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廢品妹”:用雙手和汗水賺錢,不丟人
2019年06月21日08:02

原標題:90後“廢品妹”:用雙手和汗水賺錢,不丟人

  上圖:被網友親切稱為“收廢品西施”的月月。

  左圖:月月表現很“女漢子”,日常扛包不在話下。

  有人說她像劉亦菲、也有人說她像黃聖依,但這個皮膚白淨、面容秀氣的年輕女士卻穿著粗厚的圍裙、戴著烏黑的手套,在成堆的廢品中揮汗如雨地分揀垃圾。

  近日,這個名叫月月的90後女子在短視頻平台上紅起來,她通過視頻教人分辨不同種類的塑料垃圾,宣傳垃圾分類,讓很多人改變了對收廢品的看法。“我們做這個確實髒,但用雙手和汗水賺錢,不丟人!”月月說,與收廢品打交道十年,從自卑到自信,踏實生活,讓她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東西。紫牛新聞記者 劉瀏 受訪者供圖

  “收廢品西施”

  長得像明星,收廢品拍視頻收穫13萬粉絲

  姣好的形象與工作內容的反差,讓月月在快手短視頻上收穫了不少粉絲。有人說她長得像劉亦菲,也有說長得像黃聖依,而視頻中她總是穿著各種“工裝”,戴著護袖和手套,熟練地分揀瓶瓶罐罐、拆檢電器或者操作板車器械,有時甚至扛起一人多高的成捆紙板和塑料瓶。“我們做這個確實髒,但用雙手和汗水賺錢,不丟人!”視頻的配文讓人看到這個可愛女子堅韌的一面。

  “這身衣服有點髒,可內心真乾淨!”在視頻的評論中紫牛新聞記者看到,數萬網友以各種方式鼓勵月月:“行行出狀元,勞動最光榮!”有不少人索性把月月稱作“收廢品西施”。

  月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是從去年5月開始玩快手短視頻的,有一個作品當時有200萬播放量,如今已經有13萬粉絲。最近她偶爾還會開直播,在直播間和網友討論廢品的行情、價格之類的情況。

  “有的人對這個行業感興趣,有的是對我的生活好奇,很多人給我留言,我平時也沒空挨個地回覆網友,就在晚上抽出一些時間,解答大家的問題。”走紅之後,不少人包括月月的朋友和同學,以及那些來賣貨的人也會和她多聊上幾句。

  很多網友問她紅了之後會不會做別的,月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並沒有轉行的打算。“今年年底我們這裏可能會拆遷,如果拆遷了決定回老家看看,能回家繼續做下去的話還是會堅持下去。”

  一家人都在蘇州從事垃圾分類,幾乎沒休息

  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月月時,她正難得地有些空閑。“今天很多地方都在下雨,我們就相對輕鬆一些,因為往我們家送貨的小販下雨就沒辦法出去跑,也收不到貨。”月月介紹,一家子目前都在蘇州從事廢品收購行業,主要是將小販送來的垃圾進行分類,再打包送出去。“比如塑料有很多種,我們拿回來以後,把相同的材料分在一起後打包。像那些電器產品,上面有鐵、銅等金屬,都要拆下來分類運出去。”目前她和丈夫、弟弟以及父母一起,辦起了一個有點規模的廢品收購站。

  月月家每天平均要出兩貨車的廢品,“因為廠房只有這麼大,每天都必須出掉,不然就堆不下。四米長的貨車裝滿,基本上中午和夜裡各走一車貨。”月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她每天最遲早上6點就要開始工作,一上午裝滿中午運走的貨,晚上7點左右裝完第二車才能休息。“只要醒著基本都在幹活,特別忙的情況下,除了中午吃飯,都在幹活,每天干13個小時左右。我弟弟和老公更辛苦,淩晨那趟3點發車,他們都要去。”父親不在時,月月也要上陣裝車,而平時她更多的是做稱重,分揀這種需要心細的活。

  月月說,她的工作不存在休息,這也是這行的辛苦之處。

  15歲輟學隨家人入行,曾經也怕別人眼光

  “15歲還在讀書的時候,和父親來到了蘇州,當時也沒想到做這一行一幹就是十年。”月月告訴記者,2008年時她還在讀初二,父親在蘇州找好了房子準備幹這一行。“我記得那年9月份他們到了蘇州,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和他們分開,在家非常不適應,當時就吵著鬧著不願意讀書了,爸媽沒辦法,也就把我接過來跟著他們幹這一行。”剛到蘇州,父母仍然打算讓月月繼續讀書,不過她考慮到學費負擔,自己放棄了學業,就一直在父母身邊幫忙。

