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刑警被愛滋病嫌疑人咬傷 三個月不敢回家
2019年06月24日08:04

  原標題:“再晚兩三秒,毒販就會向我們開槍”

  來源:華商報

  X警官是西安市公安局未央分局的一名緝毒警,同時也兼顧設在該局的未央區禁毒辦的工作。用X警官的話講,幹他們這一行,社會責任感、堅強的意誌、拋卻生死的英勇及一些恰到好處的運氣,都必不可少,“我幹緝毒有7年了,雖說不上轟轟烈烈,但也絕對可以說是經曆過生死的。”

  賓館房間抓毒販 生死幾秒間

  “幹我們這行,有時候幾秒鍾就能決定生死,生則為民除害,皆大歡喜,死就會讓自己家裡父母失去兒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親。”X警官稱,儘管西安的緝毒工作不似雲南、廣東等地那般凶險,但販毒分子的凶殘卻是一般無二的。

  在X警官的記憶中,2015年8月的那次抓捕讓他至今仍感到後怕。當年8月上旬,他們大隊接到特情反饋,湖北籍毒販譚某已運毒至西安,與另一名同夥住在雁塔區某賓館,且手中很可能攜帶有武器。大隊經過進一步調查確認情況屬實,遂立即進行了部署。“所有的方案都已製定完畢了,卻出現了意外,另一名毒販外出,長時間在賓館外轉悠,似乎發現了有人盯梢的跡象。”X警官說,為了避免這名毒販給譚某通風報信,專案組果斷實施抓捕,由賓館服務員用鑰匙打開譚某所在房間門,在極短時間內,數名民警衝入房間控製了譚某,幾乎在同一時間,監控那名外出毒販的民警也完成抓捕工作。

  X警官稱,專案組在兩名毒販的房間內搜到了大量毒品。令大家後怕的是,譚某在被抓獲時,曾掙紮著將手伸向枕頭底下,民警隨後在枕頭底下搜出了一把裝滿子彈且已上膛的手槍。“在後來的審訊中,譚某也坦白說了,是民警衝進房間速度太快了,再晚兩三秒鍾,他一旦摸到槍,會在第一時間向我們開槍,因為他自知販毒已犯下死罪。”

  4公斤特大販毒案 主犯是愛滋病患者

  “緝毒工作的另一大潛在危險是很多毒販、癮君子都是以販養吸,導致身體染上各類傳染疾病。”X警官說,2016年,他們曾破獲連某運販毒案件,一舉查獲海洛因4公斤,曾被譽為十大精品緝毒案件之一。

  連某是雲南臨滄人,40多歲。X警官介紹,信息的來源仍是特情人員,聲稱連某已在西安待了多年,並已成功構建起了一個三級購銷網絡,其從緬甸進貨到西安進行分銷。大隊民警即刻展開調查,首先掌握了一個名為毛女的女子與連某來往緊密,並有大額打款記錄,專案組認為連某可能要前往雲南進貨,遂多方取證調查。數天后,監控到連某從雲南迴西安,並聯繫了包括毛女在內的兩名下家,有一到西安即分銷毒品的可能。

  經研判,專案組在毛女所住的文藝路附近某小區門口佈置守候。連某到西安後駕外地牌照車輛前去與毛女接頭,專案組一舉將其及一名駕車男子抓獲,“起初他們到了以後遲遲不下車,懷疑他們有所察覺,我們民警假扮醉漢上前將酒瓶砸在車上,將連某引下車,當即進行了抓捕。”X警官稱,不久,毛女下樓欲同連某接頭,也被抓獲。民警從連某車內一個水果箱夾層中搜出重達4公斤的高純度海洛因。

  經檢查,連某還是一名愛滋病患者。

  緝毒工作不簡單

  既是“小諸葛” 又是“拚命三郎”

  在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禁毒大隊,J警官最善於和毒梟鬥智鬥勇,人稱“小諸葛”,又名“拚命三郎”。

  抓捕毒販

  腳踝粉碎性骨折都沒感覺

  公安新城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馬華和J警官是警校校友,兩人同年畢業,一同在市公安局干特警,3年後,馬華轉去幹刑偵,J警官則到新城分局禁毒大隊。15年後,馬華被提拔為公安新城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此時的J警官,已經在15載緝毒警生涯中淬煉成了一把遊刃有餘、專克毒販的“快刀”。

