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孔笙:拍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被資本和市場拽著走
2019年06月28日10:44

原標題:導演孔笙:拍自己喜歡的東西,不要被資本和市場拽著走

白玉蘭頒獎典禮上,孔笙獲得最佳導演獎。

電視劇《大江大河》,為導演孔笙帶來了許多榮譽。孔笙自己也表示,這個講述改革開放曆程的故事,“值得一說,一定要說。”

但如果問他在自己作品里最喜歡的,他會回答《生死線》。“那時候也不是說拍得有多好,主要是那時候單純,想得不複雜。我們那會兒正在年輕氣盛的衝勁上,就想拍個好東西。”《生死線》是2009年的作品,作為60後,那時候的孔笙,從一般意義來說,也不怎麼適合“年輕氣盛”這個詞了。但你聽頭髮已有些花白的他說出來,卻也不會有什麼違和感。

採訪中,能感受到他的真誠質樸。他對自己創作的判斷,大多源自內心感受,而並不依附於外界評價,“我還是會憑自己感受去做。我高興觀眾和我一起高興,我感動觀眾和我一起感動。”像《生死線》這部作品,口碑好,評價高,卻並沒有為孔笙贏得什麼了不得的榮譽,但他也並不眷念榮譽,“有了榮譽人就會變化,會考慮很多東西,會考慮以後的作品能不能拿獎啊,考慮觀眾喜不喜歡啊。”他依然懷念創作《生死線》時,一群夥伴心無旁騖,熱切單純地要做個好作品的心境。

《生死線》海報。

至今,孔笙都堅持,一定要拍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不是被資本和市場拽著走。“拍一個作品,首先要我們喜歡,有時候你會發現一個作品,導演也不喜歡,演員也不喜歡,沒人喜歡。那不喜歡你拍它幹嘛啊?‘哦我是為了市場需要’。我覺得不是這樣的。”在資本話語權於影視行業越來越強的今天,孔笙顯得很有底氣。“其實我們還好,我們的話語權多多少少還可以,因為是資本找我們,不是我們去找資本,這是兩個概念。”

孔笙生動演繹了一下,什麼是“資本找我們”:“我們有時候是資本看我們在拍一故事,人家說‘給你們錢要嗎’,我說‘我們不要’,他們說‘必須得要’,那這,我們就不是非得聽他們的了。”

底氣還是來源於在紛紛擾擾的大環境中,對創作的堅持。而這種堅持並非一再自我複製,更多是在嚐試和超越中,堅持作品水準。被不少觀眾奉為經典的《父母愛情》,在創作之初,並非是最被看好的項目。它講述的是一對夫妻的生活瑣事,劇情瑣碎,缺乏大情節,很難預測觀眾會否喜歡這樣的劇集。而孔笙則因為喜歡編劇劉靜的台詞,堅信這會是部好作品。“我是越拍越喜歡,主要是演員的功勞,他們詮釋得那麼細膩,那麼舒服,拍著拍著好像真的看他們在很短時間里度過了漫長一生。”

《父母愛情》,梅婷、郭濤主演

而到了前些年的爆款劇《歡樂頌》,孔笙是首次挑戰都市青春女性題材。他表示,當時想做年輕題材的嚐試,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拍點都市年輕小孩的故事。”

最近,孔笙在籌備和編劇蘭曉龍合作的新項目,這是他近期最感興趣的項目之一,在現實主義的故事里,蘭曉龍創作中放入了一些超現實主義的東西,這是孔笙覺得最有意思的地方。孔笙邀請了電視劇《瘋人院》的青年導演老算來聯合執導,他覺得這個戲會特別適合想像力豐富的年輕導演來做。“我覺得我老了,我需要年輕導演來給我一些新的東西。”

不斷創新和嚐試中,一貫堅持的東西也不能變。正午陽光一直以來,都以現實主義題材為主,孔笙坦言:“我們正午確實有個原則,有些題材離我們生活太遠了,我們就不去碰。因為這也不是我們強項。確實你做點生活劇,正劇,現實主義題材,相對來說我們算強項。做其他的,我們不見得有別人好。所以我們一直在很小心地去做選擇。”他認為,現實主義創作,首先情感要是真實的,在故事和人物塑造上要找到與觀眾的情感共鳴點。“生活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個例豐富多彩,但我們要找共性,不要單純找特另類的例子,那是好看,但對觀眾來說,只能當它是談資,笑話,沒有共鳴點。”

