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組織與伊朗有什麼關係?美媒開了個“腦洞”
2019年06月17日22:40

  原標題:9·11、基地組織與伊朗有什麼關係?美媒開了一個“腦洞”

  “9·11事件”、基地組織與伊朗有什麼關係?

  在美國接連就6月13日兩艘油輪在阿曼灣“遭襲”事件強硬指責伊朗後,美國“Vox”新聞網站6月14日的一篇文章中開了一個“腦洞”:特朗普政府或通過將伊朗與製造了“9·11事件”的基地組織掛鉤,是為了未來可能的對伊朗戰爭先在國內法理基礎上“鋪路”。

  報導指出,儘管特朗普政府一直表示不願與伊朗開戰,但一些白宮高級官員卻時常作出一些“充滿挑戰性”的聲明,這些聲明“或是為將來美國對伊朗發動戰爭鋪路”。如果這就是特朗普政府真正的目的的話,美伊之間的矛盾和衝突可能會導致美國政府發起一場現代曆史上最血腥、最殘酷的戰爭,即使屆時美國政府未能在法律層面上從國會獲得開戰許可。

  報導稱,數月以來,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以及他的高級官員稱,伊朗與發動“9·11事件”的基地組織有著密切關聯。儘管目前還沒有確切的證據來證明這一點,但是這已經是美方一貫的言論了。實際上,哪怕是基地組織自己的文件都未能顯示其與伊朗有關聯。

  但是,Vox稱,特朗普政府堅持“伊朗和基地組織有聯繫”這一說法或存在其他方面的考量。2001年,美國國會通過了一個關於使用武力的軍事力量授權法(AUMF),裡面規定允許總統使用“一切可能必要的軍事手段”去打擊那些總統認為參與計劃或者幫助了恐怖分子實施“9·11”恐襲事件的國家、組織和個人,或者是藏匿了這些恐怖分子的組織或個人。

  也就是說,如果特朗普政府堅持認為伊朗和基地組織之間在“9·11事件”發生前後有著某種關聯的話,那麼特朗普政府未來若向伊朗開戰將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

  報導稱,在6月13日早晨的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會議上,兩位官員提出了這樣一個讓人不寒而慄的可能性。

  他們分別是共和黨眾議員馬特·蓋茨和奧巴馬政府時期的五角大樓官員伊莉薩·斯洛特金。

  “儘管政府並未提及,2001年的軍事力量授權法為與伊朗開戰提供了授權。”蓋茨表示。斯洛特金則馬上補充道,“我們曾被展示這份軍事力量授權法是如何授權政府對伊朗開戰的。”不過她同時強調,政府不會利用這一點為潛在的對伊朗戰爭“開綠燈”。

  不過,內部人士稱,對伊朗態度強硬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年5月在一場與美國國會議員的閉門會議上稱,如果美國或盟友遭到攻擊,他認為美國人將支持向德黑蘭開戰。針對上週在距離伊朗不遠的阿曼灣海域兩艘油輪“遭襲”的事件,美國方面已發佈所謂“證據”,將矛頭直指伊朗。

  基地組織與伊朗之間的“複雜關係”

  從表面上來看,遜尼派極端組織基地組織和什葉派穆斯林國家伊朗沒有太多關聯。但是,Vox報導援引了美國官方出具的“9·11事件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的節選內容指出,兩者曾經合作過。

  報告稱,“在1991年末或1992年間,基地組織與伊朗方面在蘇丹舉行的對話曾促成了兩者間的一個非正式協議——為打擊以色列和美國,伊朗將為基地組織提供必要的軍事訓練支持。沒過多久後,資深基地組織成員就開始前往伊朗接受製作爆炸物的訓練。1993年秋天,另一個代表團前往黎巴嫩接受了進一步的爆炸物訓練,以及情報和安全方面的訓練。據稱,本·拉登當時對如何使用卡車炸彈表現出了濃厚興趣。卡車炸彈正是1983年在黎巴嫩造成241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死亡的襲擊方式。基地組織和伊朗的關係證明了,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分歧並不會對雙方在發起恐怖活動的合作中必然地形成一道不可踰越的鴻溝。”

  Vox報導進而稱,伊朗扶持下的黎巴嫩真主黨同樣幫助訓練基地組織成員,並幫助後者完成了對美國駐肯尼亞大使館和駐坦桑尼亞大使館的炸彈襲擊。此外,美方還稱伊朗為基地組織在2003年造成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超過30人死亡的一場恐怖襲擊提供了資金和人員支持。

  近年來,美國政府一直延續了“伊朗和基地組織保持聯繫”的說法,並稱伊朗允許基地組織成員在其領土上肆意發展,並使之獲得周轉資金,或讓其通過伊朗前往南亞等地區發展下線。在美國2018年最新的官方報告中,也存在著類似的說法。

