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一半︱吃海鮮也能保護海洋?
2019年06月15日12:20

原標題:地球的一半︱吃海鮮也能保護海洋?

愛海鮮的吃貨也許不時會為一些海產品的安全事件所困擾。比如近期河北、遼寧等地出現麻痹性貝毒中毒事件,在國外,赤潮導致挪威上萬噸三文魚減產。而此前,還有真鱈、銀鱈、油鱈傻傻分不清的命名事件,有多寶魚藥殘、白金槍魚欺客……樁樁件件,也許會讓你感慨:到底要怎樣才能好好吃海鮮!

確實,今天的消費者在關心舌尖上的美味的同時,會更多去關注舌尖上的安全。但多想一步就會發現,我們日用的飲食,無論蔬菜、水果、畜禽、水產海鮮,都來自大自然。水、空氣、土壤等生態環境的質量,決定了食物的質量,甚至安全。就拿赤潮來說,本來濾食性的貝類是相對生態、安全的水產品,但赤潮期間水質不好就要儘量避免食用貝類。另外,我們印象里總覺得野生的魚蝦蟹貝更好吃、也更安全,但其實也要看這些產品所來自的水域是否有汙染、水質是否達標,否則的話很可能會富集重金屬、有機汞等等。

這樣說來,食品安全的背後其實是生態安全,生態安全是比食品安全還基礎的事兒。

這是為什麼,我所在的機構去年底發起“海鮮明鑒”項目,希望能更進一步,推動大家關注舌尖上的環保。

食品安全的基礎

端上我們餐桌的海鮮主要有兩個來源:野生捕撈和水產養殖。 但現實情況是,野生漁業資源正面臨枯竭。放眼國內,長江無魚,近海無魚;舉目全球,九成以上的海洋漁業資源被過度捕撈或充分捕撈,世界捕撈漁業產量自上世紀80年代就達到了上限。

在這種背景下,水產養殖是滿足人類需求、緩解野生資源壓力的最好選擇。目前,國人消費的水產品七成以上是養殖的;而聯合國糧農組織預計,到2030年,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食用水產品將產自養殖漁場。

但是,水產養殖業也有其環境和社會影響。如果規劃、監管不力,水產養殖可能產生一系列問題,比如破壞江河湖沼海洋等關鍵生態系統,危害野生漁業資源,汙染飲用水源,損害僱員和社區正當權益,濫用抗生素和農藥,甚至危害消費者健康等。

可見,生態環境的安全和健康,是保證我們有食物可吃,有安全的食物可吃的基礎所在。失去了平衡的魚群,江河湖海也就丟了生機活力;失去了健康的江河湖海,我們也就無魚可吃,無鮮可品。

在這個過程中,作為消費者,我們能做一些什麼?選擇對環境影響最小的海鮮水產品,是我們能做的最簡單、最直接的環保行動之一。這也是“海鮮明鑒”的初衷——為中國消費者定製科學、有趣的可持續水產品消費指南,幫大家做出最環保、最負有環境責任感的海鮮選擇。因為,我們舌尖上的選擇,決定了海洋、淡水生態系統的現在和未來。

鰻魚手繪。李玉強 圖

從蒙特雷灣水族館說起

逛過國外超市的朋友也許會注意到,在歐洲超市的水產品櫃檯經常能看到藍色的MSC、綠色的ASC標籤。在美國的全食(wholefood)超市海鮮專櫃,會有紅黃綠的三色標籤寫著告訴你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要吃。

這其實是歐美可持續海鮮運動在市場上的一個縮影。自1990年代以來,以北美鱈魚資源的突然崩潰為代表的全球範圍的漁業資源枯竭的趨勢,引發了公眾和環保機構對漁業議題的關注,由此拉開了歐美可持續海鮮運動的序幕。以1997年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和聯合利華聯合發起海洋管理委員(MSC)標準、1999年蒙特雷灣水族館發佈海鮮觀察(Seafood Watch)為代表,二十多年來歐美可持續海鮮運動形成了以生態標識(MSC/ASC/GLOBALG.A.P/BAP等)和海鮮評級體系(蒙特雷灣水族館海鮮觀察、WWF可持續海鮮指南等)為代表的消費者教育工具體系。這些體系的共同特點是從市場角度出發,通過教育消費者、影響零售商的採購策略,進而對上遊的生產加工環節產生可持續轉型的壓力。

