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需要“蹭”電影明星的熱度嗎?
2019年06月21日14:39

  今年的E3微軟發佈會上,基努•里維斯在《賽博朋克2077》預告片最後的登場引來了全場歡呼。在觀眾們看來,他在遊戲中扮演的是哪位角色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在於“基努•里維斯”本人出現在了《賽博朋克2077》里!

  加上弩哥、拔叔等人在《死亡擱淺》中的出演,還有《Ghost Recon:斷點》里“懲罰者”扮演的反派角色。在今年E3時段曝光出的作品,明星的出現愈加頻繁。知名影人參演遊戲,對玩家來說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不要臉”的動捕演員

  現今大多遊戲對於角色的寫實需求提高,真人動捕技術備受青睞。製作組會請來專業的動捕人員,用設備採集他們的動作;模型師則掃瞄模特的面部表情,將提取出的模型應用在角色的臉上。我們經常會在遊戲的製作花絮中,看到滿臉貼著定位球,渾身穿戴捕捉設備的動捕演員們。

戴著這些小珠子表演,難度可比拍電影高多了
戴著這些小珠子表演,難度可比拍電影高多了

  對於大部分製作組而言,只需要提取這些演員的動作和神態即可,演員們的長相和麵部細節一般會被遊戲角色所頂替,或根據需求做出符合畫風的改動和誇張處理。不過像《魔獸》電影中請來吳彥祖做臉模,卻做出古爾丹那樣基本認不出原樣的操作,實在是有點浪費明星的漂亮臉蛋了。

當然,像《Mass Effect:仙女座》這種把美女捏成醜女的操作也學不來
當然,像《Mass Effect:仙女座》這種把美女捏成醜女的操作也學不來

  名人效應使得這些明星成為了遊戲營銷的重要方向,最簡單的宣傳方法當然是將他們的帥氣面龐直接展示給玩家。正如電影海報通常會把領銜主演放在海報最醒目的位置,眾星雲集的《死亡擱淺》也為每一個出演的明星都設計了一張角色海報。在不瞭解這部作品的路人眼中,《死亡擱淺》可能真的會被誤認為是一部即將上映的科幻電影。

可能小島秀夫哪天真的去拍電影了也不會令人意外
可能小島秀夫哪天真的去拍電影了也不會令人意外

  打破影視與遊戲的牆

  Call of Duty系列請過不少美劇演員,其中最著名的要數奧斯卡影帝凱文•史派西,還有《權力的遊戲》中雪諾的扮演者基特•哈靈頓。二位演員與Call of Duty系列並無淵源,出演的作品也是世界觀獨立的《高級戰爭》和《未來戰爭》兩作。Call of Duty系列“大片向”的線性流程,以及近年來對角色外貌擬真和演技的需求,是知名演員登場的一大契機。

  日本影視明星的出演早已是《如龍》系列的響亮招牌。從PS3的“見參”開始,真人演員就被如實還原到了遊戲中。到了6代,甚至北野武、小栗旬這樣的重磅明星都招了進來。雖然《如龍》的主角形象依舊是原創,但該製作組最新的作品《審判之眼》也將主角變為了木村拓哉這樣的知名演員。

從宣傳片看來,演員本身就是遊戲最大的賣點
從宣傳片看來,演員本身就是遊戲最大的賣點

  邀請明星並非只借助名人效應宣傳遊戲。部分定位偏向電影、美劇的作品,對於演員資質有著更高的要求。一部以“影視化”做宣傳的遊戲必然會考慮邀請幾名專業的演員,否則這部“電影”聽上去就沒啥看頭。

  《量子破碎》就是這樣一款在遊戲中融合了美劇的特殊作品,男主角由《X戰警》的冰人扮演,反派則由《權力的遊戲》中的小指頭演繹。每一個章節結束後插播半小時美劇的做法非常另類,然而由於因為劇集本身並未包含在遊戲文件中,玩家的體驗也受到了不良影響。若選擇提前下載視頻離線觀看,那麼硬盤就得承受額外70G容量的高清視頻文件;若選擇在線觀看,則國內用戶可能會因網絡問題無法正常播放。

