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當製勝先鋒
2019年06月25日06:01

原標題:爭當製勝先鋒

  掃一掃 看視頻

  “爭榮譽難,守榮譽更難。”在火箭軍某旅三連服役24年的二級軍士長左小山這樣總結他對榮譽的看法。

  作為三連的老兵,左小山見證了三連組建3年即全面形成作戰能力的超常規速度,目睹了連隊被中央軍委授予“導彈發射先鋒連”榮譽稱號的光榮時刻,也親曆了26年來榮譽室里的錦旗數量從幾面增加到上百面的過程。

  因此,他也更瞭解這支連隊多年來始終保持優秀的“密碼”。

  1993年5月,三連正式組建。作為一支肩負特殊使命的新型導彈部隊,組建之初,上級提出一項“看起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當年組建當年具備發射能力。

  導彈發射號稱“百人一杆槍”,一個發射單元由不同的系統組成,精密而複雜,需要多個戰位上的號手共同配合才能完成。如此快的戰鬥力生成速度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而當時的三連完全是白手起家:官兵從不同單位抽調而來,訓練沒裝備,上課沒教材,連住房也是工廠遺留下來的破舊廠房……

  壓力之下,官兵們迸發出驚人的能量,他們整理筆記、編寫教材、背記理論,學習室的燈一直亮到後半夜。白天,連長讓文書反複播放《西遊記》的主題曲《敢問路在何方》,連隊上下充滿一股創業的激情。

  面對缺乏裝備的難題,不久他們就製作出一些絕無僅有的“裝備”——在白紙上畫出與武器裝備操作面板相同的標識糊在紙箱上,大家對著紙板反複練習,標識磨破了重新貼好,手指磨腫了纏上膠布繼續練。

  組建初期奮勇拚搏的曆程,形成了這支部隊長久以來的氣質。左小山1996年入伍時,恰好見證了三連全面形成作戰能力的時刻。1995年和1996年,我人民解放軍兩次向東海、南海海域進行導彈發射,擔負首發發射任務的就是三連。

  “當時大家真是鉚著一股勁兒往前衝啊。”左小山感慨。1998年,三連被中央軍委授予“導彈發射先鋒連”榮譽稱號。

  為各項工作樹立高標準,是三連組建26年來一直保持的習慣。2009年,三連所在的“常規導彈第一旅”搬入新營區,官兵們承擔營區自建任務。就算是鋪草皮,三連官兵也能鋪得橫平豎直,像訓練走隊列一樣。

  “其他營都不願意跟我們一起幹,怕達不到標準重新返工。”左小山笑著說。

  在戰鬥力建設方面,三連的高標準更是出了名的。2016年,火箭軍紅藍對抗演訓場上傳來一個出人意料的消息,發射單元上某一戰位的號手被導調組判為“陣亡”,參演的發射營隨即補充號手,但先後補充的多名號手均再次被判“陣亡”。

  “肯定是減員操作,兼崗操作!”時任連長梅旭敏銳地意識到,這次不尋常的導調背後,隱藏著下一步挖掘提升戰鬥力的方向。

  那一年,連隊率先提出了“全能號手”的概念,即號手在精通本戰位操作的同時,能夠熟練掌握髮射單元所有號位的操作,確保發射車在戰鬥減員的情況下仍然具備導彈發射能力。

  “這對號手的要求非常高。”38歲的三級軍士長陶德軍說,雖然只是多了“全能”二字,但相應的難度呈幾何倍數增長:他們在訓練中要背記不同戰位的電路圖、氣路圖、油路圖,這些圖紙鋪在地上有十幾平方米,上面全是密密麻麻的線路。

  2018年,陶德軍率先通過旅里的全能號手考核,成為連隊第一名全能號手。兩年的時間里,他背記了幾十本專業書,被戰友稱為“移動硬盤”。

  如今,三連像陶德軍一樣的全能號手占到了連隊總人數的四分之一,最小的全能號手僅21歲,剛剛入伍滿兩年。

  “組建初期為了確保發射成功,我們每個連都會選拔最強的發射架擔任發射任務,而現在是臨機抽點,大家都能上。”陶德軍覺得,現在部隊的訓練模式更貼近實戰,而推行全能號手的做法更加符合實戰要求。

  為了提高實戰化訓練水平,三連進行了許多組訓方法上的創新。“旅里每個月都會組織不打招呼的戰備拉動,時間、路線、陣地都不明確,我們接到命令後要確保戰車隨時拉得出。”陶德軍介紹,為了提高人員集結速度,他們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平戰分離”的內務設置方法。

  所謂“平戰分離”,就是官兵在日常生活所需的個人物資之外另行準備一套戰備拉動所需的個人物資,包括被縟、枕頭、作訓鞋、洗漱用品等,裝在野戰背囊里,放在內務櫃上。這套內務設置被大家形象地稱為“B計劃”。

  “B計劃”的實施讓三連的集合速度比旅里規定的時間縮短了一半,拉動完回到班里,戰士們把背囊歸位後就可以馬上投入訓練。

  更重要的是,這種創新的訓練方法讓隨時準備上戰場的觀念深入人心。“比如,我們戰備水壺裡的水每星期都要換,有情況拎起來就走,確保隨時能飲用。”陶德軍說。

  不斷提高速度和效率的執念,催生了許多提升戰鬥力的創新。為追求零秒誤差的精確點火,陶德軍帶領號手們研製出精確點火輔助訓練裝置,使全連所有發射架零秒點火率提升一倍。為縮短導彈轉載時間,連長帶領大家反複試驗,摸索總結出“兩步兩定”快速轉載法,將轉載時間成功壓減60%。為提升部隊行動能力,二級軍士長左小山提出運輸車住宿升級改造方案,全旅相關車輛改造後整營部署轉換時間大幅壓減……

  左小山認為,連隊在管理方法和精神激勵上的創新為多年來保持先進注入了持續動力。讓他津津樂道的是連隊的“鬧鍾計劃”,內容是讓連隊每一名官兵都負責一兩項感興趣的事情,盡到提醒義務。比如左小山負責全營裝備的保養和維修,在需要檢查維護前,他會告知各負責人,確保整項工作順利進行。

  大到戰備工作,小到生日提醒,“鬧鍾計劃”讓三連所有人找到了主人翁意識,這讓曾在女子發射連任職多年的技術室助理工程師尉霞很受啟發:“一次我們去三連上課,正好趕上他們分配任務,每個人都主動請纓,變被動為主動,從而省出更多時間備戰打仗。”

  三連的戰前留言活動也讓尉霞印象深刻。“其實就是寫遺書,一開始我聽到後覺得有點作秀。”尉霞說,後來的一件事改變了她的想法,“有一天我們連隊也錄了這樣一個視頻,很多女兵哽咽或者沉默,這一刻讓我們真切感受到了戰爭來臨的狀態,激勵我們更加認真地對待戰備值班和演習。”

  在尉霞看來,三連一直是兄弟連隊追趕的標杆。“2011年女子導彈發射連剛組建時,我們就聽說樓對面有一個先進連隊,當時我們就想,一定要努力,總有一天超越你們。”她認為,三連越優秀,兄弟連隊就越有危機感,進入一種互相比拚的良性循環。

  “三連就像一條凶狠的鯰魚,激勵著大家更快地成長進步。”尉霞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25日 01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