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書法家李斌權:書法是我在世間的一場修行
2019年06月18日10:30

原標題:音樂書法家李斌權:書法是我在世間的一場修行

  書法作為一門傳統藝術,曆來都與文學、舞蹈、音樂有著相通之處,但與音樂的關係

似乎更加密切,在書法中,正如老子所言:“有無相生,難以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

樂中則是對立化為和諧,多雜寓於統一;在形式上,書法講究章法、呼應、避讓、對稱、變

化;音樂中則有調子、旋律、節拍、休止;在內容上,言為心聲,書為心畫;二者都是通過它

的形象,抒發作者真摯的感受、理想和誌趣,達到真摯感情的表達。

  15年前,他率先提出了“音樂書法”的概念。強調音樂是“流動的音樂”和“有聲的音

樂”,書法是“凝固的音樂”和“無聲的音樂”,他曾身負國家傑出文化藝術交流的重任,走進維也納金色大廳表演音樂書法。當年的他,在舞台上筆走龍蛇律動優美,一次次地驚豔著世界……然而,2013年,在其影響力最大的巔峰時期,他選擇了閉關不出。6年間,他杜絕了一切媒體採訪和社會活動。他說,他需要放空自己,日日練字、思考、修心。他,就是探求將中國的書法和音樂藝術緊密融合在一起的書家第一人——李斌權。

偶然結緣 終身摯愛

  時間溯回到20年前的呂梁,當時,李斌權的建築生意做得很大。機緣巧合下,李斌權接觸到了《易經》。《易經》是中國老祖宗智慧的集大成者,為了管理好自己的企業,他開始研習《易經》。《易經》有爻辭和卦辭,為了學得透徹,李斌權就將爻辭抄錄到黑板上,黑板上得寫大字,抄寫過程中就應用到了書法。“一寫書法,我就想寫好,怎麼寫好呢,去臨摹古人的字帖。書法是不斷地修正錯誤的藝術,因下一筆的精妙才有上一筆的正確,對錯之間,妙趣無窮。”

  李斌權思考書法如何去寫,臨帖,看古人的書法理論,接觸各種書法作品。鬥轉星移,潛移默化,書法就成了李斌權全部的世界。書寫時,李斌權筆墨間流動的無聲之美,他卻能感受到萬千音符在胸臆中的澎湃湧動。倘若於音樂中書寫,酣暢淋漓的感覺更是無以言說。“大象無形,大音希聲”。書法是流動的音樂,是無聲的音樂。音律起伏中,李斌權可以想像到各種各樣的場景和畫面。寫下的書法作品的筆觸,不同的人,感覺到的卻是不一樣的音樂曲調。李斌權語出驚人:“大象無形,大形就是不可見,卻見到了——它就是音樂。大音,就是不可聽,你卻聽到了——這就是書法。”

  2004年,他提出了音樂書法的概念,並身體力行,在中國引發了音樂書法的藝術風尚。“世界給了西方音樂,給了東方書法。書法是中國特有的藝術。書法需要站到這個高度去理解。文化強國,就目前我們的書法形式,說服力是不足的,我們對藝術史的學習,以西方為主,是沒有書法這個類別的。中國近幾年才有了書法專業,之前都是歸於文史類。”李斌權說,一直以來書法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音樂書法是將兩者結合,以音樂來宣揚書法的重要性和藝術價值。

  2011年5月,奧地利維也納霍夫堡皇宮,中奧建交40週年的慶典活動中,李斌權與捷克國家交響樂團聯袂演出,李斌權筆走龍蛇,一幅幅氣吞山河的書法作品,讓世界認識了中國的書法。同年9月,李斌權在“夏季達沃斯論壇——2011年新領軍者年會文化晚宴”上,給各國政治、經濟領袖人物表演了音樂書法,贏得了國際社會對中國書法的讚譽聲。

