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退役發佈會的最後,李宗偉也釋懷了
2019年06月15日20:09

原標題:在退役發佈會的最後,李宗偉也釋懷了

  李宗偉和福原愛都將挑戰中國隊作為職業生涯最高目標,卻在大部分時間不得不扮演失敗者的角色。所以,稱他們為“老朋友”其實是帶有一種優越感的。

  李宗偉宣佈了退役的決定。圖/視覺中國

  得知李宗偉退役決定的那一刻,我正在英國報紙上讀一篇關於切爾西當家球星阿紮爾轉會皇馬的球評。

  文章渲染的氣氛有些詭異,幾乎是將阿紮爾作為一名失敗者來描述的。比利時人天賦出眾,是目前英超聯賽中極少數能一個人決定一支球隊的球星。但在轉會市場上處於食物鏈中下遊的切爾西卻難以幫他實現征服英超甚至歐洲的理想抱負,導致年少成名的他直到28歲也還沒能達到超級球星的高度。

  為賦新詞強說愁,是這篇評論所給人的第一感覺,畢竟阿紮爾新加盟的是皇馬,並不是非主流聯賽的土豪球隊,職業生涯這條線是整體上揚的。但實際上,從寫作這個情感傳遞的過程來講,用一個相對“弱者”的角度出發敘事,更容易引起讀者的共鳴。畢竟,讀者們都品嚐過當“弱者”的滋味,卻幾乎不可能感受過加盟皇馬這種超級豪門時的意氣風發。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李宗偉作為一名外國運動員相比中國人林丹,更容易引發人們過剩的同情心。

  《新京報》的幾位優秀同行認為:在競技體育中,真正有資格稱得上“中國人民老朋友”的對手只有兩位,一是福原愛,二是李宗偉。其中原因不難解釋,首先他們作為運動員都達到了各自領域中的極高水準;其次他們都會講漢語,展現出了一種國外運動員少有的親近感;再者,他們極為職業且態度謙卑,深受媒體好評;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從事的體育項目都是中國人佔據絕對統治地位的優勢項目。他們都將挑戰中國隊作為職業生涯最高目標,卻在大部分時間不得不扮演失敗者的角色。所以,稱他們為“老朋友”其實是帶有一種優越感的。

  所以說競技體育和這世間大部分存在競爭的事情一樣,殘酷且冷漠。在競技領域,我們熱衷於歌頌成功者,並常常天真地以為那些重要的時刻,是由成功者單槍匹馬向前推動。可事實上,很多時候推動曆史前進的是前赴後繼的失敗者,儘管他們有時為失敗熱淚盈眶、有時失望地躲在人們視線的盲區。

  儘管競技體育是殘酷的,但從事競技體育的人是溫暖的。正如李宗偉在退役發佈會最後時刻的釋懷,很多失敗者到最後是帶著微笑的。 福原愛留給世人最經典的表情,就是她在數次落淚後,那依然雨過天晴般的燦爛笑容。

  而這也是競技體育的魅力所在:除了追求更高、更快、更強,我們都在不斷體驗著失敗這種情感在人類行動中的主導作用。

  最近兩個月,體育帶給我們太多屬於“失敗者”的感動。從阿賈克斯用青訓挑戰“博斯曼法案”,到利物浦29年無緣聯賽冠軍;從環法冠軍克里斯·弗魯姆發生車禍,到杜蘭特重傷;從《天下足球》推出的一部部球星退役專輯,再到如今李宗偉含淚告別。

  感謝體育,讓我們看到了世間一種常常被忽略的偉大情感:經曆失敗後,重新站起身來,繼續上路。

  □朱淵 (旅歐足球人)

  編輯 張雲鋒 校對 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