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任正非對話的喬治·吉爾德是誰?
2019年06月20日17:07

  5月21日,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未來學家、“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之一喬治·吉爾德(George Gilder)在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名為“Huawei is an Asset,Not a Threat”的文章(《華為是財富而非威脅》),此文章引起了業界熱烈關注。

  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5月21日發表美國經濟學家喬治·吉爾德的文章稱,華為是資產,不是威脅。

  喬治·吉爾德認為,在世界上最令人感到振奮的商界聲音中,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要算其中之一了。任正非決定相信美國的法律體系,對美國政府打擊其公司和家人的行動發起司法挑戰。

  喬治·吉爾德表示,美國要明白切莫低估任正非。在30年時間里,任正非把一家3000美元的企業變成了中國電信設備的龍頭和跨國巨頭。華為年收入達到1050億美元,在170多個國家開展業務,僱傭了18萬名員工。它的財務部門有來自哈佛、劍橋、沃頓商學院和耶魯的數百名畢業生。

  文章中還指出,對華為最常見的指責是所謂它在盜竊。但相互競爭的技術公司必然會相互模仿,採用符合行業標準的通用部件,從而引發知識產權方面的摩擦。2003年1月,思科系統公司起訴華為,指控華為侵犯了其一些專利。任正非認為這是一個契機。他說他相信美國的法律體系並派華為公司的律師和工程師前往得克薩斯州東部的偏遠地區為華為辯護。兩家公司最終解決了爭端。

  他還在文章里稱,在和解後的幾年里,華為已成為電信業的主要推動者。近年來,該公司向美國芯片製造商高通公司支付了超過10億美元的專利費,2018年還從英特爾公司和博通公司等美國公司購買了價值110億美元的芯片。如今,擁有2000多項5G專利的華為在新一代5G寬帶無線架構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並提供了唯一可安裝在工作網絡中的交鑰匙系統。近幾個月來,美國政府開始攻擊華為。僅僅因為它們的中國企業身份而排擠這些企業將嚴重削弱世界經濟。如果美國的電信公司和網絡管理機構對華為有擔憂,那麼他們應該要求查看該公司的軟件源代碼。如果消費者將軟件升級解讀為對隱私的威脅,那麼華盛頓應該把負責軟件升級的職責交給國內的電信公司。

  華為不是問題。它是激活美國經濟並增強美國數字基礎設施的一個機會,美國應該把華為當做美國主導體系下的一個成就來接納它。

  6月17日,“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中的兩位喬治·吉爾德(George Gilder)與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受華為邀請,與華為創始人兼CEO任正非進行了100分鍾的精彩交流和談話。他們不僅聊到了華為現在面臨的困境、華為如何解決困境以及華為未來生存問題,還聊到了未來二三十年人工智能社會。談笑風生中,再次向外傳達出冷靜、理性的聲音。

  喬治·吉爾德

  喬治·吉爾德,1939年出生。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未來學家、“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之一,美國科技與經濟思想領袖。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師從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曾獲白宮企業傑出獎,是美國總統里根最常引用的在世作者。他深刻而準確地把握新經濟的走向,因此又被稱為高科技領域預言家之王、投資者的“教主”。著有 《財富與貧窮》 、《通信革命》 、《 企業之魂》等代表作品。

  對於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喬治·吉爾德並不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不過,想要來幅速寫,借用幾個人盡皆知的坐標即可:他的曾祖父是蒂芙尼珠寶(Tiffany)創始人之子;他父親是美國政商巨鱷大衛·洛克菲勒在哈佛大學的室友;他曾在哈佛與導師基辛格同辦雜誌;20世紀80年代,他撰寫的《財富與貧困》一書銷量超過百萬冊,被譽為“里根改革聖經”;其90年代出版的《後電視時代》一書曾給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重要啟發;他也曾被指是鼓吹“電信泡沫”的第一旗手,在7萬億美元泡沫破滅後遭遇千夫所指……

  80年代末,他精準預測了半導體時代的繁榮。

  90年代,他成為互聯網和新經濟的倡導者。

  在《通信革命》一書中,他預見了從局域網(“微觀宇宙”)到中心互聯網(“遙觀宇宙”)的變局。他的思想催生了今日Google、亞馬遜、臉書等幾大中心化互聯網巨頭。

  在《後電視時代》一書中,他預見到移動手機的萬物互聯,“它將和你的手錶一樣便攜,也會像你的錢包一樣與眾不同;它能識別語音,能夠指引方向;它能收發郵件,能夠收集新聞,也能支付賬單。它不一定是‘視窗(Windows)’,卻可以控製你的門——房門、車門,也可能是你的認知之門”。他的思想給了蘋果公司創始人喬布斯重要的啟發。

  他還提出了著名的吉爾德定律(Gilder‘s Law):在未來25年,主幹網的帶寬每6個月增長一倍。上網將會免費。

  Google公司董事長兼CEO 埃里克•施密特評價他說:“就我所知,喬治是第一個把無限寬帶對世界的影響看作與微處理器一樣的人。從根本上看,他的預見已經被證明非常正確。”

  2018年,喬治·吉爾德出版了他的最新著作《後Google時代:大數據的沒落與區塊鏈經濟的崛起》,這本他漫長寫作生涯里的第20本書在北美髮行的當週,即排名美國亞馬遜新書排行榜第一名。書中,他預見價值互聯網終將迭代信息互聯網,開啟加密經濟新時代。