  2012年6月,在李少紅執導的“夢幻水立方——大型水景秀《紅樓夢》”歌舞劇中,李斌權飾演男二號曹雪芹,書寫《紅樓夢》開篇、結尾詞。同年8月,在倫敦奧運會舉辦期間,李斌權攜手新倫敦交響樂團和英國現代芭蕾舞團、娜爾斯現代舞團,共同表演了中國書法音樂。他筆法自由不羈,隨著音樂旋律,展現著生命的律動和節奏,筆下如行雲流水,如萬馬奔騰,時而豪放奔逸,磅礴大氣,時而跌宕起伏,蕩氣迴腸。音樂結束,李斌權的草書也戛然而止。頃刻間,他彷彿就是行走於書法江湖的大俠客。

  那個時期,明星們的聚會,中央電視台的晚會,政府的文化交流會,李斌權頻頻露臉,成為聚光燈下那濃墨重彩的一筆。通過李斌權,世界認識了中國書法,中國尋常百姓開始關注書法。可以說,李斌權首創“音樂書法”的傳播形式,是目前書法文化傳播中,最有感染力的交流形式之一。

急流勇退 潛心修煉

  自李斌權在維也納金色大廳和霍夫堡皇宮演出後,李斌權的“音樂書法”在當代書法領域,一躍而起位居前列。緊接著,他的音樂書法作品迅速占領書畫拍賣的高點,成為書畫拍場的新貴,他的一幅草書拍出了25萬元的價格。拜訪他的人越來越多,他在北京的書法工作室,每天門庭若市。

  眾人簇擁的喧囂中,李斌權忽然頓悟。“盛名之下,其實難副。虛空的名利對我來說有什麼用呢?我要的生活,只是純粹的書法而已。”李斌權推掉了一切媒體採訪,閉門謝客,靜下心來,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於是,他回到了太原,在河西一處幽靜的地方籌建了工作室。喝茶寫字靜養,有時候一寫十幾個小時,行走坐臥都在寫字。

  6月3日,三晉都市報記者拜訪他時,他正在工作室品茶研習。工作室安靜簡潔,藝術氣息濃厚。幾面高大的牆壁上,鋪陳著一幅幅壯麗的草書作品。房間里,碩大的景泰藍花瓶上、大幅金色屏風上,均印著他的墨寶。相比於熱鬧的書法作品,李斌權是溫厚儒雅的,他的眼神乾淨透徹,態度謙遜。

  工作室一整面牆上,掛著一張服服帖帖的雪白宣紙,這是李斌權書寫的陣地。音樂響起,他研墨提筆,稍作調息,便寫出一首佛偈:“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只見,他腕肘之力遒拔老勁,一揮而就,作品透著沉穩渾厚的莊嚴之相。

  李斌權解釋:“書寫中,你看見是筆旋,實際上是指旋,由指到腕部,再到肩,再到腰,再到足,力道貫通全身。每一次書寫都是一次全身心的配合,身心合一,才能拿出一幅優秀的作品。”“我敬畏書法,對其無慾無求。”他指稱,慾望的存在,是書法精進中最大的阻礙。

  李斌權平時會抄佛經來靜心養性,他說世間一切象,都是空象。如果參悟不透,貌似成功了,不如不成功。潛心修行6年,李斌權感覺自己精進不少。“書法修行與道很近,今天寫的與10年後寫的不一樣,這就是一種修煉。書寫就是空,要體會到空的境界。意念上的悟道和冥想是很高的修為,我一寫書法,就心手兩忘,沒有想去寫什麼,但寫出來的一定是什麼,讓自己和書法化而為一。實際上,無我,也就‘有我’了。”李斌權感悟道,書法重在字外,不在字內,“字外包括很多,對社會的理解,矛盾的處理,對生理的認知,比如說寫字像練氣功,筆下如有千鈞之力。比如說王羲之說過寫字如步兵打仗。書法不是單一的書法,是包容萬千的。書法所借助的是文字載體,卻包含了金石、考古、哲學、美學、文學、繪畫、篆刻、音樂、建築等等諸多文化基因,它承載著中國厚重的文化內涵。”