  業務上的純熟自不必說,最令馬華佩服的是,J警官15年如一日對緝毒警崗位的眷戀與癡迷。這種癡迷表現在一旦進入工作角色,便滿心滿腦只有工作,其他人和事都扔在一邊。

  2016年10月,在一次行動中,J警官和準備抓捕的一對上、下家毒販在意想不到的地點狹路相逢。當時,對方正在進行毒品交易,很快就能完事走人,而J警官孤身一人,通知埋伏在附近的夥伴顯然來不及。

  不容多想,J警官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衣領,另一人見勢不妙,拚命地跑了。被J警官抓住衣領的毒販反應很快,反手將衣服一脫,撒腿便躥出老遠。J警官奮力追上,一伸手又拽住他的腰帶,使出渾身力氣,將他摁倒在地。這名毒販年紀很輕,力氣非常大,拚命反抗,J警官就是不撒手。

  那是個雨天,地上又濕又滑,毒販一次次從地上掙紮起來,J警官一次次撲上去再將他壓倒,數不清多少個回合,兩人都滾成了泥猴。直到戰友們聞訊趕到,合力將毒販順利拿下,一搜身,找到了400克海洛因。

  人贓並獲,工作只完成了一半,必須馬上將嫌疑人押回隊里展開訊問,趁熱打鐵取得口供,核對涉案物品、固定證據。忙完這一切,J警官才意識到右腳踝疼痛難忍,擼起褲管一看,腳踝處腫起老高。第二天去醫院檢查,竟然是粉碎性骨折。

  粉碎性骨折自己竟然不知情,簡直是“拚命三郎”,有同事這樣說J警官,自此,他“拚命三郎”的外號就傳開了。

  解讀線索信息

  他在地圖前敲定抓捕路線

  和更多利用大數據高科技辦案的普通刑偵案件不同,緝毒案件的偵破主要還是依靠傳統的蹲守和貼身近戰,對於緝毒民警而言,流血、受傷都是家常便飯,大家早對此做好了心理準備。真正難熬的,是在案情未明時大海撈針般艱難地分析研判,以及動手抓捕之際格外漫長的蹲守過程。而J警官最擅長的就是分析和判斷,以及在準確研判基礎上的耐心“守株待兔”。

  2017年11月初,J警官截獲信息,有兩名毒販在廣東購買了大量冰毒,即將駕車運回西安出售。只知道毒販所駕車輛的顏色為白色以及車型和牌照,至於毒販多大年紀、長什麼樣兒、哪裡人,都不知道。

  廣東至西安遠跨數省,駕車行駛路線有許多條,如何確定毒販運毒路線、在什麼地點抓捕?像一道高難度考題擺在了民警面前。J警官在地圖前仔細研究地形和路線,反複比對、測量、計算,不放過任何一條道路出口、收費站點和服務區,憑藉多年緝毒經驗和對毒販行蹤特點的瞭解,他最終敲定了抓捕路線和地點。

  由於案情重大,禁毒大隊全體民警分乘數輛車,直奔預設的卡口。J警官作為第一抓捕組組長,率領幾名戰友守候在第一道卡口——山陽漫川關隘口。大家目不轉睛緊盯前方駛來的車輛,不放過每一輛白色轎車。可是大半宿過去了,目標車輛始終不見蹤影。

  難道是預判有誤?J警官將整個預案在腦海中重新過了一遍,確信並無任何遺漏和失誤。那麼,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呢?

  民警們都沒想到的是,兩名駕駛著藏毒轎車的毒販在江西出了意外,剮蹭了別人的車輛,被當地交警攔截。但交警並未搜查車輛,毒品未被發現。一番交涉耽擱之後,毒販決定留下一人處理事故,另一人繼續北上。

  天快亮了,前方終於傳來消息,在湖北境內發現了嫌疑車輛,正往荊州方向行駛。一宿未闔眼的民警們頓時來了精神。

  J警官當機立斷,決定調整方案,迎上去抓捕。一番長途奔襲,在荊州市棗石高速公路的一個服務區內,J警官和民警們將這名毒販抓獲,從其駕駛的白色轎車內査獲冰毒2945.23克。隨即,他們又直奔江西,將另一名毒販抓獲。

