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評論丨上海電影節,全城的狂歡,更是文化的名片
2019年06月23日23:25

原標題:澎湃評論丨上海電影節,全城的狂歡,更是文化的名片

記不得這是第幾次參與上海電影節了,但這一年一度的盛會總是我等影迷無論如何不願錯過的。6月24日,電影節將落下帷幕,而它與這座城市之間的故事,仍然未完待續。感動與淚水、鮮花與掌聲、期待與滿足……對很多人而言,上海電影節,早已不止是電影節。

和很多更為高階和專業的影迷的相比,我與上海電影節結緣的契機顯得很“俗氣”。引入日本電影周,讓我第一次有機會在大螢幕上近距離觀看日本偶像和熱門影片。原來,在國產電影+荷李活大片的院線模式之外,電影世界是如此豐富多彩。

這些年,上海電影節開闢了更多展映單元,儘可能滿足各種口味的影迷需求。就拿今年的上影節來說,新修復的《家》《護士日記》等經典老片在新中國成立70週年特別影展重獲新生;安哲羅普洛斯、布列鬆、懷斯曼等電影大師的作品再度和觀眾見面;“一帶一路”電影周讓影迷們充分領略了各國電影風情。

但是,影片數量眾多並非上影節的最大特色。在這個互聯網時代,從各種渠道獲得電影“資源”,不是什麼難事。然而,對影迷而言,不管家中的設備如何先進,藍光再怎麼清晰,終究無法和影院體驗相提並論。這正是自誕生之日起,上海電影節教給廣大影迷的重要一課。

在影院靜心欣賞一部部傑作,不僅是影迷們的儀式感,也是對版權的尊重、對藝術的敬畏。如果說當年的我,只是趕時尚群體中的一員,那麼現如今,上影節創設的文化氛圍,已經深深感染了包括我在內的萬千影迷。

不過,上影節的高關注度,也曾讓它遭遇挫折。老影迷或許還記得,2016年上影節的售票系統癱瘓,引發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危機。彼時,一系列故障使影迷們情緒激動,社交平台批評聲一片。如果再把時間往前推移,影迷們在售票窗口前徹夜排隊的場景仍然讓人記憶猶新。搶票,似乎成了曆屆上影節的關鍵詞。

令人倍感欣慰的是,這一切,終究已成為過去時。6月8日,第22屆上影節於上午8點開啟網絡售票。早已嚴陣以待的我,本以為會經曆不少艱難險阻,誰料售票平台如絲般順滑,帶給我穩穩的幸福。上影節官方數據顯示,開票首日5分鍾內線上售票近15萬張,半個小時內售票數突破20萬張。事實證明,上影節的組織工作完全經得起考驗。

不僅如此,上影節官方還將與影迷的互動、溝通擺在第一位。本次熱門展映片。如《EVA》、《瘋狂的麥克斯4》、長澤雅美主演的《行騙天下JP》、經典國產動畫電影《大鬧天宮》等熱門電影在網絡平台迅速售磬,大批影迷在上影節官方微博下求加場。很快,這些要求得到了滿足。上海電影節不只是一場活動、一次展映,它是全體影迷的節日,是名副其實的“全城狂歡”,此言不虛。

當然,上影節中的一些“不和諧音”也不該被忽視。在開票後,影迷熱烈追捧的4K修復版《海上花》,一張原價80元的電影票,在某些黃牛的炒作下,最高飆漲至2000元。荷李活電影《星際穿越》的票價也被炒到近千元。更有甚者以數千元的價格出售上影節工作人員證件。

黃牛的無孔不入,既充分體現上影節始終不減的受歡迎程度,也值得我們深思。在院線電影之外,如何滿足中國觀眾日益多元化的觀影需求?如何避免被大製作、高投入的大片思維束縛,不斷開拓中國電影市場的寬度和廣度?中國影迷,總不能把全部希望寄託在一年一度的盛會上。

好在,上海藝術電影聯盟於2013年成立,由上海電影發行放映行業協會牽頭成立。包括上海影城、大光明電影院等在內的十家影城每天排映兩場以上藝術聯盟影片。這不僅是中國電影市場快速發展下必須要做的選擇,也是中國電影豐富類型、提升質量的必由之路。但說到底,藝術聯盟的生存,離不開廣大影迷的支持。

未來,如何利用自身熱度提高觀眾品味、滋養觀影文化?上影節能做的,還有很多。

6月23日晚,上海電影節的閉幕紅毯上星光熠熠,來自全球不同地區的大牌明星齊聚一堂。日本高顏值女星長澤雅美、高人氣男星片寄涼太、美國荷李活明星抖森等人的到來吸引了無數眼球。上影節在全球範圍內的影響力,足以使它成為又一張響噹噹的上海文化名片。

只是,我們也不應忘記,電影節的初心還包含著對電影事業的推動、對藝術創作的探索。康城電影節曾經讓來自印度的薩蒂亞吉?雷伊舉世聞名,威尼斯電影節讓世人認識了日本電影和黑澤明。所以,上海電影節需要的不僅是全球大牌導演和影星的在場,還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奉獻更多優秀作品、培養更多傑出大師。燦爛的未來,值得期待。

上海電影節,明年再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