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灘美術館看 “歌劇”,“百物曲”呈現交織的世界百態
2019年06月23日08:24

原標題:在外灘美術館看 “歌劇”,“百物曲”呈現交織的世界百態

繼成為“肉鋪”和“酒吧”之後,上海外灘美術館又變身為“歌劇院”。近日,展覽“百物曲”在外灘美術館開幕。展覽呈現了五十餘位國內外藝術家的作品,透過觀察世界舞台上不同的文化和知識系統,討論一幕幕保護文化異質性的抗爭如何仍在上演。展覽以一種非線性的方式展開,神話、原始文化、現代技術等等交織在一起,從美術館各樓層縱向延伸,帶領觀眾對一系列主題展開探索。

伊利亞與埃米莉亞·卡巴科夫(Ilya and Emilia Kabakov)的作品《縱向歌劇》位於美術館二層。這件作品最初在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展出,卡巴科夫夫婦構想了一出“假歌劇”,由縱向五層組成,每一層都有木製的模型舞台和人物,結合音樂,對應俄羅斯社會發展過程中的不同主題,也恰好呼應博物館的螺旋形大廳。而在外灘美術館,新展“百物曲”同樣可以被視為一部“縱向歌劇”,展覽試圖將美術館空間打造成一種歌劇環境,在不同的樓層分別“上演”不同的主題。

伊利亞與埃米莉亞·卡巴科夫 《縱向歌劇》 2015年 由藝術家提供

走過一段特意營造的黑暗通道,哥倫比亞藝術家比阿特麗斯·岡薩雷斯的《室內裝飾》如同一塊幕布一樣,邀請觀眾走向內部。岡薩雷斯用這片印花織物表現了一位前哥倫比亞總統與人談笑風生的畫面,以一種類似印象派的方式描繪了真實的曆史片段。作品隱喻這種公共形象的“幕布”之下潛藏的社會問題,同時也揭開了展覽的第一部分:文明或野蠻、西方或東方,世界經由一系列二分法而被簡單地劃分,展覽的第一部分試圖呈現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不同文化的個體如何對各種遭遇進行轉化和改變。

比阿特麗斯·岡薩雷斯《室內裝飾》1981年 織物面絲網印刷 264 × 434 釐米 由藝術家及Casas Riegner提供

楊圓圓與卡羅· 那瑟斯的作品《相愛的柯比與史蒂芬:照片牆》講述了第二代華裔美國女性柯比的故事。92歲的柯比曾經是一名舞者,而她的丈夫、74歲的美國人史蒂芬則是二次大戰後成長於美國的“垮掉的一代”,是一個從未實現電影夢的導演。兩人晚年在舞池相愛。藝術家通過影像和照片牆回顧了柯比的人生經曆,以及她和史蒂芬如何互相影響。“在荷李活電影中,華裔女性的形象通常被視為一種文化符號,但我們很少去深入研究她們個人的生命曆史,這也是這件作品的意義所在。”展覽的策展人之一謝豐嶸在展覽現場說道。

楊圓圓和卡羅·那瑟斯《相愛的柯比與史蒂芬》(階段性呈現)2018-19年 單頻彩色有聲高清錄像

在三樓的展廳外,懸掛著幾幅已故加拿大因紐特藝術家肯胡克·阿什瓦克(Kenojuak Ashevak)的版畫作品。畫作結合了因紐特文化系統中常見的鳥類形象以及人臉,一時難以辨認是原始繪畫還是現代藝術。這件作品所呈現出的“混雜”的狀態也指出了三樓展廳的主題,即人與自然之間或直接、或間接的聯繫。

肯胡克·阿什瓦克《無題》1962年 版畫 43.2 × 50.8 釐米 由Feheley Fine Arts提供

同樣是因紐特人的蒂姆·彼特修拉克(Tim Pitsiulak)的大型畫作《歌聲交流》表現了一種半人半魚的神話生靈漂浮在黑色空間中引吭高歌的畫面。在因紐特人的眼中,人、動物和野生生靈構成了完整的環境。柬埔寨藝術家克韋· 桑南(Khvay Samnang)深入柬埔寨衝族群體的生活環境,他在當地瞭解了衝族人如何對待大地和自己的曆史,把衝族人與動物、水和土地的關係融入作品中。

蒂姆·彼特修拉克 《歌聲交流》大型畫作

如果說三樓的作品探討了人與自然的聯繫,那麼四樓的作品更像是將人放回到自然,通過人在想像中的“變形”,重新審視自我本身。比如,居住並生活在紐約的印度藝術家奇特拉· 加內什(Chitra Ganesh)用漫畫電影中的女英雄、神話中的女神等形象拚貼出一幅與現實中的印度相平行的場景,以此來隱喻女性主義。

奇特拉·加內什《機器虎》2018年紙面丙烯、閃粉、拚貼及數碼打印 99.06 × 134.62 釐米 由藝術家提供

“歌劇”一詞可以描述發生在世界各地的表演、社會活動、娛樂、信仰等傳統。這些傳統大多曆史悠久且迥然不同,然而它們仍被籠統地稱為“歌劇”這一西方模板的地方形式。展覽以影像等形式呈現了不同地方的“歌劇”,透過對這種簡單的分類法的反思,展覽探討了與之密切相關的歐洲殖民曆史,以及西方現代主義與原始文化在曆史中的相互滲透。

位於五層的展廳以音樂作為切入點,將音樂視為審視曆史上與當下全球化進程中文化流動的棱鏡,以及連接人與自然的紐帶。在作品《優雅的印第安人》中,藝術家克萊蒙· 科吉多赫(Clément Cogitore)邀請了一群狂派舞舞者在巴黎歌劇院進行表演。狂派舞誕生於二十一世紀初洛杉磯的非裔美國人社區,以一種有力但非暴力的方式表達強烈的情感。

克萊蒙·科吉多赫 《優雅的印第安人》 2018年 單頻彩色有聲高清錄像 6分鍾 由藝術家、Eva Hober畫廊及Reinhard Hauff畫廊提供.

有趣的是,《優雅的印第安人》原是18世紀法國作曲家讓-菲利普·拉莫創作的芭蕾舞劇,當時,一位印第安部落首領被帶到巴黎進行表演,拉莫正是從他們表演的部落舞蹈中獲得靈感。科吉多赫改編了其中的一小段,作為作品的背景音樂。“1725年,拉莫在意大利歌劇舞台上看到的其實是一種狂派鬥舞,這是來自世界另一端和另一段曆史時期的鬥舞形式。”科吉多赫這樣寫道,非洲裔舞者們的動作所具有的緊張感,也折射了當代世界諸如非洲裔美國人這樣的“少數群體”所面臨的問題。

展覽現場

展覽現場

“我們並不是要表現現代主義和萬物有靈論之間的對立,事實上,這兩者在今天是一個混雜的狀態,”謝豐嶸說道。展覽“百物曲”所欲呈現的觀點,在於檢視與動物、自然等緊密相連的原始文化何以在現代性機構中再次顯現,同時梳理不同的文化與知識系統在互相滲透的過程中,如何出現新的可能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