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先鋒設計力量集結PittiUomo
2019年06月24日06:58

  參加PittiUomo,對於這批中國設計師來說是一個融入國際時尚商業體系的好機會。借由“GuestNationChina”的集體亮相,中國先鋒設計師們向全球頂尖的買手和媒體呈現了真實的、能夠代表中國創意的形象,也讓更多人瞭解了中國品牌和中國男裝商業。

  參加Pitti Uomo,對於這批中國設計師來說是一個融入國際時尚商業體系的好機會。借由“Guest Nation China”的集體亮相,中國先鋒設計師們向全球頂尖的買手和媒體呈現了真實的、能夠代表中國創意的形象,也讓更多人瞭解了中國品牌和中國男裝商業。

  一年兩度的男裝周再次席捲了6月,值得關注的是,各大男裝周的官方日程上出現了許多來自中國的名字,PRIVATE POLICY、8ON8、Feng Chen Wang、SANKUANZ等等,這些代表著中國最前沿設計力量的先鋒設計師品牌已各自獲得了國際認知度。

  在6月上旬舉辦的Pitti Uomo(佛羅倫斯男裝展)上,這些各自為營的力量擰成了一股繩,以“中國先鋒設計師”的集體身份出現。

  自2010年起,Pitti Uomo面向全世界所有國家開放了一項國際性的特別項目“Guest Nation Project(嘉賓國項目)”。每一屆都在世界範圍內邀請最具實力的國家作為主賓國,向全球最頂尖的買手和媒體展現最優秀與最具潛力的服裝設計師及作品。

  今年6月的第96屆Pitti Uomo,中國首度受邀擔任主賓國。6月11日至14日,“Guest Nation China”項目推出,這也成為Pitti Uomo迄今為止規模最大的嘉賓國項目。10個中國先鋒設計師品牌:PRONOUNCE、8ON8、DANSHAN、FFIXXEDSTUDIOS、PERCY LAU、PRIVATE POLICY、SAMUEL GUì YANG、THE FLOCKS、STAFFONLY和untitlab?集中亮相。

  當先鋒設計師品牌成為代表中國時裝力量的名片頻頻出現在國際舞台上時,也不得不認識到,這類品牌仍處於相對小眾的定位,許多品牌成立不超過5年,尚處於成長期。幸運的是,獨立設計師們生在了一個很好的時代,本次“Guest Nation China”項目,作為設計師平台的蕾虎(Labelhood)、作為電商平台的天貓,以及與Pitti Uomo達成戰略合作的上海時裝周,都在背後貢獻了自己的一分力量。之所以能夠獲得各方的大力支持,說到底,是因為“好設計”才是時尚行業的硬通貨,而中國設計師們已經具備比肩國際的設計水平。

  中國先鋒時裝力量的一次集體亮相

  蕾虎作為項目策展方,聯合國際品牌諮詢公司V\/Collective篩選出了上述10個品牌,在Pitti Uomo的主會場——佛羅倫斯展覽中心(Fortezza da Basso)獨特的地下空間Grotte內展示系列作品及其與品牌的膠囊合作系列。

  其中,由設計師李雨山和周俊創立於2016年的PRONOUNCE在6月12日帶來2020春夏系列時裝秀“陶俑挖掘”。

  據介紹,“陶俑挖掘”以兵馬俑的“千人千面”場景與上百名挖掘團隊在挖掘過程中篤定、堅韌的精神為靈感設計。PRONOUNCE將發佈會想像成一個最新的挖掘現場,設計上採用了大量兵馬俑頭像印花,工藝上採用了工時高達1600小時的珠繡與蘇繡編織,以及蒙古族藝人手工針織。這也是Pitti Uomo首次迎來中國品牌時裝秀。

  值得關注的一點是,上述10個品牌的創始人大都擁有海外留學背景,倫敦時裝學院、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帕森斯設計學院等世界一流學府是他們最常見的畢業院校。設計師們也都十分年輕,大部分是90後或80後。

  西方教育與東方特質的碰撞、融合會誕生怎樣的設計?蕾虎聯合創始人Tasha告訴記者:“設計師現在越來越關注這一點,且他們的呈現方式不是簡單粗暴地把一些中文的字體或者是口號性的概念直接融入到服裝中,他們的整個設計過程是非常嚴謹的。”比如為了“陶俑挖掘”系列,設計師多次去西安參觀兵馬俑,這一系列也延續了品牌一直探討的“眾生相”主題。設計師通過自身對兵馬俑文化的理解,從剪裁、圖案以及設計細節上與其進行連接。“我覺得其實年輕設計師通過從西方教育中學到的體系,去將一個議題做得深入,本身也對中國傳統文化在年輕一輩當中的複興有一個強而有力的推動。”Tasha補充道。

