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過,才知道賺錢有多好
2019年06月27日18:17

  來源:遇見小mi

  端午放假,天一回老家了,她要搞定一件大事:給爸媽買房子。

  看到她發的和媽媽聊天的截圖,我第一感覺:霸氣。

  作為93年出生、非名牌大學畢業的女生,天一在職場上發展速度很快,她比我快了至少3年。

  我和天一認識多年,她陪我走過人生一段很艱難的時光,雖然名義上,她是員工,我是老闆,但她早已成為和我一起奮鬥的夥伴,我們是戰友。

  前段時間,我倆進行了一段很深的對話,我勸她對自己好一些,別對自己那麼摳,搞得你工資少一個0的感覺。

  天一說:“你小時候沒有窮過,那種沒有錢的真實感,你不懂。我還沒有享受好的生活資格,要先幫爸媽買上房子。”

  在很多人的眼中,天一是獨立的,上進的,有能力的,工作狂是她的標籤。

  其實,真實的她,骨子裡很浪漫,想要一個月賺3000塊錢,下班後,曬曬太陽。

  之所以這麼拚命工作,更多是家庭責任。

  “我那麼優秀,卻因為窮而不一樣。”

  小學時,天一一直是班級前三名,成績很好,卻每年因為晚交學費,被老師要求回家拿錢。

  那會,九年義務還沒有普及,書費需要自己交,她交不上,發書時,就會繞過她,她借高一年級的舊書用。

  為什麼天一的家庭條件不好呢?

  她爸爸年輕時生病花了很多錢,欠了外債。

  不過這麼多年過去,現在爸爸的身體恢復了很多,積極工作,和天一媽媽一起,把家裡的債務都還清了,而且心態好了很多,這是天一最開心的事情。

  讀大學時,天一第一年的學費是姥爺幫著交的,她媽媽在村里一個工廠工作,工資不能及時發,每次交學費,都要提前去預支工資。

  大學時,天一媽媽因為勞累過度,暈倒了,她快嚇死了,舅舅幫著交了醫療費。工作第一年攢了錢,天一趕快還上了。

  我和天一感慨,你的親戚都挺好的。

  天一說:

  “我一直想做給予的那個人,我內心裡很感激親戚,可也會活得很小心翼翼,我要比表哥、表姐更懂事。

  我媽媽不希望我們家是弱勢,以後說起來,感覺在兄弟姐妹里總是受人幫助的那一個。

  我要成為最優秀的、錢賺最多的,這樣我才能有實力去幫助到別人。”

  為了減輕家裡的負擔,大學時,天一隻要了學費,生活費自己賺。

  為了拿獎學金,表現得特別積極,老師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發問卷、帶活動、給系里幹活,她都不拒絕。

  不會覺得辛苦,第一時間去,希望給老師留下一個好印象。

  中午在別人睡覺的時候,去練習大合唱,因為只要獲獎,就可以加分。

  大學期間,天一拿到了國家級獎學金和很多省級榮譽。

  大一、大二的暑假,她去天津的電子廠工作,這也是天一對手機結構非常熟悉的原因,她裝過攝影頭、震動等。

  打工時,她會被欺負。

  電子廠的工作很流程化,她做完這一步,交給下一個人,有時貼歪了,但在誤差範圍內,可以過品控,但對方會抱怨:

  “不會弄就別幹了,耽誤事兒。”

  有時候,不是她打掃衛生,也會被要求打掃。

  那會兒,天一就學會了保護自己的權益,會懟過去、拒絕,團結身邊人對抗不公平,當然最後為了和氣,也會道歉,但要告訴對方:別惹我。

  後來,天一幫我做兼職,那會兒我也沒錢,一個月付她500塊錢,但她幫我幹的活,絕對值5000以上。

  沒有課的時候,平常的週六周天,她都在圖書館,幫我幹活,從來沒有抱怨過。

  身邊有人覺得她很傻,幹嘛這麼賣力,天一說:“我不想去工廠工作了,一份工作能夠解決我生活費,還能學東西,我很珍惜。”

  我突然想到一個朋友給我的建議,在招人時,一定要招那些“餓”的人,渴望賺錢,願意付出十二分努力。

  我也是很“餓”的人,野心寫在臉上,一直想要成功,想要存在感,所以,才會如此折騰,積極向上。

  從這一點來看,我和天一應該是同類人。

  2016年,天一大學畢業時,成績出色,有很多證書傍身,還有很不錯的實習經曆。

  她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為了早點賺錢養家,她不準備考研,為了有更多機會,她選擇去北京工作。

  “我要存錢、存錢、還是存錢。”

  在存錢上,我就佩服過兩個人,一個是劉先生,一個是天一。

  劉先生靠助學貸款和獎學金讀完了大學,天一靠獎學金和打工解決了大學生活費的問題。

  他們兩個,都是畢業3年就攢錢搞定房子首付的人。

  在上海,劉先生曾經一個月生活費就花2000多塊錢,在公司附近1300元租房子,上下班騎自行車,吃公司食堂,業餘時間,沒有娛樂活動,去公司加班,不花錢。

  天一,比劉先生還要辛苦,她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北京國貿。

  繁華的地段,為了上班近,只能租在隔斷里,客廳隔出來的房子,沒有窗戶,沒有空調,夏天靠一個風扇消暑。

  中午,她不捨得點外賣吃,都是早晨多買幾個包子,留著中午吃。

  那時,我恰好在北京工作了一段時間,我中午看不下去,請天一吃飯。

  她陪我吃了幾頓,就拒絕了,“我的收入就應該過這樣的生活,天天找你蹭飯,我不安。”

  我嚐試說服她,“我是你姐姐,你對姐姐還這麼客氣嗎?”

