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猥褻被拘,校方豈可對“性侵前科”毫不知情
2019年06月26日18:30

原標題:教師猥褻被拘,校方豈可對“性侵前科”毫不知情

  從查詢機製到強製核查責任雙向打補丁,才能更有力地斬斷色狼教師伸向校園的黑手。

  ▲2019年3月,北京第24屆中國國際教育巡迴展上,學生在看“性侵”等安全案例。圖/視覺中國

  被指曾因強姦幼女獲刑7年的老師,居然釋放後還能在國際學校當教師,並繼續長期猥褻多名女生?近日,“貴陽中加新世界國際學校教師涉嫌猥褻學生”事件引發輿論嘩然。

  6月26日,貴陽市觀山湖區委宣傳部通報指出,區聯合調查組進駐涉事學校核查發現教師入職程序不規範、入職材料缺失,其中犯罪嫌疑人入職材料存在造假情況。觀山湖區將對涉事學校教師入職把關不嚴、管理不規範等情況,做進一步調查後予以嚴肅追責。

  身為教師卻將黑手伸向學生,嫌疑人劉某林“長期對多名女生實施強行撫摸敏感部位、親吻臉頰等猥褻行為”,無疑踰越了師德底線和法律紅線。

  而網帖熱傳他早年在遵義市餘慶縣勤勇小學擔任校長時因強姦幼女獲刑7年,究竟是否屬實,目前觀山湖區還在查。但其回應中指出的“犯罪嫌疑人入職材料存在造假情況”,還有可供查證的校長同名,也為判斷網絡爆料的真實性提供了憑據。

  按照相關法規規定,若此案中的犯罪嫌疑人此前確係有前科,早就應該被教師隊伍除名。惡行難改之下,等待他的必定是法律的嚴懲。

  但涉事校方將這樣的性侵前科者招入學校,不能僅以犯罪嫌疑人的材料造假,就豁免基本的審核責任。

  今年初,最高檢方面表示,將聯合有關部門積極推動把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查詢,設置為教師資格申請和教職工招聘的前置程序。上海也於近期公佈了《關於建立涉性侵害違法犯罪人員從業限製製度的意見》,將在教育、醫療、訓練救助等與未成年人接觸密切的行業展開入職調查,對擬用人員進行“是否存在性侵犯罪記錄”的強製查詢。

  這樣一種強製查詢機製,顯然有利於打通教育部門與公安部門之間的“犯罪信息”共享壁壘,也能夠有效避免類似貴陽事件中材料造假、矇混過關的可能,值得各地效仿。

  但這起案例或許也表明,在打通查詢機製之外,如何提升學校的把關積極性,將查詢機製充分利用起來,仍需要針對性的製度補丁。

  比如,這次涉事學校就被核查發現“教師入職程序不規範、入職材料缺失”。就此看,避免部分學校放鬆職業背景核查,就成了保障犯罪信息查詢機製切實運轉必須要化解的現實之痛。否則,信息壁壘打通了,執行上存在漏洞,效果依舊將減價扣。

  應對這一點,教育部門可增加常規性的教師信息抽檢力度。同時,教師入職把關不嚴,學校方面到底該承擔怎樣的責任,也宜有更明確的製度規範。唯有從查詢機製到強製核查責任雙向打補丁,才能更有力地斬斷色狼教師伸向校園的黑手。

  □任然(媒體人)

  編輯 陳靜 校對 盧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