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魯吉亞爆發大規模反俄示威後 普京突然下狠手
2019年06月23日08:53

  普京突然下狠手了!

  來源:牛彈琴

  普京突然下狠手了。

  用很多外電的話說,“報復相當快!”

  在格魯吉亞爆發大規模反俄示威一天后,普京21日深夜簽發命令:為保護俄羅斯國家安全,停飛從俄羅斯至格魯吉亞的航班。

  根據這道命令:

  1,從7月8日,禁止俄羅斯航空公司運送俄公民至格魯吉亞。

  2,為在格魯吉亞的俄羅斯人回國提供幫助。

  3,要求旅行社不要再組織俄羅斯旅客前往格魯吉亞。

  也就是說:斷航,撤僑,不遊。

  讓普京大動肝火的,是格魯吉亞突然爆發的反俄示威,已經導致格魯吉亞議長辭職,但事態還在發展中。

  但這起事件的火星,很多人可能想不到,就是坐了一把敏感的椅子。或者說,這是一把椅子引發的外交危機!

綜合媒體的報導:
綜合媒體的報導:

  綜合媒體的報導:

  1,格魯吉亞20日舉行東正教議會論壇,同為東正教國家,俄羅斯國家杜馬謝爾蓋·加夫里洛夫率俄方代表團來開會,他發言時,坐在了格魯吉亞議長伊拉克利·科巴希澤的座位上。

  2,加夫里洛夫的說法是,他當時這樣做,完全是遵循主持人的要求。但消息曝光後,格魯吉亞人大為不滿。俄羅斯人竟然坐在了我們議長的位置上,第比利斯當晚就爆發大規模示威活動。

  3,很多人呼喊反對俄羅斯的口號,畫面顯示,一些人還焚燒了普京的畫像。警方不得不用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高壓水槍驅散人群。據報導,最後有240人受傷,很多人被拘捕。

  4,因為這個事件,格魯吉亞議長科巴希澤21日辭職。但民眾還不答應,很多人21日再次示威,要求內政部長辭職。一些人更指責政府無能,太過親俄,要求解散議會重新選舉。

  坐錯了一把椅子,不僅顛覆了一個議長,還可能要顛覆一個政權,同時引發了一場嚴重外交危機,普京更勃然大怒下令製裁。

  (二)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其實在國際外交上,邀請對方來自己的辦公室,坐坐自己的椅子,都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甚至還有奇葩一點的,如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還喜歡邀請安倍等人,來參觀一下自己的臥室,在床頭拍張合影。

  這更多被視作親密。

  但在很多格魯吉亞人看來,第比利斯的這把椅子,俄羅斯人就是不能坐。

  新仇加舊恨啊。

俄羅斯斷航後,社交媒體上流傳著這樣一個反製措施:
俄羅斯斷航後,社交媒體上流傳著這樣一個反製措施:

  俄羅斯斷航後,社交媒體上流傳著這樣一個反製措施:

  格魯吉亞的咖啡館和餐館決定,對所有俄羅斯遊客,加收20%的費用。為什麼是20%,是因為俄羅斯侵占了格魯吉亞的20%領土。

  這裡面的恩恩怨怨就深了,簡單來說吧。

  格魯吉亞位於高加索山區,以前是獨立國家,19世紀被沙皇俄國吞併,後成為蘇聯的一個加盟共和國。

  雖然領土不大,不到7萬平方公里,也就跟我們寧夏差不多。但蘇聯很多要人,都來自格魯吉亞,比如大家熟悉的斯大林、貝利亞等。

  蘇聯解體後,格魯吉亞第二任總統,就是蘇聯的最後一位外長謝瓦爾德納澤。

  但國家的解體是痛苦的,格魯吉亞從蘇聯獨立了,格魯吉亞內的一些地區也希望從格魯吉亞獨立。

  阿布哈茲宣佈獨立後,格魯吉亞出兵鎮壓,隨後是慘烈內戰。最後的結果,俄羅斯出動維和部隊,阿布哈茲事實上脫離了格魯吉亞。格魯吉亞一下少了近1萬平公里領土。

  後是南奧塞梯問題。格魯吉亞這邊有南奧塞梯,俄羅斯那邊有北奧賽梯。反正南奧塞梯就是不想留在格魯吉亞,也想獨立。最後結果也是內戰。

  雙方打打停停,轉折點是2008年,當時的格魯吉亞想一鼓作氣,徹底解決分裂問題,突然向南奧塞梯方發動戰爭。剛開始很順利,但格魯吉亞低估了南奧塞梯背後的俄羅斯。最後,俄羅斯突然出兵,將格魯吉亞軍隊打了個落花流水;如果不是及時停火,整個格魯吉亞都會被俄羅斯軍事占領。

