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佛共建大灣區核心極點 3萬億GDP城市群如何發展?
2019年06月18日15:40

  廣佛共建大灣區“核心極點”,3萬億GDP城市群如何更進一步?

  21世紀經濟報導 21財經APP 陳潔 廣州報導

  這兩大城市已經組成GDP總量超過3.2萬億的“超級城市群”。

  廣州,2018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2859.35億元;佛山,2018年GDP總量為9935.88億元。

  這兩大城市已經組成GDP總量超過3.2萬億的“超級城市群”,未來要如何更進一步?

  在不久前發佈的《廣州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18-2035年)》草案(以下簡稱規劃)中,或可一窺端倪。規劃提出,推動更高層次的廣佛同城化,共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極點。

  “這個提法應該是比較新的。”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陳耀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在今年2月發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提出極點帶動,發揮香港-深圳、廣州-佛山、澳門-珠海強強聯合的引領帶動作用,深化港深、澳珠合作,加快廣佛同城化建設。

  “這意味著廣佛同城獲得國家層面的認可。”暨南大學教授胡剛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各地對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做了深化,比如廣佛同城就提出“1+4”規劃發展格局。

  超級城市群如何再發展?

  2009年3月,《廣佛同城化建設合作框架協議》正式簽署,標誌著廣佛同城化的正式啟動。

  至今,廣佛同城的推進已經過去十年,如何再深入?

  上述規劃提出,推動更高層次的廣佛同城化,加快廣佛同城,共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極點。

  那麼,廣佛同城要以什麼為抓手?重點是以廣佛“1+4”融合試驗區為重點,其中“1”,即是指廣州南站-佛山三龍灣-荔灣海龍片區。在上述規劃中,這一片區被稱為廣佛融合先導區。

  胡剛指出,佛山並沒有出海口,這一片區如何發展,需要從更大的範圍來考慮。他提出大灣區發展中軸線的概念,也就是連接深港和廣佛兩大極點,沿著廣深港高鐵,串聯起廣州、深圳和香港三大機場,包括廣州火車北站、廣州站、廣州南站、南沙片區、虎門站等等,通過基礎設施的帶動,使周邊較快的發展。

  “我認為,我們在考慮一個片區的發展時,不僅考慮片區當地的基本面,包括基礎設施等,而是要將整個片區放在大灣區的背景下來考慮。”胡剛說。

  目前,佛山計劃在三龍灣將推動一批重點項目,包括在建擬建交通、產業、公共服務和景觀項目共92個,總投資額約3376.12億元。

  陳耀指出,廣佛同城化未來要進一步加深,首先應該在基礎設施對接上,包括地鐵、城鐵、高速公路的建設上層層推進。

  據瞭解,目前廣州和佛山已經連通了廣佛地鐵一號線,從佛山市中心到廣州市中心,不超過1個小時即可到達。未來,包括廣佛二號線等多條線路的通車,將進一步推動廣佛同城化的發展。

  打通“圈層”,廣州擴展腹地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在上述規劃中,廣州提出推進廣佛肇清雲韶經濟圈合作發展。

  “從具體情況來看,廣州和不同城市的合作要分幾個圈層,聯繫緊密度是不同的。首先,最緊密的是廣佛同城,這是一個內圈。肇慶與清遠是第二圈,雲浮和韶關更遠,是更外圈。將這些圈層打通之後,廣州的腹地將更寬,不同的圈層的腹地將不斷擴展。”陳耀表示。

  在深化廣佛這一“內圈”的發展中,陳耀提出,產業的相互聯繫要更緊密,形成合理的分工合作格局。

  “佛山,是廣深港澳科創走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方面廣深港澳科創走廊作為創新策源地,需要將這些成果產業化。而在產業的轉化上,有很好製造業基礎的佛山,是非常有優勢的。佛山以本地製造業為主,當地自主品牌比較強,構成廣深港澳科創走廊創新體系的一部分。”陳耀說。

  此外,在公共服務上、製度的銜接上,廣佛的一體化也要再深入。“總之一句話,就是在不打破行政區劃的情況下,更深的推進廣佛一體化。”陳耀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