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電影節丨《熱情花招》:這個“愛豆”演技可還行?
2019年06月23日15:33

原標題:上海電影節丨《熱情花招》:這個“愛豆”演技可還行?

在2019年上海國際電影節的眾多影片中,日本電影《熱情花招》(ホットギミック)絕對算不上熱門——以至於在“搶票”風潮開始好幾個小時後,這部電影的個別放映場次仍然有座位可選。即便如此,《熱情花招》還是有一定的話題度,這就是提名亞洲新人獎的女主角——堀未央奈。

《熱情花招》海報

並非“演員”

說來有趣,《熱情花招》的演員表裡,有老派男星反町隆史,有一線女優吉岡里帆,偏偏擔綱女一號的堀未央奈,其實連“演員”都不算。準確地說,她是一位“偶像”(アイドル,愛豆),去年十二月在上海梅賽德斯奔馳中心演出的日本人氣女團“乃木阪46”的二期生。

堀未央奈

這是因為日本的娛樂產業十分成熟,且細化為偶像、歌手、搞笑藝人、演員、主播、聲優等。其中的“偶像”也被單獨視為一種特定職業,也就是將自身魅力、人設、性格作為賣點吸引粉絲,因各項技能還處於未完成形態而與粉絲共同成長的藝人。在日本,偶像、演員、歌手的界限劃分相當嚴格。比如,二宮和也是明年即將停止活動的日本偶像組合“嵐”的成員,十多年前他因為參演荷李活影片《硫磺島的來信》受邀亮相柏林電影節,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他就說,“我不是演員,我只是一個偶像,在一個名叫‘嵐’的組合里,唱歌跳舞的偶像”。

其實也不只是唱歌跳舞。拿堀未央奈來說,早在2017年她就成為流行女性時尚雜誌《ar》的常規模特,她的個人寫真集也賣出了超過十萬冊。偶像的“副業”其實不少,近年來的偶像“觸電”的情況亦不鮮見。“AKB48”成員前田敦子與柏木由紀都曾出演過NHK“大河劇”中的龍套角色。與堀未央奈同屬“乃木阪46”的白石麻衣也出現在今天春天的日劇《我的裙子,去哪了?》的演員表裡,扮演一位世界曆史老師。至於偶像“畢業”後正式轉型演員的情況就更普遍了,比如在時下正在播出的“狼人殺”日劇《輪到你了》一直“存活”下來的西野七瀨(飾 黑島沙和)也是一位今年年初剛剛從“乃木阪46”畢業的前“偶像”。

不過,像堀未央奈這樣現役偶像獲得主演電影的機會,到底也不算常見。難怪在“淘票票”的《熱情花招》購票頁面下,出現了有些異樣的畫風:“江湖黑話”一望即知是粉絲的留言——“猴(莉)”來自“hori”,也就是“堀”的日語發音。

粉絲的留言

而在《熱情花招》上影節首映式的觀眾席上,更滿是應援堀未央奈的推巾與橫幅,彷彿置身“乃木阪46”的演唱會現場一樣。另一方面,到底不是演員出身,堀未央奈自己也說,“因為是初次出演、主演電影,所以每天對我來說都是挑戰,也對很多事情感到過不安。但是,以山戶導演為首的演員、工作人員們都幫助著我,讓我能夠在享受的同時,盡力演好每一瞬間”。

首映式上的堀未央奈

導演山戶結希為什麼會選擇一位“偶像”擔綱女主演呢?她本人算是“乃木阪46”的老熟人大概是一個原因——早在幾年前,她就為這個女子偶像團體的《抱歉呢…一直以來…》與《當春紫苑盛開時》拍攝過MV。當然,《熱情花招》作為青春題材劇本身,也適合“偶像”的出現——山戶結希的作品中,不乏那些嚮往成為“愛豆”的女孩形象。

又是“漫改”

談到青春題材劇,不能不說這正是導演山戶結希熱衷的主題,按照這位“準90後(生於1989年)”導演自己的話說,“我想製作一部新時代的青春電影,能夠深入到年輕人的心中”。與堀未央奈不是科班出身的演員類似,山戶結希自己也不曾正經學過導演(她畢業於上智大學文學部哲學科)。她能夠以新銳導演的身份進入電影節,要感謝發掘與培養電影新人才為目的的“PIA電影節”的存在。

山戶結希

2016年上映的《溺水小刀》算得上是山戶結希之前導演的最成功電影(票房超過7億日元)。該片改編自GEORGE朝倉的同名漫畫,講述了少女模特夏芽轉學到鄉下,遇到氣質獨特的同齡人阿航,二人互相吸引,共同經曆挫折與重生的愛情故事。無獨有偶,《熱情花招》同樣改編自銷量突破450萬部的少女漫畫《Hot Gimmick》(原作:相原實貴)。

漫畫原作

這樣的做法當然有利有弊。一方面,日本作為全球動漫強國,擁有世界上最完善的動漫產業鏈,憑藉龐大且穩固的受眾群,漫改電影在誕生之初就往往具備了強大的IP屬性,為電影票房的成功提供了強大的保證,譬如《浪客劍心》系列與《寄生獸》系列都是如此。另一方面,受時長的限製,電影在改編過程中不可避免對漫畫中一些角色、時間、空間進行刪減、壓縮,經常會造成對作品深度的表現力不足,使得漫畫改編電影容易淪為遭輿論詬病的“視覺快餐”。

