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墮落的天使找到回家的路 上海打造有溫度的戒毒新模式
2019年06月24日09:17

原標題:讓墮落的天使找到回家的路 上海打造有溫度的戒毒新模式

在傳統印象中,戒毒過程總是慘不忍睹、苦不堪言。在今年國際禁毒日前夕,記者從市禁毒辦、市司法局獲悉,上海的戒毒模式正從過去的行為矯治為主轉向“科學戒毒”“智慧戒毒”,將創新基因融入到戒毒中,探索通過“運動戒毒”“藝術戒毒”等模式,打造“有溫度的戒毒模式”。

圖說:專家學者們正在欣賞戒毒康複對象的作品。龔海燕老師 攝

藝術戒毒:讓墮落的天使找到回家的路

■實例: 24歲美麗白衣天使的墮落

方婷(化名),人如其名,身材高挑,一頭飄逸的長捲髮,走在馬路上屬於回頭率頗高的那種。要不是在特殊場合遇見,記者難以將她和“癮君子”聯繫起來。

一針一線之間,方婷和夥伴們靜心屏氣,挑選合適的布料,仔細裁剪、細細縫製,巧手製作了精美的香囊,餽贈給來參觀的世界戒毒專家學者們。今年49歲的方婷告訴記者,“我原來是一家的護士,醫院很栽培我,專門送我去培訓。在家裡,我也是最小的,是父母手上的掌上明珠。”

“白衣天使”的幸福生活從24歲驟然改變。方婷到一個做生意的朋友家裡玩。“我從廣州帶回來點時尚玩意,你要不要試試看?”俗話說,無知者無畏,方婷毫無提防:“好啊。” 一開始沒什麼感覺,漸漸地感覺越來越好,但沒多久這種“美好感覺”很快就開始變味。一開始,方婷每週吸食毒品1到2次。過了3個月左右,一天,方婷和小姐妹逛商店,突然感覺不對,平時逛個一天也不累的她,突然感覺體力不支,全身無力。當她找到朋友再吸食“時尚玩意”,才恍然大悟,自己吸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海洛因”。

從此,本應該青春作伴的日子,方婷和“白魔”愛恨交加、百般糾纏。家人發現她吸毒後,震驚之餘百般勸誡,還送她到各種戒毒機構,希望通過各種方式把她從泥沼中掙紮出來。後來,方婷因為吸毒被勞教、強戒。就在這生不如死、顛倒黑白的日子裡,她的父親、母親先後去世。尤其是在強戒所的日子裡,當社工告訴她母親去世前,最放不下的也是她,叮囑姐姐一定要好好照顧她,讓社工督促她,不要再碰毒品了!方婷大哭了一場,痛並思痛、下定決心,一定要戒斷毒癮。

從強戒所出來後,方婷的姐姐把她接到自己家裡一起生活,家人的溫暖、對毒品的厭惡,讓方婷漸漸走出陰霾。

一次偶然的機會,方婷聽說家附近的戒毒中心裡開了藝術中心,可以做一些手工、剪紙等,有時候還會參加一些表演。原本不願意和周圍人打交道的她放下包袱,共同的經曆讓她們敞開心扉,靜下心來一起做些藝術品也讓她的心情逐漸放鬆,漸漸恢復到原來活潑開朗的性格,已經6年沒有再碰毒品了。“如果不是毒品,我的人生本來不是這樣的,現在我沒有婚姻、沒有孩子,幸虧還有姐姐的關愛。希望年輕的女孩們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轍了!”

圖說:專家學者們正在欣賞戒毒康複對象的作品。龔海燕老師攝

上海的藝術戒毒重塑新生

藝術戒毒是指以藝術活動為手段,具有藝術和教育雙重作用的一種治療方法。比如,靜安區在戒毒康複實踐中,將國畫、手工等藝術戒毒的方法運用到社區戒毒康複領域,積極引導藥物濫用人員參加各類藝術小組活動,幫助他們戒除毒癮,藝術戒毒助力社區康複,取得了較好的成效。

在專業社區戒毒康複的基礎上,金山區建立了一種幫助戒毒人員樹立主動、積極戒毒意識的方法——“藝術療法”戒治模式。該模式結合金山傳統文化,組織戒毒人員參與金山農民畫、“土布貼畫”“石頭畫”等學習小組,建立健康興趣愛好,培養耐心、挖掘潛能、掌握技能。同時,定期的藝術學習活動給戒毒人員帶去心靈上的寄託,不再空虛無聊,從而促進戒毒人員保持操守和控製心癮。近兩年,還融入演講藝術、剪紙藝術、歌唱藝術等,力求用“藝術療法”給更多戒毒人員帶來希望、重塑新生。

在徐彙區康健希望印社,印社堅持每年春季開展一期篆刻藝術康複小組,參與人數不斷增加,形式也日益多樣化。多年來,參與康健篆刻藝術康複的服務對象,就業率和戒斷率不斷提升,走出了一條運用社會工作理論,又具有本土化特色的、可持續發展的藝術療法新路子。

圖說:戒毒人員在做運動戒毒項目。丁燦 攝

運動戒毒:“肉體和靈魂的一次重生”

