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大阪峰會有哪些看點?面臨哪些挑戰?
2019年06月26日20:58

  國是論壇 | G20大阪峰會有哪些看點?面臨哪些挑戰?

  原創: 李曉喻 楊佳欣 國是直通車

  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舉行在即。這是在特殊時點舉行的一次特殊會議:一方面,各方對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和多邊主義未來越發悲觀;另一方面,在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G20自身也面臨一系列挑戰。

  作為重要的國際經濟合作論壇,G20此次大阪峰會有哪些看點?機製運行至今,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升格為領導人峰會以來,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又面臨著哪些挑戰?

  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採訪的專家認為,各國能否齊心協力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加強宏觀政策協調,推動全球經濟重回正軌,將是本屆G20大阪峰會的重要看點。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G20大阪峰會有哪些看點?

張燕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世貿組織改革

  在世貿組織(WTO)爭端解決機製方面,WTO成員除美國外基本都能達成共識,即認為要盡快遴選出爭端解決機製上訴機構成員,但美國在這個問題上憑藉其霸權“自成一派”。

  規則改革方面,美歐日希望在WTO新規則中納入涉及補貼、國有企業的條款,還主張應當為發展中國家設定“畢業標準”,即相關發展中成員“畢業”以後就應該取消相應的特殊和差別待遇,但中國堅持尚不能取消特殊和差別待遇。預計G20峰會上這些問題仍會成為WTO改革爭論焦點。

魏建國 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
魏建國 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

  中美兩國元首會晤

  中美兩國元首會晤是本屆峰會最大的看點,如果取得積極成果,會使全球經濟為之一振,顯著提振市場信心。

  能否加強宏觀政策協調,維護開放型世界經濟也是一大看點。雖然此前因個別國家反對,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沒有將反對保護主義寫入聲明,但這並不意味著G20在反對保護主義方面將無所作為。大阪峰會上,預計中國將更明確闡述對自由貿易、經濟全球化等問題的主張,推動各方共同捍衛多邊貿易體製。

陳鳳英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陳鳳英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

  各國能否進行宏觀政策協調及“中國主張”

  當前世界經濟正在走下坡路,這一輪從2010年開始的經濟增長到今年剛好滿10年。自2017年世界經濟增長達到3.8%的高點後,2016年增長3.4%,今年包括IMF、OECD在內的各方預計都在3.1%左右。如果各國能夠同舟共濟,經濟下行趨勢可能減緩;如果經濟關係保持得不好,下行將呈現加速趨勢。能否推動各國宏觀政策協調,齊心協力應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是本屆G20峰會的一個看點。

  在內外形勢發生重大變化情況下,中國將借G20峰會平台提出哪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深入改革開放的新主張,值得關注。

蘇曉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蘇曉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各方關於全球經濟趨勢的判斷

  本次G20大阪峰會,除G20成員國之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B)等多邊機構也應邀參會,各方將在會上對全球經濟趨勢提出自己的看法。

  值得注意的是,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此前已分別調低了關於世界經濟和全球貿易的增長預期,各方目前都非常擔心出現全球性經濟衰退,在這個時間點聚集各界聲音,將引發各界對全球經濟發展趨勢的更多思考。

張海冰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張海冰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國家首腦間互動以及日本表現

  本次G20大阪峰會,日美歐與新興市場國家多位首腦都將出席,國家首腦間的互動以及現場表現,將為世界經濟發展趨勢釋放大量信號。其中,中美領導人間的雙邊會晤更是一大焦點,兩國領導人的見面將在穩定全球市場預期方面起到關鍵作用。

  作為東道國,日本希望能在本屆峰會上留下“日本烙印”,在全球貿易、老齡化等問題上,日本將提供怎樣的思路,值得期待。

賈晉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
賈晉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

  數字經濟

  G20大阪峰會中,數字經濟是重要主題之一。目前,5G正在加速落地推進,該領域規則製定等問題也備受關注,各國都不希望在數字經濟領域落後,針對該問題的討論將比之前更加具體。

  G20迄今已發揮了什麼樣的作用?

  蘇曉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為各國領導人凝聚共識提供平台

  2008年後,G20從部長級會議升級為領導人峰會機製,機製升級後,G20逐漸取代了原G7峰會,在全球經濟事務中開始發揮核心作用,成員國領導人會晤也按期進行,G20為各國領導人凝聚共識提供了平台。

  張海冰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穩定世界經濟

  第一階段,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G20首腦峰會通過促進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交流,有效應對了全球金融危機;

  第二階段,從2010年多倫多首腦峰會到2016年的杭州峰會,G20從危機應對向長效治理機製轉型,為全球長期經濟治理搭建了交流合作平台;

  第三階段,2016年至今,逐步形成全球主要經濟體領導人參與的對話機製,對於全球經濟治理中的長期戰略性問題的解決提供思路。

  推動形成全球共識

  G20峰會機製為全球經濟金融的發展與改革提供了新動力,在全球性跨境資本流動監管製度框的設立以及引領全球綠色金融發展方面,已經取得廣泛共識。

  G20面臨哪些重大挑戰?

張燕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張燕生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

  發達經濟體與發展中國家合作意願降低

  G20源起於危機應對。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時,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有擺脫困境的強烈意願,因此願意和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加強合作,G20峰會應運而生。

  現在,隨著發達經濟體走出“泥潭”,與發展中國家合作意願降低,G20越來越難以發揮協同應對危機的作用。比如,發達經濟體重視規則和責任,不重視發展問題,這是非常大的分歧。

  對中國來說,當務之急是精準、務實地開展工作,利用G20平台爭取更多支持。

魏建國 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
魏建國 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

  成果落實效果不佳

  過去一段時間,G20在落實成果方面做得並不是太好。

  當前中國在G20平台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角色也越發重要,有望推動G20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首要平台。

蘇曉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蘇曉暉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

  執行力有待提高

  G20作為目前全球經濟治理的首要平台,在為世界經濟開出“藥方”的同時,如何推動各國有效執行是必須要解決的問題。如果不能提高其執行力度,G20機製重要性就將面臨下降,甚至被邊緣化。

張海冰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張海冰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

  保衛多邊主義難度大

  目前,全球貿易局勢趨緊,單邊主義抬頭,G20保衛多邊主義,要形成對貿易保護主義的有效製衡措施難度不小,不僅需要進一步促進各國溝通交流,還需要與其他全球治理機製形成合力,才能發揮實質性作用。

賈晉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
賈晉京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宏觀研究部主任

  四方面挑戰

  在全球治理出現新挑戰的情況下,G20正面臨四方面挑戰:

  一是“2018年前實現經濟額外增長2%”的目標尚未達成,為製定下一步目標形成壓力;

  二是G20機製內部存在G7、金磚國家組織以及由中等國家或中等強國組成的“MITKA”三個集團,如何協調三者之間關係,增強互動交流有一定難度;

  三是西方國家對G20的重視程度出現降低趨勢;

  四是隨著民粹主義、孤立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的出現,G20面臨的全球經濟和國際貿易問題更加複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