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植物如此美麗,人類卻讓它們結出了罪惡的果實
2019年06月26日08:40

  來源:科學大院

  緝毒題材的影視劇《破冰行動》、《湄公河行動》都是近年來的“爆款”,人們在欽佩緝毒英雄的同時,也受到了禁毒教育:可卡因、海洛因、冰毒等等已是眾所周知的毒品名稱,大家也都曉得,這些毒品或多或少來源自一些能夠作用於神經系統的致幻植物。

《破冰行動》海報(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破冰行動》海報(圖片來源:新浪娛樂)

  但你知道嗎,撇開毒品的汙名不談,這些植物大都很漂亮,而且另有許多功能價值。它們被毒品牽連遭受非議,純屬人類偶然挖掘了它們的致幻魔力。

  毒品植物有哪些?

  毒品,一般指含有精神活性物質(psychoactive substance)並被法律禁止非醫療性使用的藥品。英語中,毒品叫做prohibited drugs、illegal drugs、illicit drugs,直譯便是禁藥,法律禁用的藥品。

  現代毒品種類繁多,可按流傳時間、製造原料和方式,大致分成傳統毒品和新型毒品。傳統毒品是人類最早使用、從植物體內提煉精神活性物質或再進行加工的禁藥。令人聞名色變的鴉片(大煙)、海洛因(白粉)、可卡因、大麻等都屬於天然或半天然的傳統毒品。新型毒品則是相對傳統毒品而言,指人們利用簡單的化學品通過化學手段合成的精神活性物質。下面我們就來認識一些讓人飄飄欲仙的著名的毒品植物。

  罌粟 Papaver somniferum 罌粟科 罌粟屬

  原產地可能是地中海東部地區。未成熟的果實含有乳白色漿液,製干後即為鴉片。果殼含有嗎啡、可待因、罌粟堿等多種生物堿,我國古人拿它加工入藥,有止咳、止痛和催眠等功效。

罌粟的果實
罌粟的果實

  嗎啡是鴉片的主要成分,經過提純,鴉片可“簡化”成嗎啡。嗎啡是一種止痛劑,能直接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改變人體對疼痛的感覺。但多次使用會讓人上癮。嗎啡再經過化合合成,可製成成癮性更強的毒品海洛因,又名二乙酰嗎啡。

  罌粟的種子無毒,可作調味料,或榨油供食用。在歐洲中部地區,傳統的肉類烹飪、製作某些麵包蛋糕時會加入罌粟籽。我國古代把罌粟籽叫做禦米、米囊子,南宋大臣許及之有首五言絕句《米囊花》云:禦米具體微,有罌無儲粟。妖豔耿春光,名佳不翅足。

罌粟花
罌粟花

  若非被人類的錯誤利用限製了前途,綺麗妖嬈的罌粟應該能發展成豔壓群芳的觀賞花卉。

  原本,中國古人就很欣賞它的美。直至明代末年,罌粟花仍被視作稀少名貴的佳卉。明朝萬曆年間,政客文人王世懋在《學圃雜疏·花疏篇》中讚賞罌粟“花最繁華,其物能變,加意灌植,妍好千態……又有一種小者曰虞美人,又名滿園春,千葉者佳。”隨後時期的人文地理學家徐霞客旅行至貴州省白雲山,遇見一片火紅火紅的罌粟花海,驚歎不已,流連忘返,遂在《徐霞客遊記》里記述:“罌粟花殷紅千葉,簇朵甚巨而密,豐豔不減丹藥也。”

  罌粟屬約有100種成員,幸好只有罌粟這個種可以製出鴉片,因此罌粟的姐妹們、其他罌粟屬植物能避免“禁種罌粟”的悲哀命運,我們才得以見識多姿多彩的園藝化罌粟屬花卉,如虞美人、野罌粟(冰島罌粟),鬼罌粟(東方罌粟)。其中最常見的栽培種是虞美人。

虞美人
虞美人
野罌粟
野罌粟

  既然是同屬姐妹,那怎麼辨識罌粟和虞美人、野罌粟呢:罌粟有莖生葉,全株近光滑無毛,花蕾光滑無毛,果實大;虞美人有莖生葉,葉羽狀全裂,長滿毛,花蕾外面長有明顯的白色剛毛,果實小;野罌粟的葉全部基生,無莖生葉,花蕾生有淺棕色毛。