  但天一還是拒絕了我,繼續吃包子。

  我理解她的倔強,人生某個階段,要強是我們最後的保護色。

  天一拚命工作,換來了回報,升職加薪了,在北京工作的2年,天一隻請過一次假,她奶奶去世了。

  收入增加了,她還是很節約,只是換了更好的房子,為了離公司更近,更方便工作,在吃飯上,對自己好了一點。

  不過,天一為了維護團隊關係,對自己很摳門,但很捨得請客,除了房租,這是她最大的開銷了。

  我一直覺得,天一剛畢業,尤其第一年,工資能覆蓋生活費就不錯了,沒有必要太苛責自己,去攢錢,所以我不能理解天一為什麼對存錢這麼有執念。

  直到有一天,她告訴我:“我想攢錢給爸媽買一套房子,我舅舅和姑姑他們在縣城都有房子了,爸媽去辦事,都是借住在親戚家。”

  畢業3年,她這個願望實現了,我想她的人生應該也可以到了下一階段,為自己而好好活著。

  天一挺可貴的一點,出資2萬,鼓勵爸媽創業了。

  在農村清洗空調、安裝水暖等,一家人的生活,在她的帶動下越來越好了。

  天一爸媽真的很年輕,70後,學東西特別快。

  天一,還教會她媽媽微信營銷了,2個微信號,每個都有近5000人,平常有機會就加人(附近村里的人),經常發朋友圈,這樣活越來越多了。

  “資格感,才是最大的功課”

  還沒有過26歲生日的天一,已經失戀10年了,她的初戀,在美好的青春年代,一個長得很高的大帥哥。沒事,我們還經常拿這事開開玩笑。

  天一這樣的性格美女,追求者挺多,她也曾經想邁出第一步,但都打了退堂鼓。

  她覺得以自己的情況,還沒有資格去談戀愛,應該先好好奮鬥事業,努力賺錢。

  我一直和她強調,這不衝突,你看我從高中就早戀,談戀愛不但沒有影響事業,還促進事業了,戀愛還能提高情商,更擅長處理人際關繫了。

  可她總是莫名地緊張,以前,她的睡眠一直不好,經常做噩夢,現在好一些了,但工作多了,就會很有壓力。

  她總會給自己提更高的要求,不允許自己犯錯,什麼事情一定要考慮全面了。

  她不允許自己停下來,那種拚命的勁兒,讓我時常感覺自己是無良的老闆。

  我有幾個開公司的好朋友對我說:“如果你不是我朋友,天一,我願意出3倍高的薪水挖過去。”

  天一和我講,“當我享受好生活時,有一種不真實感,我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不再為了錢發愁,我也可以隨便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這應該也是人生一個階段,攢夠給父母買房的錢後,天一明顯輕鬆了不少。

  她特別喜歡口紅,還獎勵了自己兩支999。

  天一的錢買房子了,我才敢寫出來,我不敢寫她能存錢了。

  之前寫文章,我提到天一存錢厲害,她身邊有人關注我微信公眾號了,一天內她接到5個借錢的電話。

  有的實在不好意思,也借給對方5000元,到現在還沒有收回來。

  我們生活在一個關係的社會,窮的時候,生活艱難,還可能會被看不起,有錢的時候,就會被借錢,對方會覺得,你有錢,借我一點怎麼了?

  可就像天一講的,還是自己賺錢吧,至少生活得有底氣了。

  天一的下一個目標不是在上海買房,而是去村里蓋房子,養兩隻狗。畢業三年,她終於感受到了“輕鬆”的味道。

  隨著事業越來越好,天一一定會發生更大的改變,她會理所當然地享受好的生活,整個人的狀態也會越來越好。

  我們要相信,靠自己的努力,就配得上過更好的生活。

  寫在最後:

  我們瞭解一個人,更能明白她為什麼這樣做事,也更加理解她。

  平常天一對自己要求高,我會和她聊天,但從來不勸她“你別努力了”,那她會更難受。

  天一說:“我從來不感謝貧窮,如果可以過有錢的日子,誰願意窮。

  可我拿到了一副爛牌,外表上,遺傳了父母所有的缺點,從小就為錢發愁,但我要把它打好。”

  天一也從不怪父母沒有提供好的生活,“抱怨是一種無能的表現,想要父母為我們糟糕的人生負責,而我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沒有錢並不可怕,我們有一輩子的機會能夠獲得,最可怕的是放棄了奮鬥的機會,沒有等到日子好起來。

  我們要相信“相信”的力量,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賺到錢,改變原來的生活,相信人生才有更多可能性。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