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女兒考研,她卻先考上了
2019年06月24日07:42

原標題:陪女兒考研,她卻先考上了

  周亞鬆在畢業典禮上獲得了校長的點讚。

  周亞鬆的獨唱表演

  周亞鬆女兒(左)、萬老師(中)和周亞鬆(右)的合影

  三年前,周亞鬆為了鼓勵自己的女兒,陪女兒一起考研,結果考上了位於武漢的華中師範大學,成為一名音樂學院的研究生。第二年,女兒也考了進來。經過三年努力,周亞鬆如期畢業,畢業典禮上,校長還特意為她點讚。

  紫牛新聞記者 陳勇

  沒有上過大學 重返校園的夢一直藏在心裡

  6月20日,華中師範大學2019年研究生畢業典禮上,校長趙淩雲在致辭中,特意為55歲的聲樂專業碩士畢業生周亞鬆做了如下點評:“周亞鬆用親身實踐生動地展示了‘學無止境’的道理,證明了學習從來沒有時間和年齡限製。”

  6月21日,在接受紫牛新聞採訪時,周亞鬆心情特別好,時不時發出爽朗的大笑聲。她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現在仍然難掩心中的激動,“當天聽完校長的點評後,我站起來向全場致敬時,全場師生也為我熱烈地鼓掌。” 周亞鬆表示,能得到校長的肯定,是她畢業當天收到的最好禮物。

  周亞鬆生於1964年,湖南常德人。她研究生專業是聲樂。談起為何會與音樂結緣,她說是受了爺爺的影響。遺憾的是,高中畢業後,因為家庭條件困難,周亞鬆沒能繼續升學。因為沒上過大學,重返校園的夢一直藏在心裡。後來參加工作後,周亞鬆利用業餘時間,通過成人教育相繼取得與音樂相關專業的專科、本科學曆。

  周亞鬆還自學過多種樂器。在女兒四五歲時,她就先後送女兒去學習舞蹈、鋼琴和聲樂,女兒上課,她就在旁邊跟著一起學。2013年,女兒大學畢業了,周亞鬆有了更多的時間。為了有更多的學習機會,她陸續參加了多場歌唱類的選秀比賽。“星光大道的海選參加過很多次,2014年遼寧衛視的‘民間好嗓子’我還進入廣州賽區前十強。”周亞鬆介紹,地區的前十強已經是她的最好成績了,沒能走得更遠。

  通過參加多場選秀節目,周亞鬆學到了很多,但她總結:“如果想取得更好的成績,還得要經過系統地學習。”

  鼓勵女兒考研 沒想到自己先考上了

  周亞鬆說,此後考研就成了她的理想,她將理想的種子深埋在心裡,等著有一天悄悄地萌發。

  考研之前的周亞鬆在湖南當地是一名公務員,從事人事檔案工作。對於自己的工作,她還是挺滿意的,不過較之於音樂,她還是更喜歡後者。周亞鬆原本的想法是,等退休後再去考研,但2015年女兒的考研計劃成了一個契機,讓她的計劃又往前推了一大步。

  周亞鬆的女兒本科專業是音樂學,畢業工作兩年後,決定報考華中師範大學的研究生。“我原來是想等退休後再考研,正好女兒考研,那我就想不如也一起考吧,也能借此鼓勵她。”周亞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最初是想考上海一所院校的在職研究生的,但後來有老師建議她,“既然女兒考華師大,那你也考吧。” 周亞鬆聽後,覺得也有道理,“不用兩邊跑,還能跟女兒做同學”。

  雖說有了決定,但周亞鬆的心裡並不踏實,“以前從沒想過考全日製的,怕考不上。後來一想也就無所謂了,大不了今年考不上明年考,明年考不上後年考。”想通了之後的周亞鬆就開始了備考,她與女兒報考同一所學校同一門專業。

  周亞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備考期間她和女兒就在大學旁租了一間“考研宿舍”,母女倆互相幫助,一起努力。但其中的困難還是讓她措手不及。“專業課還好,因為本科時都有涉及。但英語是個大問題,一切都得從頭開始,剛開始我只能死記單詞,但效果並不好,經常是背了就忘,忘了再背。”周亞鬆介紹,最終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多虧了她女兒給她量身定做了一套學習方法。“她幫我買了適合我的複習資料,我就開始背範文,背了所有的範文後再反複做往年的真題。”

  經過大半年的準備後,2016年年初,周亞鬆成功通過筆試。周亞鬆覺得自己運氣挺好。“考試的時候,有的題就是蒙對的。”同時她覺得心態也很重要,“女兒可能比較緊張,我反而放鬆得很。”

  最終,周亞鬆一路過關斬將,通過複試、面試,拿到華中師範大學音樂學院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

