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杜倫大學校長:“與中國大學合作對雙方都有利”
2019年06月21日11:08

  銳參考·對話| 英國杜倫大學校長斯圖爾特·科布里奇:“與中國大學合作對雙方都有利”

  參考消息網6月21日報導(文/桂濤 顧震球 趙一諾)位於英國英格蘭東北部小鎮的杜倫大學曆史悠久,其教學與科研的曆史可以追溯到1072年,是僅次於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英格蘭第三古老的大學,在英國高校中名列前排。杜倫大學校長斯圖爾特·科布里奇曾多次到訪中國。他在接受《參考消息》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的崛起對其他國家來說是件好事,與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的合作讓其感到自豪,這種合作非常有意義,對雙方都有利。

  對中國學生印象很好

  《參考消息》:你對杜倫大學的中國學生印象如何?

  科布里奇:我們1.8萬名學生中約有十分之一是中國學生。我對他們的印象非常好。眾所周知中國學生是出了名的用功,但我認為這種刻板印像是很危險的。在過去的十年中,我發現他們學習了更多更廣的專業,當然很大一部分是商學,但他們學習的領域更多了。越來越多的中國學生獲得了頂尖大學的獎項,這也反映了他們優異的學業。我們看到中國學生同時還參加了很多課外活動,像管絃樂隊、體育活動等,他們非常積極地參與進校園生活。杜倫的中國學生名聲很好,非常有禮貌,和其他群體相處得很融洽。

  《參考消息》:杜倫大學與中國的合作情況如何?

  科布里奇:我們對與故宮博物院的合作非常自豪。我去年去了四次中國,為我們頂尖專業之一的考古系尋找合作。我們的商學院和中國大學有許多合作,我們和北大、清華、複旦、浙大,以及香港的大學都關係密切。尤其是科學方面,我們建立了共同的實驗室。在中國法律方面,我相信杜倫比其他任何英國大學做的都多,在法律系我們有一個中國法律中心。我們和中國大學在考古、商學、法律和科學上都建立了聯繫。一大批中國學生來到杜倫,中國現在絕對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合作夥伴。除此之外,在我們大量的校友中,倫敦是第一大校友聚集地,第二和第三就是上海和深圳。和中國大學的密切關係對我們來說非常有意義,這是對雙方都有利的合作。

  《參考消息》:你對中國近些年的迅速發展如何評價?

  科布里奇:就我而言,最值得敬佩的是中國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實現了數千萬人口的脫貧,這在人類曆史上前所未有。所以中國的確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中國的崛起對其他國家來說是件好事,消費力的提升意味著會帶來更多留學生,中國和世界各地的貿易也會隨之增長。

  好大學要做好三件事

  《參考消息》:怎樣才算是一所成功的大學?

  科布里奇:杜倫大學十分與眾不同,它是英國第三古老的大學。對我們來說,成功就是將三件事做到極致:第一就是學術研究,我們在羅素集團24所盟校中位列前三,這也是我們作為世界一流大學的代名詞。我們有十個專業在今年的“QS世界大學排名”中位列前五十。第二是教育,我們在教育上追求更廣泛的學生體驗。我們有專為本科生設置的課外輔助課程。我們相信參與戲劇、音樂、體育、誌願活動以及領導力課程有助於完善自我、提升幸福感。第三是我們相信人的全面發展。杜倫大學有許多優秀的運動員,尤其是一些女運動員甚至達到了國際水平。學生也可以自己組織課外活動,學校會給予支持。這方面我們和牛津、劍橋很相似。所以我們對成功的定義就是盡力做好這三件事,儘管這很難。在全球範圍內,成功一方面會通過大學排名表來衡量,一方面是通過持續引入優秀人才和通過合作來衡量,所以我們現在和中國、歐洲其他國家、美國的合作越來越多。

  《參考消息》:與其他大學相比,杜倫大學獨特在何處?

  科布里奇:首先,我認為沒有一所英國大學的本科教育比杜倫更好。我曾在劍橋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工作過,它們都是非常好的大學,但是我得說杜倫的教育和課外活動更好。我們有戲劇、音樂、誌願者和領導力課程等等。其次,我們的學術研究成果非常紮實。比如現在大家對於手機掉進洗手池完全不擔心是因為手機表面的防水功能,而這項成果正是出自我們的化學系。全球60%的助聽器都使用了這項技術。人類尋找宇宙起源的很大一部分研究也是由杜倫貢獻的。根據最新的航天科學研究排名,第一名是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杜倫大學名列第六。

  中國開放政策很明智  

  《參考消息》:你認為學生從大學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科布里奇:我認為學生在英國大學體系內的一大收穫就是能非常深入、高階地學習到其專業的知識,可以是現代語言,可以是金融、經濟或化學。三年(本科)之後,學生對其專業領域的理解會更上一個台階。但在頂尖的大學里,老師們還會更充分地引導學生提問,提出好的問題,這點很關鍵,這教會他們如何避免錯誤思考、犯低級錯誤或斷章取義。更重要的是使他們懂得隨機應變,善於利用身邊的經驗。這些批判性思維貫穿了社科類,在人文學科中也非常重要。在我看來,成功的教育就是讓學生能學會多角度思考,善於提問,這些很重要。

  《參考消息》:中國也在努力建設世界一流大學,你有什麼建議?

  科布里奇:中國在不同時間點設定了清晰的國家規劃。我曾研究過印度。印度有著一個保護主義的教育市場,外國大學很難在印度建立起來,國家在高等教育上投入的資金也不足以支撐一流大學所需。印度有好的大學,但基礎設施跟不上。而在中國,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支持大學基礎設施建設,校園科技配備的標準很高。中國在鼓勵與外國大學,如澳州、英國、加拿大和美國的大學交流這點上很明智。培養優秀人才不需要造火箭的技術,而需要開放政策。從根本上說,中國的開放政策是非常明智的,知識無國界。我認為這是個很好的起點,並且政府為高等教育建設投入了大量資金。我認為中國現在做得很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