影片的攝製水平不遜於正經美劇
影片的攝製水平不遜於正經美劇

  說到遊戲影視化,就不得不提去年紅極一時的《底特律:變人》,這款遊戲出自專業製作“互動式電影”的公司Quantic Dream。他們過去的作品《Beyond: Two Souls》就請來了荷李活影星艾倫•佩吉。遊戲中女主角的年齡段跨越了15年之久,而艾倫•佩吉將主角在不同時期的性格與情緒轉變表現的相當動人,專業演員的表演的確能為作品增色不少。

  《底特律》雖然沒有像前作一樣請來知名影星,但從成品來看,選角也非常合適。QD並沒有將索尼給予的上億投資盲目地浪費在明星身上,與其砸錢期待名人效應帶動銷量,不如在降低演員成本的同時更好地打磨遊戲品質。

  一眼就能Get的角色設計秘法

  讓角色僅憑形象就能展現出他的性格特點,非常考驗設計師的水平。明星參演遊戲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他們自身的氣質能夠融入到遊戲人物當中。當《死亡擱淺》中米科爾森飾演的反派登場時,他最著名的角色“漢尼拔”那聰明且冷血的殺手形象,就會很容易地被代入到遊戲角色當中。即便玩家初次見到這名角色,也能很快理解他的定位。

  基努•里維斯在賽博朋克標誌性作品《黑客帝國》中的出演,使得他的形象與這一科幻主題緊密相連。他在《賽博朋克2077》短片最後的登場雖然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CDPR的工作人員在採訪中說過:“我們並不會單純地只挑一個有名的明星臉,我們還會讓這個演員適合我們的遊戲。”

《黑客帝國》上映的1999年,“賽博朋克”在國內還是個生詞
《黑客帝國》上映的1999年,“賽博朋克”在國內還是個生詞

  由於肖恩•賓飾演的角色通常很難活到電影結尾,於是大家戲謔地給了他“便當王”的稱呼。《殺手2》巧妙利用了這個演員梗,為肖恩•賓安排了一個“不死者”的身份。在遊戲的劇情里他一直被人暗殺,其實全都是在表演“假死”。當玩家操作47去親手刺殺這個以各種死法聞名的角色,會別有一番樂趣。在遊戲最新一次的限時任務中,肖恩•賓果然又回來了,頭上還帶著47上回刺殺留下的傷疤。

如果這是正傳的劇情,恐怕算是47頭一回失手
如果這是正傳的劇情,恐怕算是47頭一回失手

  知名演員在過去作品中積累而來的氣質和形象,能夠很直接地繼承到遊戲角色身上。小島工作室的知名角色設計師新川洋司也說過,與真正的演員見面,瞭解他們是什麼樣的人,以及他們會成為什麼樣的角色。這讓他對於角色的設計工作變得更容易。

  只想見到那張熟悉的臉

  動捕和顯示技術的不斷髮展,讓遊戲中的人物更加寫實,玩家的代入感也被大幅增強。看電影時偶然發現一個認識的演員會令人倍感親切,而現在若有熟悉的面孔能在遊戲中與玩家並肩作戰,絕對要好過幾百個毫無特徵的路人臉NPC。

  在代入感上,影視改編遊戲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前提是角色要儘可能地符合原作形象。Telltale製作的《權力的遊戲》畫風雖然卡通,但角色的外觀和配音都還原了美劇原班陣容。畢竟改編遊戲的主要目標群眾就是原作粉絲,還原不到位可沒法讓粉絲滿意。

Telltale的倒閉令人惋惜
Telltale的倒閉令人惋惜

  《銀河護衛隊:故事版》雖然也是TaleTell出品的,不過角色設定卻遵照了原版漫畫的形象。由於遊戲在第二部《銀河護衛隊》電影上映前不久發售,與電影版形象的差異使得部分觀眾有些失望。