  大麻 Cannabis sativa 大麻科 大麻屬

  目前多數分類學者認為,大麻屬僅有一種,即大麻,原產於錫金、不丹、印度和中亞細亞,我國南北各地均有栽培或逸為野生。

大麻
大麻

  大麻下分3個亞種,或者分2個品種系,分別是印度大麻、火麻(國內又稱大麻),和1個野生型。

  印度大麻生產大量精神活性化合物,植株矮小,多分枝,節間短而實心,這是真正用於製造毒品“大麻煙”的品種,大多數國家都禁止栽培。有意思的是,大麻植株如同人類身體,有雌雄的性別之分,即一株大麻只開雌花或者雄花。大麻類毒品的精神活性成分主要是四氫大麻酚,它提煉自印度大麻的雌株之花序和毛狀體。吸食大麻的最早證據可追溯到新石器時期。在如今羅馬尼亞的境內一個古代墓地曾出土過宗教用的炭爐,其內就有燒焦的大麻種子。

大麻
大麻

  錫金、不丹至我國栽培的大麻多為火麻。火麻具有又高又細、稀疏分枝的莖和長而中空的節間,莖皮纖維長而堅韌,可用來織麻布或紡線、製繩索、編織漁網和造紙;種子含油量30%,可榨油作油漆、塗料等,油渣可作飼料。

  中國關於大麻的信息始載於約在秦漢時期成書的《神農本草經》,書里稱其為一年生草本植物,主要用途是製造麻繩。大麻的古代別名有不少,早在公元二世紀,東漢的崔宴就發現大麻的雌雄之分,並稱雄株為“枲”“牡麻”,稱雌株為“怠”“子麻”,再如《日用本草》之火麻、《爾雅翼》之漢麻、油麻、胡麻,本草學家李時珍的名著《本草綱目》總結道:“大麻即今火麻,亦曰黃麻。處處種之,剝麻收子。有雌有雄:雄者為枲,雌者為苴。大科如油麻。葉狹而長,狀如益母草葉,一枝七葉或九葉。五六月開細黃花成穗,隨即結實,大如胡荽子,可取油。剝其皮作麻。其秸白而有棱,輕虛可為燭心。”據此可知,大麻渾身上下皆有利用價值,但未見中國古人發覺它的致幻功能。

  古柯 Erythroxylum novogranatense 古柯科 古柯屬

  古柯屬約有200種,灌木或小喬木,分佈於熱帶亞熱帶地區,主要生活在南美洲。我國產2種,土生土長的是東方古柯(Erythroxylum sinense),分佈在長江以南多數省地;另一種為引進栽培,就叫古柯,是提煉毒品可卡因的原料植物之一。還有一個種也能生產可卡因,叫藥古柯(Erythroxylum coca)。

古柯(圖片來源:wiki百科)
古柯(圖片來源:wiki百科)

  細心的讀者可能注意到,藥古柯的學名種加詞coca十分眼熟,似乎和風靡全球的經典碳酸飲料可口可樂的英文名Coca-Cola差不多?

  沒錯,可口可樂之“可口”即來自古柯屬的英文名。自1885年誕生之時起,可樂的配方里便有古柯葉提取物古柯堿的身影。古柯堿的英文名是Cocaine,故中文又叫“可卡因”,這是重要的局部麻醉藥,也是臭名昭著的興奮劑類毒品。順便一提,“可樂cola”則是梧桐科可樂果屬的學名兼英文名Cola,該屬植物為這款碳酸飲料貢獻了咖啡因。20世紀20年代末,可口可樂終止添加古柯堿。

藥古柯(圖片來源:https://public.fotki.com/ngoosen/erythroxylaceae/erythroxylum/erythroxylum-coca.html)
藥古柯(圖片來源:https://public.fotki.com/ngoosen/erythroxylaceae/erythroxylum/erythroxylum-coca.html)

