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幣的孫宇晨和Facebook究竟誰是騙子?
2019年06月20日13:21

  來源:北京商報 陶鳳 湯藝甜

  Facebook向幣圈投了一顆小石子,引發的波瀾有如排山倒海。

  一直在幣圈縱橫的孫宇晨不淡定了,一句“紮哥發幣是區塊鏈革命,我發幣是傳銷騙局”,隱藏了多少不甘心。

  孫宇晨 VS Facebook,表面看的確沒什麼區別,都是數字貨幣,都依靠區塊鏈技術;往深裡想,似乎沒那麼簡單。坐擁24億月活用戶、存在應用需求、拉到全球多家巨頭作為同夥的Facebook,野心絕不止灰色掘金而已。

  01 孫宇晨 VS Facebook

  “總有一天,我會跑出這個影子。”20日零點,也就是Facebook宣佈發幣一天多以後,幣圈風雲人物孫宇晨,立下了如此豪言壯誌。

  北京時間6月18日下午17:00,Facebook的加密貨幣網站calibra.com正式上線,加密貨幣Libra和支付錢包calibra也浮出水面。白皮書的問世,意味著Facebook正式成為幣圈的一份子。

  在白皮書發佈之前,預熱已經鋪天蓋地,有巨頭的入局,幣圈自然歡欣鼓舞,比特幣期貨CME正式重返9000美元大關,創13個月以來的新高。

  Libra這顆石子,不,應該說是炸彈,徹底點燃了互聯網,也點燃了幣圈。

  拿自己與朱克伯格相比的孫宇晨只是評論者之一,一直與他不太對付的搜狗CEO王小川直言,Facebook主導的數字貨幣計劃標誌著互聯網3.0時代的到來,“世界將因Facebook而變”。

  相較於孫宇晨的忿忿不平和王小川的狂熱不已,馬化騰的寥寥幾語則顯得淡定一些,“技術都很成熟,並不難。就看監管是否允許而已。”

  Libra,名為“天秤座”,由Facebook高管戴維·馬庫斯負責,他曾負責Facebook Messenger,在加入Facebook之前,曾擔任在線支付平台PayPal的總裁。

  對於推出Libra的初衷,在回覆給北京商報記者的聲明中,Facebook相關負責人表示,“互聯網和移動寬帶的出現使全球數十億人能夠獲得知識和信息、高保真通信及各種低成本、更便捷的服務。這種連通性使更多人能夠進入金融生態系統,從而推動了經濟賦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推出Libra,這是一種全球加密貨幣,是一種由區塊鏈技術驅動的新型更具包容性的金融基礎設施,人們可以利用其來滿足日常需求。”

  “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Facebook在白皮書中這樣概括加Libra。

  與Libra自帶使命感的定位不同,孫宇晨的幣圈發家史更像是借勢而起的掘金。2017年下半年開始,幣圈ICO大行其道,只要打著區塊鏈旗號,即使是用複製黏貼的代碼和簡單的白皮書都能圈錢無數。此時,90後、北大畢業、賓夕法尼亞碩士、馬雲學徒、前Ripple大中華區首席代表、創業明星孫宇晨登場。

  資料顯示,波場ICO於2017年8月1日開始,發行量是1000億枚,開售價格0.0015美元/TRX,整體估值約為10億。半月後,波場眾籌就完成,募集到5800萬美元。之後伴隨著比特幣的瘋狂上漲,波場幣也從2017年12月5日的0.014元漲至到2018年1月5日的1.38元,飆升100倍。在此期間,孫宇晨完成了60億枚,價值3億美金的套現,身價直接過億。

  目前,關於Libra更具體的發行安排還未出爐,根據Facebook在白皮書中的規劃,Libra加密貨幣和底層區塊鏈網絡要於2020年才會正式推出,但測試網會在未來幾週內發佈。上述負責人稱,Libra的購買方式為通過交易所或Libra區塊鏈上構建的未來應用程式來進行購買,可以使用法定貨幣,也可以使用其他加密貨幣進行購買。

  02 被看好的Libra

  或許Facebook的真實初衷並非造福全人類這般高大上,但至少在貨幣的穩定性方面,Libra就已經與孫宇晨的波場幣明確區別開來。

  根據Facebook相關負責人的說法,Libra是低波動性資產,將和一定的資產進行掛鉤,如銀行存款和來自穩定、信譽良好的中央銀行的政府證券;而Libra儲備資產將由具有投資級信用評級的地理分佈的託管人網絡持有,以保障資產的安全性和分散性。

  這意味著,與其他高度不穩定的加密貨幣(如比特幣、以太坊、EOS)等不同,Libra會儘可能保持低波動性。如果說比特幣是白手起家的“光棍”,需要依靠升值獲得零散用戶,那麼Libra則像是有錢有勢的“富二代”,只需要把已有的用戶納入到自己構建的支付生態中。