其中,蒙特雷灣水族館的海鮮觀察是目前全球影響力最大的海鮮評價體系之一。自1999年以來,蒙特雷灣水族館和全球340多個商業夥伴、200多個動物園、水族館和NGO合作,向千萬消費者傳播可持續海鮮的消費理念。

2010年,我和幾位海洋生態保護和可持續漁業領域的前輩和同行在美國加州進修時參觀了蒙特雷灣水族館。和許多水族館一味地追求展示物種多、大、全不同,這座由沙丁魚罐頭廠改造而來的水族館一直堅持展示本土海洋生態系統:灣區的巨藻森林、岩礁岸線生境、黃昏帶海底群落、遠海金槍魚群,獨特而又震撼力的水下景觀讓我歎為觀止,而水族館里熱情的員工和誌願者們用紅黃藍三色對遊客們進行進行可持續海鮮的教育項目,也讓我饒有興趣。

這個教育項目就是海鮮觀察。簡而言之,海鮮觀察的宗旨是通過獨立的科學評估,用消費指南卡片和APP的形式教育引導消費者哪些海產品和水產品是以相對生態友好、社會負責的方式捕撈或者養殖的。在消費者的理解和支持下,海鮮觀察團隊幫助支持可持續海鮮運動的商超、酒店餐飲企業等製定負責任海鮮品類清單,同時也根據評估發現的問題向美國各級政府提出有針對性的改革或者管理措施。

當時我還在WWF工作,有兩個主要任務:一是通過向政府主管部門提出政策倡議推動中國海洋,尤其是黃渤海濱海濕地的保護;二是通過引進和推薦海洋管理委員會MSC可持續漁業和水產養殖管理委員會ASC負責任水產養殖兩大認證和生態標識體系,推動海鮮的可持續生產和消費。當時有些WWF的國家分會比如德國、香港也開發了類似的評價教育卡片,成為WWF海鮮指南。我很想說服資助方們在中國開展同樣的工作,可惜得到的回答總是:中國實在太大,開展這樣的項目成本太高,教育消費者引起行為改變的收效可能微小到不可衡量,影響大型商超餐飲行業的採購策略才更有效果。

我的看法並非如此。放眼可持續海鮮公益活動開啟最成功的西北歐和北美,沒有民眾的理解和支持,可持續海鮮運動就會成為無源之水。如果我們中國的消費者不瞭解何為“生態友好,社會負責”的魚,零售餐飲行業就不會有動力做出改變,國際認證和生態標識體系就很容易被誤解為“綠色貿易壁壘”或進口產品的促銷工具,國內鼓勵水產品綠色生態流通消費的市場機製就沒有根基,政府主管機構有時候也不容易全面認識到漁業和養殖業在生產方法方式等等方面存在的生態社會問題。

也有質疑的聲音說我們家吃的魚都是老人們去農貿市場買的,他們關心的只是價格和新鮮度,不會去讀什麼海鮮明鑒報告,也不在乎什麼可持續。我想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應該把這個教育項目做起來。雖然目前我們能影響到的人群相對微小,但是隨著全民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對食品安全關注度的提升以及國家整體生態文明程度的不斷提升,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人關注可持續性議題。誠然我們很難影響大部分意識和消費行為已經固化的消費者,但是我們還有千千萬萬想多瞭解可持續水產知識、願意瞭解認同負責任消費的新國人,這是我們的希望所在。

正是基於這樣的理念和信心,在海洋保護和可持續漁業公益領域工作近20年之後,我和一幫誌同道合的夥伴們共同發起了青島市海洋生態研究會,並致力於打造旗艦公眾教育項目——“海鮮明鑒”。

