。

4.消息人士提供的材料顯示,實控人鄧偉計劃將資產置入上市公司、合併業務成立新公司上市等。

億陽集團辦公樓外景。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攝

近日,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億陽集團實際控製人鄧偉在結束調查風波後,正計劃將資產置入上市公司、合併業務成立新公司上市等。但是,外界對此心存疑慮,認為此舉有“畫大餅”之嫌。

現在的億陽集團,正處於破產重整過程中。3月21日,黑龍江哈爾濱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了億陽集團破產重整一案,並指定黑龍江新時達律師事務所為公司管理人。6月初,億陽集團破產重整案件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召開。新京報記者獨家獲悉,截至2019年5月31日,億陽集團申報經核實的債權約為185億(本息)元。

6月25日晚,鄧偉通過其親屬回覆新京報記者表示,億陽集團重整還在進展中。因涉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上交所及證監會規定等,望等重整基本完成時再談。當天,記者還致電億陽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億陽信通的證券部,對方表示,關於億陽集團重整未有新消息通知,上市公司方面沒有更多需要披露的內容。

日前,記者探訪億陽集團和億陽信通的辦公地址,辦公樓里偶爾有人進進出出。記者隨機採訪的幾位億陽信通員工表示,經營如常,工資正常發放。還有員工告訴記者,億陽集團實控人鄧偉經常來公司。

億陽集團債務風波,累及旗下上市公司

6月25日下午,記者來到億陽集團位於北京西山贏府國際商務中心的辦公樓。這棟四層的辦公樓由億陽集團和億陽信通共用。

億陽集團辦公樓一層大廳。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攝

一樓前台告訴記者,目前億陽集團與億陽信通均正常辦公。億陽集團一側的安保人員稱,目前集團還有數百人在此工作。記者問及是否有債權人上門時,該安保人員未予否認,並表示債權人會通過預約來集團。

晚間,記者在辦公樓外遇見多位億陽信通員工,提及億陽集團的狀況,有員工表示近來偶爾遇到過集團員工。也有員工稱,集團團隊已大多解散。

隨機採訪的億陽信通員工均表示,億陽信通目前如常經營,工資正常發放,其中有員工表示,沒聽說億陽信通與集團切割事宜。還有員工告訴記者,鄧偉經常來公司,今天(6月25日)上午也來了。

近期以來,億陽集團和億陽信通面臨困境,不僅背負著較大的債務壓力,還受到監管的處罰。

3月24日,億陽信通曾就控股股東億陽集團破產重整發佈公告稱,億陽集團申請的重整範圍不包括上市公司;億陽集團重整進程對上市公司的影響具有重大不確定性,可能導致公司控製權發生變化,還可能導致債務優先償還承諾不能實際履行。

就億陽信通本身而言,業績的壓力也很明顯。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公司營收12.54億元,同比下降7.1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4.74億元,上年同期為-24.83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1864.74萬元,上年同期為-13.43億元。

不僅如此,億陽信通財務報告還因內部控製存在重大缺陷,被出具否定意見。這主要是公司對億陽集團4.69億元的其他應收款已全額計提減值準備,但未分析該款項的預計未來現金流量現值並按照應收款項的預計未來現金流量現值低於其賬麵價值的差額計提壞賬準備。此重大缺陷影響財務報表中其他應收款的計價,與之相關的財務報告內部控製執行失效。

億陽信通在年報中表示,2017年以來,因為控股股東的債務糾紛,公司涉及多起法律訴訟事項。報告期內,公司已有多個賬戶被凍結,對以招投標方式進行的業務產生重大影響。公司回款面臨巨大壓力,現金流極度緊張;另一方面,公司的市場影響力進一步下降,新試點項目難以開展,已有市場份額持續萎縮,公司經營嚴重受阻,業務大幅下滑。

致同會計師事務所對億陽信通2018年年報出具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審計報告提到,億陽信通2018年的業績以及證監會對公司立案調查尚未有最終結論,表明存在可能導致對公司持續經營能力產生重大疑慮的重大不確定性。

證監會對億陽信通的調查始於2017年12月。其時因億陽信通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證監會決定對其進行立案調查。今年5月28日億陽信通的公告顯示,目前證監會調查尚在進行中。

此外,上交所5月24日向億陽信通下發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就億陽集團資金佔用情形、公司內控製度整改、經營能力等問題進行說明,於5月31日前回覆並披露。目前億陽信通尚未對該問詢函做出回覆。