  事後回憶起來,馬華說,這起案子案值巨大,涉及地區和路線眾多,整個行動過程環環緊扣,一招不慎就可能滿盤皆輸,最後能大獲全勝,除了全隊民警能吃苦、敢硬拚之外,J警官憑藉智慧和經驗作出的準確判斷立下了大功。

  比拚意誌耐心

  便利店門口蹲守5天抓獲毒販

  才到禁毒大隊1年多的年輕民警小張,2018年6月初曾隨J警官赴青海西寧完成過一次抓捕行動。說起J警官的料事如神,以及識別嫌疑人的眼睛之“毒”,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這起案子源自J警官截獲的一條信息很不明朗的線索,經過一個多月的梳理、分析、研判,最終鎖定了一件通過寄遞渠道經西安中轉、投往青海西寧的疑似藏有大量毒品的包裏。J警官率包括小張在內的專案組民警趕赴西寧,嚴密監視疑似涉毒包裹,伺機抓捕犯罪嫌疑人。

  包裹的最終目的地是西寧城東區的一家便利店。專案組民警連夜趕赴西寧,踩著包裏抵達的時間到達便利店。J警官指揮民警們在周邊埋伏,就等上門取貨的犯罪嫌疑人了。

  便利店挨著居民區,來來往往的都是居民。犯罪嫌疑人臉上可沒寫字,進店的每一個人都有嫌疑。然而,直到便利店打烊,包裹也沒人來取。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第四天都是如此,犯罪嫌疑人就像人間蒸發一般。

  會不會是他心生怯意,放棄了這個包裹?民警們猜測。J警官搖頭否定,他認為這麼大宗的毒品,價值上百萬元,毒販絕不會輕易割捨,他只不過是在耍花樣而已,“現在正是和對方比拚意誌和耐心的時候,一定要堅持住!”

  第五天一大早,小張和同伴們收到了J警官發來的信息:注意馬上要進店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他,準備行動!

  果然,那人一進店,便直奔可疑包裹,報完單號,一把接過包裏,拔腿就想溜。J警官早已守候在一邊,第一個衝上去將其猛地撲倒,戰友們一擁而上,毒販束手就擒。從包裹內查獲偽裝成“燕麥”的毒品海洛因6大包、119小包,總計約4000克。

  干緝毒警,42歲的J警官戰績驕人,曾經先後榮獲陝西省公安廳2015年“雷霆”專項行動先進個人、2018年“禁毒工作先進個人”,先後兩次榮立個人三等功,並多次獲得西安市公安局優秀公務員和嘉獎表彰,“對家人的陪伴太少,但是,一切都是值得的。” 華商報記者 卿榮波

  被愛滋病嫌疑人咬傷

  年輕刑警三個月不敢回家

  B警官今年32歲,是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青年路派出所刑警隊警員,長期辦理涉毒案件,外形俊朗,一身銳氣。雖然他當刑警才不過3年,但在他的講述中,不僅有著年輕人的澎湃激情,還有著與他的資曆不甚相符的睿智和沉穩。他偵辦的都是一些末端的涉毒案件,更多的是與各類癮君子打交道,然而他的故事卻是幾天來採訪對象中最讓記者驚心動魄的:僅2018年一年他一個人就抓獲了300多名販毒吸毒人員,關進去了143人。

  最難熬:野外蹲守6個多小時 成了蚊子的“大餐”

  提起那次野外喂蚊子,B警官至今還覺得渾身難受。那是2018年盛夏,田里的麥子收割完不久,一件涉毒案件的毒販落網後,供述自己長期分包毒品埋在鬥門街辦往西野外一棵樹下,供購買者前去自取。為了閉合這起販毒案件的證據鏈,B警官和同事們趕到藏毒地點蹲守。

  “一到地方我們都傻眼了,地裡莊稼剛收完,一眼看出去很遠,藏毒的那棵樹就在田野中間區域,根本沒有藏身處。”B警官說,案件正進入關鍵環節,不能半途而廢,當時是下午時分,大家發現地裡鋪著一堆堆秸稈,便藏身秸稈下趴伏。這一等就是6個多小時,“野外的蚊子又大咬人又狠,把我們咬慘了,後來一聽見蚊子的聲音就渾身難受。”B警官說,所幸付出終有回報,一名購毒者騎摩托出現,來到藏毒地點彎腰翻出毒販藏匿的毒品。此時,民警們從秸稈下一躍而起,將其控製。

