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保香港保險一夜歸零 數百投資人、數億投資打水漂
2019年06月17日11:07

  來源:券商中國

  近日,關於數百位投資人控訴香港安盛保險讓其損失數億港元的消息,快速發酵並受廣泛關注。

  事件的大致情況為,約200位投保人購買香港安盛保險公司(以稱“安盛”)發行的投連險Evolution後,將一款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 SP(HKIF)基金納入了這一投連險保單的投資範圍。2018年年中,這些投保人發現Evolution淨值一夜之間暴跌95%以上,在後續扣除賬戶建檔費、管理費等費用後,保單的淨值為負數。

  投保人認為,Evolution是一款投連險產品,這應僅為專業投資人提供,而安盛並未對投資人做專業資格審核,且有投資人所投金額遠未達到專業投資人必須的投資底線,說明安盛在推廣售賣此產品時沒有盡到相關義務,負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

  安盛則就此已先後發佈兩次聲明稱,Evolution是一種投連險產品,投資風險需由客戶自己承擔。Evolution主要由獨立保險經紀分銷,HKIF基金由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管理,該基金價值近月經曆顯著跌幅並進行清盤,大部分投資該基金的客戶由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代表。

  安盛同時稱,該事件複雜,其他涉案方可能存在欺詐行為,安盛現正積極協助香港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就該基金涉嫌欺詐活動的刑事調查。

  可見,目前當事的上述兩方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不過,有分析人士認為,事件涉及的四個參與方安盛、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保險經紀公司Asia One、投保人都有一定問題和責任。

  這則事件之所以廣受關注,與涉及安盛這一國際保險巨頭有關,也與事出香港保單有關,近年關於香港保單優劣的話題乃至爭議始終沒有停歇。

  但是,受訪人士認為,此次關於投連險的一個“爆雷”事件,既不應讓整個香港保險業“背鍋”,也需要讓內地消費者打破對香港保險的“迷信”。消費者需要明確的是,無論是香港保險業還是內地保險,投連險都是一個收益不保底、風險收益自擔的險種,與傳統壽險、分紅險和萬能險存在明顯區別。

  同時,香港的投連險與內地投連險也有不同。比如,內地投連險賬戶都是保險公司自己管理,香港投連險除了保險公司自己管理的賬戶,還可以選第三方的產品,範圍更廣。

  投資者訴安盛涉嫌違規操作,指出四大問題

  根據數百位來自中國內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投資者6月11日所作的情況說明,其購買了安盛公司發行的Evolution保險產品,2018年年中,發現該保險產品淨值一夜之間暴跌95%以上,在後續繼續扣除賬戶建檔費、管理費等費用後,保單的淨值為負數。

  對此,投保人指出安盛公司涉嫌違規操作,至少包括幾點問題:

  1、在持有該保險產品期間,安盛從未主動寄送過該保險產品運行情況的相關資料。

  2、該保險產品每到申購日,淨值就大幅上升,每到贖回日,淨值就大幅下跌。為此,數年間曾有眾多投保人多次與安盛溝通,安盛都未給予正面回覆,也未給出合理的解釋。

  3、該產品在沒有通知投保人的情況下,變更了投資方向,投資於金融衍生工具,導致巨虧;此前投保人從不同中介公司得知,這款產品收益穩定,資金安全,主要用於投資香港物業的租售和二手房屋買賣過程中的增按服務。

  4、此投連險產品僅為專業投資人提供,而安盛並未對投資人做專業資格審核,且有投資人所投金額遠未達到專業投資人必須的投資底線,足以說明安盛在推廣售賣此產品時沒有盡到相關義務,負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

  以下為投資者6月11日所作說明全文:

  廣大香港市民/新聞媒體/國內外友人:

  大家好!

  我們數百位安盛保險投保人,分別來自中國內地、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其他國家地區。今天,我們要投訴香港安盛保險公司(以下簡稱安盛公司)涉嫌違規操作,致使我們投保人數億港元保費被虧空殆盡。

  多年前,我們從中國內地等不同的地方不同中介公司得知,安盛公司發行的EVOLUTIONHKIF保險產品(以下簡稱該保險產品)收益穩定,資金安全,主要用於投資香港物業的租售和二手房屋買賣過程中的增按服務。鑒於該保險產品宣傳其收益穩定,加之對安盛公司百年國際大品牌的絕對信任,我們都毫不猶豫的購買了該保險產品,投保額從幾十萬到數百萬甚至數千萬元不等。