  在原產地阿根廷、秘魯、玻利維亞、烏拉圭、哥倫比亞等國家,古柯類是傳統的經濟作物和藥草,在印加帝國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古柯葉含可卡因的量其實很低,只有0.25%至0.77%,要經曆數道提煉程式,才能純化製得毒品。當地人一般嚼食古柯葉,或者飲用古柯茶,以驅除疲勞感,但不會出現中毒反應。

  草麻黃 Ephedra sinica 麻黃科 麻黃屬

  與其他毒品植物最大的區別是,草麻黃是唯一一種裸子植物,相對於能開花、結果的被子植物而言,裸子植物是一類不會開花、結果、但有種子(依靠種子進行繁殖)的植物。所以草麻黃及同屬幾種植物的功用部位肯定不是花和果,中國古代總取它們的莖和根入藥。

草麻黃的雄毬花
草麻黃的雄毬花

  麻黃科僅有一屬,即麻黃屬,該屬約有40個成員,分佈在亞洲、美洲、歐洲東南部和非洲北部等乾旱、荒漠環境。我國有12種4變種,分佈區較廣,常生於乾旱山地、貧瘠土壤及荒漠,可以固沙保土。麻黃屬多數種含生物堿,自古便是尋常的傳統藥草,但從19世紀80年代,日本學者從麻黃類體內分離出麻黃堿後,麻黃就開始變成毒品的載體。

草麻黃的種子
草麻黃的種子

  1893年,另一位日本化學家利用麻黃堿首次合成了甲基苯丙胺,又名去氧麻黃素。後來科學家發現,這種與麻黃堿的化學結構很相像的新產物能夠消除疲勞感,使人興奮不已。於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法西斯國家批量生產甲基苯丙胺及衍生品,再分發給將士和服務於軍事的工人服用,希望他們變成不倦不休的戰鬥與勞作機器。

  二戰結束後,苯丙胺類化身為抗疲勞藥物從戰場侵入民間。由於化學合成技術的革新,二十世紀末至今,甲基苯丙胺以摧枯拉朽之勢碾壓無數人的心,因其外觀呈純白結晶體,晶瑩剔透,故得一俗名“冰毒”。

  最初 毒品並非“毒品”

  儘管毒品令聽者驚魂喪魄,但多數毒品最初進入人類生活時,並非“毒品”,而只是治癒精神疾病,尤其是緩解病痛的“家常麻醉劑”,或者幫助生產力落後的古人提神醒腦、消除勞作疲乏、克服艱難困苦的“咖啡豆或茶葉”,它們都屬於精神活性藥物(psychoactive medicine)。

  澳州的土著穿越漫無邊際的沙漠時,常咀嚼一種叫pituri的由幾種植物(主要是菸草屬種類)的葉碎混合成的東西,類似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咀嚼古柯葉,以忍受高海拔地區低氧的生存環境。

  漸漸地,精神活性藥物變成了宗教迷信活動的重要工具,人們通過這些藥物的致幻作用,去接觸他們信仰的神靈。薩滿巫師跳大神時,總要先吃下用致幻植物製成的靈丹妙藥,墜入雲霧繚繞的狀態,據說這樣才能和神靈胡言亂語,或者見識天外世界。

宗教儀式常用到致幻植物(圖片來源:https://kahpi.net/psychoactive-plants-and-shamanic-consciousness/)
宗教儀式常用到致幻植物(圖片來源:https://kahpi.net/psychoactive-plants-and-shamanic-consciousness/)

  後來,除了患者和巫師,越來越多的普通人也發現了精神活性藥物可使神經興奮的好處,進而將治病通神的藥,開發成純粹娛樂身心的工具。這時候,精神活性藥物便有了毒品的性質。逃避痛苦、追求快樂,可以說是人類的本能動機。廣義上,但凡一個人對某種藥物產生精神依賴,而且用藥只為享受快樂,那這種藥物就是這個人的“毒品”了。

  而嚴格地講,毒品是個以法律為依據而定義的名詞;任何一種能作用於神經系統的藥物是否為毒品,取決於法律對毒品種類的界定。由於各個國家(地區)的法律對毒品的範疇界定有所差異,全球的毒品名單就不完全一致了。