  “與任正非咖啡”對話中喬治·吉爾德部分觀點

  1.關於美國政府對華為實施的禁令和限製

  喬治·吉爾德:美國正在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

  我希望美國不要執迷不悟,繼續犯下大錯,施加愚蠢的禁令、關稅和對華為的限製。同樣,我還希望能夠幫助重新打造互聯網的架構,解決互聯網面臨的重大安全問題。大家對這個問題非常偏執,彼此之間缺乏信任。其實,這是個華為可以解決的技術問題。

  我相信美國有非常好的創業精神、創新精神以及技術,但是美國還是要和其他國家合作才能發展。在美國還是一個不發達經濟體時,建立石油、汽車、電氣行業的福特、愛迪生、卡耐基等所有偉大的企業家都從歐洲竊取技術。很多人說他們派間諜進入歐洲企業,帶回一些關鍵技術,這樣才建立起福特汽車等公司。從曆史的角度看,現在僅僅是美國已經建立的技術地位受到了中國這個後來者的挑戰,美國想要反擊而已。我覺得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無異於自殺。

  2.美國政府所擔憂的華為的安全性問題

  喬治·吉爾德:創新依賴於安全,華為最有優勢解決已經支離破碎的互聯網安全問題

  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是,所有新的嚐試都是建立在安全的基礎上的。創新依賴於安全,這有助於提升創新在全球範圍內的可信度。因為全球網絡或者說全球物聯網、全球3D虛擬現實網絡、智慧城市等等,都依賴於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安全系統。

  這是一個客觀的問題,我們能否測試一個特定的電信系統?這個系統是不是開放的?能不能使用新的加密技術?比如軟件的加密簽名可以確保軟件的內在可信,因為加密簽名很難篡改。我們有很多技術手段來解決目前不安全互聯網架構所帶來的不信任問題。正如導致貿易爭端的已支離破碎的貨幣系統一樣,我們的互聯網安全系統也是支離破碎的。在全球所有公司中,華為可能是最有優勢解決這些問題以及抓住這些機會的公司。

  喬治·吉爾德:一旦信任聯網,華為也可以再次向美國提供產品服務

  幸運的是,新一代技術人員正在引領這些技術的發展。政治問題會隨著新的技術不斷髮展而消失,我覺得華為可以在信任聯網這方面做出重大貢獻。與此同時,一旦信任聯網,華為也可以再次向美國提供產品服務。

  《後Google時代》目錄,《後Google時代》中講到了如何通過區塊鏈、密碼學及其他先進技術重建信任。

  3.中美之間處於技術冷戰和技術隔離?

  喬治·吉爾德:一旦技術隔離,吃虧的是美國

  任總這麼自信完全有條件,畢竟華為是一家這麼大的公司,有87000多項專利、80000多研發工程師。他關注未來的技術。如果中美真的從技術上被隔離,最吃虧的是美國。

  我認為,美國必須要處理好與華為的關係以及全球挑戰,這麼說其實是為了美國的利益。美國現在在半導體行業不再是領導者。有人認為美國在半導體行業擁有不可超越的領先優勢,可以用於與中國談判,強迫中國遵從我們提出的一些要求。這種想法是完全錯誤的。美國在半導體行業已經不是領導者,中國台灣在半導體領域比我們更加領先。蘋果的新CPU是在中國台灣生產的,英特爾已經無法開發7納米製程的芯片。

  如果還是覺得美國的科技地位不可挑戰,不需要與中國以及世界上其他國家合作,這是完全錯誤的認識,這是多年來形成的錯誤認識。如果我們需要戰勝未來的挑戰,達成設定的目標,我們就必須摒棄這種認識。

  4.預測未來世界經濟和科技的大趨勢

  喬治·吉爾德:當前世界經濟面臨的一大基本挑戰是要解決“貨幣醜聞”,區塊鏈將會是未來世界經濟的新架構。

  如今,全世界每24小時就有5.1萬億美元的貨幣交易,但這些貨幣交易卻什麼都沒有貢獻。我認為引發貿易戰的真正原因並不是貿易或者工業化發展,其實就是貨幣體系的崩潰。這未能阻止伴隨著跨境貿易的大量對衝交易,也未能阻止貿易衝突等,大量的貨幣交易其實沒有帶來任何實際效果。所以,我認為區塊鏈最大的貢獻在於推行一種新的全球貨幣,就像黃金在全球經濟數百年快速發展中所扮演的角色一樣。這就是為什麼說區塊鏈不僅僅是互聯網的新架構,也將會是未來世界經濟的新架構。

  我覺得華為是全球未來技術發展的中心。對外界來說,美國和其他國家針對華為的舉措其實是對華為的一場考驗。如果華為不能通過這場考驗,這意味著全球將經曆一次毀滅性的變革,個別企業還將以反對模糊的意識形態為由進行轉移。這是華為要面臨的考驗。

  “要預見未來,關鍵在於瞭解過去。人類大腦工作的方式,其實就是通過內化對過去的記憶,進而展望未來”——喬治·吉爾德

  巨變時代,超前思想和見解就是力量。喬治·吉爾德在《後Google時代:大數據的沒落與區塊鏈經濟的崛起》中預言,區塊鏈將開啟加密經濟新時代,並將顛覆以Google為首的世界技術和經濟體系,長期由美國少數巨頭把持的互聯網也將面臨一場“大拆解”。他在接受採訪時數次表示,中國的創新能力超強,中國的經濟、企業和個人都很有衝勁和朝氣,中國有望成為科技與經濟發展最成功的國家,經濟與世界將被重新架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