  在持有該保險產品期間,安盛從未主動寄送過該保險產品運行情況的相關資料。並且我們發現,該保險產品每到申購日,淨值就大幅上升,每到贖回日,淨值就大幅下跌。為此,數年間曾有眾多投保人多次與安盛溝通,安盛都未給予正面回覆,也未給出合理的解釋。2018年年中,投保人發現該保險產品淨值一夜之間暴跌95%以上,在後續繼續扣除賬戶建檔費、管理費等費用後,保單的淨值居然為負數。這樣一來,我們在投保了幾十甚至幾千萬元給安盛保險後,經過三四年時間,反而倒欠安盛公司巨額管理費!此等駭人聽聞之事在世界保險史上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超出廣大良心人士的想像範疇。

  在2018年香港房地產市場無特大利空的環境下,該產品淨值為什麼會一夜之間幾乎歸零?是否存在商業欺詐甚至商業犯罪?為此,我們投保人不斷與安盛公司交涉,數月之後,安盛公司才答覆我們該產品在沒有通知投保人的情況下,變更了投資方向,投資於金融衍生工具,導致巨虧,並聲稱責任不在安盛公司!

  我們和安盛公司簽訂保險合同,保費也是支付到安盛公司銀行賬戶,安盛公司一直以來也在按時收取賬戶建檔費、管理費等費用。如今在該保險產品被惡意虧空殆盡後,安盛保險公司居然宣稱無責任!實在令人憤慨,也無法接受!

  事情發生後,經投保人仔細研究發現,此投連險產品僅為專業投資人提供,而安盛並未對投資人做專業資格審核,且有投資人所投金額遠未達到專業投資人必須的投資底線,這些足以說明安盛在推廣售賣此產品時沒有盡到相關義務,負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責任!安盛保險公司作為世界第一大保險公司,百年品牌,在銷售保險產品時程序違規,在銷售產品後投保人利益受到不合理損失時,不積極主動承擔責任,反而百般抵賴,其專業素質及職業道德之低下實在令人震驚!

  香港素來以公平公正、律法嚴明著稱,香港保險市場也以專業和成熟聞名於世。正因如此,世界各地投保人對香港保險趨之若鶩,也使得香港保險投保額連創新高。投保人幾億保費被惡意虧空,這其中的黑幕,或許需要專業人士和相關機構去深挖。我們希望真相早日浮出水面,大白於天下,並將違法犯罪的人或單位繩之於法。

  虧空事件發生至今已近一年,我們投保人不斷與安盛公司溝通。迫於壓力,安盛公司承諾5月31日給予解決方案,但截止今日,安盛公司卻以各種理由不予任何回覆。迫於無奈,我們數百位受害者,只能聯合起來向安盛公司維權。如果得不到安盛公司合理解釋和處理結果,拿回我們的保費,我們必將維權行動進行到底,至死方休。屆時,安盛公司行為如得不到即時糾正,香港保險市場之聲譽,香港金融中心之地位,香港之國際形象必將因此事遭受巨大的打擊和考驗。

  我們懇請廣大熱心的香港市民朋友、新聞媒體工作者、國內外友人,能夠幫我們廣為宣傳,揭露安盛公司所謂百年品牌的虛偽面孔,共同譴責安盛公司,為我們廣大投保人維權行動加油助威,同時也讓廣大計劃購買安盛公司保險產品的朋友知道此事件,謹慎考慮,避免步我們後塵,血本無歸。

  感恩!叩謝!

  安盛保險受害人

  2019年6月11日

  安盛:投連險風險需由客戶承擔,其他涉案方或存在欺詐

  安盛香港為全球最大保險集團之一的安盛集團的成員,其在香港保險市場,與友邦、保誠、彙豐等相比,業務量和市場占有率要小得多。去年其個人新單業務排名香港市場第九位,市場份額在3%。

  針對該事件,安盛香港分別為6月10日和5月16日兩次進行聲明。梳理兩次聲明可以勾勒出安盛香港對該事件的態度:

  一是Evolution是一種非保證連繫式壽險產品,主要由獨立保險經紀分銷。該產品由專業投資者自由及獨立地選擇與其保單掛鉤的資產,當中AXA安盛並沒有參與任何意見。

  二是Evolution讓專業投資者自由及獨立地選擇與其保單掛鉤的資產,當中AXA安盛並沒有參與任何意見。客戶明白有關這類產品的投資風險需由客戶自己承擔。

  三是Worldwide Opportunities Fund SPC 旗下之Hong Kong Investment Fund SP由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管理,為約200位Evolution客戶要求將該基金納入其保單中。該基金價值近月經曆顯著跌幅並進行清盤。大部份投資該基金的客戶由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代表。

