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的網文寫手喜歡寫什麼?看看這些網文作家怎麼說
2019年06月28日19:26

原標題:東南亞的網文寫手喜歡寫什麼?看看這些網文作家怎麼說

“我的偶像是唐家三少,希望將來能達到這個水平!”

24歲的印度作者Hemant Kancharla寫網絡小說10個多月了,在此之前,他是一名計算語言學的碩士,也是一名中國網絡文學的狂熱愛好者。讀完英語版《鬥羅大陸》後,他決心自己成為一名網文作家。

如今,他正在閱文集團的海外門戶“起點國際(Webnovel)”上連載兩部玄幻小說,均取得不錯反響。除他以外,來自東南亞/南亞的網文作者正在迅速增多。近日,閱文集團宣佈與新加坡電信集團建立戰略合作關係,在東南亞網絡文學服務及內容平台業務展開合作,加速中國網文“出海”。

身著《全職高手》主題衣服的熱情菲律賓粉絲

東南亞網文都在寫些啥

Hemant告訴記者,在印度,網文作者仍是一個小眾職業。但在18至25歲的年輕人中,網絡文學正在越來越受歡迎,自己的讀者也不斷增多。

“愛情與浪漫是亙古不變的題材,但是印度人偏愛用魔法講故事,這與我們的文化有關。”如今,他保持每天更新4000字的速度,成為Webnovel上“白金作家”的夢想始終激勵著他。

菲律賓作者Arria Cross讀的第一本小說名為《全職高手》,之後就深深迷上了閱讀網文。《全職高手》《盤龍》《我欲焚天》《巫界術士》......一年之內,她讀遍知名的男頻小說,其中最愛的是《全職高手》。之後她開始讀女頻小說,飽覽各種作品後,她成了一個浪漫小說作家,創作了一部計算機高手與商業奇才相愛的故事,在Webnovel上廣受追捧。

“我都不記得自己讀了多少網絡小說了。”Arria回憶,她最愛的中國作者是蝴蝶藍、我吃西紅柿,耳根,和囧囧有妖。“在菲律賓,人們對網絡小說的接受度很高,其中浪漫言情小說絕對是最受歡迎的。”

實際上,中國網文的海外輸出在2001年左右就已經開始,其中東南亞更是出海重鎮。以越南為例,據《南方週末》報導,在越南的網絡小說網站上,榜單的前100名全是中國網絡小說,而越南引進的中文文學作品中,網絡文學佔據了八成之多。一位中國網友前去觀摩之後,感歎越南網站的翻譯是“實時翻譯”,“國內發表半個小時就翻譯過去了。”

在中國小說的英語讀者中,東南亞讀者相當給力。2016年底,有中國網文英譯網站公佈了讀者們所來自的國家,讀者人數排名前四的國家,東南亞國家就佔據了兩席。

或許是深受中國網文影響,在東南亞,網文的創造熱情也相當高漲。類似Hermant和Arria這樣的作者數量正在明顯增多,他們的創作風格也和中國網文頗為類似,大多書寫奮鬥、熱血、努力、師生兄弟情誼等主題。截至目前,在Webnovel上的海外作者已超過30000人,共審核上線原創英文作品44000餘部。

《飛劍問道》

翻譯網文就像“修仙”

有著美國伊利諾伊大學物理學學士和加利福尼亞大學物理學碩士這樣學術背景的CKTalon,是新加坡的一名科研工程師。而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在起點國際上翻譯出《飛劍問道》《真武世界》《絕對選項》以及《詭秘之主》的人氣譯者。

在他看來,翻譯過程中最大的難點莫過於解釋那些有中國文化的詞彙,例如“金丹”“元神”“神仙”等,作為譯者,能理解它的意思,卻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去表達,這個時候,他不僅會借助資料,也會在網站上通過註釋、圖片等方式幫助讀者理解。通過長期的翻譯,他還積累了一個近700餘字的專有詞彙庫,方便起點國際的翻譯們共享。

儘管出海的中國網文廣受外國讀者歡迎,但依然面臨翻譯不夠細緻、損失原作韻味的問題。CKTalon認為,譯者的等級劃分其實和中國網文中的修仙體系很像。如今,大部分的網文譯者還處於築基階段,即根據原文,一字一句地翻譯給讀者,而金丹階段的譯者會讓讀者在讀懂情節的同時,增加整體的可讀性與流暢度。尤其是在人物語氣的刻畫上,會通過大寫、粗體、斜體、標點符號等等各類的方法,讓讀者感受到人物此時此刻的情緒。

元嬰級別的譯者則會彌補原作者在邏輯上的漏洞,並將原作者未表達完整的意思敘說完整。但由於尺度的把握較難,此類高階譯者目前較少。

據CKTalon介紹,目前,整個海外網文的翻譯水平仍舊參差不齊。隨著中國網絡小說出海速度加快步伐,讀者也將不斷進化,跟多高階譯者將不斷湧現。

長期位列起點國際翻譯作品推薦票榜前三,體現中國傳統文化尊師重道特點的《天道圖書館》,它背後的翻譯是新加坡國立大學商理與計算機繫在讀學生starve。

“我有段時間生活特別忙碌,常常就只能在地鐵上有些自己的休閑時間。剛好當時,朋友也介紹了一本網文,開始也就試讀而已,但漸漸就迷上了。因為日更,每天都有新的內容可看,地鐵漫長的旅途也就慢慢變成每天忙碌生活中的小小期待了。我想把這點兒小期待小快樂傳遞給別人,所以就選擇了網文翻譯。” starve說。

對於老外而言,中國網文的最大吸引力在哪裡?“新奇。”starve說。“中國網文有很多稀奇古怪但又異常精彩的題材。 與海外讀者聊天時,他們經常會提起各種新奇的書。這些書雖然有吐槽點,卻又勾起了他們的好奇心,讓他們欲罷不能。”

《天道圖書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