■口述實錄:找回那個自由自在的追風少年

我叫小峰(化名),我雖然30歲不到,但這已經是我第3次來到高境戒毒所戒毒。毒品,掏空了我的青春,我年輕的身體如耋耄老人一般,稍微動一動就氣喘吁吁。我到底該怎麼辦?我的人生不該如此……

來到高境戒毒所之前,我已經試過許多種戒毒方法。但因為意誌力不強、心癮難除,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2018年底,高境戒毒所組織戒毒人員召開了“運動戒毒”動員大會,介紹了“運動戒毒”項目的相關情況,並鼓勵我們自願報名。

回到房間,小組里的熱門話題馬上成了“運動戒毒”。有些上了歲數的戒毒人員對“運動戒毒”持懷疑態度。我最終還是報名了,試試看吧,也許會有希望呢?

民警先是組織我們開展了一些基礎的有氧訓練,每週一、三、五的下午,逐次開展健美操、跳繩、核心力量、籃球等大強度的運動訓練。剛開始運動的時候,我似乎感到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跳動,我突然感到有些愉悅,之前的一些焦慮、壓力統統煙消雲散了。過了一段時間,康複訓練中心肖主任拿著我的測試數據笑著對我說:“小峰啊,看得出來你最近很認真嘛,身體的各項數據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啊!”

那天晚上,大家都早早地上床,進入夢鄉。在夢裡,我又見到了年少時的那個我,自由自在的追風少年,無憂無慮的青春歲月,依稀聽到慈祥的母親在輕輕地呼喚著我。

我堅信我趕上了戒毒的好時候,我一定要牢牢抓住運動戒毒這根“救命稻草”。 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能夠多點時間陪伴家人,彌補之前的過失,我知道,這一次我只能進不能退!

圖說:戒毒人員在表演舞龍舞獅。丁燦攝

上海在全國率先探索運動戒毒模式

打太極、花式籃球,還有舞龍舞獅……這些居然都能戒毒?今年國際禁毒日前夕,在上海市高境強製隔離戒毒所,一場特殊的戒毒人員康複運動比賽舉行。據瞭解,上海在全國率先探索運動戒毒,請專家團隊製定課程計劃,在效果評估上大量運用科技新方法,目前已經取得了一定成效。

自從2018年10月司法部戒毒局選取上海等11個試點省份開展運動戒毒試點工作以來,高境戒毒所作為上海運動戒毒試點單位,組建了包括交大、體院、師大等專業院校在內,涵蓋類腦科學、毒品成癮、體育鍛鍊的聯合團隊,全面負責對戒毒人員運動干預與效果評估的實施,進一步確保運動戒毒實施的科學性與專業性。

經過近幾個月的運動,參與運動戒毒的戒毒人員普遍低下的身體質量指數上升,心肺和認識功能得到改善,負面情緒減少,主動參加運動的意願明顯上升,取得了一系列戒治成效。

記者從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禁毒局獲悉,上海在全國率先提出“4+1+1+1”戒毒康複運行模式,即每週4天勞動、1天教育、1天康複訓練、1天休息。今年,該模式被列為全國戒毒系統今年重點推進項目,在全國推開。今後,康複訓練的時間比重還會進一步增加。

在運動戒毒上面,上海也做了方案設計。按照自願原則,篩選了240人參加對比實驗。這些戒毒人員骨密度偏低占近28%,體質測試“良”以上的只占30%,戒毒前有運動習慣的不足10%,整體生理狀況不容樂觀。在運動項目上,既有跑步、功率自行車、力量訓練等單一性、個體性的大強度運動訓練;也邀請上海體育學院編排了非對抗性的籃球、集體性的健美操等4套拓展性大強度訓練科目。在運動控製上,嚴格執行專家團隊製定的課程計劃,使用智能心率帶+PAD終端,監測大強度運動過程中的實時心率。在效果評估上,引入大量運動科技新方法,比如使用虛擬現實(VR)毒癮渴求評估、腦波認知(CCAT)評估、近紅外加腦電分析等,開展認知神經功能檢測。評估顯示,實驗組戒毒人員普遍低下的身體質量指數(BMI)上升,心肺和認知功能得到改善,負面情緒減少,主動參加運動的意願明顯提升。

記者手記:

無論是運動戒毒,還是藝術戒毒,人們最關心的是,體現“上海溫度”的新型戒毒模式效果如何?市禁毒辦對2015-2018年期間6552名上海籍戒毒人員回歸後的操守保持、生活、工作等方面的情況,以及強製隔離戒毒對戒斷毒癮的作用等做了全面跟蹤回訪。調查顯示,回歸人員對戒除毒癮普遍比較樂觀,9成以上人員表示有信心長期戒斷毒癮,約8成人員表示戒毒所對戒毒和操守保持有積極影響。不過,調查也顯示,回歸人員一年未複吸率77.03%,3年未複吸率52.07%,未複吸率在回歸後3年時間內存在較大的階梯型落差。上海在“毒難戒、毒能戒”的道路上,依然任重道遠。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