  除系列設計外,在“Guest Nation China”項目上,天貓還攜手GXG、馬克華菲(FAIRWHALE)以及回力等國內規模較大的男裝商業品牌呈現特別策劃,帶來與獨立設計師品牌合作的聯名款。

  在天貓國潮團隊推動下,SUAMOMENT聯名了 馬應龍 和999、Beaster聯名了龍虎牌風油精、AK CLUB聯名了龍虎油、馬克華菲聯名了8ON8和JUST IN XX、回力則推出了青年震盪系列……

  天貓男裝總監Gina認為,聯名是一種互相借力,“這次跟著參展的商業品牌有很多已經處於頭部位置,有很好的品牌基礎,它們等於是在背後讚助獨立設計師,為整個中國的時裝事業出一分力量,設計師也會利用他們在設計領域的專業度,幫助品牌拉升在國內消費者心中的時尚地位。”

  Tasha也認同這一點,“這些在主流市場有較廣認知的品牌,有心想做一些嚐試跟突破,所以我們就提議中國年輕設計師跟他們做一些膠囊系列。對於年輕品牌來說,也可以借助成熟品牌原先的影響力,接觸到更多目標人群。”

  去年2月的紐約時裝周上,“中國李寧”的亮相讓“國潮”這一概念迅速受到追捧。但對於獨立設計師來說,如此籠統的一個標籤並不能概括他們。Tasha認為,比如這次帶去的10個中國設計師品牌都並不屬於國潮所探討的方向,“我覺得國潮屬於一個被民眾廣泛接受的概念,但其實這樣的概念設計師比較少去涉及,因為我們本身在做的是去探討設計本身,也一般不太會用‘潮’這個字去連接他們的作品。”但她也認可,對於更大的主流市場來說,“國潮”是一個非常容易被接受的概念,潮流文化尤其是男裝潮流文化,是一個大家都會關注的熱度話題,“從中國而來的潮流文化”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市場概念。

  進化的商業模式

  事實上,大部分新銳獨立設計師品牌從銷售規模上來說並不算大,甚至許多品牌並未入駐天貓。但Gina認為,在時裝領域,“我們非常饑渴於能夠擁有自己的一股力量。”因此,儘管生意額不是很大,但天貓希望去引導這樣的一個市場。

  男裝市場有多大?Gina告訴記者,天貓男裝目前已有千億規模,“年輕一代消費群體對時尚的訴求非常強烈,他們更加不在乎品牌,只要款好就會認同,相比之下,中年男性的品牌教育成本則較高。這也給國內的年輕設計師帶來市場機會。”

  對於獨立設計師品牌來說,最主要的經銷渠道還是買手店。蕾虎不僅是先鋒設計師平台,其前身長作棟樑也是中國最有影響力的買手店之一。

  動輒數千甚至上萬的較高定價,被認為是設計師品牌與大眾割裂的一個重要原因,Tasha表示,這是品牌發展的一個必經過程,並且這個問題可能在中國比在任何一個地域都要更為明顯。“因為中國整個市場特別大,你越下沉,越能夠在所謂體量或者是經濟利益上得到更大的收穫,今天的設計師在中國比在任何一個市場都更容易面臨所謂的定價高昂以及小眾定位的挑戰,因為它被放在了一個相對的大環境裡面。”

較高的定價是設計師的創作過程以及對面料的選擇呈現出的結果,但Tasha也表示,最近三五年,設計師們已經在做出非常大的調試,去適配整個大環境,“他們自己也看到了,在電商大環境的消費習慣下,一個普通人對於一件服裝在價格和設計上的接受程度。我今天所碰到的這些年輕設計師,每一個人在做新系列的時候都會主動去講控製成本、提高消費性價比的問題。”

獨立設計師的商業模式也一直在進化,十年前棟樑創立時剛剛有獨立設計師品牌這樣一個概念,五年前市場雛形初現、逐漸繁榮,而現在,設計師在進行更多的商業探索,比如通過批發的渠道去和更多的國內外買手店合作;或是更進一步,打造自己的零售體系;也有設計師走向了線上開店的道路。“我也很希望看到三年五年之後,中國至少有品牌可以突顯出來,成為一個相對成熟的,既擁有自己完整的批發體系,也擁有自己完整的零售體系,且在商業上被認可的品牌。”Tasha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