  上述報告內容使得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未來美國與伊朗之間可能存在的戰爭將會獲得國會的批準。“如果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伊朗或者其他任何一個國家在庇護基地組織,這就會導致2001年國會製定的軍事力量授權法變得可行。”杜克大學法學院教授、退役空軍少將查理斯·鄧拉普今年2月接受《華盛頓時報》採訪時如是說。

  不過,Vox指出,也有很多證據表明伊朗和基地組織之間並沒有那麼緊密的聯繫,更沒有共同密謀發起恐怖襲擊。

  例如,在“9·11事件”發生數月後,時任伊朗領導人曾“指責”美國自己組織併發動了這場襲擊事件,這一言論引發了基地組織的“抗議”。“為什麼在這麼多證據面前伊朗還發表如此荒唐的言論?”該組織在其出版的一份英文雜誌中寫道,“基地組織完成了伊朗完成不了的任務。”

  此外,報導稱,根據美國智庫基於從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住處獲取的47萬份加密文件的研究報告顯示,伊朗和基地組織之間沒有共謀發起恐怖襲擊的跡象。

  “我根本無法從這些文件里發現任何有關伊朗與基地組織合作發起恐怖活動的信息。”這項研究的作者內利·拉胡德在去年9月一篇文章中寫道。上述文件顯示,伊朗方面十分厭惡基地組織在其領土內開展活動,並且本·拉登也根本不信任伊朗。“在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伊朗政府把我們的兄弟當做了談判的籌碼。”上述報告援引一份文件內容寫道。換句話說,在基地組織看來,伊朗讓該組織成員在伊朗境內並不是因為對該組織本身有興趣,而是為了利用他們與美國達成協議。

  “在本·拉登位於阿伯塔巴德的安全據點(的信息顯示),他認為伊朗對地區事務的頻頻插手是一種威脅,並已著手製定相應的策略。”位於華盛頓的伊朗問題專家托馬斯·喬斯林去年在《旗幟週刊》中撰文指出,“基地組織的分支機構也在與伊朗扶持的代理人武裝力量作戰。‘反伊朗’的論調時常出現在基地組織的宣傳資料和聲明中。”

  “那麼問題來了,伊朗是否永遠與基地組織脫不了干繫了?或者說,兩者已經脫離地足夠徹底,以至於伊朗已不再是軍事力量授權法所規定的那種國家了?”Vox提到,特朗普政府當然堅持前一種說法,但美國國會顯然並不認可。

  特朗普政府面臨兩黨議員反對

  當特朗普2018年宣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時,他一開口就發表了駭人聽聞的言論:“伊朗政權是典型的資助恐怖主義政權,它向外出口危險的導彈,策劃在中東地區的爭端,並且支持一系列極端組織,包括真主黨、哈馬斯、塔利班和基地組織。”

  隨後,特朗普及其高級官員持續發表了這樣的言論。今年4月,蓬佩奧告訴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稱,“毫無疑問,伊朗和基地組織是有聯繫的。。。。。。伊朗曾經讓基地組織從其境內轉移。”當參議員蘭德·保羅質問蓬佩奧伊朗是否符合2001年的軍事力量授權法時,後者拒絕回答這一問題,表示應把這一問題留給律師們。

  同月,特朗普宣佈將主導國防等多領域事務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認定為“恐怖組織”。

  本月早些時候,蓬佩奧還將6月13日的油船“遇襲”,以及5月31日造成4名美軍士兵輕傷的阿富汗汽車炸彈襲擊事件稱作“由伊朗發起的、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襲擊事件。塔利班組織已宣稱對發生在阿富汗的這起事件負責,該組織此前與基地組織關係密切。

  蓬佩奧以此將伊朗與基地組織相關聯的做法,在民主黨總統競選人伯尼·桑德斯的外交政策顧問馬特·道斯看來,是當局想要利用2001年的軍事力量授權法為向伊朗開戰提供便利。

  特朗普政府的這一企圖引發了兩黨議員的反對。民主黨參議員湯姆·烏達爾和蒂姆·凱恩提出,應該通過一項修正法案來製定一個全新的軍事力量授權法。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德州共和黨眾議員麥克·索恩伯里指出,軍事力量授權法不適用於伊朗。

  最後,Vox強調,目前,特朗普政府的公開表態仍是堅持不想與伊朗開戰,希望通過極限施壓等方式給伊朗帶來巨大經濟壓力,迫使後者重回談判桌並做出讓步。不過,如若特朗普政府改變想法試圖利用2001年的軍事力量授權法對伊朗發動戰爭,那麼探討這場戰爭是否合法將是必要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