海鮮明鑒評級說明。 圖片由海鮮明鑒項目提供

樂趣與挑戰

我是土生土長的青島人。從小愛吃魚、看魚、養魚,和小夥伴去趕海、全家上陣逛海鮮市場、手剝皮皮蝦是童年最開心的記憶。長大後我又有緣從事海洋和可持續漁業相關的公益工作,在市場和海灘之間我見證過對蝦從稀缺(因為中國對蝦海捕資源的衰退)到豐富(因為南美白對蝦養殖業的興起),也痛惜過海參大規模圍堰養殖對本應是趕海人的戰場、鴴鷸鷗鷺食堂的灘塗濕地的破壞。在這個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海洋生態的保護離不開政府、產業、公益機構的決心和努力,也離不開作為消費者——既是水產品的消費者,也是海洋生態服務功能的受益者的支持。

中國是世界上最愛吃水產品的國家,我們生產和消費了世界上1/3的江河湖海鮮。我們吃的水產品種類也是全球第一,我們的餐桌上有至少有300種國產海洋動物(包括有捕撈價值的150多種魚類和130多種無脊椎動物),150多種國產淡水魚蝦蟹貝,還有100多種養殖的水產品,以及數百種由遠洋漁業捕回或者進口以及引進的國外種類。

這些數字,是我們工作的基礎和方向。我們的計劃是在借鑒國際通用的海鮮評價體系的基礎上,結合中國的產業實踐和消費習慣,對中國老百姓最常吃、最愛吃的海鮮水產品的可持續性做出科學評價。對野生捕撈的海鮮,主要從資源的可持續性入手進行評價,通俗的講就是這個物種還剩下多少、管護水平如何、捕撈的方式方法是否合法、是否會破壞生態環境;對養殖的水產品,我們主要會從養殖方式(選址、汙水處理、飼料、苗種、用藥等)是否會破壞環境、威脅人們健康,去評價其可持續性的表現。

我們支持水產品領域的國貨自強,也是可持續水產品貿易全球化的擁護者。我們會在國外同行評價中國的養殖貽貝或扇貝時分享海鮮明鑒的全面評估報告,闡明綠色推薦的理由;我們也會客觀地評價國產海鮮的可持續性表現,比如蟶子雖然整體情況還好,但因為養殖過程中過度使用某些化學藥品,危害了我國寶貴的濱海濕地的生物多樣性,因此對其評價為“黃色,尚待改進”。

為了鄱陽湖的生態健康著想,我們會在長江十年禁漁的大時代背景下呼籲政府鼓勵漁民對高風險入侵物種小龍蝦進行高強度的選擇性捕撈,同時鼓勵吃貨們用嘴支持。我們的報告會客觀地告訴吃貨們現在養成一條一公斤的金燦燦的大黃魚需要7-8公斤海洋捕撈的幼雜魚,多數來自非法捕撈,相比之下挪威養殖的三文魚僅需要2-3公斤的海洋捕撈魚蝦,基本來自合法捕撈,因此後者的生態表現更好,是我們應該繼續努力的方向。至於養殖的鰻魚,不管是國鰻、歐鰻、美鰻,由於養殖業目前完全依賴野生苗種,且三種鰻均列入了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紅色名錄,大家還是少吃為好。

蒙特雷灣水族館的海鮮觀察項目花了20年才完成了300多個評估報告,只覆蓋了北美市場消費的幾十個大宗種類。我們面臨的工作量數倍於在世界海鮮評級聯盟(Global Seafood Rating Alliance)里的諸國同行,唯一跟我們情況近似的是消費400多種海產品的日本。不過換個思路,我們開啟的是一次把水生生物博物學和中國乃至世界博大精深的江河湖海鮮吃貨文化熔煉成生態評價和教育的一次科普旅程。這是一個值得我和夥伴們奮鬥整個職業生涯的曆程。

海洋生態保護的地域性和跨界性,水產品的消費既有明顯的地域文化特徵又是全球流通最活躍的食品類別,這兩對奇妙的對立和統一的事實,決定了我們必須在國內的生態公益圈和國際的可持續海鮮運動中通過項目的質量和特色贏得我們的一席之地。我們會參考借鑒國內外同行的評價結果,但也希望堅守自身評價報告的原創性。

現在我們上場,享受挑戰。

(作者王鬆林為青島市海洋生態研究會發起人、理事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