令人遺憾的是,《熱情花招》的情形正是如此。本片講的是一個青春期少女的戀愛故事,描述十五歲初中生成田初(堀未央奈 飾)圍繞著“發小”小田切梓(板垣瑞生 飾)、“學長”橘亮輝(清水尋也 飾)與父母領養的兄長成田淩(間宮祥太朗 飾)三人之間發生的戀情。眾所周知,少女漫畫中的戀愛基本上都是以大團圓的結局來收場。即便偶爾有主人公陷入失戀的悲情中,也肯定為她在身邊的某個地方安排好了另一場新戀愛的預感。《熱情花招》的結尾,也因此變得毫無懸念。

劇情本身不算新鮮,大量故意出格的“少兒不宜”台詞與多達七段的吻戲對於推動情節也顯得有些沒有必要。如此“中二”的故事,由大上五六歲的成年人來演,給觀眾的感覺就是全片人物看起來都不太正常——除了反町隆史飾演的小田切梓之父一角,可惜留給他的出鏡時間還不到1分鍾……除此之外,片中各種情節的轉折安排又太過巧合——比如暗生情愫的兩人坐電梯時電梯突然壞了,小田切梓母親的出軌對象偏偏是橘亮輝的父親,成田淩與成田初又恰恰沒有血緣關係,如此之多的戲劇衝突點集中在一起,反而讓人產生了過於“狗血”的不真實感。

或許這些不合情理來自漫畫本身,但作為導演,山戶結希似乎應該將劇本處理得更合理一些。至少,作為一部旨在體現“女生通過戀愛逐漸成長、逐漸堅強的青春電影”,女主角是如何在戀愛屢屢受挫後找尋到自我這一至關重要的轉變,在電影中幾乎是無跡可尋的。

《熱情花招》宣傳海報

演技如何

話又要說回來,儘管劇情有些令人無法吐槽,但《熱情花招》中各種色彩暈鏡,畫面美學,節奏感的BGM,還是體現出了山戶結希導演的獨有風格。特別是小窗分屏和照片穿插的理唸給觀眾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值得一提的是,山戶結希導演在本片中對於特寫鏡頭的運用顯得異常執著,動輒就給女主角一個臉部特寫鏡頭。這其實對於演員是比較“殘酷”的一件事,好在堀未央奈的“顏值”經得住這樣的考驗。

至於堀未央奈扮演的“成田初”這個角色本身,看得出來,山戶結希是有野心要表現一些東西的。法國女作家埃萊娜·西蘇(Helene Cixous)曾經呼籲:“婦女必須參加寫作,必須寫自己,必須寫婦女。就如同被驅離她們自己的身體那樣,婦女一直被暴虐地驅逐出寫作領域……婦女必須把自己寫進文本——就像通過自己的奮鬥嵌入世界和曆史一樣。”山戶結希的導演生涯彷彿就在踐行著這段話,她的電影普遍以少女為題材,專注於女性的自我意識。

《熱情花招》劇照

這種對於“自我意識”的強調其實與日本社會對女性的態度有很大關係。在日本這樣一個男性占統治地位的社會中,女性相對於男性在社會上所處的被動地位和邊緣地位,引發少女們對成熟的恐懼。影片《熱情花招》的開頭就充斥著男性角色口中輕視女性的話語,諸如“女人看來都是傻子”。女主角成田初因此顯得自卑而缺乏自信,但在影片最後,她走出了愛情的迷茫,找到了自我的價值。堀未央奈的確將女主角的“自卑”,在情感中的困惑以及到最後獲得“自信”表演到位,以電影界新人的標準而言,應該說是相當不錯了。儘管她最終沒有拿到“亞洲新人獎”,但獲得“提名”本身已經算是評委的認可了——畢竟任何一個《熱情花招》的觀眾都會產生這樣的感覺:作為青春戀愛片的題材與其狗血情節,對於演員本身而言都是減分項。

提名亞洲新人獎的堀未央奈

尤其令人驚訝的是,堀未央奈在片中的演技,做到了完全不像作為“乃木阪46”成員表現出來的那個“偶像”。說到底,“偶像”並不是一個終生的職業,女性“偶像”的職業生涯尤其短暫,將美好的短暫青春作為“愛豆”永遠地留在了粉絲的腦海里。偶像畢業後,脫離演藝圈的有之(比如前乃木阪46成員中元日芽香現在是一名心理治療師);向歌手發展的有之(比如前NMB48成員山本彩);成為綜藝藝人的有之(譬如數月前從AKB48畢業的指原莉乃);就像前面所說的那樣,投身演員的更是不在少數。無論如何,既然堀未央奈自稱“十分憧憬成為米拉·喬沃維奇那樣的動作女演員”,還是要祝願她在未來的演員之路上能夠有所成就,畢竟,她是一位人民網也曾報導過的“勵誌”偶像。

人民網對堀未央奈的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