  譬如大麻,在大多數國家,包括中國,吸食大麻是違法犯罪的行為,但在美國的部分州、加拿大、荷蘭、捷克等地,卻可以合法或無罪化使用。“毒品合法化”地區總把毒品美名成“娛樂性用藥(Recreational drug use)”,這樣寬鬆的態度使得大麻已變成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毒品了。

大麻(圖片來源:http://www.china.com.cn/shehui/2015-09/24/content_36668782.htm)
大麻(圖片來源:http://www.china.com.cn/shehui/2015-09/24/content_36668782.htm)

  相比較而言,中國對毒品的法律界定和禁毒的力度一直毫不留情。《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57條規定,毒品是指鴉片、海洛因、甲基苯丙胺(冰毒)、嗎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國家規定管製的其他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的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麻醉藥品及精神藥品品種目錄》列明了121種麻醉藥品和130種精神藥品,基本囊括一切“娛樂性用藥”。經過連續多年開展專項行動,“2018年,中國現有吸毒人數占全國人口總數的0.18%,首次出現下降。”《破冰行動》的結局表明,製造販賣毒品達到巨額程度,可被判處死刑。實際上,中國是全球少數幾個會對涉毒犯處以極刑的國家之一,足見我國禁毒的決心。

  為什麼必須禁毒

  從毒品的法律定義可知,毒品最顯著也最可怕的特點就是“能夠使人形成癮癖”。癮指“特別深的不良嗜好”,癖的意思是“對事物的偏愛成為習慣”。

  毒品之毒便集中表現在兩點:摧殘身心健康;使吸毒者把這種不良影響變作極難戒除的習慣。為何吸毒者明知毒品戕身伐命,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觸碰?主要因為毒品能讓大腦產生快樂的感覺並忘記苦痛,但過量毒品會損害神經元,快樂之後痛苦相伴,而且每吸一次毒,吸毒者體內會產生相應程度的耐受性,為了重複體驗那種憑空發生的畸形快樂,吸毒者會越發渴求毒品,一次次加重吸毒量。若停止吸毒,則出現藥物戒斷症狀,產生比染毒之前更劇烈的痛苦。無法忍受的吸毒者只能跪倒在毒品面前,陷入“樂極生悲”的惡性循環之中,直至死亡。

(圖片來源:http://pic.people.com.cn/BIG5/4529489.html)
(圖片來源:http://pic.people.com.cn/BIG5/4529489.html)

  當越來越多人把追求極致快樂變成嗜好,吸毒往往就從“個人自殘行為”發展成危害社會安定的犯罪事件。《2018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便指出“毒品濫用不僅給吸毒者本人及其家庭帶來嚴重危害,也誘發盜搶騙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長期濫用合成毒品還極易導致精神性疾病,由此引發自傷自殘、暴力傷害他人、‘毒駕’等,肇事肇禍案件時有發生,給公共安全帶來風險隱患。”所以立法禁毒是必須的。

  禁毒事業任重道遠

  如果說傳統毒品是人為發掘的天然雙刃劍藥物,那新型毒品便是人工創造的娛樂精神、腐蝕生命的純粹毒物。後者最令人擔憂的“優勢”在於,通過純化學手段,人們能利用簡單的化學品,從無到有地發明新的精神活性物質,這意味著新型毒品的製造愈發脫離致幻植物提供原料,製造方式更加簡便、成本更加低廉,導致傳播越來越快、越來越廣,而且毒品花樣日新月異、變化莫測,給禁毒任務雪上加霜。

新型精神活性物質(圖片來源: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12290)
新型精神活性物質(圖片來源: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12290)

  根據《2018年世界毒品問題報告》,“2009 年至 2017 年期間總共報告了 803 種新型精神活性物質……雖然 2016 年的新型精神活性物質緝獲總量有所下降,報告緝獲新型精神活性物質的國家數量卻有所增加,使用新型精神活性物質造成的危害日益令人關切。”

(圖片來源:http://www.16pic.com/psd/pic_4991865.html)
(圖片來源:http://www.16pic.com/psd/pic_4991865.html)

  今後公安部門的緝毒工作仍然嚴峻和繁重。拒毒、防毒、禁毒,不能僅僅依靠緝毒英雄們,而應當始終是全社會、是我們每一位公民應當自覺履行的義務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