億陽集團2017年年報至今未披露

億陽集團成立於1988年。公開資料顯示,經過20多年發展,億陽集團從一個民辦研究所,發展成為以IT、能源、資源、新材料和健康產業為主要業務的高科技產業集團。集團辦公樓走廊張貼的資料顯示,2014年時,億陽已發展成為銷售額和總資產皆過百億、控股和投資的公司累計納稅過百億、擁有石油及礦產儲量價值過千億的集團公司。

2017年,億陽集團還曾入選全國工商聯發佈的“2017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排名第342位。然而,不久之後,億陽集團就陷入債務和資金危機。一切看似突然,實際上,財報早就透露出一些端倪。

目前,億陽集團的財務數據僅更新至2017年的半年報。2015-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億陽集團營業總收入分別為119.35億元、172.24億元和122.18億元,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5.6億元、6.15億元和1.31億元,同期的毛利率分別為9.49%、7.82%和4.68%,呈持續下滑趨勢。而作為億陽集團的主營業務,營收占比在90%左右的商品銷售業務,其毛利率下滑同樣迅速,同期分別為2.28%、2.24%及0.68%。

億陽集團在2017年半年報中表示,其商品銷售業務所涉及的產品主要為大宗商品,該行業毛利率較低,若大宗商品市場價格出現不利變化,集團貿易業務毛利率有可能進一步降低,從而對集團的償債能力帶來不利影響。

另一方面,億陽集團維持正向營業利潤的主要動力是投資收益。數據顯示,億陽集團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投資收益占同期利潤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63.24%、198.08%和176.26%。據東吳證券研報分析,考慮其間費用後,億陽集團的營業總成本近幾年始終高於營業總收入。

早在債務危機爆發前,億陽集團已將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大量質押,2014年起質押比例常年在99%上下。

東吳證券此前在一份研報中分析稱,億陽集團盈利薄弱,毛利率大幅下滑並拖累經營現金流,而在此情況下,億陽集團仍利用發行公司債所得加大投資;同時,其資產、負債中其他應收款和其他應付款占比較大,可能有他方資金佔用的問題,同時也存在著財務質量方面的疑慮。

5月22日,上交所還對億陽集團予以通報批評,因億陽集團未按規定履行信用風險管理義務,且未按規定披露定期報告。據瞭解,億陽集團未按規定披露2017年年報和2018年半年報,並因未按規定披露2017年年報被上交所採取監管措施,但至今仍未披露。

實控人鄧偉曾陷單位行賄案

作為億陽集團和億陽信通實控人的鄧偉,此前曾陷入單位行賄被協助調查。

億陽信通2018年年報披露顯示,鄧偉持有億陽集團92.2%股權,為億陽集團和億陽信通實控人。

公開資料顯示,鄧偉1963年5月出生,電子工程學學士、工商管理碩士、經濟學博士,高級工程師。早年的一篇報導顯示,鄧偉曾表示要使億陽成為世界一流的高科技企業,同時他稱自己不喜歡冒險,要的是穩健發展的勢頭,給企業發展製定的原則之一是“不盲目貪大求全”。

億陽集團實際控製人鄧偉。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對於此後億陽集團陷入的債務危機,不少評論聲音認為與鄧偉自身風險有直接關係。

2018年6月30日,億陽信通公告稱,公司實際控製人因涉嫌單位(億陽集團)行賄罪協助調查,不能完全履職。2019年1月24日,億陽信通公告稱,其接到控股股東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通知,涉及鄧偉的相關刑事案件已結案,相關刑事處罰措施已執行完畢,鄧偉已回到億陽集團恢復正常履職。

新京報後於2月13日獨家報導,億陽集團鄧偉涉嫌單位行賄案將於3月1日上午在上海開庭。該案的原告/上訴人為億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鄧偉,案由為“涉嫌單位行賄”。

就上述相矛盾的兩個事件,億陽信通2月15日發佈澄清公告表示,1月24日披露的《億陽信通關於重要事項的公告》,由於億陽集團相關撰寫人員失誤,導致該表述不完整,該通知中“涉及鄧偉先生的相關刑事案件已結案”一句的表述漏掉了“一審”兩字,完整表述為“涉及鄧偉先生的相關刑事案件一審已結案”,其餘表述不變。

億陽信通稱,後續上訴不會對億陽信通造成影響,不會加重鄧偉的刑罰,不會影響鄧偉在億陽集團的正常履職。相關媒體報導的鄧偉二審上訴情況不影響公司前期披露內容。鄧偉為公司實際控製人,目前未在公司擔任職務。

華創證券在一份複盤債券違約研報中就億陽集團案例分析稱,民企實際控製人影響著公司的日常經營、融資、投資等諸多方面,實際控製人出現風險,會直接導致公司出現資金鏈斷裂、經營困難等一系列情形。一旦實際控製人出事,尤其是出現違法違規等事件,公司會面臨經營停滯、融資渠道收窄,資金鏈緊張,進而出現債券違約。

