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決定未來幾年養老金的漲幅?
2019年06月15日01:27

  誰來決定未來幾年養老金的漲幅?

  梁發芾

  人社部數據顯示,30個省份將企業和機關事業單位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統一降至16%,32個省份明確延續階段性降低失業保險費率政策。費率下調會影響未來的養老金待遇嗎?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未來幾年,我認為養老金的漲幅可能會滑落到2%~3%左右,也就是一個貼近CPI漲幅的水平,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降低養老保險費率的情況下,未來養老金待遇是否受影響是一個人們普遍關心的問題。董登新的說法有點灰暗。我認為,如果嚴格執行法律,就不會出現這樣的灰暗局面。對於未來幾年養老金增幅是否下降到2%~3%,要從多角度、多方面進行分析。一方面,當然要看經濟發展的支撐力度,國家的支付能力,另外,更為關鍵的是,要弄清楚,是誰,根據什麼,來決定未來養老金的增幅。

  從目前的情況看,職工養老保險基金確實一直存在壓力。人口老齡化帶來贍養比惡化,而養老保險製度改革之時的轉型成本國家一直沒有支付,所以,儘管現在養老保險基金尚有大的結餘,但從近來老齡化、少子化等多個維度進行分析,人們普遍認為未來存在支付危機。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份報告預測, 當期結餘將於2028年出現赤字並不斷擴大。但這樣的預測,是建立在目前養老保險製度未經改革的基礎上的。如果針對這個問題及時作出調整和改革,養老保險的未來當然不一定這樣悲觀。

  未來養老金漲幅的高低,是要看養老保險基金的支撐能力,但是,真正決定增幅高低的因素,是法律的規定,也就是國家今天對於繳納養老保險費,在未來將要領取養老金的人們的承諾,以及對於這種承諾的信守程度。如果嚴格依照法律辦事,嚴格信守今天對於未來的承諾,那麼,養老保險基金的問題,可以通過改革,不斷對其進行充實,以確保支付能力。

  我們知道,截至2019年,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已經迎來十五年的連漲。前面連續11年漲幅一直在10%,而2016年起漲幅開始下降,2016年為6.5%,2017年5.5%,2018年5%,2019年也是5%。那麼,“15連漲”的依據是什麼呢?依據就是我國法律有關養老金正常調整機製的規定。

  我國《社會保險法》第十八條:“國家建立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製。根據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物價上漲情況,適時提高基本養老保險待遇水平”。顯然,根據這條法律規定,只要職工工資在增長,物價在上漲,養老保險待遇水平(也就是基本養老金)就必須每年提高。不提高是違法的。而根據什麼來決定提高的幅度呢?法律明確規定,根據職工平均工資增長和物價上漲情況。由此分析一下2018年的養老金漲幅。2018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82461元,比上年增長11.0%,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8.7%;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49575元,比上年增長8.3%,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1%。2018年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上漲2.1%。這就是說,無論按照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增幅,還是按照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增幅計算,職工工資增幅在除去物價上漲因素後仍然高於5%。這就是說,實際上,2018年養老金的提高幅度,遠高於物價上漲幅度,但也遠低於職工工資增長速度。

  那麼,為什麼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製要考慮職工平均工資增長、物價上漲情況呢?這主要是因為,通過這樣的機製,給參加養老保險的職工們一個相對可以維持生活的保障。我們知道,目前中國城鎮職工的養老金替代率(退休後第一個月養老金與退休前最後一個月工資的比率)嚴重偏低,這必然給退休職工的生活帶來壓力。因為物價上漲是普遍規律,如果養老金不考慮物價上漲因素,那麼,退休職工養老金的購買力將被物價上漲侵蝕甚至吞噬。但完全考慮物價上漲因素,按照物價上漲幅度提高養老金,其生活水準仍然處於下降之中。因為在職職工的工資一直在提高,而退休人員其養老金如果不能與之保持一定關係的話,在替代率很低的既定情況下,退休職工隨著退休年份增加,其養老金與在職職工的收入之間的差距,將會急速拉大,退休職工的生活水準急速下降,他們將不能保持起碼的有尊嚴生活。這就是退休職工養老金必須參考職工平均工資增幅的原因。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個人賬戶較高的名義利率必然要求養老金增幅不能太低。職工養老金的來源,一部分是養老保險個人賬戶。目前職工個人賬戶,有些被支付給了已經退休的人員, 賬戶實際上是空賬,沒有積累;有些雖有資金,但為了保值增值被投入各種運營,包括進入股市。所以,個人賬戶目前實行的不是實際運營利率而是記賬利率。對於空賬來說,不存在運營,無所謂盈利,實行記賬利率是比較方便的,問題只是記賬利率的高低如何確定。而對於投入運營的賬戶資金來說,按照實際運營收益確定利率當然最為合理,不過管理上有相當大的麻煩,至少每筆資金都需要個人同意和委託,既要實現增值也要確保安全。這種情況下,我國社會保障基金會運營的養老金,其經營盈虧並不與個人賬戶嚴格掛鉤。個人賬戶資金按照一個較為優惠的利率被“出借”給社會保障基金會,個人賬戶並不承擔經營風險。2018年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含機關事業單位和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記賬利率為8.29%。雖然記賬利率每年都有變化,但至少要高於物價上漲的幅度。2018年是8.29%,其他年份一般也不會太低。在個人賬戶記賬利率(即每年增長率)相當可觀的情況下,怎麼能夠給養老金僅僅和物價上漲持平的很低的增幅呢?在個人賬戶利率較高的情況下,養老金待遇增幅卻僅僅和物價上漲持平,那隻能意味著來自統籌賬戶的資金是負增長了。這種情況,只有在職工工資負增長的情況下才有合理性,而這是極為罕見的。

  必須格外強調的一個關鍵的問題是,職工養老金的增幅是不是要和養老保險基金的經營狀況和支付能力掛鉤。表面看來當然是要掛鉤的,養老保險基金沒錢了,還能給你提高待遇?但問題在於,《社會保險法》基本養老金正常調整機製的依據中確實沒有養老保險基金支付能力這個因素。這是完全合理的。一個參加社會養老保險的職工,其未來退休時的待遇,在他當年加入到這個保險中的時候,就得到了國家的承諾。《社會保險法》用法律形式確保了這種承諾。參保職工按照約定繳納了保費,他就有權利在未來退休時得到國家的支付。至於社保基金經營狀況好壞,支付能力高低,並不應影響參保人員的待遇。確保支付是國家的責任,這種責任並不能因為經營狀況不好,支付能力下降,就影響對當初參保者的承諾。所以,法律並不把養老保險基金支付能力作為養老金調整機製的依據。

  所以,儘管社保基金的支付存在很多挑戰,但未來幾年的養老金不但要每年保持一定的增幅,而且這種增幅一定要參考職工平均工資與物價上漲因素 ,至少要高於物價上漲幅度。如果認為養老保險基金收入下降,就應該降低養老金增幅,使其僅僅和通貨膨脹持平,那至少是與《社會保險法》的規定不相符合的。依法治國已經深入人心的今天和未來,此種情況當然不應也不會發生。

  作者為財稅史學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