  四是事件複雜,其他涉案方可能存在欺詐行為。安盛現正積極協助香港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就該基金涉嫌欺詐活動的刑事調查。

  安盛香港6月10日的聲明全文如下:

  以下為安盛5月16日聲明:

  內地和香港投連險:收益都不保底,管理方有不同

  一位資深保險行業人士表示,香港的非保證連繫式產品,在內地亦叫投連險。那麼,投連險有什麼特點呢?兩地的投連險有沒有不同?

  保險產品一般分為傳統險、分紅險、萬能險、投連險。投連險全稱投資連結保險,其正式名字是“變額壽險”。投連險是一種融彙保險功能與投資功能的新型險種。此次安盛事件中涉及的保險產品便是投連險。投連險起源於歐洲的荷蘭後在英國迅速發展,逐漸成為歐美等發達保險市場的主要險種。

  投連險下設保證收益賬戶、發展賬戶和基金賬戶等多個賬戶。這些賬戶的收益率和風險都是不相同的,投保人在投保時根據個人的風險喜好,選擇不同的賬戶或進行賬戶組合。由於保險公司在購入保險時不會承諾固定回報,所有的保險收益或者損失都將由投保人自身承擔。

  投連險的產品形態雖然與萬能險類似,但其投資賬戶的設置卻與基金很像,所以有人也將投連險簡單理解成“基金中的基金”。在我國1999年曾推出投連險,2001年隨著牛市行情投連險掀起銷售熱潮,但2002年股市大跌中,投連險因賬戶虧損嚴重曾遭遇退保風波。

  上述資深人士表示,安盛這款非保證連繫式產品和內地投連險有重要不同,內地投連險賬戶都是保險公司自己管理,香港投連險除了保險公司自己管理的賬戶,還可以選第三方的產品,業務範圍更廣。

  該人士認為,結合安盛的公告,關鍵問題就是出在“獨立保險經紀Asia One”身上,應該是其建議客戶選擇了那隻問題基金,投保人覺得保險營銷員是保險公司的人,是保險公司讓他們這麼做的,其實營銷員只是拉生意收佣金的,代表不了保險公司,但客戶是不瞭解的。

  一位曾購買投連險的人表示,此類非保證連繫式產品本身適合具備一定金融知識的投資人。

  香港保險代理人:投連險很少有人買,只給專業人士推薦

  “投連險沒什麼人投,我只推薦給專業人士。”一家香港排名居前的大型壽險公司代理人對券商中國記者說,給普通人推薦的理財類的險種的話,建議買儲蓄險。

  他表示,對於號稱“基金中的基金”的投連險,實際上是要投資人自己做FOF基金經理,基金中也不乏高風險的金融衍生工具,需要專業基礎。否則,沒有專業投資水平的還是購買保本的儲蓄型產品。

  這位代理人認為,這次安盛事件的原因在於投保人所做的基金投資,選了高風險的基金,並認為該事件的影響有限。

  根據香港保監局5月31日發佈的2019年一季度數據,投資相連的業務在整體市場業務中占比不多。

  香港一季度長期有效業務的保費收入總額為1322億港元,同比上升13%。其中,個人人壽及年金(投資相連)業務的保費則僅為66億港元,同比減少21.7%。新單業務方面,一季度香港長期業務(不包括退休計劃業務)的新造保單保費為484億港元,同比上升9.4%。其中,個人人壽及年金投資相連業務也僅26億港元,同比下跌37.8%。

  四個參與方都有問題和責任

  對於上述事件的發生,投資人和安盛各執一詞,認為自己都“無辜”乃至都是受害者。“精算視覺”公眾號創始人、精算師Alex則認為,涉及的四個主要參與方都有一定的問題與責任:

  1、安盛香港作為一家大型保險公司、投連險產品的提供方,無論是否無辜,將一隻可能存在問題的基金納入到可供投資者選擇的投資列表中,本身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顯示了公司在對基金背景做盡職調查時存在一定的疏漏;

  2、東航國際金融(開曼群島)有限公司管理作為HKIF基金的管理者,自然最清楚這隻基金的運作情況、是否真的屬於詐騙,需要對這隻基金的“一夜清零”做出合理解釋,應該也會成為香港警方著重調查的對象;