  從十五歲開始就遠離了一般女生的青春生活,月月心中也有著說不出的苦悶。“當時心裡是挺看不起自己的,我們家那時候做得還比較小,但是正好在馬路邊上。我每天蹲在馬路邊上撿瓶子,挨個數易拉罐、稱貨。在那人來人往的地方,特別怕別人那種異樣的眼神,那時候是非常排斥的。”月月告訴紫牛新聞記者,2012年前後,她也出去上過班。“在工廠工作了兩年,經曆了外面的生活,也體會到父母的不易,加上也不太賺錢,所以就回來了,再回來心態完全不同了。”結婚後,她和丈夫一起與父母分別開收廢品店,近些年一家人又決定合併,勁往一處使。

  “現在心態轉變了,就覺得這行挺好的,在父母身邊,他們也不牽掛我,互相有個照應。”月月非常誠懇地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行雖然累,但是靠自己掙點辛苦錢,覺得心裡踏實。”

  秀一把絕活

  一堆塑料板,點一下聞一聞就知什麼材料

  “收廢品也不是想做就能做的,這些廢品的材質每一種都要熟悉,也需要一定的經驗,我們幹得久的基本拿到手就知道是什麼材質。”月月說,所有廢品中比較難辨別的主要是塑料,每一種塑料的味道、辨認方法都不同。“比如我們喝的飲料瓶子主要是PET材質的,我們俗稱聚酯料,我們家裡的彩色塑料桶、臉盆大部分是聚乙烯、聚丙烯。小孩子的玩具大多數屬於PS塑料,不過這些都不是百分之百的,所以才需要辨認。”

  遇到不太確定的材料,月月會拿打火機點燃一下,聞一聞是什麼味道,不同的材料點燃後味道不同。她把自己總結的各種方法發到短視頻平台上,通過多個視頻教授網友辨別塑料等廢品材質的方法。視頻中她拿出幾塊看起來完全一樣的黑色塑料板,挨個用打火機點一下後報出材料名稱,PVC聚氯乙烯、PC聚碳、P女生A亞克力等等,也算秀了一把“絕活”。她還介紹,金屬材質主要包括不鏽鋼、銅、鋁、鐵等等,再稀有一些的有鎳、鎢鋼,這些需要專業的回收公司。

  月月認為,時下提倡的垃圾分類,不管細分到什麼程度,都還需要經過廢品站。“讓這些廢舊垃圾回收以後,經過造粒重新生產出新的日用品,是分類的意義所在。現在有些上門回收垃圾的APP,他們收回來以後還是要送到廢品站,這一工序目前看還是不可缺少的。”

  從業十年,月月感受到最大的變化是快遞紙箱、外賣飯盒增多了,“希望更多人能關注垃圾循環再利用,生活得更環保”。

  月月說,她最近收到央視的邀請,作為青年代表錄製一期和垃圾回收有關的《開講啦》節目。

  她說

  穿裙子很奢侈,最虧欠的是孩子

  作為女孩子,誰都想穿得美美的,不過對月月來說,穿著日常衣服的時間非常少,穿高跟鞋和裙子對她來說更是奢望。一段視頻中,她穿著幹練的襯衫裙子和高跟鞋,在運廢品的車前秀一下造型。月月解釋,這是非常難得的情況,“只有去街上辦事,去人多的場合,才會穿上好一點的衣服,這幾段就是辦事回來趁著還沒開始工作的時候拍的。”

  生活里,更多時間,月月都沒法穿這些體面乾淨的服裝。冬天她會在衣服外面套一件藏藍色的工作服,圍裙和袖套、手套上都是厚厚的灰和油汙漬;夏天時圍裙和袖套因為太熱都沒法穿,能穿著牛仔褲和T恤就已經很不錯了。“腿上青一塊紫一塊很正常,胳膊被劃破也很正常。”不過,月月很輕鬆地表示,自己從沒受過大傷。

  “我們做這個感覺最虧欠的就是孩子,早上送到幼兒園就得立刻回來幹活,平時也沒有辦法帶孩子出去玩。”談起孩子月月覺得有些愧疚,“別的孩子放了學吃過飯,和家長逛逛商場什麼的,我們家就不可能。夏天五六點鍾這時候正是忙的時候,因為白天天熱,都趕在這個時候來賣貨。孩子只能圍著我們身邊轉,或者就是自己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