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美貿易摩擦 中國應如何應對?
2019年06月20日22:34

  原標題:面對中美貿易摩擦,中國應如何應對?

  文/孫秋霞

  去年以來,美國挑起的對華經貿摩擦,不僅損害貿易雙方,而且殃及全球各大經濟體。應對中美貿易摩擦,中國該如何應對?

  6月20日,在中美經貿摩擦關鍵議題研討會上,與會專家表示,中國有不少牌可以應對中美貿易戰。與此同時,在美國霸淩主義極限施壓下,中國要從貿易戰的“危”中把握好“機”,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爭取戰略主動。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國是直通車 侯雨彤 製圖

  強大市場是反抗貿易戰的一張王牌

  作為全球進出口大國,中國外貿進出口總額不斷創曆史新高。

  海關總署公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30.5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比2017年的曆史高位多出2.7萬億元,同比增長9.7%。其中,進口14.09萬億元,增長12.9%。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黃奇帆表示,面對美國挑起的貿易戰,中國的進口市場是一張王牌。尤其是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將進一步打開國內市場。

  據悉,在上海舉辦的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短短6天,按一年計,累計意向成交578.3億美元。預計今後15年,中國進口商品和服務將分別超過30萬億美元和10萬億美元。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首席專家陳東琪也表示,強大市場,是反抗貿易戰的一張王牌。

  陳東琪表示,下一步政策重點應當是擴大居民消費需求,特別是擴大中低收入群體的消費需求,以消費引領推動供給創新。同時建立培育強大消費市場,增強對國際資本、先進技術和高端人才的市場吸引力。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市場與價格研究所所長臧躍茹也表示,中國要通過強大國內市場應對美國霸淩主義可能對全球市場造成的風險與危害。

  臧躍茹指出,根據初步估算,預計2025年,我國汽車和出行服務、家電家居家裝、住房租賃、城市生活服務等主要市場的潛在規模將在40萬億元左右。

  “關鍵是要切實將如此之巨大的市場潛力轉化為實際有效消費,支撐經濟穩定持續增長。與此同時,要通過穩住國內市場來穩外資和穩外貿,保持市場投資信心。”臧躍茹說。

  抵禦貿易摩擦需要“三增一降一補”

  當前,全球貿易格局已經發生重要的變化。

  全球貿易總量中約70%以上是零部件、原材料的中間品。也就是說,世界上的主要貿易品,往往是由不同的國家和不同企業生產的成百上千個零部件組合而成。

  黃奇帆表示,這種變化使得跨國公司之間的競爭不是簡單依靠資本和技術的力量,核心的競爭力還表現為對產業鏈標準的控製、供應鏈紐帶的控製和價值鏈樞紐的控製。當今世界,誰掌控“三鏈”,誰就是行業龍頭。

  因此,黃奇帆指出,越是有貿易摩擦發生,中國越要推動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三增一降一補”。

  黃奇帆進一步指出,中國要增加產業鏈的品牌集群,增強供應鏈的配套體系,提升價值鏈跟各國之間多方面的融合。同時,政府要改善“三鏈”的營商環境,降低“三鏈”融合發展成本,企業則要對自身產業鏈和供應鏈中的薄弱環節“打補丁”。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包括全部41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

  黃奇帆表示,中國在製造業領域擁有比較完整的產業鏈,也擁有相對完善的供應鏈。此外,由於各個環節的要素成本比較低,在全球價值鏈在綜合體系中,中國的比較價值鏈最高。

  “用‘三鏈’推動發展,相信中國經濟發展的底氣和迴旋餘地是比較強的。”黃奇帆說。

  中國企業有三招應對美國技術封鎖

  美國挑起並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並對中國採取了加征關稅、限製投資、製裁華為等高科技企業等一系列極限施壓措施。

  面對美國的技術封鎖和非法斷供,陳東琪認為,中國企業可採取三方面應對措施:

  一是迅速調整優化供應鏈,尋找外部替代,以保障技術產品供應鏈不出現斷裂;

  二是借賣方斷供之機進行內部替代,將原來的技術“備胎計劃”轉正,盡快投入商用;

  三是增加研發投入,集中突破關鍵技術瓶頸,加快科技自立進程和節奏,形成掌控核心技術及其市場的能力。

  不過,中國要實現科技自立,還是要練好“內功”。

  陳東琪指出,要從宏觀、微觀兩個層面,為“三性”(前沿性、關鍵性、核心性)技術的自給自足,以及重要行業和領域的科技自立,創造和培育能夠自動防控外部斷供風險的新供應鏈和市場生態,確保關鍵核心技術供應鏈的自主可控性和穩定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