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上天的可樂不是好可樂
2019年06月26日05:06

原標題:不想上天的可樂不是好可樂

  太陽沉沒在地平線下,蒼穹被染成淡淡的紫色和藍色。銀色的月亮高懸,璀璨的星空浮現……在這樣的美景中,在浩瀚的宇宙中,你看到了碳酸飲料的廣告。

  這是美國百事公司夢寐以求的場景。據美國科技新聞網站Futurism報導,百事俄羅斯分公司前不久推出了“軌道廣告牌”計劃,打算發射一組小型衛星,讓自家的LOGO上天。

  巨型廣告位於距地面約400公里的位置,與國際空間站所處的高度大致相同。每天清晨和傍晚,無數片聚酯薄膜製成的“帆”在太陽光下熠熠生輝,組成一個閃爍的商標,那是百事旗下子品牌、主要面向年輕人的能量飲料Adrenaline Rush。

  名為“創始火箭”的俄羅斯企業承攬了這項業務,並用氦氣球成功進行了測試。不過,他們的努力到此為止了。今年4月,百事美國總公司的發言人否決了“飲料廣告上天”的主意,稱俄羅斯分公司和美國總部之間存在“溝通錯誤”,可能是因為“語言問題”。

  短時間內,人們大概無法見到夜空中閃閃發光的巨型商標了,但這不至於挫傷食品飲料製造商進軍宇宙的熱情。畢竟,這些行業巨頭的宣傳品已經快把地球塞滿了,下至幾十米深的地下隧道,上至幾千米高的飛機客艙,哪裡都能見到它們的廣告。

  為了從各國太空競賽中分一杯羹,以百事為代表的快消品牌已經運作了幾十年。

大國宇宙爭霸 商家搭車

  美國《大西洋月刊》網站載文稱,百事公司對用紅藍白三色裝飾天空的癡迷並非一時興起,最早可以追溯到近一個世紀前。20世紀20年代,人類剛開發出“空中文字”(Skywriting,即用飛機拉煙在天空中寫寫畫畫)這一技能,嗅覺敏銳的老闆們就意識到這是“廣告的未來”,大小品牌一擁而上,百事可樂尤其積極。

  來自美國史密森尼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的數據顯示,僅1940年一年,百事公司就在全美48個州(當時還沒有夏威夷和阿拉斯加),以及墨西哥、加拿大、古巴和南美洲玩了2225次“空中文字”,成為飛行員們最忠誠的主顧之一。

  二戰後,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登場了。在超級大國太空爭霸的高潮時期,每次航天發射都會吸引全世界的眼球,商家自然不會錯過搭車的機會。《大西洋月刊》稱,早在1966年,乘坐美國第一代“雙子座”飛船的宇航員就喝上了橙味衝劑飲料“唐橙”。隨著航天飛機在上世紀80年代實用化,大公司紛至遝來。

  1984年,可口可樂公司要求NASA在航天飛機里裝上他們的汽水。準備遨遊太空的可樂不能用普通罐子盛放,配有特殊閥門的設計使其可以在失重狀態下被飲用。由於味覺在太空中會變遲鈍,為了讓可樂在太空裡更好喝,可口可樂公司調整了其引以為傲的秘密配方。據美國《紐約時報》報導,這一工程總共花了25萬美元。

  百事可樂不甘落後,迅速和NASA達成合作。根據該公司的說法,藍色的宇宙版可樂罐耗資1400萬美元設計製造。有人嘲諷,百事可樂吹噓的“太空汽水罐”看起來像個帶有標誌的剃鬚膏瓶。

  這些飲料罐在1985年隨“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發射。作為官方機構,美國航空航天局不喜歡和商業活動沾邊,但終究不想跟錢過不去。NASA強調,它認為汽水罐是一種“工程演示”,是對宇航員飲料容器的測試。各方皆大歡喜。

  這隻是如火如荼的“可樂戰爭”的插曲。兩大飲料巨頭的鬥爭如此激烈,以至於美國議員和白宮都要選邊站隊:可口可樂是民主黨人的首選飲品,就像前總統卡特一樣;他的繼任者羅納德·里根則是“百事黨”。可樂連國會山都能進,宇宙又算得了什麼?

