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成清華高考狀元學經管 這一現狀需要改變嗎?
2019年06月28日01:35

  原標題:校園里的“貴族”專業 畢業後的高薪精英 高考狀元青睞經濟管理專業之風何時轉?

  21世紀經濟報導 王帆 深圳報導

  6月24日,廣東高考放榜。一位總分全省前50名的深圳考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想學經濟學專業,“但想上清華北大的此類專業也非常難,我印象中清華北大經管類專業只收3-4個人,所以比較困難,雖然成績出來了,選專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另一位廣州的高分考生說,目前還未在清北兩個高校之間做出選擇,但已打算報考經濟相關專業。

  這個趨勢已存在多年且還在持續——高分考生們熱衷選擇經濟、管理、金融相關的專業。

  西湖大學校長、清華大學原副校長施一公透露過這樣一個數據:將近七八成的清華高考狀元都去了經濟管理學院,都想去金融公司。

  “當然不是說金融就不創新,但是當所有精英都往金融上轉時,我認為這要出大問題。”施一公說。

  在另一些人看來,這一現象無可厚非。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執行院長黃成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學科熱度的變遷是動態的,從上世紀80年代的數理化、中文,到後來的生物,再到金融,背後的原因跟就業密切相關,而市場是理性的。

  站在全球競爭的視角,科技早已成為第一生產力,中國也愈發意識到科技自立的緊迫性,這需要大量的人才供給。假如高考中的高分考生們,仍然集中追逐經管專業,這一現狀需要改變嗎?

  經管專業收割高分考生

  在黃成的印象里,很長一段時間,即便在工科強校,也往往是經管學院收走了最高分的一群學生,譬如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

  黃成所在的哈工大(深圳),由哈工大與深圳市政府合作共建,年頭並不太久,本科招生更是從2016年才開始。但黃成說,不擔心生源的問題,經管學院的分數一定會慢慢長起來。

  而在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的學生,被稱作是“高考分數距離清北最近”的一批人。

  以該校2018年在湖北省的錄取分數線為例,金融學類理科和文科最高分分別為686分和662分,在所有的專業類別中均是最高的。此外,錄取分數位於前列的還包括工商管理類、財政學類、經濟學類等。

  按照教育部的學科門類劃分,在經濟學大類里,一級學科包括理論經濟學和應用經濟學,前者的二級學科包括政治經濟學、經濟思想史、西方經濟學等,後者的二級學科包括財政學、金融學、產業經濟學、國際貿易學等。

  而在管理學大類里,包含管理科學與工程、工商管理等一級學科。

  各個學校的院系設置各有差異。以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為例,設有會計系、經濟系、金融系、創新創業與戰略系、領導力與組織管理系、管理科學與工程系、市場營銷系等7個系,覆蓋理論經濟學、應用經濟學、工商管理、管理科學與工程等4個一級學科。

  在中國人民大學,這些專業分處經濟學院、商學院和財政金融學院。2019年年初,原經濟學院又被拆分為經濟學院(新)和應用經濟學院。

  因為多個一級學科排名在全國靠前,這幾個學院在人民大學校園里“地位超群”。人大商學院一位在讀學生邱睿琛(化名)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確實會有些優越感,其他學院的人會覺得你是高分考進來的,事實也的確如此。

  根據艾瑞深中國校友會網發佈的一份報告,2017年高考文理科高分考生的首選專業中,工商管理、經濟學、電子信息類專業依然大熱,報考人數相對較高,尤其前兩個類別的報考人數,佔據了絕對優勢。

  這一偏好也直接帶動了財經類院校錄取分數的水漲船高。

  2018年,華東師範大學社會調查中心發佈了一份《大學錄取分數最新五年總排名(2013-2017)》,排名依據近五年各個大學在各省市的錄取分數和人數,採取映射方法解決了各省市錄取分數的比較問題。

  不出意外的,清華大學和北京大學位列前二,隨後是中國科學院大學、複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浙江大學等高校。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份榜單中,排在第12位和第14位的分別是上海財經大學和中央財經大學,名次超過了武漢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中山大學等綜合性名校。

  為何受歡迎?

  為什麼高分考生青睞經管類專業?

