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美甲、染髮……女足世界盃流行“帶妝比賽”
2019年06月26日10:18

原標題:化妝、美甲、染髮……女足世界盃流行“帶妝比賽”

弗朗西絲卡·奧爾德

參考消息網6月26日報導 外媒稱,在自己參加的第三屆女足世界盃上,弗朗西絲卡·奧爾德加想要成為賽場上的焦點。首次參加世界盃時,這名尼日利亞女足國腳梳著長髮辮。第二次征戰世界盃時,她換成了帶波浪的金色馬尾辮。而這一次,她想嚐試一些更大膽的東西。

  據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經濟新聞網6月22日報導,“我一直想要綠色和白色,”她指的是把髮辮染成尼日利亞國家隊球衣的顏色,“但後來我喜歡上了藍色和紫色,我下決心要染成這兩種顏色。”

  在尼日利亞隊首場小組賽0比3輸給挪威隊之後,一些網友在社交網站上指責奧爾德加化妝、美甲並染髮是球隊失敗的原因之一。

  不少觀看女足世界盃的人似乎感到疑惑:競技體育和女人味可以共存嗎?至少奧爾德加等一些女足球員帶妝比賽的例子令他們很惱火。報導認為,這部分人的反應是基於過時的觀念,即女性,特別是女性運動員,應該如何打造自己的形象:強悍,但又不能過於強悍;爭強好勝,但又不能失去女人味;保留女人味,但又不能“太女人”,例如塗口紅。

  對於女運動員而言,這是一個不可能找到方向的空間。因此,本屆女足世界盃上的很多球員都用行動駁斥了這些偏見。

  報導稱,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塔克研究中心負責人瑪麗·喬·凱恩說:“在我們的曆史上,第一次迎來了大批女孩和女性參加體育運動的時代。”

  凱恩說:“當女性闖入競技體育這一由男性主宰的神聖空間時,化妝打扮可以使她們的參與變得不那麼具有侵略性。”她舉例說,美國有明確的聯邦法律,禁止在體育等活動中出現性別歧視。

  在本屆世界盃上,也許沒有人能比荷蘭隊球員莎妮絲·範德桑登更吸引眼球了。這名邊鋒的豹紋短髮簡直就是一件藝術品。在賽場上,她的口紅和黑色眼線也十分醒目。這名效力於里昂女足的荷蘭國腳說:“我從來都是帶妝比賽。這讓我感覺更自在。”

  一些化妝品廠商已經注意到了這一趨勢,並開始為喜歡帶妝上場的女運動員生產防汗眼線筆和睫毛膏等產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