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維度 Robynn & Kendy
2019年06月26日13:38

組合Robynn & Kendy即將推出的新碟名叫《Curations》,意思是為展覽館篩選展品,亦可解治癒。「呢個名係我?諗?。」Robynn葉晴晴如是說。「因為我?覺得呢隻碟?每首歌,都好似展品之外,亦都因為?歌?歌詞,可以治療到自己?心靈。」

碟內的「展品」:〈未來紀念館〉、〈世界對我們〉、〈青春終老〉、〈無敵〉、〈負攝石〉、〈荷光〉和〈明陣〉等,都是由一七年開始逐首推出的歌曲,單看歌名,感覺深奧,至少看得出不再是從前〈小說伴咖啡〉那種悠閒、陽光滿滿的類型。

「我?初初睇到?歌名,都唔明點解?,哈哈哈!」她們異口同聲說。「不過呢?歌,都係我?呢幾年?,經歷過?高低起伏,儲番??唔同感受。」Robynn說罷,Kendy孫曉慧在旁補充:「&#134513家呢?歌,每隻都有自己深遠?意思,我覺得好meaning。好似〈荷光〉開頭兩句歌詞,講何謂人生,呢樣?,都係我成日會問自己?問題。」

畢竟這兩位女子,自一二年正式入行以來,曾因為一四年參加內地的《中國好聲音》,晉身八強,聽見過最多的掌聲;又試過在一六年,不明不白地放了一年悠長假期,感受當然五味雜陳。

而演變成今天的她們,除了多得際遇的安排,亦要多得這七年來時間的洗禮。

撰文☆周彩霞 攝影☆何國豪 攝錄☆蔡豪 化妝☆Leo Tam @Annie G. Chan

髮型☆Eve Chiu @ Muse Hair 設計☆美術組

好騰雞

自小熱愛音樂的Robynn葉晴晴和Kendy孫曉慧,前者畢業於美國西北大學,後者則是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畢業生。兩人回港後,一○年在朋友的拉攏下認識了對方。

Robynn仍然很記得,跟Kendy首次見面前的一件小趣事。「我??個中間人,之前只係話會介紹個女仔我識,一齊jam歌,冇講乜?名。跟住有日,Kendy?社交網message我:『?緊會meet你,好期待呀!』但我?陣冇將呢兩件事link埋到一齊,所以我一頭霧水,哈哈!」而Kendy對Robynn最深刻的首個印象,卻是在studio。「佢當時彈緊keyboard,我就jam落去。都唔記得唱乜,但佢係好快就已經捉到個音,和到落去。」

音樂上兩人一拍即合,一一年七月十三日,她們更首次拍片翻唱劉德華〈你是我的女人〉,上載到YouTube,估不到很快便得到數十萬點擊率,獲網民熱捧,順理成章唱到現實中的台上去。

「第一次上台,?朗豪坊。?日好多好多人?睇,我哋都好surprise!」Robynn說。「可能?陣少YouTuber,所以好多人都慕名而?。跟住我?再?一間live house cafe唱,三層cafe,有兩層只可以睇直播,但當時好多人睇直播都要?……?陣我?好騰雞!」Kendy則說:「?種騰雞,可能因為當時冇諗咁多,只係覺得有得唱、有得彈結他?去囉!幾好玩喎!」

小清新

就這樣唱?唱?,她們便獲環球唱片羅致成旗下歌手,一二年一月正式出道。Robynn說:「我?本身冇諗過入行,當時我仲照顧緊?自閉症小朋友(正職為自閉症兒童訓練中心行為治療師),Kendy仲做緊銀行;所以我?當時只係亂衝亂撞,好多嘢都唔識,又唔識扮靚,又唔識擺甫士影相——我仲記得第一次做訪問影相?時候,側邊?人係指住我?笑,影完出?仲同我?講:『你?真係要train?!』哈哈哈!」

那個時候,唱片公司為她們打造了斯文、彈結他的文青形象,外界都形容她們是樂壇的「小清新」。Kendy聽到這個字眼,忍不住笑:「其實?陣你一拎起支結他,就係文青;無論你唱乜,總之你係女仔,仲要係兩個女仔,拎起結他,?人就會諗起草地。」Robynn也加把口道:「其實只不過係?陣我?彈得比較渣,所以成日淨係彈?好清新、好簡單??,哈哈哈!」