上市公司成利益各方關注焦點

6月3日,哈爾濱中級人民法院在億陽集團召開了破產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有近200家債權人參加。消息人士向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5月31日,申報經核實的債權約為185億(本息)元。

6月25日,記者向億陽信通與億陽集團發送了郵件,確認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提及的重整方案與當前重整進展,截至目前未收到回覆。

截至2019年3月21日,經初步審計,億陽集團資產總額為170.12億元,包括長期資產51.36億元,流動資產118.76億元,對外債權102.35億元,無形資產1.04億元。

消息人士的資料顯示,億陽集團代表鄧偉在債權人會議上彙報了此次破產重組的總體思路,包括將資產置入上市公司、合併業務成立新公司上市等。

其中,億陽集團計劃將海納醫信、慧眼智行等相關資產、業務置入上市公司億陽信通,盡快提升其盈利水平;將能源(油田)和資源(礦產)資產併入合作夥伴或潛在投資人控股的上市公司,實現資產證券化;將築路新材料、建築新材料、石墨系列新材料合併為一個公司,實現億陽新材料在科創板或主板上市;將在美國取得二級臨床的億陽大健康產業(幹細胞)公司在科創板上市。

此外,億陽集團此次重整擬將投資性資產處置變現,並引入戰略投資者投資20億元,用於解決重整方案的關鍵障礙,以及億陽後續經營發展的實質性問題,目前在洽談的戰略投資者中有中植集團等。

記者獲悉,目前對億陽集團的審計評估工作還在進行中,預計7月初左右能完成。但關於億陽集團重組的內容未獲得億陽集團管理人認可。

6月5日,記者以供應商身份聯繫了億陽集團管理人,對方表示億陽集團仍在重整過程中,債權人會議僅確定了繼續經營的情況和確定了成立債權人委員會(簡稱債委會),至於億陽大健康公司科創板上市等內容,該管理人稱並未聽說。

出席了該會議的北京富國天啟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方面人士向記者表示,需等億陽集團具體資產、負債等審計評估確定後,才可能有所謂的重整方案。“需要耐心,不是一蹴而就能解決的”。

關於債委會,記者獲得的消息顯示,6月3日選舉產生的債委會繫在億陽集團管理人和法院監督下,從100多家債權人中選取9名成員產生,其中阜新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開發區支行代表擔任債委會主席。

近日有媒體報導稱,中山證券作為億陽集團4期債券受託管理人,未能進入債委會的初步候選名單,富國天啟資本方面人士說,獲得進入債委會資格需獲得法律上的授權資質,會議現場管理人亦明確提出了該項要求,“債委會成立是有流程的,肯定不是抽籤”。

中山證券5月28日發佈的公告稱,“截至目前,管理人尚未提供投票、表決議案及相關內容,我司尚未獲得債券持有人的明確授權,暫無法行使表決權,我司將進一步和管理人溝通並及時進行信息披露”。6月25日,記者通過電話和郵件聯繫了中山證券,截至目前未獲回覆。

6月25日記者致電億陽集團管理人,對方表示重整進展暫無新消息。對於債委會,對方表示選舉產生的債委會還需等法院確認,對方也未透露債委會名單。

雖然億陽信通之前發公告稱,億陽集團申請的重整範圍不包括上市公司,但二者之間的關係仍受關注。面對債務問題,億陽信通有意對億陽集團採取法律行動。

因億陽集團債務糾紛,億陽信通賬戶多次遭法院扣劃。億陽信通6月18日公告顯示,依據(2019)皖01執165號《執行通知書》,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又從公司賬戶扣劃341.09萬元,累計扣劃金額為801.49萬元。億陽信通表示,已被扣劃金額對公司的當期損益暫無影響,公司將向香港億陽及控股股東億陽集團進行追償。

億陽信通2018年年報亦披露稱,因控股股東億陽集團的債務糾紛,從法院提供的訴訟文件及控股股東提供的相關文件中發現有公司的擔保文件,經查閱相關董事會及股東大會文件,未發現此類擔保事項的記錄;公司正在採取必要的法律手段,維護公司和股東的合法權益。

6月25日,上述消息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億陽集團負債巨大,債權人難免蒙受巨大損失,上市公司億陽信通資產相對優良且債務相對獨立,是目前各方關注的焦點。

新京報記者 朱玥怡 編輯 趙澤 校對 薛京寧

記者聯繫郵箱:zhuyueyi@xjb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