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里的農業 除了採摘還能用什麼吸引人丨大城小農
2019年06月19日19:06

原標題:都市里的農業 除了採摘還能用什麼吸引人丨大城小農

  京郊幾乎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採摘活動,這麼多採摘園,怎樣才能“活”下去?在北京市豐台區魏各莊,或許能找到一種答案

  新京報訊(記者 周懷宗)800米的櫻桃長廊上,遊客已經不多了,除了樹頂少量的櫻桃還掛在樹枝上,幾乎所有夠得著的櫻桃,都在剛剛結束不久的採摘節上被採摘一空;更遠處的杏樹,樹枝也差不多空了。從6月1日到6月9日,這座位於豐台區魏各莊的採摘園,接待了2萬多人,如果除去工作日,在六一和端午節總共五天的假期中,每天大概接待四五千人。

  相對於往年每天只有百十人的境況,這個數字無疑是巨大的,甚至超出了採摘園的接待能力。高峰期的時候,快餐賣完了,餐飲部臨時增加了削面,光麵粉就用了五六十斤。9天採摘節,5天高峰期,包括餐飲在內,營業額有70萬元,而往年全年的收入也不過200多萬不到300萬元。在北京郊區,辦一場採摘節很容易,依託大都市龐大的消費群體,幾乎每天都有花樣百出的採摘活動。但怎樣才能辦一場成功的採摘節?即便是辦採摘節的人,可能也說不清楚。

  採摘園里的櫻桃長廊。受訪者供圖

曾經勉強經營的採摘園

  魏各莊採摘園是北京早期建立的採摘園之一,也是北京最早通過有機認證的採摘園之一,曾經站在北京休閑農業的潮頭。

  隨著都市休閑和消費觀念的變化,進入21世紀以後,許多大城市周邊,大量採摘園快速興起。在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網站上可以查到,僅櫻桃園一項,全市通過安全認證的,就有近百家,杏、李、藍莓、桑葚、無花果等小果類採摘園有20多家,梨採摘園60多家,葡萄50多家,桃70家……

  採摘行業快速擴大,使得週末休閑採摘成為時尚,但另一方面,經營模式單一,採摘品種同質化,缺乏品牌概念和營銷手段等問題,也一直影響著採摘行業的發展。更多的採摘園,在同質化競爭中艱難生存。

  魏各莊採摘園也是其中一員,在2018年之前,這裏一直都是勉強經營,許多設施還是20年前建成的,此後一直沒有系統的修葺和更新。往年櫻桃熟了的時候,都兩三塊錢賤價處理了,杏有三分之二掉在地裡爛掉了。

  2017年8月,北京市統一部署的“大棚房”整治揭開了這個問題的蓋子。官方數據顯示:這場在全市範圍開展的問題大棚集中整治,排查16.9萬棟大棚,清理整治“大棚房”150宗、問題大棚7887棟。

  2018年6月,北京再次啟動“大棚房整治”行動,到2019年3月底,北京市各區上報“大棚房”問題整改完成數為3378個、面積1455.5畝。

  而這些整改的大棚房,有不少其實最初是以生態農業、休閑農業為初衷建設的。魏各莊採摘園中,沒有大棚房,但硬化路面積超標。按照整改要求,要拆除超過標準數量的硬化路。

  硬化路拆完了,採摘園也變得七零八落,更加蕭條和破敗了,幾乎沒有人還有信心繼續經營下去。

“還是要搞休閑農業”

  數據顯示,2018年,北京市全市生產總值為30320億元,其中農林牧漁業總產值為296.8億元,不足1%。

  事實上,主要靠依託大都市發展,即便在農村內部,農業的重要性也在不斷降低。以魏各莊為例,除了採摘園,沒有其他任何產業,村里林地多而耕地少,一位在採摘園工作的村民告訴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他們家只有一畝多地,種玉米幾乎不賺錢,村里福利不錯,家裡的生活得靠打工等其他來源支撐。

  “北京有農村,但已經快沒有農業了”,這是一句經常被人提起的話。其實,這話並不準確,在大都市,傳統型的農業確實在逐漸消失,但新的都市型農業正在起步。

  數據顯示,在2018年,北京新型農業發展穩定,全市觀光園、民俗遊總收入分別為27.3億元和13億元。

  採摘園其實也是新興的都市農業,但單一的採摘園,消費者來去匆匆,無法實現觀光、休閑的需求,採摘園也就無法真正留住消費者。

  真正的休閑農業,絕不僅僅是採摘。

  2018年4月份,魏各莊村第一書記曹雪峰參加了一個“休閑農業”的座談會,這個座談會改變了他的想法,回來後,他決定重整村里的休閑農業。

  “在城市里,400畝的採摘園其實很難得,肯定有發展的空間,問題只是究竟該怎樣去發展。”曹雪峰說。

  村里沒人擅長做休閑農業,但事實上,村里很久以前就想把採摘園重新做起來,但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幾番思考之後,曹雪峰覺得,專業的事情,還是要找專業的人來做。

  於是,曹雪峰找到一家策劃公司,為採摘園重做規劃。

  以前栽的果樹當然不能砍掉,建好的大棚也不可能推倒重建,但即便如此,仍有大量可以操作的空間——在櫻桃樹之間,建了一條800米長的櫻桃長廊;拆掉硬化路的地方,鋪上了草坪;大棚的外觀,也可以改造;園區的內外牆,也可以藝術化,牆上佈置了3D畫,供人們拍照,在邊角地設置了微型景觀……

