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馬繼承人坐擁千億財富卻大吐苦水:生活不易
2019年06月25日21:29

  原標題:坐擁千億財富,寶馬繼承人卻大吐苦水:生活不易,招人嫉妒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圖片來源:攝圖網

  在德國,有一對姐弟從父親那裡繼承了巨額財富。目前,姐姐身價197億美元,是德國女首富,弟弟身家高達165億美元,也是德國十大富豪之一。

  這對“富二代”的生活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樣:遊艇、別墅、豪車。相反,他們最近面對媒體時大吐苦水:生活不易,擔子很重、還飽受嫉妒。

  這兩位“公開拉仇恨”富豪不是一般人,而是寶馬集團的繼承人。

  寶馬集團的繼承人:生活不易

  近日,寶馬汽車集團繼承人蘇珊娜·克拉騰與斯特芬·科萬特姐弟罕見接受了德國媒體《經理人雜誌》採訪。在採訪中,他們訴苦道,雖然繼承了巨大財富,但他們的生活並不容易,還要遭受嫉妒,也需要努力工作。

圖片來源:《經理人雜誌》網站截圖
圖片來源:《經理人雜誌》網站截圖

  姐姐蘇珊娜說:“很多人認為我們永遠坐在地中海的遊艇上,但作為財富守護者,生活也有不美好的一面。”

  “超級鑽石王老五”斯特芬說:“對我們兩人而言,驅使我們前進的肯定不是金錢,而是確保國家的就業,這比什麼都重要。”

  雖然年輕時就繼承了巨大財富,但蘇珊娜也對這一現象進行了反思。蘇珊娜表示,在德國,對富豪的嫉妒很普遍。一個公平的社會應該允許人們根據自己的能力去追求機會,“我們每天努力工作的動力是扮演好財富繼承人的這一角色”。

  兩位富豪的這場採訪在德國引起了極大反響。環球網援引德國《日報》評論說,德國普通大眾並不嫉妒富豪的財產,關鍵是富豪要依法納稅。而很多德國網友認為,他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願意與他們“交換生活”。

  “寶馬家族”的財富繼承

  蘇珊娜和斯特芬是寶馬第二代掌門人赫伯特·科萬特與第三任妻子喬安娜的子女。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在赫伯特·科萬特的管理下,寶馬從瀕臨破產的邊緣起死回生,

  當時,寶馬差點就要賣給戴姆勒-奔馳,但赫伯特在最後時刻改變了主意,不僅不賣,還自掏腰包,將自己在寶馬的持股比例提高到了50%。

  隨後,在喬安娜的帶領下,寶馬發展成一個豪車品牌。

  1982年赫伯特去世後,他的第三任妻子喬安娜繼承了寶馬16.7%的股份,兒子斯特芬和女兒蘇珊娜分別持有17.4%和12.6%的股份。2015年喬安娜去世後,她持有的寶馬股份也分給兒女。

  1997年開始,姐弟倆進入了寶馬集團的監事會,當時斯特芬只有30歲,目前是監事會副主席。對於自己早早就身居高位,斯特芬在這次採訪中說,他在30歲時就獲得了監事會席位,但他當時寧願先做幾年產品經理,或者學習建築。

  雖然只是監事會成員,但作為大股東,他們在集團內具有強大的話語權。根據寶馬集團2018年財報,目前,蘇珊娜和斯特芬直接和間接持有的寶馬集股份比例分別為25.8%和20.9%。

  除了寶馬集團的股份,蘇珊娜和斯特芬還控製著其他公司,其中很多都是寶馬的供應商。此外,蘇珊娜旗下還有化學品和製藥企業阿爾塔納集團、風能設備企業諾德克斯、國際碳素巨頭西格里集團。

  憑藉在寶馬集團的巨額股份,科萬特家族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家族。據《2014胡潤汽車家族全球富豪榜》,蘇珊娜、斯特芬以及他們的母親的財富總計近2500億元人民幣。

  而根據福布斯網站數據,蘇珊娜個人財富淨值達到了197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55億元),是德國女首富,斯特芬的個人財富為16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35億元)。

  作風低調,幕後掌權

  蘇珊娜、斯特芬繼承的不僅僅是財富,還有“寶馬家族”一貫低調的作風。公開資料顯示,蘇珊娜很少出席大型的社交派對,沒有奢侈的生活,也很少接受媒體採訪。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直到她16歲時,警方破獲了一起企圖對她和她母親進行綁架的案件,才讓她成為德國媒體的焦點人物。最初在寶馬公司實習時,她使用的都是化名。但在2007年,蘇珊娜還曾捲入一起敲詐勒索案。

  蘇珊娜雖然總在幕後,但絕不放鬆對公司的管理。據第一財經報導,當寶馬公司決策失誤,購買了英國羅孚汽車公司而造成嚴重虧損時,是她在董事會上堅持將羅孚公司賣掉,並且極力主張將負責這一事務的高級經理炒了魷魚。同樣,在阿爾塔納製藥公司的子公司米魯帕(Milupa)公司只虧不賺時,也是在她的推動下,阿爾塔納製藥公司毅然將該公司賣掉。觀察家認為,這樣有舍有保的果斷決策,是這兩個公司形成目前如此良好的經營狀況的一個重要原因。

  編輯 | 王嘉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