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媽媽"的雙面:用孤兒敲詐勒索 慈善招牌斂財
2019年06月24日12:42

  原標題:“愛心媽媽”李利娟的雙面人生:利用孤兒敲詐勒索、利用慈善招牌斂財

  如果踰越了邊界

  只能由法律來裁定

  她是“愛心媽媽”,她是“河北好人”,她還是“為撫養孤兒散盡百萬家財的女企業家”。

  一切在2018年5月戛然而止。河北武安市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當月發出了一篇文章——《從冰山一角看“愛心媽媽”李利娟的兩面人生》,文中明確指出,“李利娟因涉嫌擾亂社會秩序、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證據確鑿”,並且已被刑事拘留。

  隨之,李利娟被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6月19日,備受關注的“愛心媽媽”李利娟案在河北武安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由於李利娟涉及的罪名眾多,武安市人民法院預計庭審大約需要持續三天。6月21日晚,三天的庭審結束,但該案沒有當庭宣判。

 庭審現場 來源:武安市人民法院官微
 庭審現場 來源:武安市人民法院官微

  三天庭審,數項罪名

  該案於6月19日上午8:30開庭。李利娟等16名被告人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偽造公司企業事業單位印章、敲詐勒索、詐騙、職務侵占、故意傷害、窩藏等罪名,由武安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

  據法院官方公告,此次公開庭審,審判庭110個旁聽席已被坐滿。從現場直播看,開庭一個小時以前,武安市人民法院就不同於往常。法院門口拉上多條警戒線,並有多名警務人員在現場執勤。

  李利娟已經54歲了,此前由於罹患癌症,“出事”前仍在北京治療。據媒體報導,庭審當天,她被攙扶著走到被告席上,但仍有多次發言,堅持認為自己無罪,態度堅決。

  但有知情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李利娟並非如自己所說那樣無辜,甚至裹挾著社會的愛心為所欲為。

  李利娟的事發源於武安工業園區一員工的報案: 2018年4月4日,李利娟等人以格力邯鄲(武安)園區線路遷建項目影響其探礦權為由,多次夥同他人,帶領初高中學生、殘疾智障兒童,採用“語言威脅、用車輛堵路、往施工基坑裡跳”等方式阻攔施工,導致該遷建項目完全停工。

 李利娟利用孤兒阻攔工程 來源:武安市委宣傳部公眾號“新武安”
 李利娟利用孤兒阻攔工程 來源:武安市委宣傳部公眾號“新武安”

  2018年4月25日,武安市公安局決定對李利娟等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案進行立案偵查。而隨著偵查的展開,李利娟被挖出來的罪名也越來越多。

  起訴書顯示了其犯罪的詳細事實。其中,利用收養孩子騙取低保金這一條,備受關注。

  檢方指控,2014年至2018年期間,李利娟作為“愛心村”負責人,向武安市民政局、武安市武安鎮政府隱瞞事實,提供23名與事實不符的申請低保人員信息,使武安市民政局為不符合申請低保人員辦理了低保手續;此外,還隱瞞3名享受低保人員已死亡的信息,騙取城鎮低保金。

  經過第三方機構的鑒定,李利娟共騙取國家低保56萬餘元。

  對此,武安民政部門接受媒體採訪時多次表示,民政局前去李利娟創辦的“愛心村”核查低保信息的工作人員,多次被李利娟以各種理由打發,始終未能見到愛心村全部申請低保的孩子。

  騙取低保只是愛心村問題的冰山一角。此前《中國新聞週刊》曾經報導過,由於愛心村多年沒有參加年檢,按程序應被撤銷經營資格,民政局卻依然為其頒發了《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證書》。這件事直接導致武安數位官員被波及。而時任武安市民政局局長黃利斌,也因為愛心村的問題被免職。

  “愛心媽媽”還是“地痞流氓”?