一四年,她們憑〈思念是一種病〉和〈說你愛我x I Swear〉於《中國好聲音》晉身八強,打響了內地的知名度,推出國語碟,又走到香港以外很多地方演出,擴闊了她們的眼界。「我?一路都係見步行步,一路係咁學,然後發覺,做藝人要好all-rounded,乜都要識?,係難?!」她們異口同聲說。

▲一七年十二月底,在伊館首個賣飛演唱會,Kendy坦言十分難忘:「?晚?睇我??人,都已經認識我?好耐,我?唔需要用好多力去please佢?,反而可以好free咁一齊玩,好熱血沸騰!」

▲早於倫敦讀書時,Kendy已不時獨自走到地鐵站busking,又經常在YouTube上載自彈自唱的片段。

▲一一年七月十三日,Robynn & Kendy首次在YouTube發放唱歌片,一曲劉德華〈你是我的女人〉,很快便獲數十萬點擊率,成網民熱話。

負攝石

一六年,是Robynn & Kendy齊聲形容為「諸事不順」的一年。「?年一月,我?仲有去頒獎禮,之後我?就放假。唔知點解呢個假愈放愈耐,由好幾個月,變到一年……冇出過騷,音樂上冇?方向。」Kendy皺?眉說。在旁的Robynn亦有感而發:「一個歌手冇得唱歌、出歌,就好似一個人無論你感受到或體驗到?乜,都冇得講出?一樣,好似俾人封住你個口咁,好辛苦!?一年,唔知點解,突然間好似有?烏雲?度咁,點都整唔走佢,好屈住!」

靜待出碟且沒有出騷機會的日子,Kendy坦言維生成了問題。「當時已經唔可以單靠做音樂搵食,好難捱!咁我咪惟有考個瑜伽牌,教瑜伽囉。」而Robynn則撻?了「運動掣」。「我本來係個零運動?小朋友,但?段時間,我由做circuit training開始,喪做運動,因為我要搵另一個出口,release?悶氣。同埋我又報讀?一?外國?online course,要搵??俾自己做?。」猶幸仍有一個旅遊特輯的邀請,讓她們??氣。「去斯里蘭卡,呢個trip俾我?離開一?香港,令我?好開心,叫做沖?喜。」

這樣難過的一年,最大的得?,是期間的內心感受,統統也可以拿來作新歌的題材。「好似〈無敵〉呢首歌咁,係我?最想放棄?時候寫,係呢首歌拉番我返?,提醒我?&#134513家做緊?,係我?鍾意??,咁已經好足夠。」Robynn說罷,跟Kendy相對望,盡在不言中。

▲新歌〈荷光〉談人生,Kendy說:「我?想用正面?心態,提醒自己,同俾大家知道,黑暗同光明,其實係並存。」

▲剛新婚成為人妻的Robynn,繼一月在澳洲舉行婚禮後,二月底再跟老公Jonathan於半島補擺婚宴。「&#134513家?朋友都會同我講:『點呀,譚太……』哈哈。」

意志力

長跑,是Robynn & Kendy這兩、三年參與的運動。「因為有某個運動品牌sponsor嘛。」她們齊聲笑?說。

Robynn說:「我係一六年做做?運動,因為有sponsor sign up一?跑步賽事,就開始train起?。我覺得跑步無論幾辛苦,但之後身體同心靈都會有得?。」去年參與渣馬半馬賽事時的景況,她尤其深刻。「跑之前一個禮拜,我隻腳趾公爆?,直情要入廠;到跑?陣,一落斜我就好痛、好辛苦!」最後她還是忍?痛楚到終點。「意志力呢樣?好神奇!」

至於Kendy,她本來只是個喜歡球類運動的人。「我細個都有玩短跑,因為我唔係一個有耐力?人,長跑對我?講,係超難!係呢兩、三年開始,我先跑長??距離,好似去?另一個境界咁!我真係冇諗過,?我人生裏面,會跑到十公里咁遠!」

今年二月渣馬當天,Kendy雖然患?感冒、遇?月事,兼負?腳傷,但仍堅持上場跑廿一公里的半馬,結果夾硬頂到十五公里。「跑到十三公里,我膝頭已經開始好痛,??好似拍戲咁,個人好激動,望住個天問自己:我應唔應該跑埋落去呢?捱到出?西隧,我就去?急救站,跟住要行番終點,因為我IT band(位於膝蓋的髂脛束)已經腫晒,完全屈唔到腳!」

以上這些體會,大概也可以成為歌曲的題材吧!

▲Kendy今年渣馬起步前,跟安仔陳健安(左一)齊齊熱身。

▲因忙於籌備婚事,Robynn今年只參與渣馬十公里賽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