習慣了電影版的圓臉星爵,再看漫畫版的確不太習慣
習慣了電影版的圓臉星爵,再看漫畫版的確不太習慣

  同樣是漫威IP改編,今年在E3上展出的《復仇者聯盟》遊戲也因角色臉型與電影版不同,遭受了大量玩家和影迷的批評。在《複聯4》落幕後不久,演員的形象還深入人心的時刻,遊戲卻搬出幾個與電影面貌大相逕庭的人物,的確會讓玩家們的期待落空。雖然製作組是考慮過明星肖像授權的成本後,才選擇了幾名為《復仇者集結》動畫配音的演員來做面部捕捉。不過跟隨著這些長相“陌生”的復仇者們一起玩耍,恐怕玩家也不太能入戲了。

既然沒法做的很像,也至少做好看點吧……
既然沒法做的很像,也至少做好看點吧……

  原本熟悉的面容被另一張臉替代,是大多數玩家不願看到的結果。Resident Evil系列擁有數十年的曆史,主角們的形象早已映刻在玩家的心中。《Resident Evil2重製版》中,克萊爾面部捕捉後的形象改觀,就引發了一票粉絲的不滿。其實早在《Resident Evil7》結尾,克里斯更換形象登場的時候,就有玩家認不出這是曾經熟悉的主角。即便是重啟世界觀的新作,輕易就讓角色改頭換面也不太合適。

臉模明明很漂亮,捏出來怎麼就歪了呢
臉模明明很漂亮,捏出來怎麼就歪了呢

  你想在2077里見到蔡徐坤嗎?

  邀請明星並非一筆絕對穩健的投資,他們的出演也伴隨著一定的風險。隔行如隔山,知名演員在遊戲領域的影響力,或許並沒有遊戲廠商預料的多。畢竟,大多數玩家還是將關注點放在遊戲本身的,過多的明星噱頭和偏離遊戲主體的宣傳攻勢或許會喧賓奪主,產生反效果。

  就國內而言,最喜歡邀請明星的是各種頁遊公司。古天樂、張家輝等港台明星代言的頁遊廣告充斥在各種網站的邊邊角角,遊戲中也有著還原他們名字和形象的NPC。許多人即便沒有玩過頁遊,對於這些廣告的台詞也記憶猶新,可見其營銷模式的毒性。因為掛機頁遊這種不符合主流玩家愛好的遊戲模式,再加上明星自己都不瞭解遊戲內容的掛名參演,玩家們對這種“明星參演”更多地抱有一種調侃態度。

“古天樂綠了”這句廣告詞在當時一度登上熱搜榜
“古天樂綠了”這句廣告詞在當時一度登上熱搜榜

  明星一旦出現負面新聞,他們出演的電影、代言的廣告產品都會遭到波及,遊戲也不例外。《審判之眼》中扮演黑幫組員的演員因吸食毒品被逮捕,世嘉隨之停止了這款遊戲在日本的銷售。隨後又大費周章地將該角色的模型和配音全部替換,發行全新版本。真人演員在現實中的不端行為或不當發言,嚴重一點就會影響到遊戲的銷量。

  玩家對於某位演員的牴觸,同樣會令他們對遊戲失去興趣。鹿晗當“星戰大使”,王俊凱宣傳《王牌特工2》已經讓廣大影迷產生牴觸情緒了,如果這些流量明星再去大家喜歡的遊戲作品里客串一名重要角色,恐怕會立即降低大家的消費慾望。

你醒啦?我們一起去打籃球吧
你醒啦?我們一起去打籃球吧

  結語

  目前看來,明星參演的遊戲只占少數,大部分遊戲都沒有必須讓明星出演的需求。知名演員高昂的演出費用是一方面,而遊戲中出現明星是否合適,也是遊戲設計團隊們需要慎重考量的。雖然明星能使遊戲角色的形象更立體,但這麼多年來,無數令玩家印象深刻的原創人物也證明了:一個角色之所以被玩家銘記,不是因為有著和明星一般精緻的外表,而是他擁有著能夠打動玩家的精彩故事。

《Modern Warfare》的劇情讓眾多玩家難以忘懷,不是沒有道理
《Modern Warfare》的劇情讓眾多玩家難以忘懷,不是沒有道理

  來源:遊民星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