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夢幻又本真,光影大師羅比·繆勒的寶麗來人生
2019年06月27日15:10

原標題:既夢幻又本真,光影大師羅比·繆勒的寶麗來人生

羅比·繆勒留下了2000多張寶麗來照片。本文圖片均來自© Robby Müller Estate

去年七月離世的荷蘭電影攝影大師羅比·繆勒(Robby Müller),生前除了長期與維姆·文德斯、吉姆·賈木許、拉斯·馮·特里爾等國際知名導演合作外,也留下不少定格的日常魅影。生活中,他是一位酷愛使用一次成像的寶麗來相機拍照的發燒友。下月的法國阿爾勒國際攝影節(Festival Rencontres D’Arles)上,為紀念其離世一週年,寶麗來公司將推出名為“羅比·繆勒:彷佛是透過雲層的日光”的特展,集中展覽他生前拍攝的一百多張寶麗來快照,展覽由其遺孀安德莉亞·繆勒-希默(Andrea Müller-Schirmer)親自負責策劃,她本人也是一位藝術史專家,在荷蘭一家雜誌社擔任圖片編輯工作。

1974年,在博帕德拍攝文德斯的《錯誤的舉動》時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SX-70。

拍攝這些照片的機型,涉及寶麗來曆年來包括SX-70、600型和Spectra在內的幾款經典機器。照片拍攝的內容,大多是身邊的景物;也有他跟著劇組拍攝電影時的留影等。繆勒會在第一時間給這些照片背後標記上拍攝地點和時間。三十年間,他總共拍攝了2000多張寶麗來照片,全都收藏在阿姆斯特丹家裡的一個木箱子中。

1985年,拍攝《不法之徒》期間在新奧爾良海灣酒店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600。

作為電影攝影師,繆勒向來以他的大膽創新而著稱,也因此才能吸引到包括維姆·文德斯、吉姆·賈木許、拉斯·馮·特里爾、彼得·波格丹諾維奇、薩莉·波特、邁克爾·溫特伯頓在內的多位名導競相邀他合作。拍電影的時候,他講究隨機應變,不喜歡事先規劃好一切的一板一眼的拍攝方法;他善用自然光線,不喜使用人工布光,因此在《離魂異客》(Dead Man)等影片中製造出了自然、奇妙的光影流動。在他去世之後,賈木許導演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繆勒在用光方面受到了那些畫家的啟發,比如卡拉瓦喬和維米爾。我以前常和他打趣說,他就該生在維米爾的時代才對。”

1985年,在聖塔莫尼卡的肯辛頓旅館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600。

看似普普通通的自然空間和人造空間,繆勒也總能從中找出常人難以發現的美來,這一點,看一下他的那些寶麗來照片,同樣能深有體會。

“他一直都在拍照片,從來不會空著手出門,永遠都隨身帶著照相機,而且基本都是三四台相機一同帶著,其中就包括有寶麗來相機。之所以喜歡用寶麗來,看中的是它的即時效果。”妻子表示。兩人相遇在1990年文德斯導演拍攝《直到世界盡頭》的片場。

1985年,在新奧爾良拍攝賈木許的《不法之徒》時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600。

有時,繆勒會在同一個場景拍攝多張寶麗來照片,但按下快門的時間會有所間隔,看重的就是期間的光線變化,相信也是在為他的某些電影攝影工作做準備。按照妻子的說法,繆勒原本只是自己拍著玩,沒想過要將這些寶麗來照片公之於眾,直到十年前,曾執導《羞恥》、《為奴十二年》、《寡婦聯盟》的美國導演史蒂夫·麥奎因(Steve McQueen)看到後,強烈建議他把它們拿出來給更多人看看——麥奎因與繆勒相識甚早,早在他執導長片處女作《饑餓》之前的2002年,當時33歲的麥奎因為拍攝短片《加勒比之躍》請來了大名鼎鼎的繆勒助陣,而且拍攝用的還是超8毫米攝影機。

1986年,在紐約希爾頓酒店前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600。

此番在阿爾勒國際攝影節上舉辦的特展,並非是羅比·繆勒的寶麗來照片首度公開展出。2016年,阿姆斯特丹EYE電影博物館就曾展出過其中的一小部分,還為繆勒出版了《室內》和《室外》兩本攝影集。不過,真正大規模的展覽,“羅比·繆勒:彷佛是透過雲層的日光”還是首個。

1987年,9月-10月,在勒帕爾馬留影,使用相機為寶麗來600 。

在電影界,寶麗來發燒友其實不在少數。包括繆勒的老搭檔文德斯、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大衛·林奇、蒂姆·伯頓、朱利安·施納貝爾、格斯·範·桑特等拍攝的寶麗來照片都曾公開展出。在數碼攝影、PS技術大行其道,連手機都能製造“完美”照片的今天,這些電影人的寶麗來照片被一再挖出,或許正是在於他們個人獨特的審美與寶麗來不可修復的特性,在快門被按下的那刻完美融合,繼而留住了世界既夢幻又本真的刹那。曾經,這些照片只是生活的點滴紀錄,但拂去歲月的灰塵,隔著時光的濾鏡重看,它們無愧為藝術佳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