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的重要條件:不讓婚姻變得“無話可說”
2019年06月24日17:16

  原標題:我和你的婚姻,死於無話可說!

  來源:宛央女子

  年輕的時候,恐怕沒有幾個人把“可以聊天”作為結婚的重要條件吧!

  那時候,不管男女,大家考慮的都是顏值夠不夠高,性格夠不夠好,如果在此基礎上,又能錢夠多,那簡直不要太完美。

  但後來,有些婚姻一如當年想像中幸福;但另有一些婚姻,卻走入極糟糕的境地。

  這些糟糕的婚姻,細細想來,雖然各有各的不幸,但又有共同之處,那就是——我們後來都變得無話可說。

  劉震雲的小說《一句頂一萬句》,講了三代人的生活,每一代都有這樣的婚姻。

  第一代男主角是吳摩西,一個心裡哪怕九曲十八彎,臉上依舊笨拙木訥的人。

  早年因為一些事,自己割斷了與父母的關係,流落在外。後來機緣巧合,與喪偶帶著女兒的吳香香結婚。

  這段婚姻,一開始吳摩西還是有期待的。

  但沒過多久,他便覺得太累了。書中如此描寫吳摩西和吳香香生活在一起的感受:

  “讓人頭疼的是,過起瑣碎日子,兩人說不到一起。過日子是細水長流,吳摩西跟人說話吃力,吳香香跟人說話不吃力,兩人在說上不是一個秉性,辦起事來就更加不一樣了。”

  於是兩個人開始互相抱怨,這段婚姻最後的結局是,吳香香丟下女兒跟其他男人走了。

  吳摩西一直以為吳香香能做出偷情這種事,主要是嫌吳摩西沒出息沒本事。

  但後來,在人山人海的火車站,他偶然看見吳香香和那個男人,窮困落魄到靠給別人擦皮鞋謀生,但兩個人仍然相互依偎,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十分開心。

  吳香香會在那個男人的某句話裡,笑得彎了腰,把吃到嘴裡的白薯不小心噴了出去。

  吳摩西突然之間很受傷,因為吳香香與他從來沒有這麼親密過。

  他覺得吳香香似換了一個人,全不是從前動不動就罵人的潑婦樣,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不是吳香香換了,而是吳香香的身邊人換了。

  她與那個男人聊得來,說得著,吃糠咽菜顛沛流離也讓她覺得比和吳摩西在一起要舒坦。

  畢竟吧,過日子,不就是過個“吃”和“說”嗎?

  時間走到了第三代人那裡。

  第三代主角牛愛國的婚姻同樣死於無話可說。

  牛愛國與妻子龐麗娜經人介紹結婚,說起來這個介紹的理由也很有意思,別人覺得他倆都不愛說話,所以對脾氣。

  但結婚兩年後,兩個人開始隔閡越來越深。

  牛愛國說不出具體哪裡有隔閡,就是覺得兩人見面沒有話說。

  他意識到,不愛說話和沒話說其實是兩回事。

  不愛說話是心裡還有話,沒話說是乾脆什麼都沒有了。

  可是龐麗娜是真的不愛說話嗎?

  當然不,龐麗娜平日在家不愛說話,但後來遇到一個男人,常常與他有說有笑。

  牛愛國瞬間就心涼了:原來愛不愛說話,也要看跟誰在一起。

  兩人的婚姻鬧崩後,牛愛國後來也遇到另一個女人,他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發覺自己其實挺愛說話的,兩個人經常聊到眼皮打架也不捨得停下來。

  刹那之間,牛愛國理解了龐麗娜。

  因為,原來可以聊到一起是一件這麼美妙的事情。

  而無話可說的婚姻,只有失望、無趣與絕望。

  ……

  劉震雲的這本小說里,寫了十幾個人物,也寫了十幾段婚姻,這些婚姻都不完美。

  比如書中很重要的一個女性角色曹青娥沒能嫁給初戀,嫁給了一個父母給她安排的人,再比如曹青娥的女兒牛愛香晚婚而且嫁給了一個比自己大十幾歲的男人。

  但她們的婚姻不完美中,仍有一些幸福的底色,是因為至少那個人在婚姻里還算個合格的說話對象。

  也正是因為這點有話可說,他們的婚姻也才這麼一年年維持了下來。

  我在看這本小說的時候,常常不自禁拍胸脯暗歎:“還好,我和我老公,至今仍然聊得來。”

  這種聊得來不僅僅是指我們可以說很多話,更讓我覺得安慰的是,有些話我不必多說他也會懂。

  一句頂一萬句。

  就像如果我哪天回家,一言不發就開始拿起一本書再戴上耳機,他就會知道那天的我一定有些情緒是需要自我排解的,他便會給足我空間。

  就像我也會懂,如果他哪天下了班不像平常一樣故意逗我,我就知道那天的他,需要的是我自覺給出一點心理距離。

  當然心情好的時候,我們就會狂說。

  那天開車和他出去兜風,車子穿過川地一片又一片青山,我們從黃霑的詞曲聊到了王祖賢的電影又聊到了金庸的小說,耳邊是那首《滄海一聲笑》,我們都覺得一顆心寧靜、舒適,兩岸青山白雲也不及眼前人好看。

  結婚這麼多年,最慶幸我們都活成了彼此的紅塵知己,永遠可以在對方面前說所有想說的話,不必忐忑或試探。

  你知道婚姻最可怕之處是什麼嗎?

  是忽然有那麼一日,你心底有萬語千言,但看了看眼前人,一瞬之間,再也沒有任何說話的慾望和力量。因為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告訴你:

  算了,說了他也未必懂,不過是徒增煩惱。

  婚姻走到了這種境地,基本也就到了說再見的時候。

  可這樣的境地,其實也都是一日一日的失望攢出來的。

  我承認,靈魂伴侶不是那麼容易遇見的。

  但我們至少可以靠經營,不讓婚姻變得無話可說。

  最重要的一點是,你可否認認真真去問過去想過對方到底在期待什麼。

  很多婚姻最後變得無話可說,就是因為所有的期待都落了空,所以才覺得多說無用。

  而我們,而那些至今聊得來的夫妻,只不過是比別人更願意多傾聽,多觀察,多陪伴,所以才有了更多諒解的空間。

  婚姻,說到底,很像張愛玲《傾城之戀》里那一句:“僅僅是一刹那的徹底的諒解,然而這一刹那夠他們在一起和諧地活個十年八年。”

  並非愛情越盛,婚姻越久,而是諒解越深,婚姻越長。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