  李利娟曾經多次講述自己收養孤兒的心路曆程:婚姻失敗,前夫吸毒成癮,離婚後甚至以7000塊錢把兒子賣給人販子。李利娟追趕到車站,花了8000元把孩子贖回來。她說她見不得孩子受苦。

  1996年,李利娟抱回一個女棄嬰,她對母親說,有個女孩,以後老了病了也有人伺候。這是她收養的第一個棄嬰。此後直到2006年,陸陸續續又收養了十幾個。

  2006年,李利娟被評為“感動河北十大人物”,包括央視在內的多家主流媒體對李利娟事蹟進行報導,一時間,李利娟成了全國有名的“愛心媽媽”。

  但收養數字朝著一個普通家庭甚至一家小型福利機構都難以承受的方向發展著。尤其是在2011年成立愛心村之後,數字愈發膨脹。2013年,收養的孩子共有48個;到2017年達到了104個。

  然而,戶口登記在愛心村的孩子,卻不一定是棄嬰。據北青報報導,李利娟曾主動讓愛心村一名護工的孩子把戶口落在愛心村,且這個孩子的名字,也出現在公訴書中違規辦理的低保名單里。還有一些為了生二胎的人家,也會找過來,把孩子落在李利娟名下,但並不在愛心村生活。

  武安市現任民政局局長冀彥軍接受紅星新聞採訪時說,隨著李利娟與“愛心村”名氣越來越大,政府相關部門多次試圖與李利娟溝通,將“愛心村”納入民政系統,接受民政局監管,但一直被李利娟拒絕。

  去年4月,李利娟被警方立案調查後,與之相關的各種舉報材料如雪片般寄往相關部門。

  案件資料顯示,武安藍天賓館總經理舉報,李利娟曾經以坐電梯傷了腰為由,敲詐賓館十七多萬元;以在理髮店染髮時洗髮水進耳朵導致過敏為由,李利娟敲詐理髮店老闆六萬元……

  庭審中,李利娟並未否認有幾件事自己“要了賠償”,但她否認這些事屬於“敲詐勒索”。但和李利娟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同村村民,對她的負面評價更甚於“敲詐勒索”,此前有村名直面媒體鏡頭,稱李利娟為“地痞流氓”。

  多名村民的口中,有的人家的地被李利娟占了,有的人被李利娟搶霸過摩托車。而李利娟的情人許琪,則扮演著愛心村“保鏢”的角色,幫助李利娟“擺平”大小事情。

  李利娟身邊親近的人則描述,李利娟對孩子很好,收養的孩子中有一些殘疾患兒,她帶著孩子去北京看病,幾十萬像流水一樣花掉了。“愛心村那麼大的開銷,看起來很大的一筆錢,其實根本不禁花。”

  儘管錢“不禁花”,但檢方指控,李利娟曾多次將愛心村賬戶下的資金轉到個人賬戶,用於購買紅木傢俱、越野車等私人物品。

  而李利娟收養的幾個年紀稍大的孩子,在其被刑拘後,積極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對“媽媽”的信任和愛戴,並感激其養育之恩。

  民間收養困境

  去年5月,經過多部門聽證,“愛心村”被取締。隨後,被收養的孩子們,除了10個回到監護人身邊,其餘被武安市社會福利院接收。

  武安市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新武安”的文章顯示,該福利院由市民政局新建並主辦,有能力接納愛心村的所有孩子。

  從文章配圖可見,孩子們的新家整潔明亮。“除宿舍區外,還設有內部幼兒園、圖書閱覽室、手工繪畫室、醫務室……總共有80個床位,並配備了40名護工值守,另外還配備了4名幼兒教師、2名心理諮詢師。”文中稱。

 愛心村的孩子們大部分安置在武安市新建成的福利院 來源:武安市委宣傳部公眾號“新武安”
 愛心村的孩子們大部分安置在武安市新建成的福利院 來源:武安市委宣傳部公眾號“新武安”

  該院工作人員認為,李利娟此前並沒有很好地照顧孩子。“愛心村的孩子,剛來時每個人頭上都長虱子,在福利院要做衛生、剪指甲、每週至少洗兩次澡。現在乾淨多了,也懂禮貌多了。”該福利院副院長靳笑然告訴中國新聞週刊。

  愛心村的孩子是幸運的,但是愛心村的種種問題,也將民間收養的困境剖解開來。

  知名公益人士、法律學者姚遙認為,李利娟一案之所以引發巨大爭議,在於普通民眾和法律都承認她收養孤殘兒童是一個“正義的前提”,但是在做這件事的過程中,有很多方面超越了合法的範疇。

  “對於慈善職業從業者也提出了一個比較高的要求,那就是要克服道德的衝動,選擇合法合理的方法,言論誠實、財務合規。如果踰越了邊界,只能由法律來裁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