“可樂戰爭”從廚房打上飛船

  “挑戰者”號升空10年後,“可樂戰爭2.0”打響。可口可樂於1996年在“奮進”號航天飛機里安裝了一台定製版飲料機。百事可樂另闢蹊徑,在美國老對手的幫助下走得更遠:俄羅斯宇航員在“和平號”空間站外進行了一次太空行走,拿著一個1.2米的百事可樂複製品“凹造型”。

  想像一下,你變身為一顆小小的地球衛星,以每小時2.8萬公里的速度飄在太空裡,性命全靠一根細細的纜繩維繫——冒這麼大的風險,只為打個廣告!百事公司拒絕透露到底是怎樣的“重賞”才催生了如此的“勇夫”,只透露酬金達到“七位數”。

  百事可樂和俄羅斯有特殊的情緣。1959年,身處冷戰的美蘇兩國比拚彼此的製度優越性,竭力展示自己的產品之新銳、人民生活之優渥。當年7月,剛剛與時任美國副總統尼克遜進行完“廚房辯論”的赫魯曉夫,從前者手中接過一杯百事可樂;百事公司的代表把這杯飲料塞給尼克遜,讓他攛掇蘇聯領導人喝一口。

  一張著名的照片由此誕生。“這是最棒的廣告。”《大西洋月刊》如是說。借此東風,百事公司成功打入蘇聯市場,於20世紀70年代在當地設立了灌裝廠。此後,百事可樂一直在俄羅斯大地上縱橫馳騁。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航天部門放下身段,多次幫外國食品公司造勢。《大西洋月刊》稱,近年來,俄羅斯宇航員在太空裡為肯德基、必勝客和一家以色列牛奶品牌拍過廣告。“無論你在哪裡,都有必勝客披薩。”必勝客公司發言人曾驕傲地對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表示。

  其他國家的企業群起效仿。2005年,日本日清食品在國際空間站里拍攝了一段方便麵廣告。另據美國科技媒體Verge報導,2014年,日本飲料製造商大塚打算把一罐自家生產的能量飲料送上月球。隨著各國的太空活動日趨活躍,這個名單越來越長。

讓廣告上天 企業可以靠自己

  熱熱鬧鬧的“太空廣告大戰”背後是令人尷尬的事實——碳酸飲料不太適合太空。如果沒有引力,飲料里的氣泡就無法上升到頂部然後爆開,而是會懶洋洋地漂浮在那裡。在地球上喝可樂時,重力會將液體留下,氣體會升起來,並以打嗝的形式逃離我們的身體。而在微重力環境如國際空間站、載人飛船和航天飛機上,喝可樂將導致宇航員沒完沒了地打嗝,就像加拿大宇航員克里斯·哈德菲爾德所言,“把喝下的東西吐回嘴裡”。

  不過,這阻擋不了宇航員們將碳酸飲料帶到地球以外。事實上,就算飲料巨頭們不大費周章,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也會出現在太空中,因為宇航員有權攜帶少量私人物品。儘管如此,NASA還是拒絕將可樂列入正式配給名單,據稱這主要是出於安全考慮。“結果好壞參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如此形容1985年進行的一場測試。《芝加哥論壇報》稱,在1996年的太空旅行中,可樂從專用的零重力儲存袋中逃逸出來,給宇航員製造了不少麻煩。

  未來,食品飲料企業可能不再需要宇航員幫忙,因為他們即將擁有自己的衛星,就像百事俄羅斯分公司最近謀劃的那樣。技術的進步讓衛星從高精尖產品變成了大路貨。

  商人們也不再依賴政府。商業化太空產業在過去10年間蓬勃發展,只要有錢,誰都可以發射火箭。去年2月,埃隆·馬斯克用SpaceX的火箭將一輛特斯拉跑車送入太空。為了給東京奧運會造勢,日本奧委會近日宣佈,打算讓動漫《機動戰士高達》的角色模型“飛出大氣層”。

  《大西洋月刊》刊文指出,這些行為肯定會激怒一部分人,特別是天文學家和科研人員。他們認為,地球周圍的太空垃圾已經夠多了,珍貴的軌道空間不敷使用,為多少有些滑稽的理由往宇宙里“扔垃圾”,令人忍無可忍。

  自從“空中文字”被發明,這種無聊的把戲一直存在,《紐約時報》稱之為“故意破壞”。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天體生物學中心主任迦勒·沙爾夫在《科學美國人》雜誌上寫道:“大多數人不會想在北極熊身上安個閃爍不停的廣告牌,或者把公司的口號印上珠穆朗瑪峰。”

  太空廣告的支持者反駁說,這類商業活動的負面影響不會很嚴重。和大多數圍繞地球飛行的人造物體一樣,它們升空不久就會在引力作用下落入大氣層燒燬,有些太空廣告牌的壽命可能只有兩三個月。換言之,即使真能“上天”,百事公司的廣告也會遭遇類似命運。

  不管怎樣,20世紀80年代升空的可樂罐保存了下來,現在還好好地躺在博物館里,供成千上萬遊客參觀。有鑒於此,食品飲料企業會有足夠的動力,繼續讓廣告上天。

  綜合編譯 袁野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26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