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飛蟬鳴夏至時
2019年06月19日10:13

原標題:燕飛蟬鳴夏至時

如客之家

  夏至到來才會發現,立夏只是炎熱發射的一顆信號彈。炎熱的大隊雖已出發,可是直到夏至才佔據了整個晝夜。先前也熱,每每紅日西墜,天暗夜闌,熱氣就會消散。收割、碾打小麥疲睏的肢體,只要在涼沁沁的屋裡睡一個長覺,就會渾身清爽。然而,一過夏至就不行了,炎熱的大隊充塞白晝不說,還把暗夜也擠占了。這時候,要是夜色初暗走進屋裡,也會汗涔涔的,難以入睡。好在屋外時不時會有一縷涼風,乘涼成為必修課。如此,要將睏倦的勞累全甩掉不那麼容易了。所幸,農活沒有前數日那麼緊迫,不必起早貪黑搶時爭分那樣去幹了。

  農人云,夏至不見“要”。

  要,是要子。要子,是捆麥子的草繩。草繩不見了,說明麥子收打完畢,已經顆粒歸倉,“五月人倍忙”的那頁日曆總算翻過去。農人稍稍能夠鬆口氣了。

  與人相比,燕子卻沒有這種福氣,還在忙,加勁地忙。人們忙收割時,燕子忙啣泥,忙壘巢。人們忙打場時,燕子忙產卵,忙孵化。人們從蒸籠里取出噴發著麥香的饅頭,大口大口咀嚼時,燕子更忙了,倏爾一道電光划去,倏爾一道電光划來,長空裡橫豎畫滿了它們的紫色閃電。每一來去,梁架上的窩裡都會傳出“嘰嘰喳喳”的吵嚷聲,那是剛出殼的雛燕呼喚著吃食。燕子們便是辛忙著哺育自己的親情。

  驟雨初歇,紅日復出,不多時悠長的音韻在天地間蕩漾開來。不似笛音,多過笛音;不似琴音,多過琴音。是蟬在鳴,蟬在歌,蟬的叫聲和人本沒有關係,只是抒發洞穿幽暗、終見光明的心聲。可是人們卻把蟬聲作為對未來日子的提醒。民諺曰,“蟬,蟬,你別讒,做下棉褲靿子給你穿。”棉褲,自不用說,是禦寒的下衣;靿子,是古人用獸皮縫製的上衣,也是冬天禦寒的。這就有些奇怪,夏熱方興未艾,卻怎麼讓蟬穿棉衣?這哪是給蟬穿棉衣,分明是提醒人早做棉衣。精明的古人,總是未雨綢繆,真比未雨綢繆還要未雨綢繆,時在盛夏,就在綢繆度過寒冬。果然,倘若下雨不能出工下地,勤勞的農婦已在縫製棉衣了。

  這當然是往昔的圖景,像泛黃的曆書一樣早無法對應今日的光景。不過,那圖景里閃爍的智識非但不會過時,還會映亮未來更多的人們,更多的日子。

喬忠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