  3、Asia One作為這隻基金的主要推手,一定在背後與東航國際金融有很深的利益往來,否則無法解釋宏亞為何會在上千隻基金中唯獨推薦其中的一隻(HKIF基金);

  4、投連險的投保人作為受害者,雖然可能遭遇了詐騙而本金全損,但是對於自己在投資時受到高收益誘惑而做出的欠妥投資決定,毋庸置疑也需要承擔一定的責任。

  如果投資說明書是可以取得的,那麼在大筆資金投入前應該瞭解清楚,對於不懂的金融產品,在大筆投入前一定要做好功課,不要只看銷售宣傳,要仔細瞭解產品、條款甚至爭議解決,監管及司法環境。

  去香港買保險要注意什麼

  受訪人士認為,此次關於投連險的一個“爆雷”事件,既不應讓整個香港保險業“背鍋”,也需要讓內地消費者打破對香港保險的“迷信”。

  近年,內地居民出現赴港購買保險的熱潮,香港保監局數據顯示,2006年,內地訪客對香港保險貢獻的保費還只有28億港元,僅占香港個人保險業務的5.3%;十年之後的2016年,內地訪客貢獻的保費已達到726億港元,貢獻了當年40.6%的香港個人保險新增保費。最近的2017年、2018年,內地訪客對香港業務的保費貢獻稍降,不過占比仍有三成,規模和占比都高於2015年及以前。

  早前,上海銀保監局曾發佈過一則行政處罰。據該處罰書顯示,上海奮威保險代理有限公司因宣傳推介境外保險產品,被處警告並罰款一萬元。有報導指,上述機構此前曾在業務端開展香港保險的銷售培訓,並邀約客戶出席保險類專題沙龍活動,議程中包含海外資產配置(涉及代銷的香港保險產品有香港友邦和富通等)。這則處罰透露的信號是,監管部門對保險代理公司“宣傳推介境外保險產品”是持謹慎態度的。

  事實上,在內地居民赴港購買熱的2016年,原中國保監會曾提示過相關風險。這為內地人瞭解香港保險需要做的功課,提供了一些參考。

  這份《中國保監會關於內地居民赴港購買保險的風險提示》提示的風險包括:

  1、香港保單不受內地法律保護

  首先,內地居民投保香港保單,需親赴香港投保並簽署相關保險合同。如在境內投保香港保單,則屬於非法的“地下保單”,既不受內地法律保護,也不受香港法律保護。

  其次,內地居民投保香港保險適用香港地區法律。如果發生糾紛,投保人需按照香港地區的法律進行維權訴訟。與內地相比,香港法律訴訟費用較高,可能面臨較高的時間和費用成本。

  此外,除了法律訴訟之外,投保人也可選擇向香港的保險索償投訴局投訴與理賠索償有關的糾紛,但該局目前可裁決的賠償上限是100萬港幣,大額保單的賠償糾紛無法通過該局裁決處理。

  2、存在彙率風險和外彙政策風險

  一方面,內地居民在香港購買的保單,賠款、保險金給付以港幣、美元等外幣結算,消費者需自行承擔外幣彙兌風險。

  另一方面,內地居民個人到境外購買人壽保險和投資返還分紅類保險,屬於金融和資本項下的交易,是現行的外彙管理政策尚未開放的項目,存在一定的政策風險。

  此外,如以期交保費方式購買長期壽險保單,也可能存在因外彙支付政策變化導致無法交納續期保費的風險。

  3、保單收益存在不確定性

  對於分紅保險,其保證收益之上的紅利分配是不確定的。目前內地保險產品遵照監管要求,按照低、中、高三檔演示紅利水平,演示利率上限分別為3%、4.5%和6%。香港保險市場化程度較高,未對紅利演示作出明確要求,大多數產品通常採用6%以上的投資收益率進行分紅演示。但分紅本身屬於非保證收益,具有較大不確定性,能否實現主要取決於保險公司能否長期保持高投資收益率。

  4、保單前期現金價值低,退保損失大

  中途退保時,投保人只能獲得保單的現金價值。香港監管部門對保險產品的現金價值無具體要求,大多數長期期交保單在保單前期現金價值很低,前2年甚至為零,客戶如果退保將承受較大的損失。

  5、需認真閱讀保險產品條款

  香港保險產品條款使用繁體字,表述方式與內地不盡相同。投保人需認真閱讀保險條款,充分理解保險責任、理賠條件等重要內容,避免因對條款理解不準確而引發合同糾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