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公司和網貸平台合作賣保險 售價遠高於市場價
2019年06月16日08:37

  “搭車”高價銷售 永安財險意外險增收不增利

  陳晶晶

  近日,多個第三方投訴平台出現借款人投訴永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安財險”)與網貸平台合作,捆綁高價銷售保險產品。

  業內人士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保險公司和網貸平台合作大多各取所需,網貸平台從保險公司獲得的保費中抽取手續費,保險公司則通過與網貸平台合作,銷售遠高於市場價的保險產品,獲得保費收入。

  永安財險年報數據顯示,2018年,其意外險保費收入突然大漲120.4%。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正處於中國銀保監會整治保險中介市場亂象期,監管層曾一再明確,將重點整治排查保險機構是否與從事理財、P2P借貸、融資租賃等互聯網金融的第三方網絡平台存在合作等。

  借款也要買保險?

  多位借款人在聚投訴、黑貓投訴等平台發帖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強製購買了永安財險人身意外險。

  具體流程為,在申請借款時,網貸平台要求借款人必須購買配套的保險產品,借款人在提交借款申請時,借款事項與保險產品綁定在一起。

  王穎(化名)在黑貓投訴平台上稱,自己曾在網貸平台申請6500元信用卡代還貸款。當時約定,錢款直接打到信用卡內,但其綁定的還款儲蓄卡卻被扣走了549元,後經電話聯繫銀行客服獲悉,該筆款項系永安財險扣除。王穎聯繫永安財險客服申請退保,但遭到拒絕。

  無獨有偶,龍先生在聚投訴平台投訴稱,其在某網貸平台借款本金21500元,分6個月還款,還款總金額高達23809.08元,利息共計2309.08元,實際借款到賬金額僅有20301元,貸款過程中,其也被捆綁銷售了永安財險借款人意外險,保險費用1199元,保額僅有三萬左右。

  從借款人提供的信息來看,網貸平台所售的永安財險借款人意外險產品,價格遠遠高於市面上常見的意外險,在保障期限上,有的產品僅有十幾天。更有意思的是,借款人每次借款金額越多,扣除的保險費用就越多。上萬元的借款,往往被扣除千元左右來購買意外險。

  多位市場人士認為,永安財險借款人意外險設計不合理,費率高得離譜。一家財險公司產品部負責人告訴記者,借款人意外險其實並無實際意義,借款人意外險只有借款人身故才會賠付,普通意外傷害並不進行理賠。

  多位業內人士透露,此種合作模式背後,網貸平台可從保險公司抽取高達60%、70%甚至95%以上手續費,同時,網貸平台能為保險公司衝保費規模,兩者各取所需。

  為網貸平台“打工”?

  儘管大量捆綁銷售高價險,但是永安財險意外險淨利潤卻不盡如人意。

  記者梳理永安財險近年年報發現,2015~2017年,其意外險保費收入均不超過10億元,但是在2018年卻大幅上漲至15.40億元。

  2015年~2018年,永安財險意外險保費收入分別為3.91億元、4.08億元、6.99億元、15.40億元。

  從2015年到2018年,除2017年永安財險年報未披露保費收入排名前五的險種承保利潤以外,在其他年份,其意外險均承保虧損。2015年、2016年、2018年,永安財險意外險承保利潤分別為-1.46億元、-2990.03萬元、-7290萬元。

  某大型財險公司某地區分公司總經理對記者表示,在意外險保費規模上漲比較快的情況下承保依然虧損,很可能是因為給的網貸平台手續費過高。

  另有業內人士認為,永安財險意外險承保虧損,說明理賠多,賠付率比較高,借款人意外險是借款人身故不能還款的時候,保險公司還款給網貸平台,賠付金額較大。

  重要的是,除了主要險種承保虧損以外,據2019年一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永安財險淨現金流再次呈現負值,為-1.96億元。

  出現反差的是,永安財險在2018年年報中稱,“截止2018年末,公司淨現金流量為2.17億元,其中,經營活動淨現金流量4.44億元,投資活動淨現金流量-1.37億元,籌資活動淨現金流量-0.90億元。公司於2018年4月起結束了自2017年1月以來持續15個月的經營活動淨現金流為負值的現象,現有資金流動性充足。”

  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2018年四季度,其淨現金流數據分別為-1.41億元、-7107.60萬元、-4.68億元、-4.13億元、-1.22億元、-3331.17萬元、1.03億元、2.17億元。

  亂象背後存爭議

  實際上,今年4月2日,中國銀保監會曾發佈2019年保險中介市場亂象整治工作方案。

  此次亂象整治工作主要包含三項重點任務,其中一項就是強化整治與保險機構合作的第三方網絡平台的保險業務。

  銀保監會要求各保險機構(保險公司、保險中介機構)應按照《互聯網保險業務監管暫行辦法》等規定開展互聯網保險業務,規範與第三方網絡平台業務合作,禁止第三方平台非法從事保險中介業務,重點整治保險機構是否與從事理財、P2P借貸、融資租賃等互聯網金融的第三方網絡平台存在合作。

  目前,正處於自查整改階段,銀保監會要求各保險機構應於6月30日前完成自查整改工作並書面報告轄區銀保監局。

  不過,儘管監管層出手整治亂象,但是從法律角度來說,權責釐清仍有難度。

  在接受記者採訪過程中,借款人認為,作為消費者,自己權益受到了侵害。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二條規定,經營者銷售商品,不得違背購買者的意願搭售商品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的條件。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九條規定,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消費者有權自主選擇提供商品或者服務的經營者,自主選擇商品品種或者服務方式,自主決定購買或者不購買任何一種商品、接受或者不接受任何一項服務。消費者在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時,有權進行比較、鑒別和挑選。

  但某保險律師認為,借款人在是否借款的自主選擇權上並沒有被侵犯。因為在借款之前,借款人需要選擇同意或者不同意網貸平台的相關規則要求,選擇同意,那麼也就預設網貸平台的前置條件,自動扣款購買保險可能也在網貸平台的前置條件中。

  某財險公司合規管理部人士宋先生對記者表示,貸款方約定借款人必須購買人身意外險,這可以視為借款合同里的條件,其目的沒有脫離簽訂借款合同、保障貸款安全、獲取貸款利息收入的合同根本目的,所以不構成捆綁銷售。但如果指定要購買某保險公司的相關險種,則涉嫌侵犯借款人締約選擇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