  牆上的3D畫,可以供人們拍照。受訪者供圖

讓人們在這裏玩一天

  改造需要成本,前前後後,村里投入了100多萬元的改造費用,而想要收回成本,就要把人們吸引到這裏,並且在這裏停留更久的時間,而不是摘了水果就走。

  進入採摘園大門,直接看到的就是800米長的櫻桃長廊,拱形的架子上,有垂落成片的粉色假花,架子外,櫻桃枝葉遮住了天空,樹枝稀疏的地方,則以油紙傘點綴。

  長廊的兩邊,有甬道通向不同的區域,桃、杏、番石榴、葡萄……每個甬道邊上,都有櫻桃、蘋果、桃等水果的模型。

  長廊的盡頭,是一片魚塘,原本承包給村里人養魚,但因為效益不好,已經荒廢了很多年,如今,這裏被重新注滿水、放入錦鯉,魚塘邊上有魚食出售,供孩子們投喂。

  再往前走,是一個建在林地裡的兒童樂園,各種遊樂設施散落在樹林里,節假日時,一家人都可以在這裏找到好玩的東西。

  一家人在這裏都能找到好玩的東西。受訪者供圖

  改造快完成的時候,一件意外的小事,讓曹雪峰覺得,這一次或許真的能成。當時,兩位路過的大媽看到園子裡的景色,想要進去拍張照片,但園子還沒有開放,不能進人。其中一位大媽問,“門票多少,我們買票進去拍照”。最終,兩位大媽真的買票進去拍了幾張照片。

  曹雪峰覺得,都市農業,最重要的是休閑功能,“人們來了,不是摘點兒水果蔬菜就走,而是留在裡面,裡面有他們想玩、喜歡玩的東西,這才是休閑農業”。

  400畝並不是很大,而且每個季節成熟的瓜果蔬菜是有限的,所以採摘的人,可能只需要去很小的一個區域,但遊玩的人不一樣,豐富的遊戲內容,可以最大限度地留住遊客。

創意是休閑農業的基礎

  廢棄的拖拉機上,拴上紅綢子,就是一個可供拍照的景點;原來的豬圈、雞圈,改成了兒童遊樂場,在裡面可以玩現實版“憤怒的小鳥”;辣椒地邊上,插上了一塊牌子,上面是關於辣椒的介紹……

  對於採摘園的佈置,曹雪峰說,“要留住客人,關鍵是要有想法”。

  採摘節帶來的遊客,終究會隨著時間減少,曹雪峰覺得,未來最重要的,是建立完整的節假日休閑體系,讓人們每個週末都能在這裏找到樂趣,“採摘節不可能天天辦,一年也就那麼幾次,草莓、櫻桃、葡萄成熟的時候可以辦,但平常怎麼辦呢?”

  對一個“休閑農業園”來說,持續的消費能力,才是健康發展的基礎。

  400畝地的水果蔬菜,遠遠無法支撐持續的消費,“農業休閑,採摘其實只是很小的一個項目,好玩的東西,其實很多”,曹雪峰說。

  採摘園的櫻桃長廊兩側,陳列著許多展板,上面都是“有機農業”的宣傳內容,園區里也能看到許多類似的展板,這就是曹雪峰設想中的項目之一——農業科普。

  採摘園內也有農業科普。受訪者供圖

  作為北京最早通過有機農業認證的採摘園,魏各莊採摘園有不少有機農業生產的經驗。村里有大片的林地,把林地中的落葉、鳥糞等收集起來,發酵腐熟之後,就是現成的有機肥料,多年在採摘園里工作的村民,也能聊上幾句有機農業的話題。

  曹雪峰還打算進一步開發兒童科教娛樂的內容,“城里的孩子們,很少有親身接觸農業生產的機會。我們的採摘園在市區,開車或者坐公車都很方便,完全可以提供更多面向孩子的農業體驗和休閑服務”。

都市里的農業新模式

  一次採摘節的火爆,遠遠不足以證明休閑農業的成功,但至少給曹雪峰他們提供了很多經驗。

  “關鍵是怎樣持續發展的問題,還是要發展週末休閑,採摘是有季節性的,但休閑娛樂沒有,隨時都可以,而這要求在有限的空間里,找到更多好玩的東西。”曹雪峰說。

  曹雪峰到魏各莊村做第一書記,一年半中,他做了許多事情,但最大的工作,就是重整採摘園。不過,他的任期已經快到了。未來,魏各莊村的“休閑農業”還能繼續發展嗎?

  “第一書記現在是長期政策,我走了,可能還會派新的第一書記來,而且,我本身的工作單位也在豐台,以後也還可以幫村里做事情。不過我想,最重要的並不是誰來做,而是建立都市農業的觀念。”

  在都市里發展農業,需要新的觀念和新的方法,曹雪峰說,“首先要有想法,其次,要把想法變成現實,還需要專業化的手段,這是現代生產的特徵”。

  “有人覺得電商銷售不錯,其實我們這種城市里的農業,並不太適合電商,一來水果蔬菜不易運輸,會造成很多糾紛,二來我們本身就在城市里,從市中心開車,一個小時也就到了,自己帶回去也不麻煩。”曹雪峰說,“做休閑農業,賣農產品其實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休閑、體驗,人們來這裏,可以休閑娛樂,孩子們可以放鬆,接觸大自然,同時還能受教育,自然就會吸引越來越多的人,那時候,農產品的銷售還是問題嗎?”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李世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