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70年從弱到強關稅變遷見證對外貿易發展曆程
2019年06月27日07:22

  70年從弱到強關稅變遷見證對外貿易發展曆程

  法製日報 本報記者 蔡岩紅

  題記

  關稅具有保障國家財政收入、調節社會經濟活動和對外經濟貿易中保護本國經濟利益的功能。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海關充分運用征、減、免、退等關稅手段,為國家經濟發展建設作出了巨大貢獻。

  近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海關總署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全程參與每次降稅政策的調查研究、方案製定和政策落實,把降稅政策紅俐落到實處。全國海關不斷優化稅收徵管方式,推進關稅保證保險改革,擴大“自報自繳”範圍。僅2018年全國海關執行降稅、稅款減讓和各項進口稅收優惠政策,共減徵稅款2858億元人民幣。

  9名關員一封信帶來中國海關關稅徵收大變化

  說到海關關稅,不能不提及40年前那一封信的故事。

  “這就是1978年上海海關9名關員聯名建議恢復海關徵收關稅的信件。”在上海海關8樓檔案室,負責檔案管理的海關關員龔漢平從木櫃中小心地取出一個牛皮紙文件夾,指著裡面3張已泛黃的信紙告訴《法製日報》記者。

  正是40年前的這封信,促成黨中央國務院作出重要決策:自1980年1月1日起恢復海關單獨對外貿進出口貨物徵收關稅。

  顧振興是當年寫信的關員之一,2005年退休前任上海海關副關長。

  顧振興參加工作的第4年便逢海關停徵關稅。“當時海關職能弱化到僅進行貨物監管和計徵個人進口物品行郵稅,關稅對國家財政和經濟杠杆作用幾乎消失。”談及當時的情形,顧振興鎖緊眉頭。

  “1949年新中國成立,中國大門的鑰匙終於放進自己口袋,但此後相當長時期,我國外貿實行國家統製,進出口企業都是外貿部下屬專業進出口公司及其分公司,海關也隸屬於外貿部。”顧振興回憶說,當時有外貿企業提出,既然企業利潤和海關徵稅都上交國家,何必再多一道徵稅環節?因此,從1967年7月起,海關停徵進口關稅,稅款由外貿公司併入利潤統一交庫。

  不徵稅的弊端逐漸顯現——國庫空虛,鐵路、公路、電力建設等成無米之炊,而稅款由外貿公司自行操作則成一筆糊塗賬。當年,上海海關調研發現,外貿公司少交稅或聲稱虧損不交稅的情況多見,進出口統計準確性存疑。

  改革的契機出現於1977年底。那一年,國務院批轉了一份財政部關於改革稅收管理體製的請示報告,報告旨在糾正一些地方稅收管理權層層下放,任意停徵稅種稅目等做法。

  這份報告讓時任上海海關關長的張超眼前一亮,他隨即要求辦公室副主任杜聖餘專題研究。經斟酌,決定以人民來信的方式呈報國務院。信中寫道:“把稅收當作利潤,特別是用來抵補外貿虧損,掩蓋了虧損的真實性,不利於企業改善經營管理。”信中建議恢復對外貿進出口貨物徵收關稅,同時修訂海關稅則。隨後,顧振興、杜聖餘等9位關員毫不猶豫簽上名字。

  1978年1月5日此信寄出,不久財政部信訪室便來信,稱正與外貿部聯繫處理。“為引起中央重視,我們又寫了兩封信繼續呼籲,最後終於盼來石破天驚的決策!”回憶當初的情景,顧振興仍難掩激動的心情。

  1979年8月,當時主管經濟和財政的國家副主席李先念批示肯定了上海海關的建議。1980年首日,停徵13年的海關關稅恢復單獨計征;同年2月,國務院作出關於改革海關管理體製的決定,成立海關總署,直屬國務院。

  巧的是,現任上海海關關長的高融昆,在任海關總署關稅徵管司司長期間,梳理關稅史籍時發現了這一塵封往事。他驚歎此信背後的遠見卓識:1980年,海關恢復徵稅首年,稅收入庫31.8億元,而到2018年,海關稅收入庫已達1.89萬億元,成為中央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提供了重要的財力保障。

