誌願填上哪座城市?四城花式自誇,城市“搶人大戰”提前開啟
2019年06月27日08:11

來源:城市進化論

圖片來源:攝圖網

這幾天,1000多萬剛剛經曆高考的年輕人都在思考一個“哲學”問題:

“我是誰?我要去哪?我要做什麼?”

有人說:“誌願如投資,填錯毀一生。”如果把出生看作人在地理空間上的一次自然分配;那麼高考誌願,則可視為涉及千萬人的一次重新選擇。而且,是各大城市都想搶的年輕人。

對於即將踏入大學的高考生來說,選擇哪座城市,意味著未來很可能在這裏工作生活;而對城市來說,這些接受過良好教育的年輕人,就是城市未來的核心“資產”。

此時不搶,更待何時?果然,四座城市已率先行動——6月24日,成都、杭州、西安三座城市的官方微信平台同天發佈消息:

《誌願填上“成都”,接下來四年有這些大事件等著你……》

《誌願填上“杭州”!未來4年,7大“福利”,錯過一個都後悔!》

《高考誌願填上“西安”,接下來四年你會發現這些驚喜!》

第二天,《濟南日報》又直接在頭版刊文,邀請高考生填報濟南高校。

《濟南日報》6月25日頭版截圖

從搶大學生到搶高考生,這種迫不及待的姿態,恰恰再一次說明:城市對人才到底有多渴望。

“花式”自誇

如何才能向考生證明自己是一支值得投資的“潛力股”?從本地美食到文化底蘊,從交通網絡到產業實力,四座城市可謂如數家珍。

近年發力會展、賽事經濟的杭州和成都,不約而同將2022年亞運會和2021年世界大運會拉出來“鎮場”,這也是城市能級的重要體現。

不僅如此,成都還羅列了更多標誌性活動:成都馬拉松、中國西部國際博覽會、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杭州也毫不示弱,亮出杭州馬拉松、中國國際動漫節、杭州文化創意產業博覽會等城市“名片”。

兩座經常在各類排行榜上“纏鬥”的城市再度“撞題”,隔空形成對壘之勢。

杭州圖片來源:攝圖網

再看西安、濟南,兩座曆史文化名城,不約而同打出人文牌。

濟南這邊,拉上一堆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為自己“站台”。比如,杜甫曾感慨:“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印度詩人泰戈爾,則為濟南留下“我懷念滿城的泉池,他們在光芒下大聲地說著光芒”的頌詞。當然,還有眾所周知的老舍在這裏寫下《濟南的冬天》。

另一邊十三朝古都西安,則搬出西安大學都是“古墓派”的“殺手鐧”:

“吹過的風都是文化,腳下的土地全是曆史。”

“西安的大學沒挖出過文物,都不好意思說在西安。”

“西安現有一百多座博物館,暑假(各位同學)可以安排起來……“

不管四座城市如何“花式”自誇,其實潛台詞歸根結底只有一句:選我選我,不要猶豫~

送房子、給補貼、發現金......此前日趨白熱化的大學生“搶人”大戰,絲毫沒有結束的趨勢。尤其進入2019年以來,包括杭州、西安等多個城市在內,紛紛加碼人才政策。面對大批即將走出校門的高校畢業生,不少城市都伸出“放寬落戶”的橄欖枝。

如果說,之前的“搶人”大戰搶的是剛剛發芽的“小苗”;如今,這場“戰火”似乎已經開始蔓延到更幼小的“種子”身上。

成都圖片來源:攝圖網

濟南覺醒?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特聘教授陸銘此前指出:

“隨著大家的意識逐漸轉到認為中國應該更多依靠人力資源來推動經濟增長,所以很自然就從原來拚投資、拚產業轉變到爭奪人力資源的路上。”