  52歲開始讀研 女兒成了自己的“學妹”

  周亞鬆一度把讀研作為自己的理想,考上之後就辦理了退休手續。“因為工齡達到了30年,我就辦理了提前退休手續,這樣我就能心無旁騖地學習了。”

  在校期間,為了能在課業上有更快的進步,得到老師的認可,52歲的周亞鬆比別的同學要更加努力。在學習的過程中,周亞鬆笑稱“曾也走了彎路”。“剛進校園的時候有強烈的求知慾,什麼都想學,研一時,除了必修課之外,基本上我把所有的選修課都選了,帶來的結果就是突然感覺一下子時間就不夠用了。”周亞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那時候除了吃飯,根本就沒時間去做其它事情了。

  2017年,周亞鬆女兒第二次考研成功,成了媽媽的“學妹”。她還特意將自己曾經的經驗分享給了女兒,告訴她選課的時候不能貪多,否則消化不了。總結過經驗之後,周亞鬆第二年將時間安排得很好,學習效率也提高了很多。

  周亞鬆與女兒選擇了相同的學校、相同的專業,甚至同住一棟宿舍樓,母女倆很快成了周圍人關注的焦點。“有同學知道我跟女兒同時上研究生,都表示出驚訝和羨慕之情。”在周亞鬆的心裡,她是幸福的。不過,在校期間,她們母女接觸也並不是很多,“更多的是以同學相處,偶爾約約飯。”

  通過三年學習,周亞鬆最大的收穫就是增長了知識面,“尤其專業上的唱功有了很大的提高;另外也拓寬了視野,看問題也更透徹了。”

  她陽光開朗,比90後更積極

  萬老師是周亞鬆的輔導員,她在接受紫牛新聞採訪時對自己的學生給予了很高的評價。

  萬老師介紹,周亞鬆在學校表現得非常積極,跟90後的學生相比,反而更加積極。“每一次研究生的點名、活動,她都是很積極地參加,從來都沒有缺過席,連我都覺得驚訝。”萬老師讚揚說,周亞鬆年齡雖然比90後的學生大很多,但許多方面其實做得更到位。

  與同學們的交往中,周亞鬆也與大家相處得很好。“非常樂於助人,同學們遇到困難時也都願意找她幫忙。她也很樂於幫助別人。性格非常開朗、陽光、熱情、樂於助人,所以同學們都親切地稱她為‘鬆姐’。”

  萬老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周亞鬆終身學習的態度特別值得學校的所有同學學習。“她對自己夢想的執著與追求,以及滿懷激情地追逐自己的夢想,為整個學校的師生起到了一個很好的模範帶頭作用,很勵誌。她的行為影響了很多同學。”

  同時,萬老師認為周亞鬆在社會擔當和責任感方面也做得很好。“當有媒體採訪她時,雖然接受採訪會耽誤學習和生活,花費自己的精力,我也曾私下問過她,不會覺得煩嗎?她覺得自己的經曆比較勵誌,她就是要告訴所有的人,追逐自己的夢想是不應該受年齡的限製的,不管年齡多大,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利和可能性,她想把自己的想法傳遞給所有人,多傳播正能量。”

  準備考博士,參加公益演出

  同學都是90後,導師也只比自己大幾歲,還有的任課老師比她小很多,會有壓力嗎?當紫牛新聞記者拋出這個問題時,周亞鬆回答:“雖然年齡比較大,臉上已有滄桑感,但因為我心態年輕,其實並沒有壓力。加上我一直性格開朗,反而在感受到年輕人的朝氣蓬勃時,感覺自己更加年輕了。”

  52歲開始讀研,周亞鬆周圍也有人表示出不理解,還有人說,“這麼大年齡了,還去讀研不是鬧笑話嗎?”周亞鬆聽了之後也是一笑了之,“我不是迷戀學曆,而是崇尚活到老學到老的信念。”

  周亞鬆也向紫牛新聞記者坦言,“母女同校”的特殊情況也可能讓女兒產生了微妙的心理負擔,自己的“引人注目”不知不覺中可能也會為女兒帶來壓力,但女兒是會理解自己的。

  對於將來,周亞鬆說,有機會她還將繼續深造,“準備去考博士,但至於是否考上並不在意,主要是享受一個過程。”她認為,學習是一個終身的事業,方式也有很多。以後也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去充實自己,不會放棄學習, 還會積極地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比如說參加公益演出。

  曾經的我們都會擁有自己的夢想,不知不覺間有些夢想會被棄之一旁,但周亞鬆說:只要有想法,就大膽地去做;只要有夢想,啥時候去實現都不會晚,與年齡無關。

  最佳深度報導媒體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