在製作上,孔笙的堅持很簡單:把事做好。“每個門類,服裝化妝道具,其實都有一幫想做好事情的人。如果導演和製片作為創作核心,你堅持把事情做好,那就能自然地把這些願意做好事情的人聚在一起。如果你都不把事當事,他們也會慢慢放棄。各個行業、專業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你如果給他們這個機會,他們一定會去表現。一幫願意做事的人聚在一起,做一件自己高興,能表現自己專業的事,這是很開心的。”'

《歡樂頌》海報。

孔笙的作品中,往往會讓觀眾看到年輕演員出人意料的表演。對於如何跟演員溝通,如何挖掘演員的潛力,孔笙有他自己的方式。他調侃李雪導演喜歡跟演員做示範,“因為他是學表演的,像我也沒學過表演,基本也就是簡單說一下感受,跟演員溝通我對事物的理解。”孔笙含蓄地表示。然而在演員童瑤口中,孔笙是個在拍攝現場會“親身上陣”的人,尤其是看著有些危險的戲份,他會先親自試一試,用實際行動來安撫演員:很安全,別擔心。而在孔笙眾多作品中都能找到他自己客串的身影,也側面說明了,他可能有顆無處安放的演員心。

提及表演,孔笙談了談他的經驗,“首先選演員一定要靠近人物”。但如果後來發現,演員與想像的不同,也有解決的辦法:“真拍戲的時候,你試圖改變他,讓他更靠近你想像中的人物和感覺,有時候會成功,有時候不成功,有時候適得其反,那麼可以試著讓人物往演員身上靠。有經驗的演員更多是塑造人物,但年輕演員,我們有時候會做一些這樣的調整。他能靠近人物當然最好,但如果做不到,讓人物靠近他,讓他把他的能量發揮到極致。有時候觀眾會突然發現誰誰會演戲了,其實那是像他自己了。”

在採訪孔笙的前一天,製片人侯鴻亮在記者會上聊到過正午陽光這些年“放棄全產業鏈,專注優質內容”發展方向的風險性。作為內容創作團隊的核心人物,孔笙坦言,對於未來,並非沒有考量:“我相信各個公司發展過程中,都會有這樣的思考和焦慮。我們經常說到這個話題,我們說我們可能會有一部戲拍得不成功,可能會有這一天的,不是說每部戲都一定能拍好,但我們是用這個提醒和告誡自己,要在題材選擇上,在劇本創作上,各個業務部門搭配上,更加謹慎。但是不怕嘛,我覺得最終起決定性作用的還是你的創作態度。有時候不能想太多,想太多可能就不敢去做了。”

自正午陽光2011年成立,這些年孔笙的作品沒有斷過,在橫店度過除夕都是常態。談到如何兼顧事業和家庭,孔笙坦言:這是個很難的事情。“從在電視台當攝影的時候開始就常不在家。前兩天跟女兒吃飯,她還說起,‘記得我小時候你經常不在家’。還好,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你習慣了就好。我現在其實因為(張)開宙他們都在正午能獨當一面,回家的時間多了很多。”採訪時,孔笙一身樸素的休閑裝,腳上卻是一雙特潮的運動鞋,被問到時,孔笙笑說,是女兒送的,“她跟我說這鞋有個滅霸的下巴,哈哈。”

採訪結束後,孔笙率先走出採訪間,蹬著女兒送的運動鞋,步伐很有彈性地獨自走過酒店長長的走廊,身姿帥氣,背影堅定,一直走到走廊盡頭。面對牆壁,他似乎沉思了一下,轉頭正好看到了記者,神情有些懵:“電梯在哪?不是這嗎?”

“……所以孔導你是路癡吧?”

“絕對不是,我只是在這種大酒店裡容易找不到北。”他堅決否認,“我平時走在大路上,方向感是很好的。”

嗯,好像也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