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響競選連任的發令槍
2019年06月26日05:06

原標題:特朗普打響競選連任的發令槍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已正式打響競選連任的發令槍,宣佈參選的美國民主黨人足足有兩打。接下來的17個月,特朗普將全力以赴,去爭取一個新任期。其首次連任競選集會及執政以來的所作所為,預示特朗普的這場選戰之路,可能會比2016年更為喧鬧、更加狹險。

  上週三,在他的第二故鄉——佛羅里達州,特朗普舉行了首場正式連任競選造勢大會。奧蘭多市的安利中心,熱鬧喧囂,擠滿了2萬多人,支持者的叫喊,熱場樂隊的賣力演奏,滿眼“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紅帽子,長長的紅地毯,一個接一個的墊場演說者。與以往的活動類似,大會宛若一個秀場,變化的是強化了的熱度。

  特朗普與佛羅里達州關係密切。2016年,在佛羅里達州贏得的19張選舉人票是他贏得大選的關鍵因素。

  拉攏與恐嚇並施,是特朗普的慣用伎倆。在大會上,特朗普表示,他的競選代表了一種運動、一個民族、一個大家庭和一個受上帝眷顧的光榮國度。特朗普號召支持者同他一起,使美國重新富裕、重新強大、重新安全、重新偉大。

  用誇張的說法,特朗普將2020年大選定性為一次“大裁決”。特朗普對他的支持者說,大選將對那些“試圖破壞美國民主,傷害你們,行為方式上‘非美國’的人”進行審判。特朗普一如既往地怒懟他的政治對手,包括那些“華盛頓的圈內人”和職業政客。特朗普提醒支持者,他們在昔日的對手民主黨人士希拉里·克林頓眼中,是一群“可憐蟲”,而他則誓言使“被遺忘的人”不再被社會遺忘。兩年多的執政,特朗普又多了一些敵人。他在會上抨擊了美國國會那些調查他的民主黨議員、特別檢察官穆勒和“極端社會主義分子”。

  特朗普將民主黨的移民政策稱“道德上的懦弱和可憎”,是對“美國中產階級和美國生活方式的背叛”。

  在貿易問題上,全世界都感受到了特朗普關稅霸淩的戾氣。

  《紐約時報》評論稱,走上競選連任之路,特朗普的賭注是:2020年大選將是2016年大選的重演,是“回到未來”。4年前,特朗普扮演顛覆者角色,以一個電視明星和房地產商人的身份,將美國政壇上的建製派驚得無所適從。而2020年大選,他依然希望把自己裝扮為一個“局外人”和政治素人。不同之處在於:這次他將得到美國共和黨的全力支持。美國共和黨的選舉安排反映了這一點。

  按計劃,2020年8月24日至27日,美國共和黨將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夏洛特市舉行全國大會,推選出本黨參加總統大選的最終提名人。而早在2018年5月,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就作出了決定:解散黨內初選辯論委員會。儘管共和黨內仍存在一些反對特朗普的聲音,但該黨此舉意味著,這些反對者沒有什麼機會引起廣泛關注。

  對手陣營情況截然不同。6月23日,前美國聯邦眾議員塞斯塔克踩在報名截止日期前宣佈參選,將角逐2020年總統大選的美國民主黨人士定格在24人。6月26日,美國民主黨將舉行首場總統參選人電視辯論會。該黨決定本黨參加大選提名人的全國大會則是2020年7月13日至16日,在威斯康星州的密爾沃基市。

  特朗普的助手們認為,特朗普已經取得的政績足以贏得2020大選:大幅增加了軍費,通過了司法改革法案,改進了退伍軍人醫保製度,將家庭生育免稅額度翻了一倍,強力應對阿片類藥物危機,退出有關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捍衛公民的持槍權等等。

  特朗普宣稱:“在兩年半的時間里,我們取得了比任何其他總統都要大的成績。”但在批評者看來,特朗普必須對以下一些事實給出說法:美墨邊境牆仍未開修,奧巴馬醫療方案並沒有被全部推翻,國內老舊的基礎設施也沒有得到翻修,“美國優先”變成了“美國孤獨”。就連看似強勁的美國經濟,也沒有讓許多美國人產生獲得感。而這些都是特朗普4年前對支持者們的核心承諾。

  對於特朗普76分鍾的演講,在美國主流媒體看來,與他2016年的競選活動和兩年多執政風格相似,充斥著特朗普的標籤式內容:攻擊性話語、不實之辭、誇張和憤懣。

  與4年前不同的是,這次競選,特朗普不再是起初那個不被看好,甚至被當成笑話的人,而是坐擁巨大行政資源的在任總統,得到美國共和黨大力支持,並且可能是該黨唯一的提名人選。特朗普的造勢能力、攻擊能力可能已經成倍增長,製造話題,掀起波浪,吸引眼球,娛樂大眾,都會更具有衝擊力。

  對於奧蘭多的這次集會,他的支持者將之與搖滾音樂會比較,驕傲地表示:“哪一個候選人能夠搞出這麼熱鬧的場面?”而對於特朗普的粗野,有支持者將其視為“好極了的事”,因為“特朗普非常聰明,他瞭解人的弱點並知道如何利用它。寧要一個辦得了事的總統,也不要一個好人總統,而特朗普能辦事”。

  此次的競選口號,特朗普拋出“讓美國繼續偉大”。除了一個新的競選口號外,特朗普沒有對第二任期施政提出任何計劃。分析人士認為,選擇在鐵杆支持者的哄抬下正式“起跑”,特朗普發出了一個明確信號:他根本無意從當前有關反移民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強硬立場上退步。

  上台以來,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從未超過50%。一份泄露出來的特朗普團隊3月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特朗普在多數州的支持率落在拜登之後。特朗普好給對手貼標籤、起綽號,以此來貶損對方。而在奧蘭多的集會上,對於20多名宣佈參選的民主黨對手,特朗普似乎沒多大興趣。他僅送給美國前副總統、現年76歲的拜登一個綽號,“瞌睡的喬”。

  全球範圍內,特朗普所代表的民粹主義浪潮似乎仍處在方興未艾之際。在國內,特朗普專注鞏固基本選民盤,無意去擴大民意基礎。在國外,他堅持“美國優先”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這一做法能否幫他保住總統寶座,需拭目以待。

  本報北京6月25日電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劉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26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