普及國粹 責無旁貸

  有書法評論家如此評價李斌權的作品:“其書法的章法構思奇妙,時如清風入懷,氣韻流暢,清爽怡人;時如行雲流水,落紙雲煙,在的揮灑之間,起伏隨勢;時如筆走龍蛇,百態橫生;時如暴風驟雨,氣勢如虹……細品卻又往往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李斌權卻自稱達不到那個高度。

  對於過往的榮耀,李斌權強調,成績反倒是前行路上的絆腳石。一些正常的文化活動,不代表個人文化藝術的水平,更不能作為自我炒作的手段,個人的價值在漫漫曆史長河中,如同微塵。“而書法,中國漢字藝術,卻是中國獨有的文化藝術載體,它理應在全國小學生中進行推廣。”李斌權提議。

  目前,李斌權在籌劃一件大事。他在音樂樂曲中譜寫一幅書法作品,然後,抽掉背景音樂。讓全國作曲者從觀看書法書寫視頻過程中,根據筆觸韻律編寫曲譜。“進入初選每人獎一百萬,獲一等獎最終採用後獎金一千萬。為何獎金這麼高?為了更多高水準的中外作曲家參與進來,寫出好的曲子。”李斌權希望借此活動,將音樂書法推上一個更高的台階,以達到弘揚書法的最終結果。

  “希望全民認可書法的價值,並喜歡上書法這種藝術形式,我建議政府為全國的中小學校設立正式的書法課,讓小學生練習毛筆,練習到讓毛筆成為孩子肢體的延長,成為孩子身體的一部分。等把筆熟練了,孩子們就可以寫自己喜歡的字體,楷書也罷、草書也罷,手中筆可以去表達任何一種表現形式。”李斌權闡明,現代科技越來越發達,更多的人依靠電腦打字印刷來完成社會交流活動。然而,書法和印刷體不一樣,儘管印刷體的相似度百分之九十八。但印上去的字,沒有活氣,沒有靈魂,是死氣沉沉的東西。“而中國書法具有無窮的生命力,作為中國文化最富魅力的一部分,我們都有將其傳承下去的責任和義務。”(圖片由受訪人提供)

  李斌權,生於1965年,籍貫山西,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中國音樂書法奠基者,曾任中國書法家協會藝術發展中心主任。他的草書用筆圓勁有力,使轉如環,奔放流暢,一氣嗬成,字裡行間陰陽變化,婉轉多姿。

評價

  李斌權心儀草書,對孫過庭《書譜》真積力久,拓而為大,融入大草氣象。在多年的草書實踐中,他逐漸對草書的音樂性與表演性情有獨鍾,並萌發出音樂書法的創意,開始了音樂書法的探索。近些年,他的音樂書法從私人化嚐試,到推向社會公共空間,引起書壇關注。應該說,音樂書法表現為新符號、新效果、新圖像,它擁有自身獨特的語境和話語文本,相對於純粹的書法創作,它更關心書法與音樂的結合,更關注音樂與書法的表現過程。這種音樂與書法結合的過程才構成一個完整的書法作品文本,這就使音樂書法具有了更強烈的表演性,而這也是接近草書的表現本質的。

  

——薑壽田,中國書法家協會學術委員會委員、《書法導報》副總編輯

  李斌權的草書,顯然得益於羲、獻、旭、素,乃取法乎上者。縱逸練達,流暢渾樸,狂而不怪,放而有節,絕無描眉畫角、撓首弄姿的毛病,也沒有因強調某些用筆因素而形成的習氣。在國際舞台上展示中國書法,顯然有“行為藝術”的成分,但李斌權也沒有簡單化或表面化地用“現代書法”對西方觀眾進行“視覺刺激”,他展示的是中國書法藝術的傳統正脈。可以說,書法與音樂關係之探討,書法與音樂的合作,均非自今日始,但是,將書法藝術和音樂結合,在國際舞台上做充分展示,卻是李斌權先生的首創,一個“敢為天下先”的青年人,應該得到讚揚和鼓勵,也應該在展開充分討論之際給予學術定位。

  

——李廷華,著名文化學者、書法理論批評家

本報記者 高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