  完善立法定政策努力與國際規則全面接軌

  隨著國家改革開放步子的加快,海關法製化建設也疾步前行。

  1985年1月,國務院審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海關開始按照關稅條例確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稅則》計征關稅。隨著國家對外貿易的快速發展,進出口貨運量增長迅猛,加上國家調整稅收及減免稅政策,使得稅基進一步擴大,海關稅收也增長迅速。

  1987年3月7日,關稅製度的高層次議事協調機構正式成立,國務院批準設立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

  同年7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頒布實施,這是中國海關法製建設上的一個重要里程碑。以海關法和關稅條例為依據,一系列配套規章也相繼出台,如徵稅管理辦法、關於進口貨物原產地的暫行規定、海關審定進出口貨物完稅價格辦法、出口貨物原產地規則、進出口貨物海關化驗管理辦法等。

  在完善國內立法的同時,我國還不斷出台政策規章,並積極參與國際規則製定,努力與國際規則接軌。

  《協調製度》(HS)作為世界海關組織(WCO)管轄下最重要的一部多用途商品分類目錄,是國際貿易商品分類的一種“標準語言”。近些年來,我國採取的關稅配額、反傾銷等一系列貿易管理措施政策的製定都是通過HS編碼來體現的。

  1992年,我國加入《協調製度國際公約》以來,先後完成了六版《協調製度》修訂目錄的翻譯轉換工作,確保了我國《進出口稅則》和《海關統計商品分類目錄》與國際規則全面接軌和同步更新,保障了關稅政策和貿易管製政策的有效實施,促進了口岸執法的規範統一。

  經過多年不懈努力,中國海關參與國際規則製定的能力不斷增強。近年來,由中國海關提出的“登機橋”“百合花”“普洱茶”“輔酶Q10”“三氯蔗糖”“油壓或氣壓傳動閥”“竹籐製品”“新能源汽車”“不鏽鋼保溫容器”“微生物油脂”“集成電路檢測設備”等《協調製度》修訂建議被採納,標誌著我國已從HS應用方向建設者轉變。為促進我國優勢商品走出國門,打破貿易壁壘,贏取更大國際貿易發展空間打下了堅實基礎。

  隨著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心,海關關稅工作有了更大施展拳腳的舞台。2015年6月,中國海關關稅專家劉平當選世界海關組織稅務與貿易司司長。中國牽頭製定了首個世界海關跨境電商監管與服務指導性文件——《世界海關組織跨境電商標準框架》,中國海關參與國際經貿規則製定的影響力和話語權正在不斷提升,更多關稅人正代表海關在世界舞台發出“中國聲音”,貢獻“中國智慧”。

  優化稅則體系滿足人民群眾美好生活需要

  70年不斷前行,特別是經過改革開放近40年的發展,我國社會生產力、綜合國力、人民生活水平實現了曆史性跨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更加強烈。為促進消費水平升級,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海關不斷完善關稅製度,優化稅則體系,落實擴大消費品進口舉措。

  近年來,我國已實現多次降低服裝、箱包、鞋靴、特色食品和藥品等消費品的進口關稅。

  自2018年5月1日起,我國以暫定稅率方式將包括抗癌藥在內的所有普通藥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堿類藥品及有實際進口的中成藥進口關稅降為零。同年7月1日起,又降低部分進口日用消費品、汽車及其零部件的最惠國稅率,日用消費品涉及1449個稅目,平均稅率由15.7%降為6.9%,平均降幅55.9%;汽車及其零部件平均稅率由21.5%、10.2%降為13.8%、6%。2018年11月1日起,我國再降低1585個稅目的進口關稅,關稅總水平從9.8%降至7.5%,同時,降低旅客個人和快郵件進境物品進口稅率,涉及藥品、抗癌藥品、日用消費品等共計260個稅號,占物品稅號總數的69.7%。

  今年1月1日起,我國又對706項商品實施進口暫定稅率。對國內生產治療癌症、罕見病等藥品亟需進口的重要原料實施零關稅,涉及31個稅目項下63個品種。

  海關總署預測,根據2018年進口數據,今年將減徵關稅7.9億元。以某企業治療胃癌、結直腸癌的卡培他濱片為例,其原料藥卡培他濱關稅稅率由6.5%下調到0,預計2019年關稅成本可節約4200多萬元,為藥品價格調整留下空間。