  邱睿琛說,一方面,現在社會有這個風氣,家長、學校和周圍的人都會鼓勵你報經管專業,另一方面,這類專業畢業後確實容易找到高薪體面的工作,最後就是競爭心理,大家都向一個方向擠,會更讓人覺得這是個好方向。

  邱睿琛本科就讀於貿易經濟系,研究生攻讀國際商務方向,將來想從事金融或諮詢類的工作。

  畢業後進入金融行業,銀行、投行、證券、基金等,成為很多高分學子選擇經管類專業的直接動因。

  一位金融行業的HR告訴記者,收入增長快,職業光鮮亮麗,而且很多金融機構只願意招重點大學的相關專業學生,高門檻反過來激發了高分學生的熱情。相比之下,一些高薪行業的名校情結並不明顯。

  高校在新設專業時,其實也很大程度考慮到了就業市場的需求。

  以中央財經大學為例,該校今年新增了金融科技專業。中央財經大學招辦主任程麗芳近日介紹,金融科技專業注重經濟學與金融學、統計學、計算機技術尤其是軟件編程、大數據、區塊鏈、人工智能等多學科交叉知識的學習和掌握,突出現代科技在金融領域融合應用的教學與研究,培養適應當今金融科技發展所需的復合型專業人才。

  人力招聘公司Michael Page(中國)去年發佈的《2018年中國金融科技就業報告》顯示,92%的受訪金融科技企業發現中國目前正面臨嚴重的金融科技專業人才短缺。

  哈工大(深圳)經管學院也給研究生新增了金融科技方向。黃成向記者介紹,隔壁就是北大彙豐商學院,哈工大(深圳)的傳統金融學科沒有優勢,但金融科技是一個跨學科的專業,學生會去計算機學院上一些課程,這是哈工大(深圳)的強項。

  2018年,哈工大(深圳)在廣東的本科招生理科投檔線超過了中山大學,打響了學校的品牌,加上新設的金融科技專業的吸引力,今年經管學院招收研究生時,錄取分數線從去年的350分躍升至了395分。

  需要改變嗎?

  從就業的角度出發選擇大學專業,其實無可指摘,這也並非中國獨有。黃成說,美國的精英也有畢業後紮堆去華爾街的現象。

  香港有所不同,根據2017年的一項數據,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的醫學專業錄取了當年多位成績最為優異的高分考生。再往前的2015年,香港有11名應屆考生在4科核心科目和3科選修科目考獲最高分,其中超過2/3的考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有意報讀醫科。

  此前香港報紙公佈的一份數據顯示,香港公立醫院副顧問醫生月薪平均8萬港元起,顧問醫生則月薪介於10萬至18萬港元,還不包括各類津貼。

  但在一些觀察人士看來,優秀學生過度追逐某一類高薪工作,會導致整個社會人才結構的失衡。

  香港科技大學前校長陳繁昌曾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我們的中學生,尤其是書讀得好的,都願意去當醫生、律師,醫學、法學是人人都想讀的‘神科’。這種文化不改變的話,科創產業的發展會比較難。”

  施一公也表示,“作為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一個培養人才的地方,學生一進去就想著就業,會產生什麼結果?結果就是大家都往最賺錢的地方跑,比如金融。連我最好的學生都告訴我說,老師我以後想去金融公司。當然不是說金融就不創新,但是當所有精英都往金融上轉時,我認為這要出大問題。”

  今年5月,深圳市副市長王立新在未來論壇上呼籲,過去80年代上大學的時候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後來我們對這個說法表示懷疑,認為孩子還是應該去學經濟學,學金融,學設計,讓他快樂,讓他離錢更近一點,認為離錢更近一定會賺到更多的錢。那麼今天我們有必要重提那句口號,就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當創新、科技成為社會進步的核心動力時,基礎學科的重要性尤其被屢屢提及。但黃成表示,當有一天,基礎科學能夠為個人創造好的出路,能許諾給他們美好的未來,也就不需要動員了。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也持類似的觀點,他說,從事基礎研究能不能有更高的社會地位,獲得更高的回報?而不能只停留於提倡。

  “從高校改革的角度來看,如果高校擁有完整的招生權力,不要過度單一,多樣化的選擇才能吸引多元化的學生。” 儲朝暉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