實際上,西安、成都及杭州三座城市,在“搶人”大戰中一直是積極分子,並且戰果頗豐。相比之下,濟南則顯得低調很多。

西安兩年內7次升級戶籍政策,落戶政策寬鬆程度居全國前列。

西安圖片來源:攝圖網

今年2月,西安最新發佈的放寬部分戶籍準入條件通知顯示,本科(含)以上學曆、本科(不含)以下學曆且年齡在45週歲以下、全國高校在校生可直接落戶。數據顯示,自2017年3月1日西安戶籍新政實施以來,至2019年4月30日,西安共遷入落戶115.1萬人,戶籍人口達1004.9萬人。

而早在2017年7月,成都就正式實施“人才新政12條”,明確“具有普通全日製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曆的青年人才,憑畢業證來蓉即可申請辦理落戶手續”。這也被視為成都曆年來“含金量最高、惠及面最廣、支持力度最大、針對性最強”的人才政策。如今,成都人才新政實施近兩年,累計落戶人才達28萬人。

杭州雖放寬落戶條件更晚,但同樣早在2017年6月,就開始為(符合條件的)新引進到杭州的碩博士畢業生一次性發放生活補貼2-3萬元。今年5月底,杭州大專落戶新政細則出爐,凡是大專以上學曆、35週歲以下,繳納一個月社保即可落戶。“搶人”門檻之低,令許多二線城市倍感壓力。

而喊出要揚起省會龍頭的濟南,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卻似乎在“搶人”方面沒有多少水花。

實際上,同樣在2017年6月,濟南就公佈深化戶籍製度改革徵求意見稿,提出放寬城市落戶政策。不過,其中規定,大學畢業生要落戶濟南,必須滿足兩個條件,一個是繳納社保,另一個是落實就業單位。相比其他城市,這樣的力度無疑顯得太過保守。這一次,濟南終於覺醒了嗎?

濟南俯瞰圖片來源:攝圖網

如何留人

城市要有發展後勁,必須要有足夠多的年輕人才,對大學畢業生乃至準大學生的爭奪,可以說是一個城市吸引人才誠意的試金石。不過,能不能脫穎而出,還得靠實力說話。其首要指標,就是高校數量和質量。

擺在眼前的現實情況是,我國高校大部分聚集在省會城市,非省會城市即便心有餘,似乎也力不及。比如深圳、寧波、青島、蘇州等經濟大市,雖然在人口競爭中占有優勢,但在這條“賽道”上,只能默默掬一把心酸淚。

而此次率先“出手”的四座城市,不僅都是省會,而且各自擁有數十座高校,底氣十足。根據教育部發佈的《全國普通高等學校名單》,西安共有63所高校,緊隨其後的成都56所,杭州和濟南則各有46所、43所。

數據來源:教育部網站

與之相應,截至2018年年末,西安全市普通高校在校學生127.13萬人、成都91.3萬人、杭州49.6萬人。濟南截至2017年年末普通本專科在校生也有54.44萬人。

但“擁有”只完成了搶人第一步,最終仍要看“留下”的功力。

根據財新數聯發佈的《2018畢業季消費報告》,成都與西安留人水平在全國平均水平(36%)之上,分別為48%和45%。杭州、濟南則為35%、34%。

究其原因,成都、西安作為高首位度省會,在“留下”本地應屆畢業生方面表現不錯。而杭州雖經濟活力十足,但周邊強鄰環繞,面臨更多分流壓力。濟南則不僅面臨青島、煙台等省內強市分流,且近年整體勢頭欠佳的山東正面臨江蘇、浙江人才虹吸。

不過,在吸引全國名校生就業上,杭州有較強優勢。此前,城叔梳理了2018年11所名校的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杭州吸引力排在第四位,僅次於北上深。(猜你想看:《人才去哪兒了?10萬高校畢業生就業地圖》)

留人,最終看的還是城市自身實力。正如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陳耀所說, “學子的選擇,也會對城市發展前景、就業機會進行一些考慮”。城市在選擇人才,人才也在選擇城市。

文字│朱玫潔

(原標題:《誌願填上哪座城市?四城“搶答”:選我,選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