  這樣一來,南奧塞梯4000平方公里,又落入了俄羅斯掌控中。

  既然爆發了戰爭,俄羅斯也就不客氣了,當即承認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是兩個獨立國家。

當然,真正承認這兩個“小國中的小國”的國家,在國際上屈指而數。
當然,真正承認這兩個“小國中的小國”的國家,在國際上屈指而數。

  當然,真正承認這兩個“小國中的小國”的國家,在國際上屈指而數。

  很有意思的,最近一個承認這兩個國家的,據說是敘利亞。根據新聞報導,2018年5月28日,敘利亞、南奧塞梯、阿布哈茲駐俄羅斯大使齊聚莫斯科,共同簽署了相互承認並建立外交關係的聯合公報。敘利亞自此承認南奧塞梯和阿布哈茲為獨立國家。

  有意思吧。

  但對格魯吉亞人來說,這是不同戴天之仇。想一想,整個國家也就不到7萬平方公里,20%的領土落到了俄羅斯手裡,現在俄羅斯人還堂而皇之坐到了我們議長的座位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三)

  民意滔滔,政治家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格魯吉亞女總統薩洛梅·祖拉比什維利,一方面指責俄羅斯議員的舉動是對格魯吉亞“國家尊嚴的冒犯”,“但這不能成為做出反國家舉動、煽動衝擊議會和顛覆政府的藉口”。

  另一方面,她在社交媒體上留言,指責俄羅斯是“敵人”,稱俄方“第五縱隊”的暗中操作,比公開挑釁更為危險。

  儘管不少格魯吉亞示威者認為,她還是太軟弱,政府一些官員太過親俄。

  議長也下台了,但格魯吉亞的示威還在繼續。

  最後,老規矩,三點粗淺看法吧:

  第一,普京確實就是普京。如果其他國家,可能還得觀望一下,畢竟,格魯吉亞人還只是示威,更多朝向的是本國當局。但俄羅斯人坐不住了,一天后就憤怒反擊,而且,確實是下狠手,旅遊業是格魯吉亞的支柱產業之一,俄羅斯遊客都不來了,確實會給格經濟帶來嚴重打擊。

  第二,俄周邊外交也面臨考驗。一把椅子的問題,就鬧成了一場外交危機,凸顯了俄羅斯周邊外交面臨的挑戰。尤其是一些原蘇聯的加盟共和國,對俄羅斯心態複雜。這點在格魯吉亞,在烏克蘭,在波羅的海三國都普遍存在。要化解這些小國對俄羅斯根深蒂固的憤怒與恐懼,這可不是幾根大棒就能解決的。

  第三,戰爭沒有解決的,可能會新的戰爭來解決。在周邊鄰國中,俄羅斯與格魯吉亞發生過戰爭,與烏克蘭事實上正處於戰爭狀態。本來是相親相愛的好兄弟(至少表面上),最後卻成了戰場相見的仇敵。而且,從格魯吉亞的抗議看,這種仇恨還在增長,地火還在地下運行,奔突;熔岩一旦噴出,那就是新的戰爭……

  這也是普京以及普京之後,都必須思考的難題。

從高加索往南,就是中東。
從高加索往南,就是中東。

  從高加索往南,就是中東。

  高加索山脈上,俄羅斯與格魯吉亞之間,格魯吉亞與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之間,以及原來的俄羅斯車臣,戰爭一場接著一場,雖然有些已經平息,但有些火星依舊,隨時可能捲土重來。

  在中東,更不用多說,敘利亞、利比亞、也門、巴以、黎巴嫩、土耳其……衝突和戰爭正打得熱火朝天。

  還有一個更重量級的,美國和伊朗的較量,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時候。特朗普日前就揚言,如果不是他十分鍾前突然叫停,美國已對伊朗發動攻擊。

  在過去很多年,曾在多個戰亂地區工作過,見多了淋漓的鮮血、荒蕪的廢墟,這背後,則是斑斑的血淚和一條條曾經鮮活的生命。所以,也難怪古人要感歎:寧為太平犬,不做亂離人。

  這真不是一個和平的世界,唉,有幸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度,那真不是一般的有幸!這就是題外話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