  此外,我國對進口貨物普遍徵收增值稅,徵收標準與國內產品一致。自2019年4月1日起,進口貨物增值稅原適用16%稅率的調整為13%,原適用10%的調整為9%。據海關總署預估,增值稅降稅政策實施後,全年將為進口企業減少進口環節增值稅稅負約2250億元。此外,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增值稅稅率亦同步下調。以2018年進口貨值靜態測算,減稅政策實施後,今年將為消費者減輕稅負13.5億元。

  一系列降稅政策的出台,進一步增進人民福祉,有力提升了百姓獲得感。

  零關稅惠及多國促進經貿發展實現互利互贏

  從1986年到2001年,我國經曆了15年的“複關”和“入世”的談判。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中國深度參與經濟全球化的里程碑,標誌著中國改革開放進入曆史新階段。從加入世貿組織到如今共建“一帶一路”,中國開放胸襟、擁抱世界,為促進世界經濟貿易發展、增進全球福祉作出了重大貢獻,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穩定器和動力源。

  我國自2001年正式加入世貿組織以來,積極推進和貿易夥伴之間的製度性合作建設,把簽署自貿協定上升為對外開放的國家戰略。截至2018年底,中國已對外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和區域貿易協定18個,雙邊或多邊互相給予進出口商品關稅優惠,實現經濟發展互利互贏,國際“朋友圈”不斷擴大,中國給予最不發達國家的零關稅待遇惠及42個國家,彰顯了中國的國際擔當。我國企業也積極利用自貿協定優惠措施,享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為支持“一帶一路”和自由貿易區建設,根據我國與有關國家或地區簽署並生效的貿易協定或關稅優惠安排,2019年我國對16個協定、23個國家或地區實施協定稅率。除此前5個已報經國務院批準的協定稅率降稅方案繼續實施外,自2019年1月1日起,對我與新西蘭、秘魯、哥斯達黎加、瑞士、冰島、韓國、澳州、格魯吉亞以及亞太貿易協定國家的9個協定稅率進一步降低。除內地在有關國際協議中作出特殊承諾的產品外,對原產於香港、澳門的產品全面實施零關稅。

  原產地證書是出口產品獲得進口國關稅減免的重要憑證,因而在國際貿易中被稱為出口產品通向國際市場的“金鑰匙”。

  近年來,全國海關充分發揮原產地簽證作為自由貿易協定實施手段的重要作用,助力企業提高出口產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市場的競爭力。2018年,廣州海關共簽發各類原產地證書55.2萬份,貨值1203.59億元,可為出口企業獲得進口國優惠關稅約59.6億元。

  今年1月至4月,北京海關共簽發各類原產地證書15811份,其中涉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原產地證書10667份,占總簽證份數的67.47%,僅原產地證書業務一項,就可為出口企業減免關稅約3148萬美元;同期,大連海關共對78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發相關優惠原產地證書1.8萬份,簽證金額92億元,為我國出口企業獲得關稅減免約4.6億元。 

  70年來,海關關稅的發展變遷,見證了中國對外貿易從小到大,從弱到強的輝煌曆程。隨著我國深入參與和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更加全面、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新格局的形成,中國對外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

  記者點評

  □ 蔡岩紅

  海關關稅發展的變遷,見證了中國海關在現代化建設事業上的成長與壯大,為中國海關發展史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我國確立市場經濟體製後,關稅在我國經濟社會中的調節作用日益突出。從1992年起,我國開始了多次自主降低關稅的進程,加入世貿組織後嚴格履行入世承諾的關稅減讓義務。通過逐步降低稅率和調整稅則稅目,我國關稅結構得到了不斷優化,基本實現了從“高稅率、窄稅基”向“低稅率、寬稅基”的轉變。

  一組組數據清晰明了地告訴世人,70年來,全國海關始終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不斷深化綜合治稅,堅持“量、質、效”並舉,依法徵管,應收盡收,堅決不征“過頭稅”;建立完善分層次多角度稅收風險協同防控體系,加強跨部門跨系統合作,形成稅收徵管合力。

  一組組數據也在告訴世人,中國海關正以昂揚的鬥志,努力為國家經濟發展建設做出更大貢獻,奮力建設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海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