  最恐怖:抓捕時被嫌疑人咬傷 對方是愛滋病患者

  “我還沒見過持槍反抗的嫌疑人,但揮刀拒捕的有不少。”B警官說,有一次在城東十里鋪某小區抓捕吸毒者時,守候在樓下的他發現嫌疑人腰中別著一把長刀,依據常規操作,這種情況暫時不予追擊,以免對方狗急跳牆傷害無辜。然而另一名民警守在樓上,並不清楚嫌疑人帶有刀,為了保護戰友,B警官毅然從樓下衝向嫌疑人,一番搏鬥將其製服,過程中對方未能將刀完全抽出,但刀刃將B警官腹部劃開一個兩釐米的口子。“還有一次一個吸毒人員逃跑,騎電動車直接撞到我腿上,小腿上至今還有傷痕。”

  那次被嫌疑人咬傷胳膊的經曆,令B警官終生難忘。“那是在朱雀門內一個小區里,也是抓捕一名前去取貨的吸毒人員。”B警官介紹,當時已經天黑,他和一名同事藏身小區門外的車內,巧的是,那名男子一番來回走動後,竟蹲在B警官藏身的汽車旁邊低聲與毒販通話索要毒品。證據確鑿,待男子進入小區後,B警官與同事遂緊跟其後展開抓捕。男子反抗激烈,張口狠狠咬向B警官的右臂,“那天穿的是長袖,衣服弄得很髒,也顧不上許多,只知道很疼。”B警官說,等將人帶回單位,清洗時才發現,雖然衣服沒破,右臂卻被對方咬出傷口,流血不止。此時,B警官才覺得問題有些嚴重,因為吸毒人員多半都患有各類傳染病,尤其是愛滋病。於是,B警官緊急為該嫌疑人進行血樣測試,結果令所有人崩潰,嫌疑人的確是一名愛滋病患者。B警官說,那段時間確實有些怕,但最主要是對家人的愧疚,B警官開始了長達3個月的撒謊期,以逃避回家面對家人,同時依照規程進行了嚴格的檢查,所幸有驚無險,自己並未感染。

  “我有一次帶嫌疑人去查身體,順便讓醫生幫我照了一下X光,竟發現我曾得過肺結核,所幸早已鈣化。”B警官說,他從未有過肺結核症狀,至於是不是在工作中傳染上的他不清楚,但吸毒者群體感染最多的傳染類疾病就是肺結核。“我的孩子現在才剛一歲多,我最怕這些傳染病影響到孩子。”他的做法是,辦案時有此類接觸後,要自覺與家人“隔離”一段時間。

  最揪心:吸毒者孩子的哀求 讓民警們紅了眼眶

  在B警官的記憶里,這是令他感覺最難受的一次辦案。“那是在東郊的一個小區,一個吸毒人員的家裡。”B警官說,他和同事們第一次真正見到了什麼叫家徒四壁,“家裡幾乎真的就剩下四面牆了。”

  在屋裡,他見到了一些發黴的饅頭碎塊,正不明所以時,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回來了。雖然大家都未穿警服,但孩子還是立刻明白了一切,雙眼通紅拉住B警官,央求不要帶走他的爸爸,“他說爸爸是不好,但媽媽已經死了,他現在只有爸爸一個親人,說著就要下跪。”B警官說,孩子帶回了兩個饅頭,孩子說那是爸爸的食物,因為父親吸毒後身體不好,而他的食物竟然就是那些已發黴的碎饅頭。

  B警官還發現孩子的衣服鼓鼓囊囊很難看,打開才發現孩子裡面穿的是一件破爛不堪的成人毛衣。“這時候,屋裡除了孩子不斷地央求聲,再沒人說話,大家的眼眶都紅了。”B警官說,最終他們給孩子留下了一些錢,又買了一些東西,也沒有抓走孩子的父親。後來,這名男子還曾向警方提供涉毒人員信息,幫助破獲了案件。 華商報記者 楊德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