  作為互聯網巨頭,發行“穩定幣”是Facebook的必然選擇,Libra的核心功能分為三層:第一是將現有資產數字化;第二是在數字資產流動中獲取賸餘價值;第三是創造一個數字價值交換體系。

  財經專家肖磊分析稱,Libra真正的競爭力是它正在用龐大的組織和聯絡性,甚至是對國際政治、法律體系的理解能力,跟監管進行融合。Libra的真正管理機構是LibraAssociation,一個獨立的非營利性會員組織,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

  白皮書里寫道,瑞士擁有全球中立和對區塊鏈技術開放的歷史,該協會致力於成為一個中立的國際機構,因此可以選擇在那裡註冊。

  事實上,為了推進Libra的商業化應用,Facebook還建立了一個非營利性的Libra協會,包括Visa、萬事達、優步、PayPal和eBay等27家服務機構已經加入這一協會。Facebook負責人表示,Libra儲備將會投資於低風險資產,並隨著時間的推移將產生少量利息,利息將用於支付系統和協會的成本,確保低較低的交易費用,而分配利息的規則將由該協會確定和監督。

  肖磊進一步表示,Libra提出了一個“經銷商”模式,Libra Association不會製定貨幣政策。它僅在響應授權經銷商的要求時鑄造和銷毀Libra。用戶無需擔心將通貨膨脹引入系統或使貨幣貶值相關聯。對於要鑄造的新Libra,必須由經銷商向“託管機構”支付相應的法定貨幣。

  這意味著,經銷商網絡將成為Libra運行的最關鍵一環,而這一環,如果經銷商選擇接受,且主動參與,那麼很多問題將迎刃而解。所以Libra借助經銷商,解決上遊監管的問題,是一種間接的破局。按照白皮書所言,更多的加密貨幣交易企業和頂級銀行機構作為授權經銷商,將持續為Libra提供流動性,以便人們有機會儘可能輕鬆地在Libra和當地貨幣之間交換。

  “任何Libra的持有者可以根據低於儲備價值的窄幅彙率將其出售給當地的法定貨幣,比如在旅行時將一種貨幣換成另一種貨幣。”Facebook方面舉例道。

  美林證券分析師在報告中表示,通過引入數字貨幣,Facebook將可省去很多不必要的環節,還可借此開拓電商業務。數字貨幣將為成為其電商業務的重要工具。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分析師也表示,推出數字貨幣將成為Facebook歷史上最重要的舉措,並將為公司創造新的業務及收入來源。

  開發者社區 CSDN 副總裁孟岩分析,Facebook如果可以向 Libra有效轉化用戶,若干年的發展後,一年或可承載 50萬億-80萬億美元的交易量,僅千分之二的手續費收入就比現在Facebook全部營收還要高。

  03 監管難題

  “新的美聯儲即將誕生。”有人這樣評價Libra。月活躍用戶23.8億,還有一眾國際支付巨頭的加持,Libra的未來,的確難以預估。

  但擺在Facebook面前的難題不是技術,正如馬化騰所言,“就看監管是否允許”,一旦監管無力,即便龐大如Facebook,也會倒在幣圈里。

  畢竟,去年的Facebook已經在監管的泥潭里掙紮了很久。

  加密貨幣Waters週二在聲明中表示,“考慮到Facebook之前惹的麻煩,我要求該公司暫停一切開發加密貨幣的行動,直到國會和監管機構搞清楚加密貨幣的問題並採取行動之後。”

  同一天,共和黨議員PatrickMcHenry,呼籲就Libra項目舉行聽證會,“對於該項目的範圍和規模,以及它將如何符合我們的全球金融監管框架,還有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作為決策者,我們有責任去瞭解Libra計劃。我們需要辟除謠言和猜測,提供一個論壇來評估這個項目及其對全球金融體系可能產生的前所未有的影響。”

  除此之外,要想保證Libra不會和其他加密貨幣一樣淪為洗錢工具。Facebook必須要對貨幣的來源及去向進行密切跟蹤,用戶的消費信息等個人隱私則會是密切關注對象。

  這又涉及到了Facebook的頑疾——隱私保護,如何平衡會是又一個大問號。

  而那些關於壟斷的討論仍會繼續。科技媒體The Verge指出,Facebook努力讓Libra像社交平台一樣在全球普及開來,讓人們獲得低成本甚至免費的金融工具。但這一商業上的舉措是否會讓Facebook遭到“數字殖民主義”的指控,就如同它作為社交平台一樣無孔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當然,對於已經在支付領域占山為王的巨頭們,可能也不會任由Facebook侵蝕。事實上,在Facebook為了保持穩定而選擇“與一籃子貨幣綁定”時,主流的輿論便開始懷疑Facebook拉著一眾支付公司其實是披著“虛擬貨幣”的外衣,在搶銀行零售跨境支付業務的生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