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漢堂發未來“十問”,全球“最強大腦”論劍西湖
2019年06月25日08:02

原標題:羅漢堂發未來“十問”,全球“最強大腦”論劍西湖

  數字技術會讓更多的人失業,還是會讓工作時間更短?誰是平台經濟的受益者?是所有參與者,還是少數平台公司?這是你關心的問題,也是全球“最強大腦”在思考的問題。6月25日,來自全球各地的200餘位頂尖學者在研究機構羅漢堂、達摩院、湖畔大學的發起下,共同發佈了2019年最關乎世界未來的十大問題。這十大問題全部圍繞數字經濟的時代背景展開,來自200餘位全球頂尖學者的投票,由羅漢堂學術委員會商議評出,其中還包括6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揚子晚報/揚眼記者 徐曉風

  羅漢堂“十問”究竟問了啥?

  每一個都跟普通人相關

  一年前,研究機構羅漢堂在杭州正式成立,它的使命就是聚集全球學術界的“大神”,旨在研究科技快速進步伴生出的經濟和社會問題。羅漢堂秘書長陳龍介紹,“這次發佈的十大提問,是我們認為關乎世界未來最關鍵的十個問題,可能沒有標準答案,但希望能引起社會各界的思考和討論,並在此基礎上達成一些共識,以減少人們對這個充滿不確定性世界的擔憂。”

  對於這十大問題,學者們在過去一年時間里也進行了多次探討。在談到“數據是誰的?誰是真正的受益者”時,美國加州伯克利法學院教授詹姆斯.鄧普斯認為,我們現在缺乏足夠的經濟學、社會學層面對隱私問題的研究,太多的政策只是基於假設。至於“數字技術會讓更多的人失業,還是會讓工作時間更短?”,專家認為“技術的不斷進步,讓人們有了更多閑暇的時間。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數據顯示,生產力越高的國家每週工作時長越低。”

  提到“誰是平台經濟的受益者,是所有參與者,還是少數平台公司?”諾獎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以中國為例,表示互聯網和平台型經濟打破了製約成熟市場發展的阻礙。“中國沒互聯網前,農民只能進城打工才能提高收入,互聯網讓他們在家鄉也能獲得同樣的發展機會。”

  對於眼下最受關注的“數字化時代全球化是否會走回頭路的問題”,諾獎得主托馬斯·薩金特樂觀表示“不會!”

  我們為什麼需要羅漢堂?

  科技伴生的問題亟待解決

  數字技術不僅有對經濟和社會的改良,一定還會孕育出全新的生產力和生產關係。這是世界各國同時面對的機會和挑戰。馬雲此前曾表示,作為一家科技公司,阿里巴巴數字經濟體有責任、有擔當傾盡全力,研究如何幫助全社會適應科技進步並迎接隨之而來的挑戰。

  2018年年初,阿里巴巴成立“以科技創新世界”的達摩院,未來3年里將投入1000億進行前沿技術的探索。但科技的快速發展也有可能伴生著新的社會問題,如何在發展中思考並解決這些問題,半年後,阿里巴巴倡議成立羅漢堂項目,並向全球頂尖學者發出邀請。在成立之時,羅漢堂在其《使命宣言》中提出,世界正在邁入全新的數字經濟時代。但就像每一次科技革命都曾在爭吵與憂慮中最終清晰方向,我們的社會是否準備好應對由大數據、機器學習、人工智能、機器人和其他數字技術而營造的全新的世界。學術界的使命就在於答疑解惑,探索未知。社會科學家們有責任更好地協作,幫助人類社會適應這場數字革命。

  全球各地還有更多“羅漢堂”?

  教機器人道德規範和罪惡感

  放眼全球,除了阿里的羅漢堂,已經有政府機構、頂級學府在招募人文社科類精英致力於解決人類未來將面臨的問題和困境。比如一群來自喬治亞理工學院的倫理學家應美國政府邀約,做了一系列跨學科研究,給機器人製定道德規範。包括給機器人建立了“道德適應器”,讓犯錯的機器人產生罪惡感;他們還給機器人讀故事,作為人工智能學習道德觀的捷徑。美國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也在做人和機器人的關係的研究,比如未來馬路上10%的汽車是無人車,那麼人與車該如何互相適應互相的開車習慣?

  還有Google X,Google的“登月工廠”,召集一群來自不同領域的專家,挑選最有前途的想法,為關鍵問題尋找答案,比如住房短缺,環境保護,教育公平……

  支招》》》

  諾獎得主為年輕人“出謀劃策” 不想被淘汰要終身學習

  又到了高考季。誌願如何填?哪些職業不會被未來淘汰?諾獎得主們也很樂意為年輕人支招。

  “保持終身學習能力,掌握基礎性知識。“是幾位學者異口同聲給年輕人的建議。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本特·霍姆斯特羅姆表示:與其去擔心未來會有哪些工作會被機器取代,年輕人該選擇什麼專業未來才不會被淘汰,不如讓自己保持跨領域的終身學習。

  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本特·霍姆斯特羅姆則強調不把自己鎖在一個特定領域,不固步自封是最重要的。紐約大學教授托馬斯·薩金特則給出實用建議:學習數學編程,可以快速舉一反三地學習其他技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